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使命 正文 精英集训一〈6〉

鸿韦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size][/URL] 越野车突然停了下来,陆亦鸣从车内走了下来,凝神注视着落伍队员。   都给我站住!十公里路程还没有跑完,你们就累成这副熊样,连人家新兵连刚刚作训的士兵都不如,你们真是白在部队混那么多年,谁让你们互相牵扶,训练中拉拉扯扯,你们就给上司这副印象,跑不动的给我说出来,我绝对不会勉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4.html


越野车突然停了下来,陆亦鸣从车内走了下来,凝神注视着落伍队员。

都给我站住!十公里路程还没有跑完,你们就累成这副熊样,连人家新兵连刚刚作训的士兵都不如,你们真是白在部队混那么多年,谁让你们互相牵扶,训练中拉拉扯扯,你们就给上司这副印象,跑不动的给我说出来,我绝对不会勉强你们,喂!来自83657部队的兵王,你都跑成这副熊样了,还在帮助你面前的女兵,来一桩英雄救美,是不是选错了地点,继续给我跑.


在这里,没有尊严,也没有同情,每个人都有选择放弃的权利,我要让你们记住,在未来作战中,你们要承受起十倍甚至百倍的战争摧残程度,那是意志力的对决,战场上没有同情,只有优胜劣汰,同情对你们来说,已属奢望。当然,在战场上,对手也绝对不会给你们一丝同情,陆亦鸣近乎咆哮的语气,来质问这些受训的军人。


跑在最前面的军人,由于忍受不了陆亦鸣地狱式的惩罚,他们放缓了脚步,虽然越野车掠过他们的身影,但每一个军人都抱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态,他们明确自己是团队中的一员,即使有一两个表现出众的,但团队总体战斗力没有提升,付出的希望几乎为零,他们看不到成功的曙光,前景是一片迷茫,越来越多的军人出现掉队,他们不满歼八的集训方式,虽说是十公里越野,但这一路跑下来,又何至只有十公里路程?


越野车上的车速再低,也比慢行中的军人跑得快,这几乎是摧残意志的训练,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完成艰巨任务,队员们甚至认为,陆亦鸣在显示优越感的同时,让他们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越野车继续前行,陆亦鸣并没有因为越来越多的军人掉队而停止前进,他反而加速前行,似乎在试探这些军人的心理防线,隐隐约约在与他们较量,所有的队员都可以看出,他们要想超过越野车的车速,已经不可能,有些人甚至放弃了奔跑。


苏文航,你这个呆子,你就不知道喘口气吗?识时务者为俊杰,没有看到歼八在和我们赌气,不把我们放在眼中,我认为应该放弃这次行动。团队已经堕落,依靠我们几个人,又怎能无力回天,这次集训在我的军旅生涯中是最烂的一次,它让我见识到与一个最烂的教官打交道,内心是多么的压抑、郁闷,李岩大叫地喘着粗气,终于停止了前行。


该死!这样的训练给我们蓝军作战部队带来了什么?挨骂、指责、鄙视,我受够了这些窝囊气,宁愿现在就返回原部队,他们无非不就是显示红军部队的优越感,我们是战胜方,得到的应该是理所当然的荣誉,而不是侮辱,这口怨气想必不只是我一人咽不下,苏文航与杨子骢、李岩三人停下了脚步,他们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严重的抗议,前面几个从陆军来的军官,无视陆亦鸣的警告,在看到三人前进的同时,也最终停了下来。


越野车掠过跑在最前面的一名军官身影时,陆亦鸣暴跳如雷地跳下车,他揪住一名军官的衣服,用力扯着,这是命令,给我继续跑!


