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风云 正文 三十一、魑魅魍魉

疏梅淡影 收藏 10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1.html[/size][/URL] 深夜,八达岭长城脚下一间小茅草房里,一个身穿风衣的人,头上戴着一顶礼帽,领子高高竖起,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他要等的人。 茅草房外,是一望无际的荒草,草丛中一个人,一身黑衣,头上裹着黑布,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急匆匆赶来,来到茅草房外轻轻敲了两下房门问:“请问有人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1.html


深夜,八达岭长城脚下一间小茅草房里,一个身穿风衣的人,头上戴着一顶礼帽,领子高高竖起,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他要等的人。

茅草房外,是一望无际的荒草,草丛中一个人,一身黑衣,头上裹着黑布,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急匆匆赶来,来到茅草房外轻轻敲了两下房门问:“请问有人吗?”

屋里穿风衣人说:“请进吧!”

来人进到屋里看看穿风衣人道:“杨柳春风一杯酒”

穿风衣人沉默了片刻回答说:“江湖夜雨十年灯啊!”

来人一笑说:“蛇头先生?”

“薰衣草?”来人点点头,转过身去,背对着穿风衣人说:“先生早来了?”

“刚刚到!”穿风衣人回答。

黑衣人笑笑说:“一直听说蛇头先生的大名,今日一见,看来还是看不到您的尊容啊?”

“你不是也一样吗?薰衣草先生!”穿风衣人说。

“呵呵!没办法啊!这也是为了安全!你我都还不到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有什么吩咐请直言吧!”黑衣人说。

穿风衣人慢慢回过头来看着眼前黑衣人说:“观音手下的魑魅魍魉现在已经开始行动了,但是很不顺利,天狼行动计划已经制定出,关键在于如何实施这一行动计划,现在时间不早了,不能在这样耽搁下去了!要尽快扫清一切障碍,争取早日进到共军核心机构!”

黑衣人看看他说:“现在行动已经在进行中,按着上峰命令,这次的6.25行动就是一个提前练兵,只要这次行动顺利,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就好进行了!”

“王敏芝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告诉天狗,一定要把6.25行动顺利进行,这将直接关系到我们天狼行动的成败,你明白吗?”穿风衣人说。

黑衣人看看他说:“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请你转告上峰,计划在按时进行,请上峰静候佳音吧!”

“现在观音的魑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你要协助观音,尽快除掉那个共军!否则,魑魅魍魉都要相继曝露,谁来干活?单凭北平潜伏组那些庸才是不行的,还有那个秦朗和柳青在考验一次,这一关过了,就可以重用了!马上实施!”穿风衣人说。

黑衣人看看穿风衣人小声问:“可否告知这个观音的情况?”

穿风衣人看看他说:“你觉得可能吗?”黑衣人没有搭话,走出茅草房,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国民党国防部二厅华北督察组有四名代号分别为:“魑魅魍魉”四个顶级杀手,早在华北督察组刚刚成立之时,这四人便被秘密安排进了华北督察组,在一个代号叫“观音”人领导下,这四人只听“观音”的差遣。

“魑”的真名叫梅少武,是原国民党在上海的秘密杀手,抗战期间,曾参与刺杀汪精卫。

“魅”的真名叫迟效国,原是国民党军统局天津站的行动队长,平津战役后,天津解放,此人作为军统的潜伏人员,秘密的留在了天津。后经国防部二厅亲自点名要到华北督察组。此人在天津期间,亲自指挥抓捕了由延安派往天津我党特派员,后这名特派员秘密被铺叛变,按着这个叛徒提供的相关我党地下党员名单,迟效国一次性抓捕了上百名我当地下工作人员,这些地下党人,在天津解放前夕被迟效国秘密杀害。

“魍”的真名叫王唯一,是抗战期间,是国民党国防部二厅御用杀手,此人心狠手辣,习惯单独行动,办事绝不拖泥带水,是当时郑介民最为得意的一名干将。

“魉”的真名叫梁必成,是原国民党中统局的一名谍报高手,此人精通暗杀、格斗、谍报等技能,在中统也是小有名气,中统改组为党通局后,此人便消失了,在华北督察组成立之际,他堂而皇之的成了华北督察组的一员,奉命来到北平。

此四人皆为上校军衔,年纪均在四十开外,现在他们以各种身份潜伏于北平,只接受一个代号叫“观音”的人的指挥和差遣。

当肖飞向唐骏汇报完医院的情况后,唐骏得知没有抓到刺杀石小杰的凶手后,感觉情况远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简单,这伙敌人不但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而且眼线众多,防不胜防。

石小杰跟肖飞讲出的那个他看见的身影,让唐骏更加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石小杰没有看错的话,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爆炸现场呢?

