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是幼儿园。“天价幼儿园”建园费动不动就上万。金猪宝宝到入园年龄,成都幼儿园今年纷纷涨价。教育部正在研究“学前教育”纳入13年义务教育。


“孩奴”是近段时间的新名词。从孩子出生,父母就被套上了“紧箍咒”,其中孩子上幼儿园的花销就让年轻的父母喘不过气来。为了解放“孩奴”,省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曾智,省政协委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党委书记郑尚维昨日就幼儿教育问题提出建议:将幼儿教育纳入公共服务范畴,实行幼儿教育免费。


代表建议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当然,有一天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现在网上流行一则脑筋急转弯:“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错,是幼儿园”。据了解,现在上幼儿园每月少则数百元,多则要数千元,一年下来少的也要花近万元,多的则要好几万元。一些年轻父母不断呼吁:幼儿园费用太高,比上大学还贵。


据曾智介绍,按照财政预算,四川省及成都市的教育经费都在逐年递增,成都市年增加达到了25%,但投入幼儿教育的经费却很少。据统计,一方面,有的公办幼儿园为了生存,开始收取捐资助学费(有的叫建园费),金额从每年2000元至20000元不等;另一方面,一些私立幼儿园大量涌入,将孩子作为赚钱机器,建园费动不动就是上万,每月还要收取几百上千的保育费。“天价幼儿园”也就在这种环境下被催生了。郑尚维说:“(在这种环境下)幼儿园的价值取向存在一定问题,违背幼教原则”。


四川省教育学院教育学教授姚文忠称,从整体上看,国家对幼教投入不够,幼教从业人员及幼教人才不足,可能是幼儿园收费逐年上涨的一个原因。若想要改变幼儿园收费高的现状,最好把幼教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曾智告诉记者,由于我国规定“义务教育”是9年制,将幼教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要根据国家政策而定,但尽快将幼儿教育纳入公共服务范畴,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普及幼儿教育,强化幼儿教师队伍建设却可以做到。由于全省各地的财政收入不均衡,成都市可以作为试点城市先行。“当然,有一天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记者调查 幼儿教育让家长“被自愿”


家长得交上一大笔捐资助学费,还要签“自愿捐赠书”,如今被戏称为“被自愿”


成都市民罗女士的孩子今年满3岁了,最近她正在为孩子入园的问题发愁。“我家住上同仁路,周围就两所机关幼儿园。但我们不是事业机关的人,两所幼儿园都说先要满足事业机关的孩子。”罗女士只得联系民办幼儿园,“联系了附近的几所,都说拿钱都不行。一所幼儿园说名额都排到2012年去了”。


据记者调查,2007年是民间60年一遇的“金猪年”。为了生个“金猪宝宝”,不少夫妇“扎堆”结婚和怀孕。而2010年,“金猪宝宝”全都到了入园年龄,造成各幼儿园“金猪”爆满。


由于名额有限,今年成都市幼儿园纷纷涨价,有的幼儿园几乎还翻了一倍。四川音乐学院幼儿园去年教育费为4800元,今年初就涨到了7800元。成都市第五幼儿园前年建校费为1800元,去年为3500元,今年已到4000元(提前一年预交),三年一起交优惠每年300元。武侯区一家民办幼儿园建园费、学杂费也年年看涨:去年建园费为3500元,现在已达5500元,伙食费每月得缴700多元,兴趣班、英语和美术课等加起来费用近千元。


在成都收费较高的民办幼儿园金苹果和橄榄树等,年花费均超过5万元,而且还不容易入园。在费尽周折进了幼儿园后,还得交上一大笔捐资助学费。同时家长还要签“自愿捐赠书”,如今被戏称为“被自愿”。


“金猪娃娃仅仅是一个特例,不是主要原因。幼儿教育早就难堪重负,最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对幼儿教育投入太少,公办学校无钱扩大规模,民办学校为了收钱追求高端。造成幼儿教育成了卖方市场,什么建园费、捐资助学费、教育费一窝蜂地上涨。”曾智代表说,“一个孩子读个幼儿园就可以把一个家庭压垮,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要改变这种现状,只有将幼儿教育纳入公共服务范畴,切实解放这些‘孩奴’”。


曾智还建议,为了吸引幼教人才,稳定幼教队伍,我省应该修改《四川省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试行办法》,将幼儿教师纳入教职工编制,将学前教育纳入管理体系。


观点PK“不现实”与“当务之急”


“我们希望国家能增加对幼教的投入,让更多家庭在幼儿教育上有更多选择”


在广东也曾有人大代表呼吁将义务教育年限延长到13年(学前教育免费一年,高中免费三年),并引来网络热议:很多人称“不现实”,“目前要真正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恐怕做不到”。“我们现在还正在还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债,如果再搞幼儿教育免费,这个缺口就更大,同时很多地方更多地在考虑将高中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曾智认为,“免费教育到底是向上延伸(即推行高中阶段免费),还是向下延伸(幼儿教育免费),我觉得都不是问题,两者都是应该的。对于经费来源,这是政府考虑的事。实际政府可以在每年要做的事当中衡量,什么事情是最重要,是当务之急,什么事情不重要,可以缓一下。我觉得教育才是当务之急,不管是学前教育,还是高中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我们希望国家能增加对幼教的投入,让更多家庭在幼儿教育上有更多选择。”成都市第三幼儿园园长曾琴说,现在幼儿教育并未纳入义务教育阶段,这导致幼教投入不够。如果政府能在增加教育补贴方面延伸到幼教,比如通过发放教育券,在幼教上有所倾斜,让一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能够在一些相对优质的幼儿园接受学前教育,可能在一定程度能改变目前上幼儿园难的局面。

实现13年义务教育没有时间表


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原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赵沁平曾透露:教育部正在研究“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如果成功推行的话,义务教育时限将有望延长至13年。“要实现13年义务教育,还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大投入,目前还没有具体时间表”。


各国幼儿教育政策


英国:幼儿教育是义务教育的一阶段,招收5-7岁儿童。


法国:学前教育是初等教育组成部分,学前教育虽不是强迫的,但免费实施,所有2-7岁儿童均可就近上学。


荷兰:幼儿教育属于义务教育,招收4-6岁儿童。


以色列:幼儿园招收3-6岁儿童,5岁起即属义务教育阶段。


朝鲜:在宪法中规定国家对全体儿童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


日本:政府已计划将幼儿教育纳入免费义务教育范围,9年制义务教育将会延长到10年至11年。


不丹:幼儿教育也属义务教育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