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梁卓钧编译报道)2009年对中国经济而言是惊心动魄的一年,四万亿元人民币刺激经济计划虽然奏效,保八目标超额完成,但却带来不少后遗症。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更就银行信贷问题发出严厉警告,要求银行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美国《时代杂志》28日报道指出,虽然中国在危机里表现优秀,但正陷于巨大的风险中,邻国印度虽然增长缓慢,但后劲凌厉,大有威胁中国经济地位的可能。


《时代杂志》28日报道,经济学家均不能避免对中印这两个亚洲崛起的大国进行比较,而中国几乎是永远领先。


一直以来,中国在各方面的经济数据均比印度优秀。中国政府在推动新政行动迅速,使印度断裂的政治系统显得混乱迟钝。与新德里、孟买破落的基建相比,北京光洁的机场、宽阔的高速公路,正是现代化发展的模范。经济大萧条以后,世界各国经济崛起,印度似乎仅能居于次位,各国专家们均赞扬中国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表现,认为中国经济策略有效地重启增长,协助亚洲地区走出谷底。


世界银行预测,2009年印度的国内新产总值(GDP)为6.4%,远低于中国在1月中旬所宣布的8.7%GDP增长。虽然印度未能与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相比,但最终,印度将可能赶上中国这个充满活力的竞争对手。


首先,印度经济回复形态比中国更为良好。在经济下调的可能性上,印度并没有面对与中国同等程度的潜藏危机,这意味着新德里的执政者或能更容易地维持经济增长的动力。香港的独立研究机构“Asianomics”经济学家吉姆.沃克(Jim Walker)表示,与中国相比,印度的经济更能可持续地增长。


沃克认为,中国推出了史上最大型的刺激经济计划,政府为推动基建开销,实施税项宽减,以巨大的信贷增长刺激经济发展。中国2009年的信贷增长较2008年度增加了一倍,达1.4万亿美元,是GDP的30%。中国的方案效果非常理想,即使去年中国出口下跌16%,仍能保持经济增长。


不过,中国正面对巨额信贷带来的结果。北京的宽松货币政策,正加促楼巿的泡沬。政府数据显示,12月中国城巿房地产的平均价格,较去年同期增加了7.8%,是18个月内最大的增幅。信贷激增亦引起人们对银行的担忧。


许多经济学家预期,巨额借款将导致呆坏帐上升。去年11月,瑞士银行经济学家汪涛(Wang Tao)计算指出,假如2009年20%的借款,以及2010年10%的贷款在未来3至5年变成坏帐,那么,中国刺激经济计划的呆坏帐总值将达到4000 亿元美元,几乎是GDP的8%。虽然,汪涛指出,与中国银行以往的呆坏帐目相比,这个数字已经是相对地少,但她仍然感到惊讶。


中国政府早已经注意到经济过热的现象,自去年12月以来,中央政府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为楼巿降温,以及限制信贷,例如,重新对某类商品房征收交易税项,以及提高银行准备金率等。


同一时间,印度在对抗衰退之后,并没有面对相同程度的余波。印度政府实施了相同的手法应对金融危机,例如降低税率,提高财政开支,然而,与中国相比,规模较小。高盛投资银行估计,印度政府在上个财政年度动用了360亿美元刺激经济,仅占GDP的3%。与中国相比,中国两年内动用了5850亿美元刺激经济,占GDP的6%。更重要的是,印度能够促使经济增长的同时,并没有使其银行系统陷入危机之中。事实上,金融危机发生期间,印度银行显得相当保守,特别是与中国相比。去年度印度的信贷增长更低于2008年。经济学家认为,印度的银行的实力仍能保持。经济研究机构“百年亚洲顾问”(Centennial Asia Advisors)根据可得之数据在1月发表的报告显示,印度本地银行的呆坏帐项并没有显着增加。


印度没有实施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却能使经济保持强劲增长,是因为印度在环球经济体系里涉水不深。2008年,中国出口占其GDP的35%,而印度则是24%。虽然中国采取了主动措施,以弥保对美出口的损失,但是印度的本土经济为其提供了较佳的缓冲。印度本土消费占其GDP的57%,而中国则是35%。印度的消费者并没令其经济表现让人失望。


虽然如此,印度经济并不是对危机免疫,印度政府需要面对巨大的财政赤字。去年季风减弱,雨量减少,预期农作物产量亦会下降,削弱农民的消费能力。不过,根据世界银行预测,2010年印度的GDP增长将达到7.6%,而2011年则是8%,跟中国的距离并没有相差太远。印度总理辛格表示,“缓慢稳定的增长将会在比赛中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