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抗战中的死亡人数

月亮与六便士 收藏 9 50034
导读:我国大量书籍宣称,八年抗战中国牵制了日本陆军主力,歼灭日军133万,占日军二战总损失195万的70%。这是中国战胜日本、中国是抗日主战场的主要依据。但我们只要仔细研究这两个数字就知道,尽管这两个数字都来自日本书籍,却是偷换概念计算出来的。日军在中国损失133万,是个累计数,包含了死亡和受伤两个数据。这里要谈一下军事常识。战争的损失,一般只统计绝对损失数(死亡),只有某场战役才统计伤亡数。因为二战中主要交战国军队的伤员75―80%能重返前线,因此往往造成重复计算。正如一些老红军多年身经百战多次受伤,如进行累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国大量书籍宣称,八年抗战中国牵制了日本陆军主力,歼灭日军133万,占日军二战总损失195万的70%。这是中国战胜日本、中国是抗日主战场的主要依据。但我们只要仔细研究这两个数字就知道,尽管这两个数字都来自日本书籍,却是偷换概念计算出来的。日军在中国损失133万,是个累计数,包含了死亡和受伤两个数据。这里要谈一下军事常识。战争的损失,一般只统计绝对损失数(死亡),只有某场战役才统计伤亡数。因为二战中主要交战国军队的伤员75―80%能重返前线,因此往往造成重复计算。正如一些老红军多年身经百战多次受伤,如进行累计就会出现多人,实际受伤的只是一个人。所以战争损失只统计绝对损失(死亡)。那么日军在中国战死多少呢?据日本自己统计,二战中日军总计战死185万人(另截止投降时有10万残废伤员,这就是195万这个数字的由来),其中在中国八年战死40万人。也就是说,中国八年抗战击毙日军数只占日军二战死亡总数不到22%。我们的历史书用日军在中国的死亡数和累计受伤数去和日军绝对损失总数对比,就得出了70%这个障眼法。

上述数据《疑义相与析》又不同意了,说:

“――事实上,关于日本在侵华战争以及太平洋战争中的伤亡数目和对比,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日本在中国战场的伤亡人数,台湾方面的数字是276万余人,这或许是过于夸大了的数目。而目前大陆和日本学者关于整个中国战场消灭日军数目,有105万、133万、138万、150万、198万等几种。如刘庭华的《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系年要录》中认为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伤人数为150万(481页)。日本方面统计的整个二战中的伤亡数为195万人,而中国战场上日军被中国军队毙伤俘的总数,计为133万余人(栋田博:《兵队日本史》第280页,东京新人物往来社1975年版;黑羽清隆:《日中十五年战争》第266页,株式会社教育社1979年版。这不包括其在东北地区前6年战争中伤亡数和在滇缅作战中被中国军队毙伤数。日军在东北的伤亡,据日本方面统计,在1931年9月到1945年9月的14年中,日军官兵被东北抗日联军等抗日武装毙伤俘约17.2万余人,据我方不完全统计,日军被我击毙者为182700人,加上伤、俘的不下25万人)。以此计算,中国战场消灭日军的比例接近70%。而《小罗斯福回忆录》中,认为日本在整个二战中伤亡总数为287.4万人(49页),又据井上清的著作《日本近代史》中统计,日本在太平洋战争及亚洲其它战场中伤亡共89万余人(下册716页,以此推算,日本在中国战场的伤亡人数达198.4万(此数目包含日军在东北的伤亡数),也接近70%。即使以日本学者的133万人作为分子,这个比率也达到46%以上。就单以侵华日军的死亡人数来说,日本方面也有502400人(桑田悦、前原透合著:《日本的战争:图解及数字》)的说法。美国学者的说法是:‘八年累计,日军在华战死44.7万人,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死日军总数113万的39%’(库克斯、库罗伊合著 《中国与日本》,308页)。所有这些日军阵亡数字和比率,均高于张先生所提供的。即使以这些伤亡或阵亡比率中最低的来计算,中国战场消耗的日军也达到46%和39%,这难道不是中国的最大贡献吗?”