唐骏抬头看看肖飞问:“凶手看清楚了长什么样没有?”

“没有,凶手脸上戴着口罩,只露出眼睛,不过,凶手是一个独眼!凶手杀了停尸房的老头,换上了他的衣服,而且凶手身法奇好,不是一个两个人就能靠边的,肯定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肖飞说。

唐骏想了想说:“这么说石头看到的这个人没错,否则,敌人是不会这么急于要杀人灭口!”

肖飞点点头,接着说:“我们在停尸房发现了一张电报纸,和在叶小梅手上看到的纸是一样的,由此可以判断出这一定是敌人组织中成员!”

“现在石头在哪?”唐骏问。

“还在医院!不过已经严密保护起来,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我认为敌人还会再来,我想……”

“你想再试一次?”唐骏看着肖飞问。

肖飞点点头说:“石头也是这个意思!”唐骏想了想说:“把石头转移出来,秘密送往市局,在医院设下埋伏!这件事情要绝对保密!就是在市局也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温倩茹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早,她走下楼来看看李妈说:“李妈,我突然特想吃油条喝豆浆,你看能不能出去买点!我还要那老摊子上的!别人的我不喜欢吃!”

李妈看看她说:“好呀,大小姐,那您稍等,我这就去买回来!那二小姐想吃什么?”这时,温倩华从楼上噔噔跑下来喊着说:“李妈,我要吃糖油饼!”李妈一笑说:“好,你等着啊!”

看着李妈拎着竹篮子出去,温倩茹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妹妹问:“你今天不去上学了?”

“我都好几天没去了,学校的校长让人杀了,现在学校都要关门了,谁还去上学啊?姐姐,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杀校长?褚校长死了,现在齐副校长也死了,还有叶小梅阿姨,我们学校这是怎么了?”温倩华天真的看着温倩茹问。

温倩茹看看她说:“这些姐姐也不明白,等姐姐忙过着一阵子,给你重新找一个学校,好不好?”

温倩华看看她说:“我们班级里的一个同学说,他知道是谁杀了我们校长!”温倩华话一出口,温倩茹心中猛地一惊,她一把拉过温倩华笑着问:“你听谁说的?不要胡说啊!”

“真的,是他自己说的,他说就是他爸爸杀了我们齐副校长的!”

温倩茹脑袋嗡的一下,她看着温倩华问:“这话你都跟谁说了》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记住没有!”

温倩华看看她问:“怎么了姐姐!我就跟李妈说了!再就和你说了!”温倩茹看着她说:“以后跟谁也不要说,这时警察叔叔的事情,咱们不要乱说话!懂不懂?”温倩华点点头。

这时,李妈拿着竹篮子回来,温倩华抢着拿过自己爱吃的糖油饼,温倩茹在一边笑着说:“慢点吃,让李妈给你到点牛奶!”李妈答应着进到厨房去了。

李妈刚刚进去,突然温倩茹大声叫起来:“李妈,李妈!你快来呀!”等李妈跑出来看到眼前情景时李妈也傻了。

温倩华被温倩茹抱在怀里,血从她嘴里涌出来,温倩茹大声喊着:“倩华,倩华,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李妈跑过来看着温倩茹吓得浑身哆嗦着说:“大小姐,我这,这,这不干我的事呀!”

温倩茹看着李妈大声说:“叫救护车!快呀!”

当温倩茹和李妈两个人匆匆把温倩华送到医院后,接诊大夫看了看温倩华对温倩茹说:“对不起,您送来的太晚了!孩子已经死了!不过孩子是死于中毒,我们必须得报案,现在公安同志已经在赶来了!”

温倩茹嚎啕大哭,她看着年幼的妹妹,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温倩茹是又恨又气,他心里已经多少明白一点妹妹的死因了。

这时,肖飞和强薇等人赶到了医院,正巧这家医院也是石小杰住的那家医院。肖飞看着温倩茹问:“请你说说具体情况!”

温倩茹看看肖飞放声大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