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七十五章 坝城之战(三)

米加步 收藏 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881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侯小玉有些急了,眼泪再次在眼眶里面打着转,她问遍了独立加强连的每一个战士,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秦克和下落,都说没有注意到。

侯小玉掂着盒子炮就要重新进城找秦克,却被吴大力给拦住了。

“侯小玉同志,你看看,城门楼上已经布满了鬼子,你一个人是不能再回去的。不但救不了秦克,你自己也得白白送命。”吴大力说。

侯小玉看时,可不是吗,小鬼子的膏药旗又插上了城门楼上,城门洞已经点起了火堆,已经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城门洞给堵住了。现在就是想进城,也进不去了。

“那,那,那可咋办呢?总不能在这里干等,啥也不做吧?”候小玉很急很切,刚才没有流出来的泪水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就像断了线的水晶珠,在她那光滑如玉的脸上滑落下来,梨花带雨,美艳动人。

吴大力看着美丽如厮的侯小玉,心里也是不住地赞叹着,唉,秦克这小子还真是有福气呀,能让这么美丽的女人为他落泪,这小子就是死了,也值了。

在一旁一直盯着侯小玉看的刘阳,心里却是万分的难受,看来侯小玉对秦克这小子如此关心,分明是动了真情,可是他对侯小玉的感情也不是假的呀。心中涌动着一种难以明状的复杂的情绪。

“小玉,你放心,我现在就带人再冲进城去,把秦克救出来。”刘阳一咬牙,握紧了手中的盒子炮。

“真的吗?刘阳,你能进城去救秦克?”侯小玉很激动,一下子抓住了刘阳的手,轻轻地颤抖着。

刘阳虽然马上就感觉到了侯小玉那诱人的温存,但是,其中的纷乱和醋意是何种滋味儿,却只有刘阳他一个人知道。

“是的,我现在就去。”刘阳看着侯小玉那水灵灵的让人无比怜爱的美眸,一闭眼说道。

“刘阳,你是在开玩笑吧?”在一边的吴大力看着刘阳和侯小玉,一个英雄将去,一个感激涕零。

“我从来也不在女人的面前撒谎,也不是开玩笑。营长,我现在就要去了。”刘阳说完,一转身,对着独立加强连的八路军战士大声地说,“我要重新杀回城里,去救你们的秦连长,不怕死的跟我来!”

刘阳根本就没有等他们应声,就转身冲向坝城那燃烧着大火的城门。

独立加强连可没有一个孬种,拔出腰间的盒子炮:“走,救秦连长!”

呼呼隆隆地就跑了起来,追上刘阳,一起冲向坝城的城门。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之下,移动的很快,当鬼子发现城下有动静的时候,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几十颗手榴弹又第二次扔上了城门楼,几颗绑在一起的手榴弹又把用火封堵的城门给炸开了,独立加强连的战士们就第二次闯进了坝城。

鬼子就连做梦也想不到,刚刚撤出城去的八路会重新杀回来,而且,还是这么的勇猛,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士气低落的表现,鬼子们在思想上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准备,就又着了八路军的道儿,这就是所谓的歪打正着。城门楼上的鬼子就从上面往下来,和刘阳他们碰在了一起,真正的短兵相接,真正的面对面,独立连战士手中的盒子炮就展现出了它们特有的威力,箭一般地火蛇狂吐,狂飞,把鬼子们一个个咬倒,趴下,有的鬼子还在拉三八大盖的大栓,却连拉上大栓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了,就倒在当场,去见上帝了。

刚刚登上城门楼的鬼子中队长谷地一时之间也有些发蒙,不知道八路还有这种打仗的方法,先撤走,然后再拐回来再打。

鬼子们扔下一大片尸体就撤回了城门楼上,向下面打着枪。谷地让鬼子封锁住城门洞,不让八路再向城里面进军。鬼子们也不下来,静等着他们的援兵。

援兵还没有来,吴大力带着一连和二连又开始对坝城进攻了,

因为一直呆在城下的吴大力发现,天虽然黑,在地面上是看不了多远的,但是,天空相对于地面来说,还是比较亮的,鬼子站在城门楼上,就出现了一个逆光的影子。吴大力就和战士们对着这些逆光的影子猛烈地射击。鬼子们一个个中弹倒下,有的还从城门楼上栽了下来。