引用了中外包括日本大量的历史资料提供的数据,似乎有根有据。但细想却很有问题。对战争中军队损失的统计,有很多口径,但世界公认的统计绝对损失才有意义,最能说明问题(以下另说明)。把不同口径的数字混合对比就是我文中所说的偷换概念的“障眼法”。《疑义相与析》文中列举的大量数据,也是不加区分的,事实上对我特别强调的“障眼法”视而不见或有意忽略。

抗美援朝战争为例,志愿军到底损失多少?有50万、37万、15万和11万等不同数字。这些数字都是正确的,只是统计口径不同。11万是志愿军战斗死亡数字,15万是战斗死亡11万加上医院中伤员医治无效死亡和非战斗死亡4万人得出的数字。50万是战斗死亡11万加上累计受伤38万人次得出的,37万是11万加上剔除累计多次受伤的25万伤员得出的(以上数据参见徐焰:《第一次较量》)。日军在二战中伤亡数字有185万、195万、287万;在中国损失的有40万、105万、133万、150万乃至198万等数字,除错误计算的外,也是上述不同口径造成的。问题要害在于必须就同一口径进行比较,而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二战中日军到底战死多少?其中被中国军队击毙多少?

根据日本资料提供的数据,日军在二战中的死亡人数,按不同统计口径和截止时间,有185万、212万、232万这三个数字。185万,是日军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这八年侵略战争中战死的数字;212万,是包括二战后日军死亡的数字(如在苏联的西伯利亚劳改营中死亡的战俘);232万,是除日军正规军人死亡外,加上武装平民(类似于中国的民兵)和“异国者”(即强征入伍的朝鲜兵和台湾兵)的死亡数字。

(1)二战期间日军战死185万人

资料来源是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记载的日军伤亡数:

陆军 海军 平民 计

死亡失踪 1439101 419710 658595 2517406

残废疾病 85620 8895 94515

(见该书商务印书馆1984年中译本,第4卷1799页)。

也就是说,日军二战期间战死的精确数字是1858811人。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平民约66万,”这已是近几年的数据,说明这一数字是相当准确的。

《疑义相与析》质疑我关于侵华日军战死40万人的来源:“既然日本方面的资料都只给出‘包含了死亡和受伤两个数据’的133万,并未明确死亡数目,张先生何以就得出日军在中国战死40万人的结论呢?这是张先生语焉不详的地方。”这可是怪事,作者上面引用了大量日本史书,竟没看到这一数字?作为一个研究抗日战争的学者也太不应该吧?这个数字来自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64年3月1日公布的调查,宣称日本陆军在中国八年死亡385200人,海军19400人,合计404600人[数据见《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以下简称《长编》,该书是日本102卷《战史丛书》“压卷巨著”、10卷本的《大本营陆军部》的节译本),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上册,606-607页]。

那么日军在1937-1945年的八年全面侵华战争中死亡40万、伤亡总数150万(或133万)是怎样分类的呢?据日本历史资料,从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到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这四年间(因这段时间中日两国均未相互宣战,故日本称为“中国事变”时期),日军在中国死亡18万人(阵亡14.6万,其余为伤病死),负伤53万人,总计减员71万人(另患病送回国43万人)。从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至1945年8月15日战争结束这三年八个月,日军在中国战场(不含在缅甸与远征军作战)又死亡了22万人,负伤57万人。这样,日军在侵华八年的中国战场(不含滇缅战区和东北)便死亡40.5万人,负伤累计110万人,死、伤总数相加则达150万(不含患病。这一数据就相当于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总伤亡50万这一口径)。另有一统计为133万,估计系减去重复负伤者的统计(这一数据相当于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伤亡37万这一口径)。二战中日军伤员在正常医疗条件下的康复率为76%,由于日军在中国战场较少遭到全歼(我已指出日军在八年侵华战争中未有一个联队遭到全歼),故适用于这一比例,即110万伤员中约有1/4的伤兵退出战场,不到30万人。连同40万战死者,中国战场八年使日军遭受的绝对损失不到70万人。

