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抗日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秀才和镖局

y1592682 收藏 1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


蒙川县城南门,大概十点左右,进出城门的人不多了。现在守门的是四个伪军,分别是甲一,甲二,甲三,甲四。这年头,守门可是好差事,雁过拔毛,鼠过留须,蚂蚱腿也要刮下一星油来。可现在兵荒马乱的,有钱的主惹不起,没钱的穷人真的比大水冲过还干净。都啥时候了,四个伪兵连一壶酒钱都没有收齐,心头烦的不行,对进出城门的穷人都是骂骂咧咧,推推搡搡的。


“嘿,哥几个,来了两秀才呃。”甲四眼神好,欣喜的报告。其他三人闻声一看,真有两秀才正摇头晃脑地向城门而来。两秀才身着棉袍,脖子上围着长长的白毛巾,不时交谈几句,又不时仰天大笑,时不时还打开手中的折扇,潇洒的扇扇,全不顾城外刺骨的寒风,真乃风度翩翩,气宇不凡,令四伪兵顿生自渐行秽之感。


“气宇不凡个屁!”躲在后面队伍里的殷杰看着装秀才的钱昆,李勇就好笑,“让你们装的风雅一些,你们倒好,寒冬腊月里煽扇子,别人不把你们当神经病才怪!”…


“呸,我看他们就是两神经病,啥时候了还煽扇子。”甲二为刚才的惭意感到羞愧,心头有些不忿。


甲一在这几个人当中学问最高,曾读过两年私塾的,平常总以自己是读书人而自居。现在甲二贬低同门,有些恼怒,“你知道个屁!这是风度!你个大字不识一个的,你懂啥?”


两秀才走近了,其中一个说话了,“久闻李兄峻骨凌霜,高风跨俗,才高八斗,出口成章。何不就这美妙雪景赋诗一首,与太白居士一较高下,岂不是文坛一大幸事?”李秀才微微一笑,唰的又打开手中的折扇,“钱兄谬赞了,呵呵。”


路过的旁人一听此言,只要知道李白的,包括甲一都大惊失色。诗仙李太白?有人要和诗仙较较高下?对两人顿生高山仰止之感,皆屏气凝神等待绝世之作的诞生。


“小弟刚刚偶得几句,请钱兄不要耻笑。”


唰,钱秀才也打开折扇,“愚兄洗耳恭听。”


旁人也皆洗耳恭听状。


李秀才双手一背,傲然挺立,面向远方,神情凝重而专注。“眼前好大雪。看似棉被窝。摸摸实在凉,不如回家睡。”


哗啦,旁人惊倒了一片。…


“啪,啪”钱秀才晃着脑袋一边拍着手,一边反复回味,“妙!妙啊!李兄大作一气呵成,字字珠玉,言简意赅而又朴实无华。太白在此怕也要甘拜下风了。”


众人感觉要吐了。…


李秀才满脸傲意,一拱手,“见笑,见笑。盛传钱兄思捷而才俊,虑详而力缓,颇有杜子美之风。何不也就此美景赋诗一首,供小弟观瞻学习如何?”


钱秀才也不客气,哈哈一笑,张嘴就来,“地上一片雪,好似白砂糖,张嘴舔一舔,冷掉两颗牙。”


旁人还没来得及跑掉,没想到钱秀才也不客气两句就来了。实在受不了了,“哇…”吐的到处都是,边吐边跑。除了四个伪兵,城门口顿时空空荡荡。


甲一也吐的涕泪并下,一塌糊涂。妈呀,别人作诗要的是名,你们作诗要的是命啊!


“老大,秀才的进城钱收不收啊?”三伪兵忙扶住甲一,照顾甲一的同时还不忘收进城钱。甲一艰难的抬起头,看看面色如常的三人,心中又是一叹,唉!无知也是福啊!


“收个屁!这就两神经病!待会他们过来了,就当没看见,让他们进去。”


“老大,蚊子腿也是肉啊,更何况…”


“想死你就去收,老子是怕他们了。”


“哦”


两秀才翩翩而来,四伪兵眼中空洞无神,视两人如空气一般。


嗯哼?没人管你们,你们就进嘛。这两秀才走到城门反而不走了,欣赏起城墙上贴的官府布告来了。一个说这文理不通,一个说笔法欠佳,讨论的不亦乐乎。


看样子病还不轻?惹不起,咱躲得起。伪兵们悄悄地拉开了与高深莫测的两秀才的距离。


“老大,来了几十号人啊,咋打着白旗呢?”还是眼神好的甲二先看到了。


三人定睛一看,嘿,真有一支十来人的队伍过来了。象遭了大难似的,一身衣服裤子破成了布条,鞋子也烂的不行,有些还用绳子捆着怕散了。每人手持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比丐帮用的棍子还差些,当然更不能和洪七公洪大侠的碧玉打狗棒比了。推着三辆叽叽吱吱的独轮车,打头的大汉手举一面大旗,旗杆一看就是临时砍的,树皮都没扒掉。白旗也是用几块白布缝在一起的,针脚有粗又大。


