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麟阁卢沟桥抗日殉国[转]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7 393
导读: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借口一士兵失踪,派人过卢沟桥入宛平县城搜查,此无理要求遭到第二十九军守城部队吉文星团坚决拒绝。8日晨,日军以猛烈炮火向驻卢沟桥的第二十九军所部发起攻击。   时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的佟麟阁执掌军务驻南苑,军长宋哲元兼任冀察政务委员长常驻北平(今北京,下同),抗击日寇的重担落到了佟的肩上。   卢沟桥距北平城前门15公里,为北平南门户,战略位置重要。桥东7公里处的丰台为平汉、平绥、北宁铁路交汇点,是通向天津、保定的要衢;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借口一士兵失踪,派人过卢沟桥入宛平县城搜查,此无理要求遭到第二十九军守城部队吉文星团坚决拒绝。8日晨,日军以猛烈炮火向驻卢沟桥的第二十九军所部发起攻击。 时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的佟麟阁执掌军务驻南苑,军长宋哲元兼任冀察政务委员长常驻北平(今北京,下同),抗击日寇的重担落到了佟的肩上。 卢沟桥距北平城前门15公里,为北平南门户,战略位置重要。桥东7公里处的丰台为平汉、平绥、北宁铁路交汇点,是通向天津、保定的要衢;桥南6公里的长辛店是平汉铁路北段要镇。进可攻、退可守的卢沟桥一旦被日军占领,铁路交通被截断,北平将成为无援死城。觊觎卢沟桥的日军频频调将增兵,抢占战略要地。 是战?是退?第二十九军未接到南京政府命令,军长宋哲元又在山东乐陵,怎么办?佟麟阁在沉思。第二十九军将士请战的一张张严峻面孔在佟麟阁眼前闪现,全国人民殷切期待中国军人抗击日军,若不还手,日军占据卢沟桥,华北乃至全国的局势将会严峻而危急…… 此时,第二十九军上层军官中个别人以武器低劣为由在战与退之间犹豫、徘徊。佟麟阁对此怒发冲冠:武器低劣就不抗日了,呸! 下定决心抗战的佟麟阁,召集将校级军官到南苑开会。他在会上慷慨陈词:“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遭难,军人应马革裹尸,以死报国!”与会者听了这铮铮金石之言,无不动情、动心、动容。绝大多数军官拥护和支持佟麟阁,他立即以军部名义向第二十九军官兵发布命令:“凡有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 坚守卢沟桥的部队接令,似呼啸飓风、如奔腾洪流的士兵们荷枪舞刀,怀揣手榴弹向敌群扑去……永定河咆哮了,卢沟桥震撼了!枪弹轰鸣、浓烟滚滚、杀声阵阵,敢于向卢沟桥进犯的鬼子头颅在战士们的大刀下滚落,断臂掉膀者匍匐求饶,后续者不敢前进。 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的序幕拉开了! 力主抗战 此时,佟麟阁的夫人彭静智来到南苑,来到阵前指挥所告诉佟麟阁:父亲佟焕文病重。闻此,佟麟阁万分焦急。他清楚,终年辛劳的父亲供不起自己上学,只好将自己交给当小学教员的舅舅学识字。16岁时,父亲八方托人把自己送进高阳县衙署作缮写员。虽职低俸微,但不知父亲说了多少好话、欠了多少人情啊!今父亲病重卧床,恨不得飞奔病父身旁熬汤侍药敬奉孝心呀。可是,大敌当前,战局瞬息万变,怎能脱身呢?佟麟阁深知妻子明事理,善理解自己此时此地的心情和处境,能代替自己尽孝尽忠。他深情地对夫人说:“忠孝难两全,大敌当前移孝作忠吧,你代我侍奉父亲,我谢谢你!”理解和支持丈夫的彭静智一声不吭,默默地点点头,噙着泪离开南苑,赶回北平。 日军连续向卢沟桥、宛平城进攻。第二十九军守卫部队坚定不移地执行佟麟阁的命令:“誓与卢沟桥共存亡!”冒着敌人的炮火,顽强奋战。 宋哲元军长从山东赶回北平,新调任的日本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对宋哲元玩弄和谈、威吓的伎俩,发动汉奸向宋哲元施压,宋哲元举棋难定,决断难下。千钧一发之际,容不得丝毫懈怠与拖沓,对犹豫不决的宋哲元,佟麟阁虽心急如焚,但不能发火。