或许有网友质疑日军统计的精确性。这除了我上述强调的历史研究必须依靠档案外,还可以仔细分析。日军实行的是地域征兵制,即一个部队的人员来自同一地区,如大家熟悉的第5师团来自广岛、第6师团来自九州岛熊本,越是基层单位,就越是来自更小的行政区域,如中队(连)、小队(排)的人员都来自同一个街道和村庄(日本行政区划用町、目等),本身就是亲戚、同学、朋友,早已互相熟识,所以凝聚力强,如有战死者必拼命抢回尸体。而日军伤员陷于绝境时绝大多数会自杀,鲜有降者;在太平洋孤岛上全军覆没即可判定绝大多数战死。而当时日本有着完整的户籍制度,因此日军对死亡人数是清楚的、精确统计的和可信的。著名学者杨奎松指出:对伤亡数字造假“在日军当时则颇难做到。这是因为日本有严格的户籍制度,日军的士兵全部都有详细档案,受伤阵亡均须记入档案,一旦出现死亡更必须及时通知家属,以便家属办理相应手续和领取抚恤。故意隐瞒战斗伤亡在日军条例里也是有极其严厉的惩罚措施的。”反观之中国军队,以国民党军队为例,部队来源庞杂,许多新兵一来就投入战斗,许多人员还是随时就地征召、就地投入战斗,同一部队之人互不熟识;作战多为退却,有多少尸体落入敌手也不知道;失踪者是战死、被俘还是逃亡或被其他部队收容更不清楚。《南方都市报》今年7月14日登载文章《从长城脚下打到越南的老兵毛金中――那些还叫不上名的新兵转眼就消失了》,提到“部队在每次损失惨重的战斗之后都会补充新兵进来,但往往是补充来没几天的士兵,转眼在新的战斗中就找不到了,然后又会有新的士兵增补”,就是一例。因此,国民党军损失统计远不如日军精确。国民党宣布抗战八年军人战死132万,只能是最低数字。抗战时国民党政府连中国有多少人也没有统计,所谓4亿人是通过食盐的消耗推算出来的,由此可见一斑。

对其他战场战死的日军也说明一下。其余日军死在哪里?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从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4日(“芦沟桥事变”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日军战死的185万人中,在中国(不包括东北)战死40.46万人(与上述数据一致),在“满洲”(即中国东北)战死2.65万人,在缅甸战死16.2万人。

也就是说,在八年的侵略战争中:

日军在中国战场被击毙40.46万人,约占22%;

在中国东北战死2.65万人,主要是1939年在诺门坎冲突中死亡8800人和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的战果。也许网友立即质疑: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击毙日军公认的数字是8万多人,怎么这里日军在东北八年总共才死了2万多人?原因我在下面再详细分析。必须指出的是,这一数字统计截止日期是8月14日,即苏联出兵东北才一个星期,苏军部队还在穿越沙漠、山岭(如大兴安岭)以及原始森林,日本关东军只有一部与苏军发生战斗,损失并不大。根据林三郎:《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一书称:“截至8月15日,关东军主力没有损伤。”苏联参战后7天内同苏军交战的关东军部队,有7个师团、2个混成旅团和一些独立部队(其中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只占关东军24个师团、9个混成旅团的一部分(见该书191页,这里还不包括朝鲜军7个师团)。“换言之,到8月15日为止,关东军的主力尚未同苏军交战,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从日军3个师团受到很大损伤来看,其战死在1万人左右。连同日军1938年在张鼓峰、1939年在诺门坎与苏军冲突中战死约1万人,则苏军击毙日军约2万人,占二战中日军死亡总数的1.1%。则八年抗战期间,抗日联军在东北击毙日军只有6000人左右(详见下面分析)。