可那名军官怒目瞪视着他,一点也没有妥协的样子,所有的队员都停下了脚步,气氛骤然间紧张起来,陆亦鸣怒视着所有的队员,这是他与队员们真正第一次较量,他在想法设法地制服这些倔犟的军人,可又有些力不从心。


你们这帮牛人,太不把我放在了眼中,每个人记录一次在案者做为惩戒,我发现你们的军事素质好烂,这也是我第一次遇见这么烂的兵,本来我对你们抱有很大的期望,现在看来,从你们身上看不出让我去期待的东西,这样的训练还不到训练大纲的十分之一程度,而你们这些所谓的精英们,在第一天就打退堂鼓,在你们的心目中还有没有我的存在,那以后的日子还不上了天啊!全体都有,为了加强你们的体能训练,向后转!全速朝营地冲击,陆亦鸣下达的命令,让许多队员无法忍受。


一名军区通信总站前来受训的女兵,在队伍中突然晕倒在地,原本整体划一的队伍,顿时乱作一团,陆亦鸣一阵无奈,他无法想象,小幅度的强化训练,竟然还会有人坚持不住,面对眼前窘境,摆了摆手。


把这位弱不禁风的女军人扶上车,叹!你们的体能素质也太脆弱了,也难怪总部把编修大纲中的许多军事训练都删除掉,面对你们这些娇兵、孬兵,总部也是无奈啊!


想想我们当年五天五夜在丛林中进行野战生存能力训练,那是何等的残酷?不是一样也熬了过来,你们的整体作战能力也太脆弱了,还不够特种作战一个小时给剿灭的,真是做人太失败了,总部把我调到这里,接受你们这些孬兵的作训,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王晨猛地将车门拉开,望着陆亦鸣的眼神,队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真的要便宜这群孬兵,真是心有不甘,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愧称得上是蓝军作战精英主力。我晕,用这样的训练态度来回报我们,他们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并且还会目中无人,必要时,给予他们最严厉的惩罚,让他们见识一下,特种作战大队的厉害。


全体集合收队!他们现在铆足了劲,在向我两人较量,训练只是一种手段,对付他们的方法有的是,我会让他们在今后的日子,慢慢享受受训的折磨,这次的训练就到此结束。即使再训他们,也只是徒劳,他们这些自翊为蓝军的战胜方,骨子里就有一种天真的优越感,对待我们的训练,多嘴多舌的那可不是少数。


王晨将越野车调转回头,用大喇叭竭力地撕喊。


孬兵们听好了,队长今天仁慈,看你们毫无斗志的熊样,不收拾你们,是给你们面子,队伍给我调整好,按原来路线返回。


越野车拉起一阵长笛,所有的队员闪避在一旁,他们生怕被两个蛮横不讲理的上司撞上霉运。李岩晦气地说:“歼八仁慈,你们相信吗?从轰六那苍白无神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们在向我们示弱,没有人会服从他的领导,这是作为管理者的失败,歼八如果还是那么一意孤行的话,他的命令一钱不值,没有人会理会他的这种说辞,我们是向红军作战部队学习人家的长处,弥补自己的不足,到这里第一天,就给我们颜色看,这种很变态的管理方法只会遭到更多人的唾弃。


杨子骢耸了耸肩,他理解李岩的感受,更明白所有队员是怎样想的,而自己也无法平抑内心的郁闷,他和周围的队员产生了共鸣。


轰六的凶神恶煞我见多了,倒是歼八的阴狠让我很是不爽,他们在消磨我们意志的同时,更给我们带来了身体上的折磨,这种很传统的惩罚方式,我感觉已经越来越多地不适应21世纪的中国军人,歼八无视我们的存在倒没有什么?可他无视我们的尊严倒真的犯了众怒。


苏文航狠狠地朝自己打了几拳,他在发泄内心的不满。

我很讨厌轰六,他把我们当作新兵来使唤,看到没有,从老陆来的几名军官恶狠狠地死盯着他,真想揍他一顿,才能打消我心中的怨气。我们就这样被歼八玩于股掌之中,再强悍的战斗力,可也无法发挥出来,他不仅束缚了我的思想,更左右了我们的头脑。


追随着越野车,队员们长途跋涉,终于回到了营地,他们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不是去洗漱,而是匆匆忙忙地回到住室,抱头大睡。


