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lianhuaxizhan 收藏 0 94
导读: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我所经历的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 “爱国主义是个筐,有啥都能往里装”,这是我常对人言的一个观点,将其用在营销上更是如鱼得水,四两拨千金,少花钱,多办事,办大事。 尽管这类营销打着爱国主义的牌子,骨子里还不是谋一己之私的私利,爱的哪门子国呀?话剧《茶馆》里常四爷讲话“我爱国,谁爱我呀”。因此,本博秦全耀不能将这些营销定位在“爱国主义营销”,而应该是“借用爱国主义的营销”。透过现象看本质,这类营销不但不政治,而且十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我所经历的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


“爱国主义是个筐,有啥都能往里装”,这是我常对人言的一个观点,将其用在营销上更是如鱼得水,四两拨千金,少花钱,多办事,办大事。


尽管这类营销打着爱国主义的牌子,骨子里还不是谋一己之私的私利,爱的哪门子国呀?话剧《茶馆》里常四爷讲话“我爱国,谁爱我呀”。因此,本博秦全耀不能将这些营销定位在“爱国主义营销”,而应该是“借用爱国主义的营销”。透过现象看本质,这类营销不但不政治,而且十分商业,是典型的借用爱国主义的纯商业营销。


虽是商业营销,能借用爱国主义乃其境界,因此,凡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营销,不但不愁炒不大,往往还会成为炒作艺术的经典。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一、红高粱挑战麦当劳



1996年5月,“红高粱”挺进北京。开店地点正是号称中华第一街的王府井大街,紧邻麦当劳餐厅。乔赢放出 “有麦当劳的地方就有红高粱”的豪言,一时引来全国200余家媒体的连续报道。他以极小的代价,使 “红高粱”迅速成为大家都知道的品牌。



当时乔赢很希望获得我的支持,相反,我却批评“鸡蛋碰石头”“红高粱跳不出碗走不出店”是瞎闹。他根本意识不到,祸根就是中国当时的国内贸易部的官员和一些“品牌”专家的误导。


1998年初,由于承诺高达25%的年息无法兑现,投资者举报了乔赢,他也从商界风云人物,瞬间变成了“商业骗子”。说句心里话,乔赢不是个骗子,他要真是个骗子,兴许早赢了。


2005年11月,一本名为《永不言败:我挑战了麦当劳》的书面市了,作者是乔赢。这是他在在狱中用8个月时间写成的,他称之为“10大反思”。书中他承认“对红高粱快餐的第—次反思,是从秦全耀对“红高粱跳不出碗走不出店”的批评开始的。”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二、非常可乐叫板可口可乐



1998年6月的京城,忽然冒出一个“非常可乐”,主人是久负盛名的杭州娃哈哈集团。大胆地把中国的“非常可乐”投入市场,无疑等于和美国老牌的“可口可乐”叫板,一举成功。当时可口可乐北京发言人说:两者味道不同,消费者还是习惯我们的口味。


究竟如何?那几天老秦做过这样两个实验:先是把可口可乐倒入非常可乐的瓶子,分别招待前后十余人,竟没有一个人感觉味正,不是说甜了些,就是说淡了些,总之不如可口可乐。反之,又将非常可乐灌入可口可乐瓶子,也没有一个人感觉到这不是可口可乐。秦全耀故意提醒一句:你说这个大桶的可口可乐好喝,还是小听的可口可乐好喝?客人说:都好喝。于是就顺便扯起非常可乐挑战洋可乐一事,问到你买过非常可乐吗?客人答道:就买过一瓶,不好喝,连嗝都不打,哪有可口可乐好喝呀。然而,此时此刻,这位客人夸奖的却是装在可口可乐瓶子里的非常可乐。


老秦做的这个比较实验的文章在《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后,与秦全耀素不相识的非常可乐便将这篇文章在全国卫视大做广告,一时间很多人碰到都问,秦全耀,你的文章还打广告?文章的标题就是:非常可乐非常冤。


甭管我如何智慧,还是不知娃哈哈当时早已被达能控了股。从某种角度上讲,我是在帮着法帝打美帝。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三、飞龙抢注“伟哥”中文商标

姜伟1999年初,姜伟抢注“伟哥”中文商标,飞龙以“伟哥开泰胶囊”重出保健品江湖。当时,被称为营销天才的姜伟,很好地利用了伟哥进行新闻炒作,使“伟哥开泰胶囊”迅速地进入全国市场,并创造了″现款现货、民航发货这样空前的商业盛况。


当时,老秦和姜伟搞了个私下的辩论,在崇文门西边正义路的首都大酒店。有人现场还录了音,那人是格兰仕后来的副总赵为民。老秦认为注册商标己经足够,不同意往“保卫民族产业安全上”延伸。


辩论进行得十分激烈,姜伟指责中国人迷信西药,用伟哥促进勃起就是连肾都不要了。为了证实伟哥开泰的作用,秦全耀服过几天,无效。于是秦全耀又服了石家庄珍极酱油老总张林刚从美国带来的辉瑞伟哥,嘿,不但当天,笫二天还管用了。根据自身的体验,本博秦全耀当场斥责姜伟,中药促进勃起难免骗局。尔后秦全耀在<<商界>>撰文"伟哥同志们",其中有这么一句话,明明坐着一辆卡迪拉克(姜伟用车),一个连屁股都不要的人,怎么可能关心中国人要不要肾的问题?


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4月14日,国家药监局将伟哥开泰胶囊定性为劣药,对伟哥开泰胶囊的查处《通知》上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舆论一片哗然。


伟哥开泰胶囊定性为劣药后我认为罪不该杀,是郑筱萸和国家药监局的一次非法行政。后来,我建议姜伟炒作郑筱萸贪官商标从认识上也与此有关。





中国借用爱国主义炒作的四大营销(图)


四、“南天一柱”更名“哈利路亚山”

1 月19日下午,《阿凡达》中国首映后15天,张家界市旅游协会主办了“借助《阿凡达》营销张家界”座谈会,确定了打阿凡达牌推广张家界旅游景点的策略。据《新京报》报道,张家界市旅游局副局长何智能在会上提出:1、诚邀卡梅隆和主要演员来张家界宣传,考察张家界。2、把张家界就是哈利路亚——卡梅隆选中张家界的N条理由给说清楚。3、张家界所有宣传品在改版时加上《阿凡达》的内容。4、给卡梅隆授予荣誉市民,给予全家终身免票待遇。5、把张家界涉及景点的标牌解说词进行修改,尤其是剧中悬浮山原型袁家界乾坤柱。把名字修改,把剧照印出来。


这部“全球最火电影”不过上映了半个月,张家界市旅游协会已然看出其中商机,省略了务虚的“探讨”、“论坛”,直接“营销”,并提出具体措施,效率之高,令人赞叹。



对“南天一柱”更名“哈利路亚山”,招来很多爱国主义观点的非异,网络上抨击的措词十分强暴。像什么“文化汉奸的行为”,“崇洋媚外的杰作”,“卖国求荣的典型”,“是中国文化美国文化投降”,“是为殖民者作伥的本地土著叛徒”,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幕”......


本博秦全耀认为,这次张家界的改名营销与红高粱、非常可乐和沈阳飞龙的做法完全不同。如果说前三例是正面借用爱国主义营销的正面出击,那么“南天一柱”更名“哈利路亚山”,则是逆向出胯反弹琵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