笑傲抗日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入伙

y1592682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size][/URL]   钱秀才讲的来劲。唰,打开折扇猛地一扇,扇的甲一打一寒战。“镖局接了镖,由货主在镖箱上封条画押盖章。”   伪兵们听到这里,都抬头向镖箱看去。嗯?脏兮兮的镖箱上啥也没有啊?   “不用看了,肯定被留下他们镖旗的好汉们扯掉了。”秀才一付早知如此的模样。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


钱秀才讲的来劲。唰,打开折扇猛地一扇,扇的甲一打一寒战。“镖局接了镖,由货主在镖箱上封条画押盖章。”


伪兵们听到这里,都抬头向镖箱看去。嗯?脏兮兮的镖箱上啥也没有啊?


“不用看了,肯定被留下他们镖旗的好汉们扯掉了。”秀才一付早知如此的模样。


“扯掉封条还不太严重,严重的是开箱!”秀才一收折扇,表情严肃。“开箱等同劫镖,所以他们才这么紧张的。”


经过学识渊博,见多识广的钱秀才的解释,众伪兵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怪不得这些人要拼命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算了,这些江湖高人翻墙跃户,如履平地。就凭咱哥几个这样的,半夜三更到你房里,在梦里就被摘了脑袋去。


伪兵们想好了,甲一放下枪,“交了进城钱,放你们进去。”


“什么!”少镖头反应很激烈,“我们走了那么多的县府,哪有收进城费的?”


队员们心里大急,“队长,戏演过了啊!赶紧交钱进城啊,不要多扯了!”


甲一有些怕江湖人的手段,又舍不得放过这些肥肉,灵机一动,“又不是我要收,是官府出的告示,不信你问问这两位先生?”使劲的向秀才挤挤眼,帮个忙,有好处。


秀才明白,面对少镖头疑惑询问的眼光,秀才坦然回答:“是的,我昨天还见到了,我们读书人不打诳语。”


见你的大头鬼,诳语说的最多的就是读书人。艾子在肚子里骂了几句,装着肉痛相,“那我们这些人进城要交多少?”


不待甲一说话,钱秀才先回答了,“根据你们的人数,我算了一下。按照县府的规定,你们一共要交两块三角大洋。”


“两块三角大洋!”四伪兵心中齐骂,“太黑了,现在的秀才比我们黑多了,乡里一亩田才卖三块半呢!”四伪兵齐点头,用很认真,很负责的态度告诉少镖头,秀才说的是对的。


少镖头果然被这个数字吓住了,扭头就走,“走,大不了我们在城外露宿一宿。”


到手的肥羊要跑了。伪兵们着急的望着两秀才,你们也敢这样大张嘴,肥羊跑了吧。


钱秀才不慌不忙,又是唰的打开折扇,“现在天色渐晚,过不了一会就要关城门了。”


伪兵们心中不耻之极,现在中午都不到,哪来的天色渐晚。


“荒郊野岭,天寒地冻,就怕你的弟兄们受不了。风高夜黑,爬虫猛兽时常出没,更有强人横行其间,万望诸位保重。”秀才无所谓。


众镖丁闻言都停下脚步,可怜兮兮的望着少镖头。少镖头也有点怕了,可又舍不得掏钱,犹豫的转来转去。


秀才给他台阶下了,“众位军爷,这些弟兄也不容易,我看能否少点,就两块大洋算了。”


伪兵们头点的象啄米鸡,“行,行,就交两块大洋。”


镖丁们赶紧凑到少镖头跟前,不停的扯着少镖头的衣服,用可怜的眼神祈求着。少镖头脸上阴晴不定,终于,在镖丁们期盼的眼神中,在伪兵们期盼的眼神中,少镖头痛苦的答应了。


少镖头很肉痛的样子,摸摸索索的从怀里掏出两块大洋。甲一红着眼,垂涎欲滴的刚要接过两块大洋,少镖头的手又收了回去。“我还有个条件!”甲一着急啊,“说,快说,啥条件?”


“你带我们去找家客栈,找家不会欺负我们这样外乡人的客栈,我再给你。”少镖头看来是被宰怕了。


甲一喜坏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财运连连啊!怪不得昨晚做梦梦见踩了狗什么的呢。我把他们送到顾老大开的客栈去,不是又有财喜啊。


甲一忙不迭地答应,头前殷勤带路,很快把镖局众人带到了城里的仙客来客栈。


仙客来客栈门脸不小,大门敞开着,门口站着一伙计。小伙计见了来人,忙高声招呼,“客官您来了,里面请。”然后朝屋内大声通告,“贵客到!”甲一趾高气扬的,一把推开迎上来的伙计,昂首带领众人进了客栈。


柜台里站着一位中年男子,面容忠厚,慈眉善目的。看见甲一带着一大帮子人进来了,忙走出柜台,连连拱手招呼,“赵班长辛苦,各位客官辛苦。小六,小七,也不长点眼力见,赶紧上茶,上好茶,要热点啊!”


