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蓝鸦

lanyee3 收藏 2 478
导读:那是一片荒蛮的墨西哥草原,栖息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已经小有见识的卡罗尔很轻易就分辨出其中两种凶猛的杀手———金雕和苍鹰。可是,在草原上空盘旋的最多的鸟类却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羽毛深蓝的小鸟。   对各种鸟类的叫声都很着迷的卡罗尔侧耳倾听了很久,都没能听见它们发出的叫声,难道这种鸟是哑巴?父亲说,这是一种鸦类,至于它们的习性,则要靠卡罗尔自己细心观察来总结。   很快,卡罗尔就有了收获,他跟踪的那只蓝鸦在捕捉到虫子后,飞到了一棵橡树的顶上。在密密的叶片下,隐藏着蓝鸦的巢,里面正有几只伸长脖子等待

那是一片荒蛮的墨西哥草原,栖息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已经小有见识的卡罗尔很轻易就分辨出其中两种凶猛的杀手———金雕和苍鹰。可是,在草原上空盘旋的最多的鸟类却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羽毛深蓝的小鸟。


对各种鸟类的叫声都很着迷的卡罗尔侧耳倾听了很久,都没能听见它们发出的叫声,难道这种鸟是哑巴?父亲说,这是一种鸦类,至于它们的习性,则要靠卡罗尔自己细心观察来总结。


很快,卡罗尔就有了收获,他跟踪的那只蓝鸦在捕捉到虫子后,飞到了一棵橡树的顶上。在密密的叶片下,隐藏着蓝鸦的巢,里面正有几只伸长脖子等待喂食的小家伙。


蓝鸦将虫子快速地塞进了一只幼雏的口中,就急忙飞去寻找下一份食物。就在卡罗尔准备转移镜头继续跟踪这只蓝鸦时,另一只口衔食物的蓝鸦飞到了巢边。看来,蓝鸦的父母都很称职,它们共同担当哺育幼雏的任务。


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第三只蓝鸦飞过来,将口中的虫子塞到了其他还未得到食物的幼雏嘴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卡罗尔心里充满了疑惑。


几天过去了,卡罗尔对父亲总结自己的观察所得,他有些迟疑地说:“蓝鸦……是一种群体动物,它们共同喂养幼雏,不分彼此。”


父亲赞许地点了点头,问:“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卡罗尔眨了眨眼睛,“当然是一种本能的天性。”


父亲笑了,慈爱地说:“任何动物的行为都可以归结为本能的天性,但蓝鸦这种天性却是由环境造成的。其实,蓝鸦并不是哑巴。”他抚摸着卡罗尔的头,问道:“这些日子,你有没有总结出这片草原中蓝鸦的天敌有哪些呢?”


“那可多了!”卡罗尔扳着手指数起来,“狐狸、紫貂、香鼬、猫头鹰、金雕,还有蛇……”


“对了,”父亲打断了他的话,“对于弱小的蓝鸦来说,这是何等艰难的生存环境!面对众多的天敌,它们几乎没有反抗能力,如果不采取特殊的保护方式,它们的种群就很难存活下来。”


卡罗尔有些明白了,他歪着头想了想,说:“为了不让敌人发现自己,它们就装成哑巴,以免因为叫声引来敌人的注意?”


“是啊,”父亲叹息道,“而且,为了不让饥饿中的幼雏发出叫声,成年的蓝鸦就一刻不停地用食物堵住雏鸟的嘴。”说着,他指了指眼前的草原,“你看,在广阔的草原上虽然生存着难以计数的蓝鸦,我们却听不见雏鸟的叫声,这便是弱小者面对残酷现实而采取的生存手段。”


那一刻,卡罗尔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怀着敬畏的心情望着空中忙碌飞翔的蓝鸦,为这种体态娇小、看似不堪一击的鸟类深深折服!


两年后,父亲因病去世了,卡罗尔悲不自胜,因怕勾起伤心,以致连从小热爱的鸟类研究都不敢触及了。上大学时他选择了机械制造业,而就在他读大二那年,一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越南战争爆发了!


怀着满腔的爱国热情,卡罗尔穿上了军装,并被编入第一步兵师。


近来的形势更加严酷,越南平民开始加入到反抗侵略的行动中来,卡罗尔所在连队的十余名士兵接连遭到暗杀,没有人看到行凶者的样子,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指挥官格鲁大为恼火,下令展开一场名为“清洗”的行动:全体士兵每隔三米为一个间距,对周围十余平方公里的地面进行地毯式搜索,无论遇到的是越军还是平民,无论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


一个小时后,进入密林的美军并未发现敌人的踪迹。灌木后突然传出了两声犀鸟的鸣叫,卡罗尔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从小跟随父亲研究各种鸟类,对犀鸟的叫声并不陌生,这两声鸟叫虽然学得很像,可以骗过大多数人,却骗不过卡罗尔,他立刻判断出鸟叫声是假的。灌木下一定隐藏着可怕的危险!


卡罗尔举着枪,慢慢地挪到灌木前,用枪头拨开了上面盖着的一蓬用来伪装的枝叶。眼前的情景令他大吃一惊:一名黑瘦的越南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身旁蜷缩着五六个半大的孩子。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