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前头号保镖揭“基地”训练“东突”内幕

忽悠大家 收藏 0 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月27日,环球时报·环球网赴也门特派记者在萨那专访“基地”头目拉登的前大保镖纳赛尔·巴哈里时意外得知,他本人亲自训练过多名“东突”分子,拉登为“东突”开设了专门的训练营,并且提供了视频等物证。值得警惕的是,这位拉登的大保镖还透露,一些“中国藉”人员持中亚国家的护照,正在萨那的一些宗教学校“进修”。


采访拉登保镖就象秘密接头


从偶得拉登前大保镖巴哈里现在就在萨那生活,到约访成行,环球时报·环球网赴也门特派记者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1月26日晚,线人终于打电话跟记者敲定了次日的专访:“到时候,你们在饭店门前等候,会有一辆黄白相间的出租车接你,你们的阿拉伯语翻译和我本人都会在车上,然后再临时决定在哪里接受你们的专访。巴哈里也会准时到约定的地点。”因为线人坚持不事先透露专访的地点,再加上巴哈里是也门政府严控的对象,所以记者心中有些忐忑。


当地时间1月27日早9时45分,一辆窗户全都拉着严实帘子的“出租车”准时抵达记者下榻的萨那老城饭店。我们的阿拉伯语翻译在线人的指点下,穿街走巷来到一家名为“阿拉伯幸运客栈”的饭店前。因为转圈和看不到窗外的情景,所以一头雾水的记者直到看到饭店外车来车往的萨那主街情景时,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约访地点其实距离记者下榻的饭店不过四条街的距离,而谨慎的线人却带我们绕了小半个古城!


眼看10点约定时间已到,巴哈里没准时出现,反倒是“阿拉伯幸运客栈”外的老城主路上突然多了不少武装警察,就连跨主路的古石桥上也增加了两名交通警察,而一辆没挂任何牌照的小轿车突然停在饭店前,查看了线人和证件,并问我们是哪国人,着实让我们感到不安。而且萨那上空当天的战斗机飞行频率颇高,这更增加了不少的坚张气氛。好在我们的阿拉伯语翻译悄悄地说,因为当天伦敦要开也门国际峰会,萨那担心恐怖分子捣乱,所以加强了警戒,与我们的采访无关。这才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10时15分,一辆出租车嘎然停在饭店前。我们一眼看出,下车的壮实男子正是巴哈里,而陪同他来的“出租车司机”更象是警察。


巴哈里拒绝了记者提出的换采访地点的要求,并声称“阿拉伯幸运客栈”老板是他的“好朋友”。等我们坐定后,记者发现邻桌居然还坐着一对喝茶的男女,等采访过半准备拍照时,赫然发现那名女性的黑色大袍下是一台摄像机,正对准巴哈里和记者拍录!被发现后的他们这才尴尬地挪到远处的角落不再拍摄,而隔同巴哈里来的“出租车司机”更是躲开记者的镜头远远坐到一边。


我亲自训练了“东突”分子


在接下来的40多分钟的时间里,现年36岁的巴哈里表现得很健谈。


“我给拉登当了四年的贴身保镖,”巴哈里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1996年我去阿富汗打圣战,在那里遇上了拉登,参加了‘基地’组织,接受四个月的训练后,我当上了他的大保镖。”在巴哈里向《环球时报》特派记者出示的物证中,一盘标有2000年1月8日的录像带显示,在前呼后拥的保镖群中,巴哈里就站在拉登的身边,身穿绿色迷彩服,背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唯一的差别就是当年留着更长的胡子。


大保镖最重要的工作是保护拉登的安全。“美国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试图除掉拉登,所以,保护拉登是保镖最重要的工作。”巴哈里回忆说:“在我当保镖的四年时间里,就经历过一次近在咫尺的猎杀行动--1999年,美国、约旦和阿联酋的情报机构进行了一次联手大行动,他们招募阿富汗当地人和约旦人当杀手,并且制定了严密的计划接近拉登。这项计划几近完美,潜入阿富汗三天就很接近我们了,但最后时刻还是被我们发现了,最终处理了他们。这是我当大保镖期间,拉登面临最危险的一次。”