这话说的,让大伙心里暖暖地,这个赵班长没骗我们呢。少镖头也连忙拱手,表示谢意,“掌柜的,我们有十五个人,麻烦您给安排个通铺,多少钱啊?”


掌柜的有些不高兴了,“这这么行呢!远来的都是客。你们人多,我给你们安排个独院。”


吝啬的少镖头不顾众镖局的渴望,坚决拒绝了掌柜的好意。


掌柜的哈哈一笑,“你放心,过往的客商谁不知道我仙客来啊。我讲的就是诚心交各方朋友,你们安心住独院,我按通铺的价钱收。”掌柜的说的很豪气,重重地拍了少镖头的肩膀一下,拍的少镖头一歪。


少镖头顾不上多想了,还有这样的好事?求之不得啊。少镖头也不推辞,又是连连拱手表示感谢。


掌柜的殷勤地叫人带镖局众人去了独院,当镖局的人消失后,掌柜的脸上的笑容马上也消失了。他转过头来,面目竟十分威严,赵班长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不敢乱动。“这些都是什么人?”


掌柜的听完赵班长的叙述,凝神思索着。这时又传来了迎客伙计的喊声,“两位贵客到!”


掌柜的那张脸又变的忠厚慈祥了,两位读书人模样的走了进来,两人旁若无人的在大堂里找了张桌子坐下,又开始热烈的讨论诗词书画起来。赵班长悄声告诉掌柜的,“这就是那两秀才。”掌柜的仔细地观察两秀才的举动,沉吟了一会,提起一茶壶,端着两碗走了过去。


两秀才聊的正高兴,看见有人过来要倒茶,钱秀才不爽地挥挥手,“不用了,伙计刚送来了。”掌柜的一边笑容可掬地在两人面前分别放好碗,一边点头回答:“两位来了就是客,我也是聊表一下心意。”


两秀才也不多说了,有人敬茶总是好事嘛。但见来者右手持壶却高高翘起大拇指,左手成剑指指向茶碗。两人立刻变了色,两人站了起来,捧起茶碗喝了一口后,空掉茶碗在倒扣在桌上。掌柜的眼神变的凌厉,右手一摆,“请”……


在客栈的一间僻静的房内,已有三个汉子稳坐其间。一人满脸麻皮,神情阴郁。一个则是魁梧健壮,一对牛眼瞪的老大,十分凶悍的模样。一个身形偏瘦,贼眉鼠眼的眼珠子不停地转。三人冷眼看着钱昆,李勇两人随着掌柜的进来。钱昆两人丝毫不惧满屋的杀气,一个罗圈揖过后,在椅子上就安然坐着,也不说话。


一段冷场后,麻皮汉子说话了,“不知两位高人到我蒙川有何贵干啊?”


“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只为一个肥羊而来。”


“哪来的肥羊?”


“肥羊只是路过宝地,我们绝不会在贵地动手。”


“啪!”魁梧汉子猛地一拍桌子,瞪着牛眼,恶狠狠的盯着两人,“既然到了这里,为何不递帖子报山门?”


“对不住了,只因来的匆忙,未来得及拜山门。”两人神色不惊,坦然应对。


“知道坏了江湖规矩,又该如何?”贼眉鼠眼的接话了。


“山不转水转,茶壶不动碗会动,你们摆下道来吧。”两人面对恐吓,仍非常强硬。


“啪”三汉子霍地站了起来,象要动手。钱昆,李勇也随着起身,全力戒备。双方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


掌柜的看震不住两外来的强人,开始说话了:“你们几个想干什么?都给我坐下,这是招呼江湖朋友的样子嘛?”三汉子悻悻的坐回原座。


掌柜的朝两人一拱手,诚恳的道歉,“我的弟兄不懂规矩,还请二位见谅。”


两人忙回礼,“不敢,是我们有错在先,还请各位包涵则个。”向坐下的三人也拱拱手。


掌柜的请两人坐下后,正色询问,“本人姓顾,请教二位…”


掌柜的话没说完,这两人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神情激动,脸涨的通红,“你就是顾…,就是好侠仗义,肝胆相照,威名远扬的顾……。”


掌柜的十分诧异,我在江湖上有这么好的声誉吗?这两人知道我?还象很激动的样子?


两人拍着自个的脑袋,为想不起掌柜的大名苦恼异常。“顾…顾…”


魁梧汉子着急了,没想到自己老大在江湖上还蛮受推崇的,自个做小弟的也光荣不是。见两人为想老大的名号非常焦急,忍不住提醒他们,“顾维山,江湖人称顾大虫。”


“哎呀!”两人一经提醒,想起来了。对着顾大虫深深一揖,“江湖人称,平生不识顾大虫,便称英雄也枉然。今日得见顾大侠,足慰此生。幸甚,幸甚。”


老大在江湖竟有如此响亮名头,三小弟喜溢言表,连阴郁汉子也乐的合不拢嘴。顾大虫更是得意的找不着北啦,又感到似乎说的有些过了。自己不过是蒙川县里的一个大混混而已了,就靠些敲诈勒索,收收保护费,宰些误入仙客来的外乡人罢了,可担不起这大的名头吧。…平生不识顾大虫,便称英雄也枉然,说的多好,多敞亮,多气派!


