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尔文:奥巴马都在诅咒文革,看来文革没有结束 ZT

钢铁时代 收藏 4 5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黄尔文:奥巴马都在诅咒文革,看来文革没有结束

按照官方的“正统”说法,文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漫长的三十年!按照希特勒的逻辑,这个“正统”说法何止被重复了一千遍一万遍,早就应当变成了真理。表面上看,这种“正统”说法似乎已经被中国大多数人接受,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但是某天早晨,一觉醒来,我忽然觉得,文革并没有结束。而且我发现,一定还有许多人持有和我完全相同的观点——文革没有结束。

你们看,连奥巴马都在咒骂文革,如果不是因为文革的幽灵仍然在中国大地上徘徊,隐隐约约威胁着美国进一步奴役中国称霸全球的战略阴谋,在中国开始文革那一年才刚刚5岁,对中国历史知之不多,当了美国总统没几天的这位黑人小伙子,又何必大光其火?所以,说文革早已结束的中国人或许正应了中国那句老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那么,怎样证明文革没有结束呢?

还是先从理论上来证明,这样在叙述上比较容易把握一些。

很明显,如果承认1966年在中国启动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真正的革命,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前,这种革命可以进入低谷,可以出现挫折或者暂时的失败,它的某个阶段可以结束,但作为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场新型革命运动,它一旦启动了,就不可能结束,除非这场革命取得了完全胜利,革命已经发展到了更新更高的阶段,或者在革命的过程中人类彻底毁灭,它都不可能结束。

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类漫长的历史,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也包括中国这样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所发生的一切革命运动,都已经证明了革命所具有的不可逆转的性质。

因此,我们只要能够证明文革确实是一场革命,就可以证明文革没有结束也不可能结束。顶多是走入低谷或进入了低潮。

如果是三十年前,要作出这种证明,也许非常困难。但是今天已经大不相同了。

三十年的“改革”,从反面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证据,足以充分证明:如果三十年来,中国坚持最广泛地发动人民群众以“四大”为武器,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官员实行监督,就可以避免修正主义路线大肆泛滥,避免资本主义经济大面积复僻,避免中国的国民经济被外国资本殖民化,避免中国工人阶级从国家的主人沦为资本的奴隶,避免中国的资源被破坏性地开采,并滚滚流入到敌对的帝国主义国家,成为他们制作针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高科技尖端武器的原料。而反对官僚主义,反对修正主义,防止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正是文革既定的目标。既然目标是正确的,运动依靠的是大多数人,维护的是大多数人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不管在运动中是否存在某些偏差,是否出现过某些违反政策的现象,这一运动本身具有革命的性质就是毫无疑问的。

再分析1966年启动文革时中国的社会背景和条件。

当时,在经济上,中国社会主义性质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已经占据了中国经济的主体地位;在政治上,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体系已经初步建立。

从表面上看,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革命在中国已经结束,但真正的危机才刚刚来临:生产资料的集中管理,使得所有的人——既包括管理者也包括普通劳动者更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为个人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消费品)即社会的分配关系方面,对所有制问题变得漠不关心起来——而在战争年代,获得生活资料和获得生产资料的目标几乎是完全一致的,也是非常明显的。而此时,在所有的人都平等地具有了获得美好生活的根本条件下,人们反而更容易忽略这一根本条件——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对社会生活资料(消费品)的分配所具有的决定性关系:他们不懂得或者忘记了,如果失去了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必定会失去公平地获得美好生活的根本条件,而重新成为“生产资料”的奴隶——即为占有生产资料的人提供剩余价值并因此而完全失去美好生活的可能。

这是由新生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中存在着不可立即取消的固有的缺陷——必须暂时保留的生活资料的个人所有以及与此相关的资产阶级法权所决定的。