到底是读过书的,甲一大声读出了白旗上的四个大字,“威远镖局”


“老大,镖局可是有日子没见了,这是哪里的镖局啊?”甲二有些迷惑。


“是啊,有这样的镖局吗?一身破的比乞丐都不如。”


“我看也是,哪有保镖的拿棍子的,赶兔子还是给劫道的拍灰呀。”其余两伪兵也来凑趣。


没办法啊!特战队太穷了。就扮秀才的衣服都是殷杰特批钱昆几个晚上出去找不认识的人家借的,连待会出场的少镖头艾子也只稍好一点。棍子都不直?无所谓了,你们又不是仪仗兵,就是这么个意思。连树皮也没刮?我让你们不刮的吗?什么事都指望老栓,老栓昨晚一宿没睡!做三辆独轮车容易吗?你们自己咋不刮!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伪兵们端直了枪,对着来人喝问。


扛着大旗的李小光烦着呢,这么多人偏偏让我扛这晦气的白旗,丢死人了!“你不晓得自己看,威远镖局。”


“耶嗬,脾气还不小啊。”伪兵们被李小光给冲愣了。“有你们这样的镖局吗?”


“你们要问就去问少镖头去,问我干嘛。”李小光继续烦。


“气死我了,老子…”伪兵们被呛得要翻脸。


“长官,长官,”这时队伍里窜出来一年轻人,形象猥琐。对着伪兵连连拱手,点头哈腰的。


“你是少镖头?”甲一怀疑中,在甲一的心目里,一个大镖局的少镖头应该是英武俊朗,神采飞扬的那种。眼前这个点头哈腰,不停赔笑的猥琐男人也是少镖头?


有人给甲一解惑了,两秀才也过来看热闹。秀才站在伪兵的身旁,用折扇指着所谓的镖局队伍,“看这少镖头贪生怕死的样子,就知道镖被劫了吧?哈,哈”


怪不得一付穷酸样,看热闹的旁人皆耻笑…。


“谁说我们的镖被劫了?我警告你不要污蔑威远镖局,不然…”看来这位少镖头是个要面子的人,急赤白脸的威胁两秀才。


两秀才丝毫不惧,不慌不忙地摇摇手里的扇子,讥讽道:“不是被劫了?你的镖旗是现做的吧,啧、啧,连树皮都来不及刮啊。哈,哈…”秀才大笑,旁人包括伪兵都跟着笑了起来。


“你,你,你…”少镖头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的。众镖丁也都羞愧的低下头。


“你们的武器呢?还有你一个堂堂的少镖头,怎么和镖丁们穿的一样啊?哈哈哈”秀才不依不饶的,继续往少镖头的伤疤上撒盐,真是尖嘴利牙杀人不用刀。


众人佩服啊,到底是秀才,读书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两句话就揭了这些人的老底,还让他们无言可辨。就是那两首诗太…太吓人了。


少镖头恼羞成怒,想动手又不敢动手。正尴尬时一镖丁走上前,在少镖头的耳边说了几句,大概是劝少镖头忍气宁人之类的话。少镖头顺坡下驴,不再和秀才纠缠,一挥手,“不和你们酸秀才计较,我们走。”


镖局众人刚要动,甲一把枪一横,“慢着,我们要检查。”


甲一话还没落地,镖局众人纷纷高举木棍,护住镖车。举大旗的大汉更是把大旗一卷,横在胸前,怒目圆瞪,一付拼命的架势。


四个伪兵慌了,连退几步,拼命的拉开枪栓,指着镖局众人,“你们,你们要造反。”由于害怕,伪兵声音有些颤抖。


在双方剑拔弩张的危急时刻,又是秀才挺身而出。那钱秀才靠近甲一,打开折扇遮住自己和甲一的脸。“诸位莫慌,我想事情是这样滴,镖局行走江湖有很多规矩和忌讳的,看他们的样子镖还没丢。但镖旗,武器应该是得罪了沿途的江湖好汉之后,被江湖好汉留下来了,这是警告他们要守江湖规矩。”


甲一连连点头,一付受教的表情。


钱秀才很满意甲一的态度,孺子可教啊。秀才继续:“只不过江湖中人如不是亡命之徒,是不会去劫镖的。因为每个大镖局后面都有庞大的江湖势力,同门同派,徒子徒孙的众多。一旦某个镖局的镖被劫,那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江湖秘闻啊,另三个伪兵手里的枪指着镖局众人,耳朵都侧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