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提禁未成年人用手机 被批浪费行政资源 !!

jiangnanjita 收藏 1 97
导读: “手机涉黄”引起了政协委员的注意,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杨维平就明确提出:“让孩子们远离手机黄毒,除了加强网络和运营商的监管以外,还应该立法禁止12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手机。”(东北新闻网1月26日报道) 第一是涉黄,第二是涉黄,第三还是涉黄,我就纳闷了:这手机到底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和色情纠缠在一起了?功能越来越多,用起来越来越方便的手机,在当下的语境里倒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元凶了。这不,教授都在大声疾呼禁止孩子们用手机了,大有“远离手机,珍爱生命”之痛心疾首。 色情信息要不要禁,要!网络扫黄要不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手机涉黄”引起了政协委员的注意,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杨维平就明确提出:“让孩子们远离手机黄毒,除了加强网络和运营商的监管以外,还应该立法禁止12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手机。”(东北新闻网1月26日报道)


第一是涉黄,第二是涉黄,第三还是涉黄,我就纳闷了:这手机到底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和色情纠缠在一起了?功能越来越多,用起来越来越方便的手机,在当下的语境里倒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元凶了。这不,教授都在大声疾呼禁止孩子们用手机了,大有“远离手机,珍爱生命”之痛心疾首。



色情信息要不要禁,要!网络扫黄要不要扫,要!对于未成年成长环境来说,扫黄也好,反毒也好,这些都一万个必要。只是该不该禁用手机呢?这个事情没有必要上升到国家立法的层面?恐怕就不该斩钉截铁地说个“要”了。未成年是需要监护不假,但是不是需要拔高到“国家监护”的层面?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太过复杂,每一个人成长的环境和路径也太过曲折,影响一个人成长的不良因素数不胜数。哪怕是出于再良好的初衷,“国家监护”这样的形式能周全得过来么?今天,手机涉黄是一个问题,孩子禁用手机。明天,电脑涉黄是一个问题,孩子禁用电脑。或许以后还用更先进的科技产品吧,是不是一旦沾上了不良信息,有可能危及孩子健康成长,都要以立法的形式来加以禁止?这恐怕也太不现实了吧。且说这立法的实际效果,谁来执行孩子禁用手机呢,缺乏可操作的立法就是一纸空文罢了。再说这立法的成本,禁这禁那的立法,穷于应付的立法,是一种怎样的公共行政资源的浪费?孩子禁用手机与否,还是交给父母吧。负有监护责任的父母们,知道如何来解决这个让教授都头痛的问题。



的确,一些手机网站道德沦丧,提供一些色情黄色内容,对于涉世不深缺乏独立判断的孩子来说,是一种毒害。但这和手机这个载体有什么关联呢?手机不过就是一个信息互通的工具。但显然它不等于黄色不等于色情。刀具是不是凶器,得看它的用途,生活中切割削它就是用具,杀人越货它就是凶器。手机也一样,用来打电话呢,就是通讯工具。用来提供黄色内容,它就是色情载体。互联网的涉黄恐怕比手机更厉害吧,但它依托的工具是电脑啊,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我们是不是要立法禁止12岁以下未成年人禁用电脑?就算是我们现在广泛使用的书籍吧,有没有可能传播色情?当然有,是不是要禁?或许是护犊太心切,我们竟然忘记这样的常识——工具是没有原罪的。


管制手机黄毒,防止其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在于禁不禁止孩子用手机,而在于管制住内容提供商,斩断手机色情内容提供这个利欲熏心道德沦丧的利益纠结的链条,这才是防止手机黄毒毒害孩子的正途。不要动不动就冒出个禁止潜在受害人群行为的念头来,拜托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