谷地一下子慌了,城里城外两下夹击,他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当鬼子们把身体都躲藏在垛口里面时,吴大力他们就冲到了城墙下面,他下令:“扔手榴弹。”

于是,手榴弹又是一个个从天而降,轰轰地在城门楼上爆炸,在鬼子的身边爆炸,鬼哭儿狼嚎之声又起。

得到吴大力的有力支援,刘阳带着独立加强连很快地就冲上了城门楼,把鬼子们全部奸灭,受了伤的鬼子也被独立连的战士们补了一枪,结束了它们的狗命。谷地的肚子被手榴弹炸开了花,肠子也断成了数截儿,睁大着眼睛死了。他的脸极度的扭曲,死前一定遭受了很大的痛苦。

全奸了鬼子的这百十号人,重新又夺回了南门。却还是没有发现秦克的人影。侯小玉跟在吴大力的身边,睁大了眼睛,在人群中寻找,寻找秦克。

“小玉姑娘,我们还没有找到秦克,不过,你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就去攻打鬼子的县衙,或许在那里会找到秦克。”刘阳安慰着侯小玉,其实,他的心里也没有底。

“刘阳,你先和独立连去把县衙包围起来,记住,只要鬼子不往外冲,你就围而不打,死死地封住前门和后角门,不要放鬼子出来。我去北门,把守北门的鬼子也给灭了,应该不会呆太长时间,只要我们从里面一打,在外面埋伏的李九松一定会向城里攻打的,到时又是内外夹击。”吴大力说完就带着一连二连杀向北门。

刘阳兵分两路,一路他亲自带领,还是杀向县衙的后角门,这里是他打败仗的地方,今天就要把这个脸再拾回来。另一路由铁蛋带着,守住县衙的大门,把重机枪就架在了离县衙大门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拭目以待。

刘阳又一次来到了县衙的后角门,却发现了一个影子出现在后角门旁边。由于天黑看的不是太清楚。刘阳先放慢放轻了脚步,并没有一枪,继续观察着,如果是秦克的话那就太好了,总算找到他了。但是,刘阳转念又一想,醋意大增,酸不溜丢的,很不是滋味儿。

刘阳猜的还真对,这个影子就是秦克。

刚才撤退时,秦克有些不甘心,众人撤走了,他却一闪身,躲进了一个小胡同。等到鬼子们追过去了,他才又从胡同里面钻了出来。

秦克本来没有打算在今天夜里再次袭击鬼子,他想还回到李金龙的家,藏进他的密室,在城里埋伏下来,晚上再侍机行动,杀鬼子。

现在的李金龙的家已经是破烂不堪,已经没有人打理了,李金龙和李霸天自从那天被鬼子抓走,因为牵扯到银子的原因,他们就被鬼子关在一个很隐蔽的小院子里,有两个鬼子看守着。一日三餐,也饿不着他们。前鬼子的大队长河边死前在如月住的小院子的墙上刻下的一句话就是:银子还在李家父子手里。

但是,野村一郎还没有时间去搞银子的事情,他想先把这里的八路消灭个差不多之后,才能平安地把银子运走,要不然的话,就是把银子搞到,也很难运回日本。

秦克在李家转了一圈,却又听见南门又响起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吴营长他们不是已经撤出坝城了吗?怎么又开始攻城了?他还不知道,这完全是侯小玉这个大美女的无穷魅力才又形成的第二波攻城大战。