顾大虫转念又一想,我是混混怎么了!梁山好汉及时雨宋江,也不过是在一个和蒙川差不多大的小城里,当个不入流的小芝麻官。不过就是见到好汉就跪,见到好汉就流泪,再给一些来往的好汉些小恩小惠,再通过这些人传扬出去,就落得个及时雨的名头吗?自己比他强多了,自个不但在城里有帮弟兄,官府的人和我称兄道弟,日本人见了我都是‘呦西,呦西’的,蒙川城的三教九流莫不以我为首。远的还有张大杆头,吴二麻子,崔大棒子等胡子也是素有来往,在江湖上说威名远播也说的过去。平生不识顾大虫,便称英雄也枉然,好!宋江有这名头吗?


“顾大侠?顾大侠?”顾大虫恍惚中听到有人喊,从意淫中清醒过来。“咳,咳”这顾大虫果有些心计急智,感觉到嘴角流有口水,立刻装作咳嗽的样子,低头捂嘴将口水拭去。当抬起头来,又是那副忠厚慈祥的模样了。


“两位谬赞了,顾维山可担当不起江湖朋友如此抬爱,不敢当,不敢当啊。”顾大虫满眼放光,仍谦虚地连连摆手。


钱昆两人互视一眼,“顾大侠果如江湖传言虚怀若谷,以诚待人。我兄弟二人佩服之极,恳请顾大侠收下我们两个,小弟为顾大侠扶蹬牵缰,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两人双手抱拳,态度极其诚恳。


“这怎么好委屈…”顾大虫心里那个美啊,威名远播,英雄闻者来投呀。


两人象生怕顾大虫不肯,钱昆打断了顾大虫的话,“顾大侠,我们有投名状奉上,做我二人的进阶之礼。”


“喔?”顾大虫一听还有投名状,也顾不上装腔作势了,精神一振,另三人也冲动的凑了过来。


“恳请大侠收留。”两人态度仍很坚决。


哦,不见兔子不撒鹰?顾大虫可以断定两人投奔的真心了。哈哈一笑,命人摆下酒菜,在席间收了两位入伙。


两新入伙的兄弟心情激动的很,不停地满圈的敬酒。


妈妈的,大半年没喝酒了。


顾大虫几人看新入伙的兄弟咋光在喝酒,吃肉,吃的那个馋样倒是蛮符合江湖人的形象,投名状的事却不讲了。碍于面子又不好开口问。几个人心里象猫子在抓,老痒老痒的。


还是魁梧的胡姓汉子性子急,熬不住了,“钱兄弟,你说的投名状…”


钱昆艰难地吞下喉咙里烧鸡肉,还不忘在说之前又喝了一杯烧刀子。打个酒嗝,带着醉意压低声音神秘地很,“投名状就是肥羊,肥羊就是刚刚住进来的威远镖局。”


顾大虫几人有些失望,你们两个不会是来骗吃骗喝的吧?谁都知道镖局是肥羊,可你也要有胆子,有实力才敢打这个的主意。象我们这样的混混都敢起这心,镖局这行当早就别干了。


钱昆一看顾大虫几人失望的眼神,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脸本就是喝酒喝的通红了,这一急几欲滴血,“大哥,三位兄长,我钱不识,李二柱诚心来投,怎会干那虚头巴脑的事蒙骗各位,岂不是让江湖同道耻笑,让我们今后如何在江湖立足?”


钱不识说的激愤,李二柱也是义愤填膺的模样。顾大虫已绝不怀疑两人的诚意,连忙安慰二人。


钱不识酒劲上翻,对顾大虫一抱拳,“大哥,蒙大哥不弃收留,我二人铭记在心。我兄弟二人对此肥羊盯了很久了,已有定计。”


“喔?”顾大虫几人失落的心又热乎起来,都欠起身子,听钱不识细言。


哧溜,钱不识再喝一杯烧刀子,嗯,这酒有劲。


钱,李二人也欠起屁股,六个人的脑袋都要凑到一块了。“打镖局的主意绝不可明来,不然镖局的报复不是我们扛得住的。但我们可以下个套子让他们吃个暗亏,而且这个暗亏吃了,还要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说到得意处,钱不识又喝一杯,在众人焦急的眼光催促下,继续讲解:“据我和二柱兄弟这十多天的多次踩点,这镖局的少镖头身携巨款,防守严密。但这少镖头生性吝啬,贪财不说,还天天做梦想发大财,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狠宰他一刀。”


正说到关键处了,有人敲门了。听的正兴致盎然的顾大虫非常不爽,冷声道:“进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