另一方面,几千年来私有制下形成的愚民文化,落后愚昧的传统文化,保守的习惯势力,小私有者的自私狭隘和目光短浅,迷信皇帝迷信神仙迷信官吏而不相信自己力量的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宁为奴才也不愿挺起脊梁做人的各种“国粹”,都使中国社会意识形态领域存在一个以资产阶级法权为基础的庞大而又落后的文化体系。

由于存在着这样的经济基础和文化体系,以只顾眼前利益为显著特征的修正主义思潮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极易泛滥。这种思潮不但已经反映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高层,并且已经形成了一个“司令部”。“司令部”的成员,身居高位,他们多数确实曾经为武装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立下过不朽战功,但他们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以及思想境界没有达到十分高的程度,他们忘记了在近代为建立一个全新的中国,死难烈士几达数千万,他们有意无意地贪天之功为己有,往往以革命功臣自居,以为当官就是当老爷,为了一己私利顽固地推行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路线。而反对这种修正主义思潮,反对资产阶级的复僻,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成为中国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首要任务。

这就是启动文革的社会背景和条件。在这样的背景和条件下,启动文革是完全正确的。而文革所采用的方式,自下而上地发动群众,以广泛参与的群众组织为基础,以“四大”为武器,以“和平”的方式,对各级政权实行监督,并参与到管理当中,——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出现的最大范围的真正的民主,也体现了人类必须具有的真正意义的人权,是喊了几十年“民主人权”的资产阶级政客想都不敢想的政治事件。而这场大革命的对象,除了“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他们顽固推行的资本主义路线,也包括了参加这场革命的每一个人——他们思想中的“私有观念”,和以私字为核心的一切旧观念。

很明显,文革的任务——即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任务——是十分艰巨的。要发动群众,在非常广大的范围内实行真正的大民主,相对来说,还要容易一些。而要使每个人都受到教育,将私有制思想升华到公有制思想,面对几千年来形成的习惯势力和文化积淀,则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我们不应当幻想文革对反资本主义巩固社会主义可以毕其功于一役。这种革命必然表现出长期性和阶段性。这是一种全新的,在社会主义条件下长期存在的“非暴力”革命形式。对于1966年启动并延续了10年的文革,我们可以定义为启动阶段。它真正的意义在于播下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火种,并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演习。有了这颗火种,在一定的条件下,必将燃烧起燎原大火。而演习所产生的威慑力量竟然延续了几十年!中国人没有注意到的事让一个外国黑人注意到了,岂不是很有戏剧性?

当然,看当前形势,有的人比较悲观,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已经改变了,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复僻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不复存在了,因此文革的条件没有了,文革结束了。

我奉劝有这种想法的人注意几个事实:

第一,中国共产党目前仍然是中国唯一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章程尽管被打上了几个修正主义的补丁,但基本原则还没有完全背离马列主义;

第二,中国的宪法仍然承认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性质和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承认社会主义的合法性;

第三,“毛泽东思想万岁”的口号不仅重新出现,而且日益深入人心。

所以,只要你熟悉共产党宣言,熟悉共产党章程,熟悉中国的宪法,熟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些基本原则,并且把这些东西告诉给身边所有的人,就算遇着几个打着共产党旗号的假共产党员,想要以权压人,以势压人,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因为你执行的是资本主义路线,你做的事情违宪,也违反共产党章程,所以,我不听你的。你是假共产党,不要给共产党抹黑!”你还可以说:“我也是共产党,尽管暂时没有加入组织,但我拥护共产党的纲领,我的觉悟比你高多了;别看你有张党证,但你迟早要被清理出共产党,因为你只是混进共产党内的投机分子,是资产阶级的一条走狗!我现在只不过在等待,等待你们企图改变共产党的名称和章程摘下党旗那一天。”当然,要说这些话,你得有点硬骨头精神,或者说,“造反精神”。如果你宁愿永远保持一种奴才本色,也用不着寻找那些“共产党的性质已经改变了,资产阶级已经复僻了”一类的语言为自己政治上的冷漠作借口了。

至于还有一种人,他们一定会说,文革是一场浩劫,不是革命。真正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数极少,其余多半是受了蒙骗,或者被长期洗过脑的。对前一种人,没有必要多费唇舌,对后一种人,还是有必要多说几句:

你们知道什么是革命吗?革命不是绘画绣花,不是做文章,不是那么温良恭俭让。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被推翻的阶级指责革命是浩劫,那是出于他们的阶级立场,但是你们呢?