队长,现在是三点五十,明天我们还按原计划进行吗?这帮孬兵也太娇气了,他们能不能担负起与代号B组行动人员较量,我看有着很大的问题,总部督催的急,两个月时间,够用吗?王晨一脸迷惑地发问。


陆亦鸣点上一根香烟,疲倦地望着E栋宿舍楼,内心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明天六点钟,准时拉起床号,按原计划不变,整这帮家伙,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怕就怕这帮家伙受不了刺激,有那么几个楞头青弃权,我就得打背包走人。说句心里话,这帮军人真难管理,他们总认为到这里学习,应当受到礼待,骂他们一句就给我赌气,这样的想法太过于幼稚,可又都是每个队员的真实想法。


总部领导要让我善待他们,我一直很苦闷,这样的训练水平,不受一些惩罚,他们根本不是B组战斗人员的对手,到时候,演习下来,他们脸面无光,我难辞其咎,总部更是对我百般指责,我这不是没事找抽吗?两面都要得罪,这样的烫手山芋,又怎能左右逢源。


队长,我总感觉这些队员中的军官,不把我放在眼中,他们时刻以老兵自居,自以为我比他们兵龄时间短。这让我一直郁闷,看他们的眼神,总一种异样的感觉,王晨一阵叹息。


王晨,你是特种大队最有前途的军官,跟随我也有多年,我了解你,对待他们这帮孬兵,用微笑,根本不吃这一套。都成了兵油子,谁会理睬你。用铁腕,他们不服,认为我们以大欺小,来集训队是专门整治他们,带着这种思想的军人,怎么能担负作战任务,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你在特种作战大队学到的真本领,去与他们较量,才会敬重你。管理他们,其实很简单,就得充分把你的优势发挥出来,让他们人人自危,不是你的对手,就自然而然听你支配了。


次日清晨,一阵急促的集合号拉起,昏昏欲睡的苏文航猛然间从床头坐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错愕地望着睡在对面的李岩,歼八真给我们来狠的啊!这种非人的残酷训练方式,有几个人会坚持到最后,还是未知数?


走廊内,一阵咆哮声响震了整个宿舍楼。


你们都聋了吗?现在是作训时间,如果还把自己当成一名军人的话,就赶紧给我下楼集合。告诉你们,来到这里是让你们训练来的,而不是让你们来享清闲的,2分钟之内,在训练场给我集合列队。对那些速度慢的队员,团队都要受到一定的惩罚,王晨声厉俱色地说。


陆亦鸣在训练场地已经等候多时,他发现这些队员比起昨天长进了许多,每一个队员从集合到站队都没有超过2分钟时间,很欣慰地微微一笑,在他看来,管理这些精英,不是缺乏管理经验,而是需要一种勇气。


你们休息好了吗?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每天雷打不动的早晚各五公里强化训练,正式提上日程。我相信,每一个队员都会成功克服眼前所面临的困境,五公里越野赛对于各位同仁来说,简直是在侮辱你们,既然大家都不安于现状,那我就改变战术,五公里急行军,要求全部队员在25分钟跑完所有路程,你们有信心吗?


一名陆军中尉鄙视一笑:“开什么国际玩笑,你真把我们当超人在这里陪练,我提个建议,干脆找根绳子,把我们全部绑在你的越野车后面,甭说五公里,就是十公里,我们也有信心,他这么一说,队列中顿时笑声四起。


队列中都给我严肃一些,81402、95417、94781部队的都给我站出来,看你们这副兵痞子样,不用多说,一定是从空军部队过来的,告诉我81402,为什么在队列中窃窃私语,我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


杨子骢笑言尽失,他望着与自己曾经是死对头的王晨,内心并没有什么惧色,而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感觉队长说的有些不符合实际,这么短的时间,跑那么长的路程,我认为做不到,我们也不想成为超人,当然也无法具备超人的能力,这样的训练不会给我们带来实质性的成果。