日军在缅甸战死16.2万人,除去中国远征军击毙日军1万多人外(这在本文“远征军印缅抗战”一节中专述),约15万人主要系英军击毙,占8%。

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毙的日军为125万人,占67%。换言之,二战中2/3的日军系被美军击毙,美国毫无疑问是战胜日本的头号主力。

所以我国史学界长期把中国八年抗战毙伤日军133万人(其中击毙仅40万)去与日军二战的绝对损失195万(其中被击毙185万,另约10万残废伤员是日本战败时某一静止日期的伤员统计数而非累计数,如上述日军仅在中国战场累计负伤数就达110万)相比,宣称中国歼灭日军占二战日军总损失的70%,就是一个混淆不同统计口径得出的“障眼法”。而在今年的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权威文章中,如8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发表的《中国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历史地位》一文,也称:“中国战场毙伤俘日军155万余人,占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队伤亡人数的75%以上。”(《人民日报》、新华社均引用该说法)就是把日军在中国战场总伤亡150万这个数字(死亡40万加110万伤员)去与日军二战绝对损失数195万对比,如果照此计算,则盟军(包括美军、英军和苏军)击毙日军数不到日军总损失25%、也就是不超过50万人,这显然是不符实际的,因为仅美军就击毙了日军125万人。

这里比较一下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的损失。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布了国民革命军在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抗战期间的伤亡总数,为3216079人。其中:阵亡1324271人,失踪130126人,负伤 1761682人。但阵亡132万不包括受伤后死去的伤员和非战斗死亡(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阵亡11万这一口径)。八年抗战期间国民革命军各级医院一共收容了病员1378526名,其中因病死亡的人数不详。这也不包括尚未送到军队便已冻饿而死的壮丁。蒋梦麟先生是国民党文教高官,曾任北大教授、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抗战时任中国红十字会长。他在抗日时考察了各地拉壮丁的情形,在《新潮》一书中描写到:在贵阳一个壮丁收容所遇到从广东曲江来的壮丁,他们从曲江动身的时候有700人,可是现在只剩下17个人了。途中并无人逃跑,但因没有东西吃,喝传染病菌的溪水就拉肚子患痢疾,沿途大部分人都死了。蒋梦麟声称:“以我当时估计,在八年抗战期内,未入军队而死亡的壮丁,其数不下一千四百万人。当然,曲江壮丁从七百人死剩十七个人,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不可作为常例。当时我曾将估计的数字向军事高级长官们询问意见,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只会(比这)多不会少’”。死亡1400万壮丁固然夸大,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军队非战斗死亡的数字非常高。史迪威曾视察鄂西的第18师部队,据该师罗师长(可能是罗广文)反映该师病死饿死的人员远超战斗死亡人员。18师所属的18军是陈诚头号嫡系,后来的五大主力之一。头等主力尚且如此,其他非嫡系和杂牌部队可想而知。

有的学者根据各种资料估测,同时考虑到战时医疗条件的极端恶劣,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的死亡人数包括伤死和病死人员在内,至少在200万以上(即相当于志愿军抗美援朝总计死亡15万这一口径)。这还不包括各种非正规武装力量的损失。实际上八年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军队和民政部门缺乏全面准确的部队人数以及征兵统计资料,各部队损失报告数据资料粗糙,国民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已是我们所能获得的最权威数据了。

除了国民政府军事力量外,在八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正规军事力量还损失了584267人。其中包括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的损失,但不包括在东北地区的抗日联军的损失。具体损失构成如下:阵亡160603人,失踪87208人,被俘45989人,负伤290467人。

6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你左引用右采纳,试问你有没有头脑呢?你自己看看一下日寇的数据有什么可采信之处?