许多人都听说过法国大革命,听说过罗伯斯比尔,听说过断头台。

比起法国大革命,文化革命那种“浩劫”,那点暴力又算得了什么!

下面是法国大革命中的一幕:

法国路易十六的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经过梳妆打扮,盛装赴死。身上的长裙,使她行走不便,上断头台时,一不小心踩到郐子手的脚,她习惯性地脱口而出:“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多么有教养啊!

据说,这是她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和旁边围观人群中衣着褴褛牵着孩子像看木偶戏一样看杀头的贫民母亲相比,她温文尔雅,雍容华贵。和那围观者发出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喧嚣,还有野蛮血腥的口号相比,她的语言表现出人类崇高的礼仪与文明。

断头台前血流成河。砍下21名吉伦特派成员的头用30分钟,砍31名税务官的头用35分钟,对54名红衫党甚至只用了28分钟。受到惩罚的不仅仅是特权阶级,有大约4000名农民和3000名工人也成了铡刀下的冤魂。据法国官方统计,在几年时间里,有1.7万人被送上了断头台。——这是出现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血腥恐怖场景。

法国大革命的基础力量是城市中的贫民,工人,农民,外加一些思想激进的知识分子。他们确实采用了过火的暴力,用反文明的野蛮和血腥来宣示自己的存在,主张自己的权利——这只不过是因为在只有少数封建主享受文明的时代,他们除了受到远离文明的非人道的剥削和压迫,甚至连生存的基本条件都不齐全,根本就没有受到文明教育的机会和权利,他们只能把仇恨和愚昧一起深深埋藏在内心深处,用反文明的手段把他们的敌人送上断头台,这归根结底是那些身穿华丽服装的封建领主自己种下的恶果,谁让他们如此贪婪,穷奢极欲,不择手段地剥削压迫那些用辛勤劳动养活着他们的劳苦大众,让他们永远处于非人的饥寒交迫的生存环境之中,让他们永远远离教育与文明只能和野蛮愚昧相伴!

因此,血腥恐怖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但是这种血腥恐怖并没有改变历史学家对法国大革命的性质和意义作出正确评价:这是一场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这场革命结束了法国一千多年的封建统治,“是真正把斗争进行到底,直至交战的一方即贵族被消灭而另一方即资产阶级完全胜利的首次起义”;这场大革命还震撼了欧洲的封建制度,给它们以沉重的打击。这场大革命的彻底性更为以后的各国革命树立了榜样,因而具有世界意义。正如列宁所说:“它被称为大革命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次革命给本阶级、给它所服务的那个阶级,给资产阶级做了很多事情,以致整个19世纪,即给予全人类以文明和文化的世纪,都是在法国革命的标志下度过的。”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在基本性质上,在暴烈程度上完全不同于法国大革命。因此,把法国大革命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相提并论,并不十分恰当。这里说到法国大革命仅仅是告诉年轻的朋友,什么是革命。同时,通过对比,也可以告诉你们: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一场“非暴力”革命,是和平环境下的革命。