大保镖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训练从世界各地前往阿富汗的“圣战”成员。“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也门人,有美国人,有中亚各国的人,还有中国人。”巴哈里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我对亲手训练的一个19岁的新疆小伙子印象很深。”他指着录像带上一个身穿阿富汗传统长袍,头戴白帽,面孔显得还有点稚气的年轻人说:“在当时我训练的那个小组里,他表现得很不错。还有一些中国人接受训练,部分还有带家属的,家属在喀布尔,而他们人在坎大哈。中国人往往自己成伙,接受专门的训练。”


“东突”分子是接受怎样的训练呢?巴哈里向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解释说:“他们与其它‘基地’成员一样,当时是在坎大哈郊区训练营里受训,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45天,第二阶段40天,第三阶段3个月。受训的科目包括用枪,发射枪榴弹和爆炸技能。”


在巴哈里提供的录像中,还有拉登召集“基地”高层的会议。参加会议的高层中,一名“基地”组织“中国协调官”和一名“基地”中国军事指挥官很引人注目。“中国协调官是来自中国新疆与阿富汗交界处,”巴哈里解释说:“他负责中国训练人员到阿富汗接受训练问题。”中国指挥官显然有很强的保护意识,在所拍的画面中,往往是以长袍蒙面。


对于这些“东突”分子的下落,巴哈里接连表示:“不知道。”但他又表示,他听说了本月初有12名“东突”在阿富汗被北约炸死的事:“有些人仍然会在阿富汗。”


巴哈里还透露了一个令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感到意外的信息:“现在萨那的宗教学校也有中国学生,他们来自新疆。不过,他们很聪明,不会说是自己来自新疆,而是持有中亚一些国家的护照,但在萨那的一些哈萨克斯坦学生告诉我,他们就是中国新疆人。”


拉登肯定还活着没有传说中的替身


拉登现在还活着吗?究竟会身在何处呢?


“最新的录音讲话就是拉登本人的,我熟悉他的语调,他的讲话方式。”巴哈里在向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解释拉登最新的“献声”时表示:“他不会在也门,一定会在阿富汗,因为那里是最好的战场,而他的身体还可以,不象外面传的那样病重,只是他受过两次伤,伤及了骨头。”


对于拉登和“基地”成员在阿富汗的生活方式,巴哈里说:“‘基地’过集体生活,从市场上买东西,也有电脑和摄像机。其实跟在也门生活没有什么两样。而拉登本人也不怎么麻烦身边的人。至于外界传闻的拉登替身说是没有的事,是美国媒体想贬拉登本人。”


关于拉登是否指定接班人问题,巴哈里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除了众所周知的二号人物扎瓦赫里是接班人外,没有特别指定谁。”对于在录像画面中露面的拉登大儿子和女婿,巴哈里说:“大儿子还在拉登的身边,但那个女婿已经战死了。”


现在忙着拍电影写书每月到警察局报到


如果不是2000年他妻子得肾病离开阿富汗回也门的话,巴哈里可能现在仍在拉登的身边。


巴哈里返回也门没几星期,就发生了“基地”成员在亚丁港炸了美军“科尔”号军舰事件。也门安全机构立即采取行动,逮捕所有与“基地”有关的人。当时正准备从萨那机场取道叙利亚的哈巴里被当场逮捕,随后监禁22个月,其中13个月是单独拘禁,但没有接受审判。


也门政府后来给巴哈里两条路选择:继续恐怖活动,就接受审判坐穿牢底;放弃恐怖活动,可以重获自由。巴哈里选择了后者,后来在萨那开出租,现在又在距离美国大使馆不远的一家商场二楼当过淲器的销售培训师。


“我的家就在美国大使馆后面那条街,成天都有警察把我家看着。生活倒不是那么难,就是每个月要到警察局报到,不能离开萨那,电话也被监听,今天来这里接受采访肯定也是要受到跟踪的。”


因为住得离美国大使馆近,所以他还亲眼目睹了2008年9月美国大使馆被炸的事:“我听到爆炸声,立即出来看发生什么事,结果看到两辆自杀汽车炸弹引爆,并与安全部队激烈交火,但根本没能接近美国大使馆。”


巴哈里对于美国官方媒体27日正式承认,奥巴马总统已经下令美军特种部队入也门作战一事表示,“基地”确实在也门南北部落区,利比里亚等地寻找支持,但美国军队如果大规模开进也门,那么肯定会发生“圣战”。


巴哈里最后还表示,年轻一代“基地”比他当年要激进得多,这些人对平民,对西方目标都敢袭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