秦克并不想去参加这第二场战斗,他想趁鬼子忙于应付攻城之机,去把死去的八路军战士的遗体给偷出来,藏起。他就摸到了县衙的后角门。

刘阳他们出现,秦克就发觉了,他知道是自己人,也就没有惊动刘阳。自顾自地来到了后角门,把耳朵贴在小门上面,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他听到了两个鬼子的谈话,说的自然是日语。

两个鬼子站在后花园的门口,一个鬼子还抽着烟。他们把三八大盖靠在墙上,聊的正欢。

“小矶君,今天晚上咋回事儿?八路一直闹腾,打完一场又一场,死了一批又一批,中国人还真是多呀。我们日本人就太少了,连当兵的人都凑不齐,我今年才十六岁,就把我招来当兵了。不来还不行,说是这是帝国人民应尽的义务。”这个小鬼子叫池田浩一,来中国前还是个中学生,狗屁不懂的货色,就来当兵了。

“你小子,年纪太小,以后你就知道了,当兵打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但有吃有穿,打一次仗,还有女人玩儿,何乐而不为呢。”小矶从良笑了,伸手摸了摸池田浩一的头。小矶从良可是个老油条了,说他老,并不是说他的年纪有多大,他今年也就二十五六,当兵前是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听说形如打仗了。他就屁颠屁颠地报了名,他也是受了广告的鼓惑才来到中国的,招兵的鬼子说:“当了兵,吃喝免费,还有女人玩儿,到了外国,相中哪个女人,就能奸哪个女人,不受法律制裁的。”小矶就扛着枪来到了中国。

“我对女人不感兴趣,我到现在也没有玩儿过一个女人。”池田浩一把嘴一撇。

“你的东西是不是不管用呀?”小矶从良说着话,却把手伸到了池田浩一的裤裆抓了一把。

“去死吧你!你才不管用呢?每天早上全是一柱擎天,硬的很呢。”池田浩一“叭!”地一下,打开了小矶从良的手。

“呵呵呵!”小矶从良笑了,笑的很开心。

“你笑啥呀?我说的可是真的。”

“我却不信。”小矶从良摇了摇头,一脸的严肃劲儿。

“不信,咱们试试看。”池田浩二有些急了,提高了嗓门儿说。

“好的,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以前河边大队长搞的那个中国女人就关在后院里,现在也没有事儿,我俩去把她奸了,怎么样?”小矶从良的脸上全是浓的化不开的淫笑。

“小矶君,你疯了,还是傻了,这么大胆子,这个中国女人现在可是野村大队长的女人了,我可不敢去奸她。”池田浩一可是有顾虑,他不光年纪小,胆子也不是太大。如果是他一个人,他还真的不敢去逞强,去奸一个女人。

“你还真是傻的可爱,你有所不知,野村一郎有个习惯,搞女人只要干净的女人,被别人玩儿过的女人他是不碰的,这个叫花如月的女人已经和两三个男人睡过觉了,野村一郎是不会碰她的,这一点,我可是比谁都要清楚的多。”小矶从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真的假的?”池田浩一听小矶说的头头是道,心里也动了,他还真想找个女人开开荤,万一哪一天被打死了,岂不是很冤枉。

“当然是真的了,你就跟我来吧,保证让你终生难忘。花如月又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是个男人都想把她奸上一回,十回,百回。”小矶从良伸手就把池田浩一的胳膊抓在了他的手里。

“别拽我,我自己会走。我们一走,就没有人看八路的尸体了。”池田浩一还是有所顾虑。

“你小子,还真把这当回事儿,尸体他自己还会跑了。走吧,你。”小矶从良硬是拽着就把池田浩一拽出了后花园。来到了关押花如月的门前。

花如月半夜正睡的香,却被枪声爆炸声给惊醒了,她睁开了眼睛,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她的孩子小宝倒是睡的正香。

“哐!”地一声响,门就被小矶从良给跺开了。

“点上灯,老子今天要好好地玩儿玩儿。”小矶从良对池田浩一说。

(好看,请收藏一下)

第七十五章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