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三章(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19)


当晚几个人喝过酒后,肖剑波独自回了家,皮家厚却留了下来。皮家厚留下来的理由非常简单,声称要重新体验一下部队的生活。

周飞摊开下午叠得很整洁的棉被,问皮家厚道:“你不回去睡,要不要向嫂子请个假?现在嫂子那儿才是你的营区。”

皮家厚喝得有点多,一屁股坐在周飞的床上:“你个新兵蛋子,懂个啥?我说这儿是营区这儿就是营区。”

周飞也不计较,笑呵呵地对陆明远说道:“陆哥,你来评评理,司务长欺侮新战友,他骂我是新兵蛋子。”

陆明远被他们两个人逗乐了,这氛围,还真有点像部队的感觉。听到周飞向自己求援,对皮家厚说:“司务长要有点老同志风范,注意自己形象。”

皮家厚干脆往床上一趟:“明远,你不要不好意思,还不赶快向老婆汇报一下今天升职的事儿?”

“是要汇报,呵呵。”陆明远说,“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不一会工夫,陆明远进来了。周飞问,怎么样?嫂子听说你当上经理了,开心吧?

陆明远笑了笑:“我们这算什么狗屁经理?个个是光杆司令。”

皮家厚立即反驳道:“怎么是狗屁经理呢?正宗的经理!你看看位置都摆在那儿呢。对了,明天不是要去谈业务了吗?你们说说,这业务怎么谈呢?恐怕我们得商量商量。”

“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哪干过这事儿?周飞兄弟在外闯过,有这方面的经验吗?”陆明远虽然感觉自己有信心,但却不知业务具体要怎么谈。

“听说吴董明天带我们去,我们跟着就是了,看情况。”周飞说。

“明远,你说老肖这人是不是有点怪?”皮家厚问。

“怎么了?”

“一个车管助理,他会甘心跟着我们这些兵一起混?我看他明天就不会来了。”皮家厚说,“要不相信,我们就打个赌。”

陆明远也知道肖剑波不会真正留下来,别说人家是军官,自己不也是没有长期“抗战”的准备吗?刚才给陈小雅打电话汇报了今天的面试情况,告诉她自己已顺利地通过了面试,留下来正式上班了。陈小雅惊喜之余,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既然国家安置工作,还是要把精力和重点放在联系工作上,可不能两头都误了。陆明远说,放心,我心里有数,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这会儿陆明远心里也是举棋不定,留都留下了,占了人家一个名额和位置,业务真正开展起来,自己怎么好收身呢?

陆明远感觉皮家厚是在试探自己的决心,当然,这也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其实皮家厚并无此意。相反,皮家厚感觉自己能与军官一起参加相同的应聘而感到自豪。他从内心倒是希望肖剑波能继续留下来,一直留下来,这样,也是对自身价值和能力的一种参照和认定。

还没有等陆明远回答,周飞就把话接上了:“司务长,这还用你说?我早看出来老肖不会真正在这儿干。你看老肖那气派,比老总还老总,是个蹲办公室的料。”

皮家厚说,怎么?你还会相面?难道能不能蹲办公室还写在脸上的不成?我们就不行?那你看看我的脸,像不像?

周飞认真地盯着皮家厚脸端详了半天,没说话。

皮家厚问:“说说,看出什么来没有?”

“看出来了,你的胡子该刮了!”周飞打趣地回道。

“去你的球毛!”皮家厚笑了,“我不与你们扯淡了,早点睡觉。”

陆明远起身去关了灯。不一会工夫,就从皮家厚的床上传来雷吼般的鼾声。而陆明远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入睡。

他在想那个迟迟没有打来的电话。处在这样的状况,他既希望那个电话早些打过来,又害怕那个电话打过来。就像身上装着一张新买的体育彩票,又期待开奖,又害怕开奖。毕竟,心怀着某种希望远比接受一次失望要温暖得多。

如果自己现在也像周飞这个年龄,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不怕失败,一切可以从头再来。而现在自己只能算还在抱着青春的尾巴,养家的重担要自己挑,已没有太多的时间容你承受失败。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将来一家还不一起跟着喝西北风?

这是现实,物质基础决定着上层建筑,一个没有经济能力的男人是汗颜的。陆明远感觉头脑有点昏沉沉的,迷迷糊糊地走进了梦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