待气氛稍有缓和,佟麟阁对宋哲元说:“军长苟有不便,请去保定,平津责之,佟某可也。万一变异而敌犯,我决心以死赴之,不敢负托。”宋哲元为佟麟阁抗战的拳拳之心,爱国的肺腑之言所感动,决心抗击日本侵略者。他们连夜作出战略部署后,宋哲元发布命令:驻任丘的赵登禹师进北平迎敌。 接令的赵登禹夜赴南苑,在营房里两位久经战场的军人互相拥抱、凝神注目。佟麟阁敦厚刚毅的脸庞削瘦了,双眼充满血丝。赵登禹深知老战友在宋军长不在北平的日子里,承担了多么大的压力呀!他们相对而坐谈局势:东面,从丰台至山海关铁路沿线驻有新调进关的日军1个旅团;北面和西面有4万多旧蒙疆自治政府的日伪军集结,可谓狼窥虎视,危机四伏。惟第二十九军部队驻西南的宛平县一带,赵登禹肯定地提出:“将有一场恶战!”佟麟阁完全同意老战友对战局发展的预测,坚定表示:“国运垂危,无论战局怎样,坚决抗战!”“对,死拼到底!”赵登禹支持佟麟阁,共同抗日救国之心碰在一起,点燃了爱国卫民之熊熊烈火。夜深了,虽然郁闷和燥热笼罩南苑,但是两位铁血刚强的军人还在运筹帷幄……“登禹,你的部队何时到达位置?”“28日晚间。”佟麟阁得到果断回答,说:“好!南苑的军事部署宜早不宜迟。”赵登禹听懂了佟麟阁军事部署的要义,微笑着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捍卫南苑 1937年7月28日晨,日军大举进攻。日军主力第二十师团在飞机、大炮和装甲车的配合下向南苑扑来,日军混成第四旅团切断了南苑和北平的联系。从山海关外关东军中抽调的混成旅团、来自朝鲜的日军1个师团、从日本本土派出的航空兵和3个步兵师团,向华北战场迅速推进,源源增援卢沟桥。此刻,佟麟阁麾下仅有驻南苑卫队、骑兵第九师留守处和军官教导团中近千名军训生,兵力不足两千。 飞机轰鸣声、重炮炸裂声在南苑震响,如蚁的日兵潮水般向第二十九军营房涌来。佟麟阁对部下大声说:“敌人找上门来了,和他们拼!捍国卫民是军人的天职,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将士们冒着炮火冲向敌阵。枪射、刀劈,手榴弹在敌丛中开花,刺刀撩翻鬼子,肉搏制服亡命的兵卒。顿时日军横尸满目,敌阵被冲破、压垮,溃不成军的敌人后退了。 喘息一阵的敌军重组火力猛扑上来,串串炸弹从天而降,飞机趁着烟雾盘旋俯冲,疯狂扫射。浓烟笼罩南苑,黑雾包裹中国军人。第二十九军南苑营房被湮没在硝烟中,围墙被推倒,屋顶被掀翻,战士被气浪击伏于地,硝烟呛得他们透不过来气。有的战士被四射横飞的弹片击中而殉国牺牲,可是他们的枪在怀、弹在手,双眼仍怒视着敌人。尽管战场如此残忍、如此悲壮,可是装备低劣的战士们仍同仇敌忾,顽强坚守阵地。 佟麟阁瞅着被浓烟黑雾吞没的士兵,抚摸着为国捐躯的同胞,眼里流泪,心里滴血。他强咽下血与泪,挥臂指向那为所欲为的敌机,用嘶哑的声音喊:“打,用枪打,用枪打飞机!”“哒哒……”荫蔽中的战士多角度瞄准敌机,射出愤怒的子弹;“叭叭……”持步枪的士兵们向那低空盘旋的敌机送去粒粒复仇的弹丸。突然,一架敌机在低空发疯似地摇晃,一股黑烟喷出,机身不停摆荡、翻滚,终于拖着长长的黑尾巴,歪歪斜斜栽下地来訇然爆炸,燃起一团火苗。第二十九军将士们击毁了敌机,阵地沸腾了,士气鼓舞了,佟麟阁严肃镇静的脸庞上露出了微笑。他笑,飞机没有什么可怕! 飞机被中国军人击落,敌方疯狂肆虐的势头有所收敛,不敢低空盘旋扫射了。机群渐渐爬高升空,投弹偏离目标了,扫射面扩大了。佟麟阁抓住这战机,指挥舞大刀的将士们冲向敌群,迎战蜂拥而来的敌人。吼声震震、刀光闪闪、人头滚滚、热血汩汩,被砍去脑袋的日军横七竖八、密密麻麻,佟麟阁指挥的中国军队,又一次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太阳高悬中天,硝烟笼盖的大地更加炎热。第二十九军南苑的所有军事设施荡然无存,营房化为废墟。佟麟阁在参谋人员陪同下来到庄稼地里,向殉国的士兵告别,为捐躯的部下致哀,向负伤的战友送上安慰。“报告副军长,敌人向红门发起进攻!”一位汗水湿透军装的士兵气喘吁吁地报告佟麟阁。 佟麟阁意识到位于永定门和南苑之间、处南苑北的大红门是南苑和北平的通路,若被日军占据,南苑即成孤地,坚守南苑的将士就会四面受敌,孤立无援。他当机立断,整理所部,留下据守南苑的部队,率军直奔大红门。 红门殉国 佟麟阁率领所部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从北面进击大红门。