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收入不高同意女友去发廊卖淫(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44 104847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29_27514_10627514.jpg[/img] 刚过20岁生日的刘晓丹(化名)死了,死在一间住一晚35元的日租房内。生前,她是一名发廊妹,靠出卖自己的肉体、向打工者提供廉价的性服务为生。 “她是厌世,说活着没意思。”嫖客冯进民(化名)说。在向警方的供述中,冯进民称,刘晓丹是他的干女儿,当晚两人开房发生关系后,晓丹拿出老鼠药,说两人一起死,但她又不敢喝,求他掐死她,于是他就掐死了她。   而她之所以


男子因收入不高同意女友去发廊卖淫(图)

刚过20岁生日的刘晓丹(化名)死了,死在一间住一晚35元的日租房内。生前,她是一名发廊妹,靠出卖自己的肉体、向打工者提供廉价的性服务为生。


“她是厌世,说活着没意思。”嫖客冯进民(化名)说。在向警方的供述中,冯进民称,刘晓丹是他的干女儿,当晚两人开房发生关系后,晓丹拿出老鼠药,说两人一起死,但她又不敢喝,求他掐死她,于是他就掐死了她。



而她之所以一心想死,是因为她的男友逼她卖淫。冯进民这样转述刘晓丹的遗言。



但刘晓丹的男友龚某却称,她卖淫是为生活所迫,他没有逼她。两人同居已经生育了一个女儿,她没理由自杀。



这一离奇案件发生在前天清晨7时的常平金美路上。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该案。


事件:


发廊妹死在“豪华间”


来自湖南隆回县滩头镇三滩村的刘晓丹生前在常平镇金美路51号的“常来发廊”上班,发廊所在的金美路上,随处可见10元、20元的日租房,发廊旁几家店铺的老板这样说起这间发廊:“说是发廊,其实就是卖淫(的地方)。”


1月25日晚上,刘晓丹和冯进民住进了金美路164号的“便民出租房”,这里也是日租房。他们住的212房是“豪华间”,房间里有热水器、电视、DVD,还有空调,一个晚上35元,刘晓丹前天清晨就死在这里。


昨天中午,“便民出租房”老板娘称,对于发生在212房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1月26日清晨警察赶来时,她“还蒙在鼓里”。


212房在死了人后,床被搬走,地也扫了,只剩下一台电视机,不过同一楼层其他的房间里仍住着人。


嫖客:


她说生活艰难真的想死


刘晓丹死了,冯进民没死成。今年46岁的冯进民是广西苍梧县人,看上去老实巴交,不像有钱人。


据警方内部人士透露,冯进民的供述是:刘晓丹是他的干女儿,两人认识时间已不短,刘晓丹的男朋友逼她去卖淫,她觉得活着没意思,才想死的。


冯进民称,1月25日中午12时,他多次接到刘晓丹相约见面的电话。当晚6时许,两人在“便民出租房”开了房。当晚9时许,两人发生性关系,之后便躺在床上聊天。


“1月26日凌晨1时许,晓丹说在这个社会上生活艰难,活着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冯进民说。当时刘晓丹拿出一瓶红色液体,说是老鼠药,要两人一起喝掉去死。然而真要喝的时候,刘晓丹却不敢了。两人又断断续续地聊天,直到1月26日凌晨5时许,刘晓丹说她“真的想死”,冯进民说他考虑后就答应了,用手掐了一下刘晓丹的脖子,随后又放开,因为他害怕了。


冯进民说,刘晓丹抱定了必死的心“她说是真的,要我杀死她”。于是冯进民继续用手掐刘晓丹的脖子。几分钟后,刘晓丹不动了,身体渐冷。


冯进民说他在刘晓丹冰冷的身体旁坐了一会,就喝下了她带来的红色液体。冯进民没死,到清晨7时,他用手机拨打了110自首。


男友:


让她去卖淫她是同意的


龚小豪(化名)是刘晓丹的男朋友,是湖北钟祥市人,今年22岁,在深圳一家工厂做临时工。刘晓丹死后,他赶到常平镇金美派出所。


龚小豪说,她和刘晓丹2007年在常平相识,2008年春节过后,两人开始同居,去年3月,刘晓丹生下一个女儿。他一直觉得未婚妻很开朗,很正常,“没有理由自杀放弃家庭和孩子”。


龚小豪说他很清楚未婚妻在发廊做的是什么,但他没有逼刘晓丹去卖淫。他说因为两人收入不高,还有孩子要养,所以他就和刘晓丹商量,让她去发廊做技师卖淫,刘晓丹是自己同意的。


1月25日下午5时30分,他还和刘晓丹通过电话,刘晓丹告诉他晚上有个老头要“包夜”,而那个老头他曾见过,“是常平人,50岁,以前开毛织厂,现在没开了,平时还帮人开六合彩的单”。这样的描述与冯进民有着差别。


警方:



报警的是冯进民



前晚,被审讯了一天的冯进民被送进拘留所,刘晓丹之死的谜团仍然没有解开。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常平警方,警方以“案件仍在调查、不便对外透露”为由不肯多谈。



不过,记者从警方内部人士处获悉,案件发生后,报警的是冯进民。民警赶去现场时,也是在冯进民的指引下,在“便民出租房”的212房内找到刘晓丹的。当时刘晓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后证实已死亡。



此外,警方在现场勘查时,也没有发现刘晓丹有挣扎反抗的痕迹。



金美路成日租房一条街



采访中记者看到,金美路上随处可见“临时出租屋”的招牌。据悉,每到周末,这些日租房都生意火爆,来住的多是在工厂打工的年轻男女,10元一间的价格也能为打工者们所接受。



此外,这里也成了发廊妹等“性工作人员”的“服务场所”,在这些日租房的招牌上,老板们还常常会写上“安全”两个字。



7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