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老”村支书去世 任职50年

纳粹帝国宣传部长 收藏 0 105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29_27530_10627530.jpg[/img] 在低沉的哀乐中,由一辆殡葬专用车和几辆轿车组成的出殡队伍在晋州市马于镇吕家庄村村委会院门口经过,向火葬场驶去。 这次人们送走的不是别人,正是为该村劳碌一生的老支书——高能权。1月23日,92岁高龄的高能权突然病逝。在此前的50年里,他一直是这个村的支书,也是截至目前中国任职时间最长、在职年龄最大的村支书。 ■人物简介 高能权 1918年出生,1


全国“最老”村支书去世 任职50年


在低沉的哀乐中,由一辆殡葬专用车和几辆轿车组成的出殡队伍在晋州市马于镇吕家庄村村委会院门口经过,向火葬场驶去。


这次人们送走的不是别人,正是为该村劳碌一生的老支书——高能权。1月23日,92岁高龄的高能权突然病逝。在此前的50年里,他一直是这个村的支书,也是截至目前中国任职时间最长、在职年龄最大的村支书。


■人物简介


高能权 1918年出生,1945年开始参加村委会工作,1960年起担任吕家庄村党支部书记至去世前达50年。他是截至目前中国任职时间最长、在职年龄最大的村支书。吕家庄村因至今坚持“人民公社”模式闻名全国。


葬礼


吕家庄村92岁老支书离世


“老支书走得太突然了,之前他身体一直好好的。”1月26日,高能权去世后的第四天,高中秋仍难以相信老支书已离开。


高中秋是吕家庄村的副主任,今年75岁,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村委会他的年龄排第二,“支书年龄最大,我跟他共事的时间最长。”


高中秋回忆,23日17时30分左右,村里的大喇叭突然广播老支书因病去世。得知老支书去世的消息后,很快就有数百人聚集在高能权家所在的胡同,开始有序地吊唁老人。在此后的几天里,来自晋州市和外界前来吊唁的车辆挤满了胡同口。


老人葬礼和普通人没区别


按当地风俗,老支书的遗体在家中停放了五天,接受吊唁。尽管是村里的最高领导,但高能权的葬礼办得并不特殊。他的灵堂设在自己的家中,村里人告诉记者,这和普通人去世之后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要简朴。当记者提出对高能权的事迹进行采访时,他的家人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老人刚刚去世,想让他走得平静一些。”


据吕家庄党支部副书记高建雨介绍,平时老支书看上去十分健康。在19日之前,他每天都会准时上班。19日下午,高能权回家对家人说想休息一天,家人觉得他身体有异常。第二天就带他到石家庄的医院检查,“到医院的时候还是自己下得车,大伙儿以为就是天气导致的一般气管炎。”


“我们以为他过两天就回来了,也没去医院看他,没想到成了永别。”吕家庄村委会另一成员说。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肺部感染,心肌也出了问题,“总之是年龄大了。”


讲述


“村里每花一分钱,他都考虑半天”


吕家庄村仅银行存款就有3000万元,可高能权节俭却是远近闻名。高中秋说:“他对村里的钱一点都不乱花,跟守自己家的钱似的。”“村里每花一分钱,他都要考虑半天。”


有一年,几十名省政协委员来考察,村委会买了两公斤瓜子,1.5公斤水果糖。事后剩下了1公斤瓜子、1公斤糖,老支书全都退给了小卖部。这次招待仅花了7元钱。


村民还向记者讲了高能权的几件事:一次,他老伴被疯狗咬伤,小儿子私下里要了车带母亲去看病,他知道后立即补交了60元车费;村里的车到省城办事,顺道接送了他在晋州市读书的孙女,他知道后立即补交了36元车费;家里拉土盖房,用了集体的车、雇佣了村里的零工,他都按规定交了车费和工钱。一位表亲想多要一点宅基地被他拒之门外,气得半年不来往。


春节前,村民们都会请他写春联”


自1960年以来,高能权每次都能以超过95%的高票当选村支部书记,最近一次当选是2009年3月份的选举,得票率高达97%。


说起老支书,吕家庄党支部副书记高建雨介绍,在此次住院之前,老支书的身体格外硬朗,耳不聋,眼不花,“在十多米之外跟他说话,他听得很清楚。每次开会的时候,说起往年村里的生产数字,他都是随口就来,一点都不差。”


