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六三

张弛褪下头盔面具,“说吧,你是什么人?”目光中的一丝寒冷看的神秘人一阵心悸。

“中国人!”语气很硬,随之反问,“你是华人?”

张弛点头,“若不是看在你说的是汉语的份上,你早就没命了,我并不介意在你尸体上搜取情报,现在交出来吧。”

一声很轻蔑的笑声,坐在地上的人起身,手里把玩着张弛的合金匕首,“看你的身手是南派外家功夫,老子的印象里现代却没有哪家外家功夫能练到由外而内衍生出内家真气的,我倒是很好奇,你又是谁?”

张弛微感不耐,“你想知道我的身份很容易,将东西交出来,说出自己的身份就行了,别这么婆婆妈妈的。”

“哧!”的一声笑,此人突然闪电般突前,双手一掌接一掌连环击来,“想知道老子身份,先接下这几招再说。”

张弛微怒,先前他就一再留力,不想下杀手,现在倒是想挫上这人的锐气一下,真气运转,三分力反掌拍出,简单快捷的路线封死这人双掌的所有进攻路线!“嘭!”的一声激响,单掌接住这人的叠加两掌,纹丝不动,待得这人双掌一波又一波的力道耗尽,撤去粘劲手腕一震,这人立即被震得血气翻腾,倒退7、8步。

一步跨前,就来到急退中的这人旁边,双手极快的在他身上连拍,破开他急促的防守,‘哧’的撕开他腰间极为不起眼的一处,双指黏着一个盒子急退。

这人一开始气急败坏,随之就冷静下来,盯着张弛,“在下匪号贼王,不知英雄高姓大名,能否看在我好容易才将它从戒备森严的‘上帝之剑’手中偷出的份上,将这东西拷贝一份,容小子也能混口饭吃?今后就算天涯海角也必不忘今日之恩。”这人察言观色确实厉害,迅速就判断出张弛没有杀他之心,随之就提出这个试探的条件。

张弛轻笑,“你拿这东西干什么?”

贼王立即回答;“当然是回中国去,这东西我看过,并不是外界盛传的所谓军事预算,但是拿回去对我们国家也有那么一点好处。”

张弛立即就听出他这话不尽实言,应该不是一点、可能是很大的好处,故意笑道;“那我有什么好处?”

贼王心下微喜,他这么多话都是烟雾和试探,最主要的还是要确保自己能安全离开,听到张弛和他讨价还价,警惕性虽不敢有丝毫松懈,但却知道自己的安全应该又多上了那么一点,“我贼王足迹行遍天下,自然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只要你答应合作,起码目前我就能轻易的带你出入阿富汗或是离境,如果你要钱,现在我只能出120万人民币。”他心思非常活跃,又想到张弛也许就是为钱而来的雇佣兵,立即开出现金价。

张弛一笑,“多谢好意,离境我可以轻易办到,至于120万人民币我没兴趣,再见。”人影一闪,已经放开速度疾奔,贼王只看到一道流光般的人影急速离开,倒吸一口冷气,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缀着张弛的方向追了下来。

张弛并没走远,兜回来之后看着贼王缀着自己的离开方向跟踪晒然一笑,将硬盘塞进微型电脑,内面确实不是日本人的军事预算,但却是日本人核计划的核心内容,以及航母编队的具体情报,整整160G的内容还包含着日本对东海的海底详细探测资料、以及新型弹道导弹的详细资料!

好东西!张弛立即计划离境,他的护照和证件都是在哈萨克斯坦高价办的,证件是真的,只是身份是假的,很快就购买了飞离喀布尔,往乌鲁木齐的机票。

就在喀布尔依旧一片紧张之时,持着哈萨克斯坦的旅游护照的张弛登上了离开的飞机,刚刚坐下,张弛就看到易容之后的贼王拖着个大行李包过来,还真够巧的,看样子他的位子就在张弛的旁边,看张弛是个黄种人,这家伙先是客气的点点头,随之疑惑的看了张弛一眼,将行李塞上去之后刚一坐下,张弛就察觉到这家伙整个肌肉仿佛都僵硬了。

给了个很难看的笑容给张弛,贼王就低声说道;“大侠,国内来的?”张弛好笑的点点头,贼王看起来明显松了一口气。“赏金猎人?”张弛笑道;“雇佣兵。”贼王嘴角一撇,看来很看不起雇佣兵。

旅客越来越多,两人附近很快就坐满了人,看起来很多都是回国的中国人,还有好几个武警部队出国维和的基建部队官兵。两人也不再说话,但是张弛注意到贼王灵活至极的眼珠子一支骨溜溜的转个不停,知道这小子肯定在打着鬼主意。