理由太过于理想化,没有一丝诚意,就地做200个俯卧撑,95417跟94781部队来的,说说你们的理由。


一名陆军上尉憨厚一笑:“他望着正在做俯卧撑的杨子骢,似乎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面对王晨咄咄逼人的气势,并没有为之所动。


我们陆军装甲部队正在搞协同拉练演习,我觉得来到这里很没有成就感,压抑、郁闷、甚至带有一丝悲哀的感觉,在我们部队,我是训练尖子,来到这里,似乎什么都不是,更不用说得到军人的一丝尊严,那是奢望,傻乎乎来到这里,感觉像是被耍了一样。


200个俯卧撑,快给我做,理由太过于极端,王晨指着陆军上尉的脑袋。


94781你呢?一名来自94781部队的海军上尉朝王晨敬了一个军礼。


我觉得来自空军和陆军部队的两名军人说出了我的心声,我表示认同,这里缺乏朝气蓬勃的气氛,给我的印象不是那么好。我们部队现在这时候正在积极强化海训,在漫无边际的的大海中穿行,我仿佛感觉心胸突然开阔起来,而在这里却束缚住我的心胸。


这不是客观理由,而是乱说一通,200个俯卧撑,你们陆海空三位军人可真够三位一体的,彼此似乎都达成了默契,是不是专门给我们较量,那好啊!我和队长绝对奉陪到底。


三名来自陆海空的受训军人,在做完200个俯卧撑后,体力不支,汗流浃背,依然被强迫加入五公里急行军队伍,三人互相牵扶,蹒跚着紧随队伍一路奔去。


杨子骢精神萎靡,他无法忍受这种强化训练,压抑许久的心情,似乎有些忿忿不平。我靠!轰六真不把我们当人看,想当初,我用一杆狙击步枪干掉十二个代号“苍穹”红军侦察精锐力量,想想现在,真是此一时,彼一时,陆军上尉叹了口气,紧紧拉住杨子骢的手臂。


往事不堪回首呀!我们装甲侦察营,一举把红军设置的两个据点端掉,那是何等的的快意恩仇,现在活得倒很憋屈、窝囊。


海军上尉一脸无奈,由于体力透支严重,虚弱地喘了口气。


他们真把我们当成特种部队来训练呀!训练苦一些,倒没有什么,那些来自军区通信总站的女兵,可是吃不消的,她们是通信兵,论专业没得说,让她们体能训练,我真怀疑歼八不知安得什么歹心?


你们三个话真多,是不是俯卧撑还没有做够呀,难怪乎老几位都是身经百练过的,小幅度训练看来还不过瘾,那我们就来些更刺激的,王晨神不知鬼不觉地竟来到三人身旁。


三人哪里还敢吭声,虽说个个都是自视甚高,天生傲骨的汉子,但被轰六抓住了把柄,心中的不满情绪无法发泄出来,张口结舌,无以为辞。


早餐吃过,队员们的心情还算不错,他们接下来的任务,并不是训练,而是聚集在礼堂写自己的简历,他们都明白,这份简历有助于陆亦鸣有效管理这个集体,苏文航拿着已经写好的简历,紧盯着看。


苏文航来自K雷达旅直属雷达站,职务:“雷达操纵员,爱好篮球,兴趣广泛,尤其是在不良气象条件下探测目标和在远距离上目标识别跟抗电子干扰能力方面,真正练出了战场上的千里眼。


苏文航:“李岩,怎么怎么样?


李岩埋头还在写自己的简历。


哇!你这家伙,太不识时务了,我说的是这份简历。


还行,歼八看了肯定满意,我总有一种感觉,让我们写这份简历,会不会根据专业技术不同,在这些日子,进行班组协同作战演练,若真是这样,可是一件好差事,我们不用在看歼八、轰六的脸色行事,我要用手中的大狙让歼八瞧瞧,蓝军作战部队可不是娇兵,孬兵都是有真本领的。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在空地协同一体化作战中,高手云集,造成的震撼场面不可估量,到那时,看歼八还有没有底气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