此外,老支书喜欢读书看报。每天早上,老支书的桌子上都会摆上《人民日报》、《河北日报》和《纪检监察报》。


“平时,老支书还喜欢写毛笔字,春节前,村民们都会排着队请他写春联,他站在桌子前一笔一笔地写,对谁都一样认真。在高兴的时候,还喜欢给人唱上几句。”高建雨说。


■纵深 探访“最后的人民公社”


1982年,中国大多数村庄开始“包产到户”,在高能权的坚持下,吕家庄保留了集体经营的制度。计工分、分口粮和集体耕作这些人民公社时期的印迹,至今仍是吕家庄村民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吕家庄和同样位于晋州的周家庄乡被称为“最后的人民公社”。


1982年村民已吃上白馒头


1982年,全国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高能权仔细研究了相关文件,他发现当年中央1号文件里关于农村改革并没有搞一刀切,而是说“宜统则统,宜分则分”。小岗村搞联产承包是因为吃不上饭了,而吕家庄早就吃上了大白馒头,村里并没有分地的动力。


高能权找到晋县(现晋州市)县委书记,要求保留集体经营。但是对方做不了主,高能权又找到石家庄地委书记,陈述了自己不分地的理由和今后的计划。据说,当时的石家庄地委书记沉思了一会儿,说:“听着有点儿意思,你就这么干吧。”这样,“人民公社”模式保留了下来。


村里人习惯上仍称“社员”


在吕家庄村,各家房子的装修虽有差异,但整体差距并不大。在村里,随意问一位村民:“听说你们这里还保留着人民公社时的经营模式?”对方回答:“是的,我们都是集体劳动。”村民所说的集体劳动正是人民公社时的集体上工。


村里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耕种。下地干活儿的人由队长计工分,年终按照工分分红。不过,由于机械化的普及,现在不会出现成群结队的人手拿镰刀割麦子的情景了。


高中秋说:“现在村里人习惯上还称为‘社员’,村里分10个生产队,年终以生产队为单位结算,每年大队(村委会)会给各队下任务。”


村里人均纯收入达7600元


据吕家庄村委会提供的数据,近年来,吕家庄工农业总产值已达1.5亿元,人均纯收入达到7600元。村集体有轿车、运输车十几辆,联合收割机、拖拉机等上百台件;灌溉也实现了节水化,还实现了田间公路化、路旁林网化。毛毯厂、纺纱厂、纸箱厂、五金厂、制帽厂等多家集体企业相继建立,1500多农民变成工人。


几年来,村里还先后投资1000多万元,建起了2座高标准教学楼、幼儿园;村民吃水免费、看有线电视免费、小病不出村。65岁以上的老年人定期发放养老金,65岁以上的老党员有生活补助金;95%以上的农户住上了新房。该村还是晋州第一个电话村。


吕家庄村民可以干“个体”


除集体耕作外,吕家庄村允许村民干“个体”。在吕家庄村委会所在的大街上,有30多家小店,粮油店、小超市、小饭店……这些都由该村村民经营,在满足村民需要的同时,也增加了村民的收入。


在街上,记者遇到一位正在打扫卫生的年轻人。他告诉记者,自己除了参加村里的集体劳动挣工分之外,还在做一些小买卖,一年可以收入一万多元。


大家都挣工分,吕家庄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没有太富或者太穷的人,贫富悬殊相对来说比较小,“即便是有的人家相对穷一些,村里也会相应地给予扶持。”


集体经营还将坚持


说到“人民公社”模式,村民高占说:“我很赞成,一是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下地干活儿,把地分了大伙儿也不见得种;二是土地本来就少(5500多口人,土地6400亩),分下来更挣不到钱。”几乎所有被采访的村民都持这种观点。年轻人不愿意下地干活儿,想做点小买卖,上了年纪的人则希望通过挣工分维持自己的生活。


如今,高能权去世,村里集体经营的路子会不会改变?对此,吕家庄村党支部副书记高建雨表示,“不会改变,会一直沿着集体经营的路子走下去”。对于新村支书的问题,马于镇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两天大家都忙着给老支书办丧事,丧事办完之后会专门商议。


■专家:该模式不可简单复制


和吕家庄村一样,晋州的周家庄乡至今也保留着“人民公社”模式。对于这种模式,曾多次到周家庄乡考察的河北省社科院农村研究所原研究员刘增玉认为,这种模式不可简单复制。


刘增玉介绍,“人民公社”有它的优势,土地集体经营从资源的利用方面说,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最大限度地发挥土地的效益。现在,中央鼓励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土地的经济效益,实现集约经营。刘增玉同时认为,“人民公社”式的集体经营路子容易出现“吃大锅饭”的现象,客观上制约生产力发展,对其中的管理方式需要进行科学设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