6、120师收复晋西北七城战役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1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2人,伤51人,皇协军伤亡101人(《华北治安战》

27、太岳*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26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7人,皇协军伤亡15人

28、晋西北*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2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8人,伤44人,皇协军伤亡102人(《华北治安战》)

下面,略微剖析一些事例作为彰显小日本狗杂碎极其无耻卑鄙不要脸的例证。

如例6:小鬼子出动了上万的狗杂碎,去扫荡作为共产党八路军抗战基础的根据地。七个县城才丧它妈二十来条狗命它就怕死了?一个山头都可能价值成百上千条狗命的狗杂碎们,会为平均才丢三条狗命/一个县城的代价,就丢弃了总共七个县城那么大的对共产党军队具有极大打压的压缩空间?就算再脑残狗杂碎也不可能那么白痴吧!

如例27:纯粹的一群狗杂碎遛山看景嘛。什么叫扫荡?要是一个八路军都没碰上,算什么扫荡?遇上了八路军小鬼子能有一个都不丧狗命的?

如例28:成千上万的狗杂碎扫荡上整月几十天,找到了多少八路军了?8条狗杂碎是瘟死的么?那时,八路军总体已经发展到具有几十万兵力的军队了,八路军那时的战斗力是很差的么?能让那些狗杂碎到处跑到处乱咬轻松到才丢几条狗命?

纵观前面我中华及几十条数据的差异,以及当时情势的需要与必然,结论就是,那些狗杂碎极度害怕世人知道中国的国共两军让它们狗杂碎丧命几百万,为掩盖事实真相,卑鄙无耻的把所有中国方面数据全部做到世人一眼就看穿看透的虚假地步。古今地球上,小日本的狗杂碎们,可谓是最最卑鄙无耻的狗杂碎了!

大中华真正的华夏儿女很愤恨!一些死不要脸的现代版的二狗子,死死的盯着咬住小鬼子发布的关于中国区域的损伤数字,仿佛是狗日的小日本给它们立的狗谱一样:不要脸的小鬼子在花大力气出动几千几万的王八蛋,多次扫荡共产党根据地都才丧它妈狗命几条,它以为它们是去遛大街赏外景?还竟然出现一次只伤几个狗连一个狗不死的事情,这可能么?小鬼子是去旅游散心的?空打一转就回狗窝了?伤的那些是风吹树叶碰伤的?

历史的真相不可能被掩盖。真实的日寇在中国的死亡数据,与小鬼子死不要脸承认的那可差大了去了(中国战场上,小日本狗杂碎总体完全有可能丧它妈狗命200万条以上),不要脸极其无耻的小鬼子的话也是能够相信的?一大帮不知所谓的家伙一个个不知羞耻的跟着小鬼子放一样的屁,纯粹是现今时代的二狗子——大中华的败类!!!!!!


如上所述,八年抗战期间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40.46万人,那么国民党军和共产党游击队各击毙多少呢?由于日本资料并未详细分类,只能推算。据战时日本华北方面军的参谋回忆,华北日军平均每年损失仅1.8万人。而据日本权威战史《大本营陆军部》、《华北治安战》等宣称,1940年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人,受伤12386人,合计17842人,与1.8万人这个数字相当吻合。何况1940年八路军还发动了“百团大战”,这一年日军伤亡数应高于其年平均伤亡数。算上新四军给日军造成的损失,估计八年抗战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给日军造成的伤亡总数应不超过20万人(有网友说曾看到某内部资料称敌后战场八年毙伤日军总数仅12万多人,因无法核实来源,姑且存疑),其中击毙者应不超过5万人。对比共产党游击队总计阵亡16万人(不计失踪数),则与日军战斗死亡比例大致为3:1(此为大概约数,因共产党游击队的伤亡包括与伪军作战和与国民党军“磨擦”时的损失数字,而华北日军也在与敌后战场的国民党军交战中有一定损失,如中条山战役。以上因素均忽略不计,只纯粹比较双方阵亡总数,仅供参考)。

