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17)


街头霓虹闪烁,映红了头顶上的天空,把都市的夜晚妆扮得绚丽缤纷。过去在部队时,吴为也曾不止一次在这条街上走过,但从来没有放下匆匆的脚步,留意过这些。今晚,在老首长家里喝了些酒,让他感觉到有点儿兴奋。

当他再次在桌饭上提起让李团长加盟的时候,李虎林与妻子常丽丽对望了一下,而常丽丽故意装着没有看见。李团长说:“这事儿,你容我考虑一下,明天再答复你,如何?”

“团长,我希望得到您的支持!当然,也希望嫂夫人支持我们!”吴为说罢,端起一杯酒与常丽丽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其实,常丽丽有着自己的想法。就是李虎林不出去工作,家里的经济也很宽裕。丈夫在部队呆了那么多年,没早没晚地忙碌,现在终于歇下来了,到机关找个办公室坐坐,熬到退休算了,一把年纪了还出去操什么心呢?

不过,她也看出来了,回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丈夫就像一头困兽,急得六神无主,坐卧不安。是啊,他毕竟还年富力强,还想有所作为。既然这样,自己恐怕也难以阻拦他,而事实上,自己也阻拦不了他。

想到这里,常丽丽对吴为说:“小吴,其实我并不是反对老李加盟老弟的公司,如果老李决定了,我也没有话说,谁让他喜欢劳碌呢?”

吴为被常丽丽的一番话语感动了,站起来又干了一杯:“嫂夫人请放心,老团长加盟,我就多了个主心骨,适当的时候帮着我掌掌舱,并不要求他按时上下班,这样总可以吧?”

“你就这样看好他?”常丽丽问。

“当然,”吴为几杯酒下肚,脸膛早一片通红,“嫂夫人别忘记我们现在都是商人,都有职业的眼光。当年我们团长能看好我,这就说明他具备独特的眼光!不是我拍我们团长马屁,别看我在商海里折腾了这么多年,没有团长多年的栽培,我混不出今天这个样子。团长的能力我太清楚了,有了团长的加盟,公司就会再上两个新台阶!”

“小吴太抬举我了,呵呵。”李虎林为吴为挟了块菜放在他的碗里,“不是我栽培你,是你在团里出类拔萃,处处冒尖,不用你用哪个?”

常丽丽说,得,真受不了你们这样互相吹棒,你们俩慢慢喝,我还是先吃饭吧。

说起部队的事儿,李虎林话就多了:“我记着与你同年分到团里的那个排长小孟,舅舅在师里当副参谋长,有一次到师里开会碰到了,让关照一下小孟。怎么关照?小孟的能力和表现与你差距那么大,我能把你放在一边,提他不提你?这样我也无法对全团干部战士交待嘛!事实上,在部队强的,回地方也没有一个是孬种;在部队不行的,回地方也只能去混饭吃,人还得靠真本事,不能靠关系。”

“老团长说得对。”吴为说,“不过,如果不是在部队接受了磨炼,我也不会有今天,部队还是锻炼人的好地方!”

“听说你小子现在混大了,公司进行着多种经营,都成富豪了,呵呵,比我这个团长可能出息多了。”

“团长也不能这么说。向老首长汇报一下,其实,我并不是外人说的那样有钱。公司的摊子是铺得不小,但资金都困在那儿,我正在想办法盘活呢!不怕老首长和嫂夫人笑话,今天新招聘了几个复转军,中午我就带着他们在小摊上吃了碗面条。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我小家气呢!”

“呵呵,不会吧?一个公司的董事长,竟然在小摊上吃面条?”常丽丽笑得前仰后合,“吴为不是在对我们讲长征的故事吧?”

“真的,我这团长面前敢说假话?”吴为说,“话又说回来,只有在这儿我才敢有啥说啥,在外面我打肿脸也得充胖子,陪着关系户大吃海喝,晚上照样还得去KTV,洗澡泡脚。”

“泡脚?是去泡妞吧?”常丽丽逗吴为道。

“这点请嫂夫人一百个放心,小吴还是有分寸的,这些场合我还是不涉足的。我宁愿多花点费用在公共关系上,也不去这些场所。”

“对,你做得很好。”李虎林接过话说,“军人的作风不能丢,那是我们立身的根本。”

“得,社会就是个大染缸,你这话说得有点早。”常丽丽说,“这也是我不想让你下海的原因之一。”

“哈哈,你不相信我李虎林?是的,要融入社会,有时候要适应一些东西,但并不是放弃自己的做人的根本,这两者是不矛盾的。同流而不合污嘛!”

“我的情况就是这样,团长,希望你不要嫌弃老弟的庙小,越是白纸,越好作文章嘛!现在就等你这个大手笔了!”

饭后,两人在李虎林书房里又喝了一会茶,吴为又把公司的状况简要向李虎林介绍了一下,临走的时候,李虎林对吴为说,让他明天等自己的电话。

只要团长肯出山,一定可以使自己的公司走出困境,创造出全新局面。吴为想到这儿,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