拿出手机给刘淇和小古回了个信息,确认任务已经完成,才开始翻阅这几天积累下来的信息,光是奥黛丽述说平常的信息就占了大半,平平淡淡的语气中却是浓浓的爱意和牵挂,她们已经护卫着星澜的乐队和张慕苒和苏晓汇合义演团开始巡回演出,张慕苒和苏晓更是成为了残疾人基金的代言人,絮絮叨叨的事情让张弛心中升起阵阵暖意。

继续翻看。张弛很快就被胖子发来的短信吸引住了,胖子和白崖跟踪一行人进入西北边境大山之中,已经深入到阿尔泰山之中,胖子说他和白崖跟着那些人穿过一个奇妙的通道之后竟然来到了几百公里之外的阿尔泰山之中,这是他和白崖经过多次检查证实的,这事情太诡异了!而且这个通道的出口他两竟然找不到了!

此时的胖子和白崖挣满身冷汗的看着一群类人生物围剿猎杀他两跟踪的一行人,枪声回荡在深山峻岭之间,AK的子弹横扫着直立行走的披毛猿人,但是杀伤力堪堪,眼看着这一行人很快就被指爪锋利的猿人撕裂,胖子和白崖脸色惨白的缩回岩后,努力保持着安静,不敢发出丁点的声音!

待得远处声响渐消,胖子和白崖探头出去,发现猿人们使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将它们的战利品和同伴尸体带走了,两人看的心中寒气直冒。直到猿人们走远,胖子和白崖从藏身处出来,来到搏斗处。这些人带了枪,只是和动作敏捷的猿人们一番恶斗却全皆丧命,看的胖子和白崖心惊胆战!

胖子默默将几个背包聚到一起,打开几个背包,胖子找到了这些人寻到这里来的原因,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通道,这些人从古籍上寻到了那个通道的记载,也收集了不少的资料,这是一批盗墓者中的精锐,想必是认为这个号称‘神的通道’中隐藏有很多的宝物,聚集人马前来寻宝,却没想到命丧异地他乡!

风呼呼地刮着,将一张纸片打着旋挂到胖子面前,却是来时进入通道时的地图,胖子收集了一些用得着的给养和三只手枪,四五个没有打完的弹夹,招呼白崖躲在一处岩石的凹处。“现在怎么办?”白崖毕竟没有出过远门,平时的苦修是苦修,像这样亲眼见得猿人们活生生的撕裂人,心神受到极大地冲击。

胖子摁着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望着远远近近的大山,胖子有点发愣,“白崖,检查一下,看收集的给养能支持多久?”白崖很快就检查完毕,“足够咱两一个星期的了。”白崖愣愣的看着刚刚猿人们消失的地方,半晌才说道;“胖子,我有直觉,不如咱两跟上去看看,这个深山里头应该有些秘密。”

胖子头也没抬;“信你鬼扯,这大山里本就神秘处处,咱们得赶紧找路出去,你们寺庙里的镇寺之宝你已经到手了,对了,那两枚骨雕给我瞧瞧。”

白崖紧了紧背上的经书,这些文字连他也看不懂,也不知写的是些什么东西?将两枚骨雕拿给胖子,胖子细细打量着,这两枚骨雕背后的徽记却是和波丁的那个一样,但是胖子拿在手中总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这两家伙又生命迹象一般,胖子想想,“难道是古代的蛊?”白崖闻声答道;“很有可能!苯教以前对这个就挺拿手的,这两枚骨雕却是像是远古的蛊卵。”

胖子将两枚骨雕放在石头上,“这么说倒是像是那么一回事,只是这卵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孵出来?”白崖脸色一紧,“千万别轻举妄动,古代的蛊虫杀伤力极强,一个控制不好就是一场灾难!这些情况我们寺里的经书上记载的很多。”

胖子笑笑,“别担心,老子现在可没心思将这些家伙整出来。”将两枚骨雕收了,“走吧,登上前面的山头,看我的卫星电话联系得到人不。”

胖子和白崖千辛万苦的爬上山头,看着眼前四周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头,两人都有些呆滞。胖子稍一失神片反应过来,手机这次倒是有信号了,也接到了张弛发出的短信,胖子拨打电话,张弛的电话竟然关机了!

刚要拨打奥黛丽和维吉尔的电话,一道敏捷的猿影闪现在山下,胖子急忙收好手机藏好。


今天计划再更一张,下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