如共产党游击队击毙日军5万的话,则国民党军在正面战场击毙日军数应为35万(含日军伤病死数,但不计滇缅作战战绩)。如上述八年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阵亡132万,与日军死亡数比例大致为3.8:1。如考虑国民党军死亡总数实际在200万以上,则为日军6倍左右。

(2)包括战后损失,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

根据《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的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数据,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为212万人,比185万这个数字多了20多万,这是因为,该数字包括日军在二战后(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死亡人数。战后日军死亡情况是:

在中国(不包括东北)死亡5.11万人。这一数字颇令人费解,因抗战胜利后中国对日本“以德报怨”,并没有象苏联那样大规模折磨死日军俘虏,这5万多日军是怎样死的?我推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被苏军击毙一部。因1945年8月8日苏军除出兵东北外,还有一部进攻张家口和承德、山海关。张家口是日军“中国派遣军”下辖的“驻蒙军”防区,而苏联出兵后日军将承德、山海关所在的热河由关东军防区划归中国派遣军,故中国派遣军也在与苏军的战斗中受到一定伤亡;

与中国共产党游击队作战的伤亡。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正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进行大反攻,但日军根据命令只向国民党军投降,所以对共产党游击队进行了激烈的抵抗。据冈村宁次回忆,停战后一段时间在中国的日军在对共产党游击队的抵抗中,损失达7000多人。

参加中国内战被击毙。抗战结束后,特别是在华北的国民党部队有利用投降的日军参加内战、进攻中国共产党解放军的现象。尤其是山西的阎锡山,留用侵华日军达1.5万人,编成第10总队等番号,用作内战的急先锋,战斗中大量伤亡,只有少数人回国。在晋中战役中,阎锡山部被歼10万,其中日军第10总队带头冲锋突围,大部分被击毙,总队长原泉福少将(真名元泉馨,原日军驻山西的独立步兵第14旅团的旅团长)和7名高级军官自杀。太原战役时,参战的日军1100多人,被击毙700多,死亡率颇高。因此参加中国内战而死的日军不在少数。

因饥饿和自杀而死。抗战结束后,中国物资极其缺乏,更不用说日本战俘和侨民了。据日本资料,停战后日本在中国(包括东北)饿死病死的平民达17万人,肯定有相当部分战俘也遭此下场。另因为战败,有许多日军因绝望而自杀(有的在回国的船上跳海)。

战后日军在中国还死了5万人,目前还缺乏详细的分类资料,希望网友在这方面也作些考证工作。

加上这个数字,则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人数为45.57万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在中国东北还死了2.02万人,全部是苏军战果,因为有相当部分关东军还在继续抵抗,特别是东宁虎头要塞,抵抗至8月26日。所以:

日军在八年侵略中国全境的战争中,战时在中国关内战死40.46万人,在东北战死2.65万人;战后还在中国关内死了5.11万人,在东北死了2.02万人,合计共50.24万人。这就是《疑义相与析》一文中引用的:“就单以侵华日军的死亡人数来说,日本方面也有502400人(桑田悦、前原透合著:《日本的战争:图解及数字》)的说法”,就是把侵华日军在中国战场被中国军队击毙的加上在中国东北被苏军击毙的数字混在一起全部计入中国战果,还是把“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和“在中国被击毙的日军”(苏军击毙4万)这两个不同范畴混为一谈,也是没有细读我之原文而导致的常识错误。

但不仅是常识错误,《疑义相与析》为证明东北抗日军队打击日军的贡献,再次玩起了“障眼法”:

“��日军在东北的伤亡,据日本方面统计,在1931年9月到1945年9月的14年中,日军官兵被东北抗日联军等抗日武装毙伤俘约17.2万余人,据我方不完全统计,日军被我击毙者为182700人,加上伤、俘的不下25万人。”