文化大革命有大量产业工人,农民,学生参与其中,参与者人数之多可用亿计,远超法国大革命。他们多数是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政策水平,理解力,简单的政治信仰,怀抱着模糊的理想和憧憬,也携带着自己的愚昧和不满,在环境影响下自觉自发地参与其中。在他们感觉到自己国家主人的地位有可能被动摇的时候,自己的权利受到官僚主义威胁的时候,在他们感到自己辛勤工作的成果被少数异己分子侵吞的时候,采用了一些过火的行为方式,但这种过火行为有别于另外一种行为:当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各种政治力量,一些野心家,都企图诱导这场运动向自己需要的方向发展,这就使得这场运动有些乱,但从根本上说,文化大革命涉及到了基层组织机构的权力交替,乱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用存在过火行为,用乱来否定文化大革命完全站不住脚。况且,在北京,上海,西安这些城市的广场上,还没有架起断头台,顶多就是几顶高帽子让当权者受了点委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让他们作威作福欺压百姓那么多年!

我是从文革中过来的人。当时我的父亲在一所大学当领导,头上戴了三顶大帽子:叛徒内奸走资派,被关进了“牛棚”。但我看他挺乐观,还写过这样的诗句:“暂为牛棚客,永做革命人”。倒是在他离休后的晚年,看到“改革”以后,社会上共产党内出现的那么多腐败现象,感到不可理解,到后来整天一言不发,形容枯槁,终于郁郁而终。

所以,我非常希望目前处于低谷的文化革命再次启动,它采用的方式,在目前的中国,依然是有效的。但是,如果继续按照三十年的道路“改革”下去,“温和的非暴力革命”将代之以纯粹的暴力革命,其激烈程度超过法国大革命也完全有可能。自相残杀,血流成河,外族入侵,国家分裂,这种局面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下面一段文字我在另一篇文章用过,可能用于此处更贴切一些。

想起四十多年前在《一千零一夜》上看过的一段神话故事虽然时间过去那么久,但印象一直很深:

一队英勇的战士经过浴血奋战,闯过了许多难关,终于杀进了一个妖气笼罩的城堡。他们登上高高的城墙,忽然看见,在对面,在迷雾中,一群妖艳半裸的女子在跳舞,她们伴随着悦耳的音乐,扭动腰肢,做出妩媚的姿态,然后对着战士们,用柔和到极点的声音呼唤道:“过来呀,我们一起跳舞——”

看得如醉如痴的战士们听到这声音心旌摇荡。终于,一个战士丢下兵器,大叫道:

“啊,我来了!——”跳下了城头。

接着,其他的战士也全部放下手中的刀剑,一个跟随一个,高喊着跳了下去。

(原故事大体如此。一直觉得不完整。或许没记全。下面试着补写全)

统帅士兵的是一位睿智的老人。看到士兵们跳下城头,不禁大叫道:

“那是妖邪!战斗还没有结束,不能下去!”

但是,如醉如痴的士兵们,头也不回地一个接一个跳下城头,摔得粉身碎骨。

老人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最后一个也没有了。

他向城堡里望去,跟随士兵们攻入城堡的民众在到处寻找食物美酒,有的已经喝的酩酊大醉。

老人年事已高。他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紧皱眉头思忖片刻,吸一口气,将自己身体里全部力气和鲜血化为一把种子,洒向民众,然后用残存的最后一点力气说道:

“一定先要战胜自己的心魔,然后齐心协力,才能战胜妖孽!”

老人逝去了,种子埋在民众的心里。

三十年过后,已经被妖魔折磨的瘦骨嶙峋的民众忽然醒来。他们是被心里埋藏的种子唤醒的。他们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在说:

“一定先要战胜自己的心魔,然后齐心协力,才能战胜妖孽!”

他们手挽着手,走上城头。他们又看见了妖象,又听到到慑魂夺魄的音乐和呼唤。就在这时,他们的耳边响起一位老者熟悉的声音:

“战胜心魔,齐心协力!”

于是,民众齐声呼喊:

“战胜心魔,齐心协力!”

一位勇士发出一掌向那幻像击去。

这一掌汇集了所有民众的力量,世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

妖雾终于散去,天空中现出明媚的阳光。

2010年1月1日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