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战士 第三卷 流放炊事班

莽昆仑1 收藏 3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0.html


第二天上午,黄志坚在队列前宣布了沈笑调到炊事班的命令。

散会后,所有的人都在为沈笑叫屈,该立的功泡汤了不算,反而被莫名其妙的“流放”到炊事班了。炊事班那可是那些训练成绩不行,干不了战斗员的兵才去的地方啊。

沈笑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嘛!,我决心把锅碗瓢盘当作武器,把三尺灶台当作战场,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

众人散去后,王一峰凑过来,悄声说,“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有什么想法尽管跟我说,啊,不丢人!”

沈笑笑嘻嘻的说,“你知道什么呀,炊事岗位重要着呢。不是有句话常说着呢,干好一个炊事员,管顶半个指导员。听见没有半个指导员?我这是被提拔重用了,按说现在的级别怎么样也得是个正排吧,比你强多了。”

王一峰气得直咬牙,“我好心过来安慰安慰你,你反倒做起我的思想工作来了。”


当天下午,沈笑就卷起铺盖到了炊事班。炊事班与战斗班相隔较远,就在厨房隔壁,说是“班”,其实有些名不符实。因为班里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士官、炊事班长黄福生,另外一个是外号叫“猴子”的二年兵。

“猴子”原本叫侯志伟,原来是市区三中队一名战斗员。这次通过层层选拔来到特勤中队,满以为能当一名优秀的消防特勤兵。没想到就因为他在家里开过两天饭馆,居然就被“下放”到了炊事班当伙头军。

“猴子”这几天正闹着情绪,没想到沈笑的到来,让他提前结束了伙头军的生涯,欢天喜地的搬到战斗班了,那神情像是逃离了多年的苦海。沈笑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小子乐什么乐,炊事班有什么不好的,告诉你是金子到哪就会发光的!”

“猴子”一边笑,一边向战斗班跑去,“头,那你就在炊事班发光发热吧,我就不奉陪了!”

沈笑把背包往空床上一摔,望着“猴子”远去的背影,恨恨的说,“你小子等着瞧好了,老子当战斗员是兵王,干炊事员也非得弄出个食神来不可!”


炊事班长王福生见手下的二年兵换成了沈笑,心里立即就有些不高兴了。

“指导员,你这不是坑我吗?沈笑堂堂一个尖刀班长,炊事班这个小庙能容得下他吗?他现在是全支队战士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兵王,我巴结还来不及了,要是稍有怠慢,战友们还不把气都撒我身上啊。而且洗菜做饭他压根也不会呀。"王福生找到黄志坚挺委屈地说。

黄志坚也不搭话,任由王福生抱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极品“铁观音”,给王福生泡了一杯浓茶,慢条斯理的说,“尝尝看,这是我一个老战友从福建带回来的,正宗的安溪‘铁观音’,高队长找我要了好多次,我都没舍得给。”

“这个……”王福生嗫嚅着,“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你喝吧,我这还有呢。”黄志坚淡淡一笑。

王福生喝了几口茶,满肚子的牢骚居然不知该从何说起了。猛然觉得自己上当了,黄志坚只用了一杯茶,便把他的满腔怒火全给浇熄了。唉,怨不得自己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个士官,人家早就当上干部了,这水平差距在这明摆着呀!

等王福生喝完了茶,黄志坚这才笑眯眯的说,“黄班长啊,让沈笑去炊事班,这是中队党支部反复研究后才下的决定。你也知道沈笑这小子桀骜不驯、胆大妄为,这次又闹出个火场抗命的大事来,不好好磨一下他的性子是不行了啊。”

看见王福生不吭声了,黄志坚又索性再给王福生灌了一碗迷魂汤,“黄班长啊,中队党支部反复研究,放眼全中队,除了我和高队长,能把他教育好的也只有你黄班长了。你兵龄长、资格老,沈笑当新兵时,你就已经是炊事班长了。可以说把他放在炊事班,这是对你带兵能力的充分信任和对你平时工作高度肯定。啊,不要辜负了中队党支部的殷切期望啊。”

黄志坚左一个“中队党支部”、右一个“中队党支部”,把王福生彻底搞蒙了。他心里顿时觉得能把沈笑放在炊事班,这可是组织上对他莫大的肯定和信任,自己再磨菇下去,就有些给脸不要脸的意味了。

王福生立马站起来,大声说,“指导员,你放心好了,沈笑交给我了,我保证把他管理好,教育好,决对不辜负中队领导的期望!”

“这就对了!”黄志坚重重的在王福生肩上拍了一下,“想明白过来就好。要不咱在这继续聊会?”

“不了。”王福生摆摆手,“我得出去准备晚饭了。”说完,乐滋滋的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