日本学者伊豆公夫等确实指出,关东军在东北14年损失17万多人,但这包含死亡数和累计受伤这两个数字。上面已指出,日军八年在中国东北战死人数为2.65万人,那在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这6年中日军在东北战死多少呢?靖国神社的牌位上写得清清楚楚:17176人。也就是说,关东军在东北14年战死总数约4.4万人,其中2万人系苏军所击毙。《疑义相与析》将日本学者承认的日军在东北的伤亡数字(与苏军和中国抗日军队作战)简化为“被东北抗日联军等抗日武装毙伤俘”,再次偷换概念,却堂而皇之的冠以“据日本方面统计”,不能不说有误导读者的嫌疑。至于“据我方不完全统计,日军被我击毙者为182700人”就不值一驳了,这一数字比日军在东北14年死亡总数4.4万人夸大了3倍,而且一个简单事实是:东北义勇军总计30万,后约有10万左右退入关内(大部被宋哲元的西北军收编,成为29军骨干,故七七芦沟桥事变时抗日斗志旺盛),一部投降;抗日联军5万人大部伤亡,合计伤亡也就是20多万,如《疑义相与析》所说以此损失就能击毙日军18万、加上伤俘25万,诚如是,则为我民族之大幸!

真实情况是: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亡人数为45.57万人(含战后死亡)。连同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抗日联军在东北的战果,合计击毙日军47万多人,还是占日军因战争死亡总数212万的22%。

至于苏军战果,战时、战后在中国东北各击毙日军2万人,合计4万,但不是苏军歼灭日军的全部。苏军除出兵东北外,还进攻了朝鲜北部,以及共有10万多日军防守的库页岛(萨哈林岛)南部以及千岛群岛(特别在占守岛发生了激战),战后苏联还占据千岛群岛中的北方四岛至今。据日军统计,对苏战争中在朝鲜和北方四岛合计战死1.94万人。故苏军击毙日军总数为6万人。

但这还不是死于苏军之手的全部日军。

日本投降后,苏军将在东北投降的日本关东军战俘59万人编成几百个作业大队,押送到西伯利亚做苦工,大批日本俘虏被折磨致死,据《日本陆海军事典》截至1956年统计,被折磨死的日本战俘共5.27万人。而根据1990年6月20日苏联科学院东洋学研究所国际部部长齐利琴科发表的研究报告,称被强行扣留在西伯利亚的日本关东军有62068人死亡,2004年日本的教科书也采用了这一数字。故苏军杀死日军总数为12万多人(作战和折磨致死各6万),占日军死亡总数212万的5.7%。

战后日军在缅甸仅死亡2600人,可以忽略不计。

加上战后损失,日军共死亡212万人,其中被中国军队击毙47万人,被苏军杀死12万人,在缅甸被英军击毙15万人,而死于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毙的日军达138万人,占65%。据《日本陆海军事典》统计,其中仅在菲律宾的日军正规军57万人中,就死亡陆军36.87万人,海军11.79万人,合计48.66万人,仅此就超过了中国军队击毙日军总数!

所以只笼统地宣称中国八年抗战毙伤日军133万,表面上与日军在太平洋战场死亡138万相当,但从实质看日军被中国军队击毙47万,却只有其在太平洋战场死亡数的1/3,这是完全不能等量齐观的。

(3)连同武装平民和“异国者”,二战日军总计死亡232万人。

《日本陆海军事典》统计的二战日军死亡185万、212万这两个数字,均是指日本正规军人的损失。而战争中特别是战争后期,随着战事逼近日本海外岛屿(如塞班岛、冲绳岛)及战线纵深(如苏军席卷中国东北),有相当部分居住在上述地方的日本平民被动员起来加入战斗,这类人被日军称为“附属人员”(类似于中国的民兵),也计入战争损失中。此外,还有所谓战死的“异国者”,即朝鲜兵和台湾兵。这在靖国神社的牌位中有着详细的分类。