从黎明苦战到中午,他们不知疲乏,不觉饥饿,只有满腔仇恨和满眼怒火,一路奋战,一路进取。当他们进抵大红门时,日军伞兵徐徐落地,地面士兵步步靠拢,立足未稳,战斗部署未绪的佟麟阁等被日军包围。 通讯设备被毁,联络中断的佟麟阁所部被日军切割,统一指挥失灵,部队各自为战,战斗力削弱。据此,佟麟阁命令所部统一组编,他大声呼喊:“凡是军官站出来,由我统一指挥!”一呼百应,分散的各部很快组织成战斗序列迎击敌人。 士兵们见佟麟阁腿上血流如注,声嘶力竭地呼喊:“副军长,我为你包扎。”“我背你……”对日寇满腔仇恨与愤怒在脑际涌动的佟麟阁顾不上包扎,更不让士兵背。他满脸异常严峻地大声说:“抗战事大,个人安危事小,弟兄们冲啊!” 子弹在头上呼啸,佟麟阁不低头;炮弹在身旁爆炸,佟麟阁不畏惧。他双眉紧拧,扬起被汗水和尘灰搅和涂抹的脸孔,那布满血丝的双眼透过重重硝烟直视着敌阵……他瞄准敌方火力薄弱点,挥臂招呼士兵们:“冲——”说着,他飞步挥枪冲出去。士兵们见副军长如此身先士卒,不禁热泪纵横。他们受到佟麟阁的鼓舞、激励与感染,斗志倍增,持枪挥刀如猛虎下山闯入敌群,白刃格斗,拼搏冲杀,横扫敌群,势不可挡。 敌机嚎叫着,发疯似地狂轰滥炸,日兵源源冲来。佟麟阁以极大的毅力拖着淌血的伤腿,指挥部队阻击敌兵,射击敌机、坚守阵地。正当佟麟阁指挥所部阻击敌兵时,一枚炸弹在他身边爆开,他魁梧的身躯倒下了——他用鲜血和生命尽了捍国卫民的天职!士兵们拥上来,抱住佟麟阁鲜血流淌、体温犹存的遗体,泪如泉涌,失声痛哭:“副军长,我们为你报仇!坚持抗战!打倒日本鬼子!” 佟麟阁将军殉国后的第3天,国民政府发布褒扬令:追授佟麟阁为陆军上将。佟麟阁的忠骸秘厝北平雍和宫附近的柏林寺内,该寺方丈仰慕佟将军,严守寄柩秘密直至抗战胜利。 1946年4月5日,北平市政府和各界人士在八宝山忠烈祠为佟麟阁举行隆重的入祠仪式。1946年7月28日佟麟阁殉国9周年之际,北平市各界在中山公园举行追悼会。冯玉祥送来挽联,联曰:“报国敢云天尽职,立身当与古人争。”追悼会后,遗骸移葬香山兰涧沟。 1979年8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将佟麟阁墓修葺一新,在洁白无瑕的汉白玉石碑上刻下:“抗日烈士佟麟阁将军之墓”。为纪念佟麟阁英勇抗日的丰功伟绩,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安放了佟麟阁将军的塑像。 军旅生涯 佟麟阁,清光绪十二年(1892年)农历九月九日生于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边家坞村农家。青年时期投奔冯玉祥麾下,反对袁世凯称帝,讨伐复辟的张勋。在“首都革命”中囚禁贿选大总统曹锟,奉冯玉祥命率部攻取曹锟侄子曹世杰占据的保定。1926年4月国民军撤出北平,佟麟阁率部断后,坚守南口半年,掩护国民军安全退往关外扎根。“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犯热河、察哈尔。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联军奋起抗日收复失地,时为第二十九军副军长的佟麟阁响应抗日,代理察哈尔省主席兼抗日同盟军第一军军长,被选为同盟军军委常委。 佟麟阁军为抗日同盟军主力之一,肩负警卫察哈尔省首府张家口的重任。他与北路前敌总指挥吉鸿昌密切合作,猛烈攻击日伪军,收复康保、宝昌、沽源等地,乘胜克复多伦,击毙日军茂木骑兵第四团及伪军1000多人,使抗日同盟军军威大振。身为察哈尔省代理主席的佟麟阁治军理政、筹措军饷、组织民众武装,出版《国民新报》宣传抗日,深受抗日军民拥戴。 正当全国民众为抗日同盟军收复失地精神大振之时,蒋介石胁迫冯玉祥停止抗日,冯玉祥被迫下野。蒋介石任命宋哲元主持察哈尔省军政,在宋哲元未到任前由佟麟阁代理主持。宋哲元到任后,任命佟麟阁为察哈尔省公安管理处处长。 抗日斗志未酬的佟麟阁椎心泣血,悲愤而无奈,愤懑地离开张家口,退居北平香山寓所。 1937年5月,与佟麟阁志同道合的第二十九军师长冯治安、张自忠、赵登禹、刘汝明联袂恭请佟麟阁出山。深感抗日重任在肩的佟麟阁表示:“报国之日到来,我责无旁贷!”欣然回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投身抗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