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野战军的东西分兵

jinfeng6089 收藏 15 1743
导读: 在战后,粟裕对临朐战役的失败也进行了自己的总结,其内容主要是在客观上找原因。本来此封电报并不见于历史记载,但是在《粟裕传》中作了首次的全文披露,并且指出,该电报由于同时在临朐战场的陈毅与谭震林并不同意其结论,所以才没有拍发出去。在其中,粟裕列举失利原因共六项,要点如下: 1、对当前战局亦过分乐观 2、七月分兵,失去重点(意指分兵失误) 3、急于求成,致有错失 4、兵力与要求不相称,致不能取胜 5、对敌人土工作业之迅速及其守备能力认识不深刻 6、顾连坐法及所谓“总动员”和

在战后,粟裕对临朐战役的失败也进行了自己的总结,其内容主要是在客观上找原因。本来此封电报并不见于历史记载,但是在《粟裕传》中作了首次的全文披露,并且指出,该电报由于同时在临朐战场的陈毅与谭震林并不同意其结论,所以才没有拍发出去。在其中,粟裕列举失利原因共六项,要点如下:


1、对当前战局亦过分乐观


2、七月分兵,失去重点(意指分兵失误)


3、急于求成,致有错失


4、兵力与要求不相称,致不能取胜


5、对敌人土工作业之迅速及其守备能力认识不深刻


6、顾连坐法及所谓“总动员”和高价奖励(赏守临朐之顽八军三亿元)下,较前大为积极,其增援队攻击甚猛。而我军之重心则又置于攻坚方面,故南麻临朐两役均因援队逼近而撤回。


对此分析结论,谭震林坚决反对。而且在他离开华野总部前夜,给粟裕留下了一封信,对于南麻与临朐战役的失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在信中明确指出:


“在这一年多的自卫战争以来,使我觉得必须给你一些帮助才对。”


而且,他信中的内容是从从苏中战役开始讲起,一直列举了第二次涟水战役、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蒙泰战役和孟良崮战役等全过程,认为栗裕“在军事上常常粗心大意,缺乏远见”,“常常只看到一二步”。


他认为:“数十万大军的指挥,如果不能看远是很危险的”。


关于最近几仗都没有打好的原因,谭震林在信中说:


“如果拿五仗未打好的主要原因放在乐观这点上去检讨是不能把问题彻底弄清的,也说服不了下面的同志。故(固)然我们受到了这些挫折,这只能是给蒋介石有一点喘息的机会而矣(已),并不能挽救他的死亡。


“我们很耐性的休整一个月或两个月,把损失补齐,把战术提高一步,将来不仅是一只猛虎,而且是如虎添翼,蒋介石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我们不能因此得出一个蒋介石了不起的结论,当然轻视他是不应该的。”


由于我军指挥部内部陷入争吵,因此在临朐战役结束仅仅几天后的八月四日,粟裕单独向军委发电,请求处分。


电报全文如下:


中央军委并华东局:


自五月下旬以来,时愈两月无战绩可言,而南麻临朐等役均未打好,且遭巨大之消耗,影响战局甚大。言念及此,五内如焚。此外,除战略指导及其他原因我应负责外,而战役组织上当有不少缺点及错误,我应负全责,为此请求给予应得之处分。至整个作战之检讨,俟取得一致意见后再作详报。


八月四日午时


而在《粟裕回忆录》里面,则这样评价临朐、南麻等一系列战役的结果:


“我们并没有打败仗,只是打了几个消耗仗;我们达到了调动与址散敌人的目的,打乱了敌人的部署,敌人对山东的重点进攻实际上被打破了,这是战略上的胜利。”



但是,军委华野司令部内部的争吵已经无暇顾及,因为无论如何,都毕竟要展开进一步作战,以图彻底扭转华东战局,同时全力支援刘邓部队的南下。所以重整旗鼓,对付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是最大的当务之急。


虽然在南麻与临朐战役期间,粟裕就曾致电西进的叶、陶兵团,试图让他们放弃正在进行的战斗,返回山东内地兵团,与其所带领的内线四个纵队汇合。


在七月二十二日的电文中说:


“你们以插回蒙山争取东返会师为行动方针。。。一切机断处理,争取胜利转移为要。”


但是叶、陶经过权衡,还是决定继续西进,因此,在经历八月一日的下午到深夜的急行军后,叶陶兵团经过泗水,与陈唐兵团部队的一部会合。第二天的八月二日,与刘邓大军会师,外线兵团的指挥权转向了即将南下的刘邓部队。


于是,华野的彻底分兵,终于成为了事实。


而七月二十九日,军委就准备对未能取得扭转战局的胜利的华野部队作出了前瞻性安排,那就是让原本由两部分组成的华野部队,仍然在各自原来熟悉的战区内展开作战。


军委在七月二十九日的电报里面,明确指出:


“两个月内山东全军仍在内线作战,两个月后准备以叶纵再加他部取道皖西或苏中,相机出闽浙赣,两个月内派干部或小支队先去。”


也就在粟裕发出检讨的八月四日这一天,军委给华野发来电报,要求作为华野副司令员的粟裕前往西线兵团五个纵队所在的郓城,协调两支原山东部队、两支原苏中部队的统一指挥,以策应刘邓部队的作战,并接受刘邓的指挥。


电报原文如下:


陈粟谭,并告华东局:


我们支午电发后,接你们江午电。我们仍主张粟裕迅绕道聊城去郓城,指挥陈唐、叶陶五个纵队在郓城地区休整,就现有兵力在鲁西南积极策应刘邓作战,不可丧失时机。粟未到前该五纵均归刘邓直接指挥,粟到后粟受刘邓指挥。陈率六、九纵俟水退后,迅速转至东边与二、七纵会合,从反面牵制鲁中鲁南之敌。但你们的供应中心应转至鲁西南。


军委 支申


其时,军委强调粟裕西进。而在“粟裕回忆录”中有这样的记载。那就是粟裕在与军委探讨西进的行动时,提出了坚决要求陈毅与其一起西进,另外王必成的了;六纵也一起西进外,也有这样的说法:“依近日情况变化,陈唐部不致被迫随刘邓南下。... ...”此言的用意不明,但顾及当时的军委命令中,虽然强调“粟到后粟受刘邓指挥”,但是陈唐兵团,则存在可能随刘邓南下作战的可能性。


而到了八月六日,军委在同意粟裕意见中陈毅与其共同西进、六纵也同时西进方案的同时,在电报里再次提出了华野分兵的办法,那就是山东与外线的区分,而内线兵团则又军委确定许世友、谭震林为主要领导人。


电报全文如下:


刘邓,并告陈粟谭:


微巳电悉。敌现实计划是以邱(邱清泉)欧(欧震)十至十二个旅由运河线,桂系四个旅为主力配合罗广文等由陇海线,向我郓巨地区进攻,至少需两星期方能部署完毕,故你们从未鱼起,至少尚有十天时间,容许你们及陈唐、叶陶休整补充。因此:


(一)你们仍争取至未删以后出动,最快未灰以后出动,不要太急。此时桂系刚到兰封,邱欧在运河以东,你们南出只需对付陇海线上之敌;


(二)陈粟率郓城五个纵队,再加六纵,目前主要任务是从侧面,将来则从反面(将来邱欧可能南进)钳制邱欧,如邱欧由陇海线向南。陈粟则尾随之。总之,陈粟从反面牵制敌人最为有力。谭许以三个纵队则在滨海钳制鲁中之敌。


(三)你们南出前不要企图再打一仗,南出后在沙河以北亦以避免打大仗为宜。


这里,军委第一次提出了“谭许”率三个纵队在山东内线作战的的概念。


而同一天的八月六日,军委再次电报华东局以及陈粟谭等华野总部的主要领导,督促粟裕迅速离开山东东部,尽速西去。


华东局,陈粟谭:


鱼午电告你们,同意陈粟率野直及六纵去鲁西南,谭黎许组成东兵团,并同意华东局去渤海之建议。兹接饶、张、黎、曾、袁微巳电,云逸、子恢、舒同以全力组成西兵团供应,华东局领导中心暂设东面,俟西面布置完毕,后方中心另作决定等语。关于华东局是否即日西移或暂留东面,何者较便,请华东局依情况决定。惟陈粟应速西去,愈快愈好。



中央 鱼申


在这封电报里,第一次提出了“东兵团”、“西兵团”的说法,而且明确设定的西兵团的负责人为陈(陈毅,华野司令员兼政委)、粟(华野副司令员),东兵团负责人是谭(谭震林,华野副司令员)、黎(黎玉,华东军区副政委)、许(许世友,胶东军区司令员兼华野九纵司令员)。


也就是说,是在临朐战役后,军委才正式确认陈粟为外线兵团,而谭许为内线兵团的总体方案,而不是在临朐战役前就面临军委强迫粟裕西进的做法。也就是从这时起,也就是以临朐战役的失利为标志,华野的分兵才真正全面开始。




就在我军忙于督促部队西进的同时,国军鉴于已经基本占据了鲁中根据地的大格局,在胶东全面部署部队,即将发起对山东部队,尤其是胶东根据地的更猛烈,也是带有决战性质的最后攻势。敌人的重点攻势不仅没有被打破,反而更加猛烈。而彻底打破重点进攻的努力,只能由许世友和山东部队来承担了。




许世友再次被迫率领严重受伤的部队,在古老的齐鲁大地上,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上,在几乎没有足够根据地提供盘旋余地的范围内,与敌人的精锐部队展开最后的决战!




这必将是一场血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