目前靖国神社祭祀有日本自1868年“明治维新”至1945年二战结束70多年间死亡的246万多名军人的牌位。其入选的标准是:战死、战伤死、战病死等“公务死”之人(因公殉职)。其中,在“中国事变”(即1937年“卢沟桥事变”到1941年“珍珠港事变”这段时间的侵华战争,因当时中日两国均未相互宣战,故称“中国事变”)战死191218人,在“大东亚战争”中(即从1941年“珍珠港事变”到1945年战争结束,即太平洋战争)战死2133760人,合计232.5万人(因靖国神社的牌位随时都在添加,故数字是动态的,但差别不大)。

这里要说明的是,靖国神社祭祀的牌位中,有少量的平民,如被美军击沉的用于疏散平民的轮船“对马丸”上遇难的800名儿童。还有5.7万多名女性,她们生前是战地护士、通讯兵等。有人认为她们不算战死的军人,但我认为应该计入。此外,还有战争中被日本强征入伍而战死的朝鲜兵和台湾兵的牌位,其中朝鲜兵21181人,台湾兵27863人,合计约5万人。这也应该计入日军损失。

按照靖国神社的标准,日军在二战中总计死亡232万多人,比《日本陆海军事典》统计的212万人多了20万人。除了5万朝鲜兵和台湾兵,还有15万是什么人?这是因为靖国神社祭祀的,除了正式军人外,还有武装平民,这方面日本有着严格的区分。以冲绳战役为例,日本死亡军人和平民总计18.8万人,按照分类统计,军人战死9.4万人,参加了战斗或战斗支援的平民战死5.6万人,而没有参战的平民死亡3.8万人,战后其遗属(日本称“遗族”)所受待遇完全不同。就在《旧金山条约》刚刚签字后的1951年10月,日本政府的阁议就通过了“关于处理战伤病者与战没者遗族以及设立协议会之件”,正式将恢复战争时期的军人恩给制度提到了日程,并在1952年的国家预算中列入了战死者遗族和战伤者的“年金”。这里的补偿,不包括在海外或日本内地因战争死伤的普通民众,所以,这些死伤者及其遗族也就得不到国家的补偿或援护。如在冲绳战役中死亡的9万多民众中,有38754人因没有参加战斗,其遗族被认为不符合各援护法规定的范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而有5.6万多平民因参加了战斗或从事后援而战死,其遗族就得到了补偿,而且这部分死者还进入了靖国神社。

所以除了正规军人和“异国者”外,战争中日本还死了15万武装平民,日军称为附属人员,其战死地分别是:

在日本海外岛屿,特别是冲绳岛、硫黄岛、马里亚纳群岛(包括塞班岛、关岛和提尼安岛)等地死亡7万人,提尼安岛还被称为“玉碎岛”。

在菲律宾死亡3万多人。上面已指出,日军在菲律宾战死正规军48.66万人,而据日本厚生省援护局宣称,日军在菲律宾总计战死51.8万人,就是包括这3万多附属人员。

在缅甸死亡2万人。上面已提到日本正规军在缅甸死亡16万多人,加上这2万附属人员,有18万多日军被英联邦军队击毙在缅甸(日军记载投入缅甸30.4万人,死亡18.5万人,见《长编》中册,313页。这一数字包括含中国远征军击毙1万多日军在内)。

在中国东北死亡3万多人。苏联出兵东北时,日本关东军兵力总计75万人,但尚有15万“在乡军人”(退伍兵)紧急动员,主要从事后勤支援工作。此外,还有武装日侨组成的“开拓团”也参加了战斗。据最新研究资料,日本曾于20世纪30-40年代,有纲领、有计划地向中国东北进行了五次大规模带有侵略性质的移民,最终目标是从1937年起利用10年时间,向东北实施移送100万户、500万人的庞大移民侵略计划。日本对我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目的是把日本移民组织成强化的武装集团,侵入中国农民居住区,形成由日本人组成的特殊村落或“移民团”,以监视和镇压当地人民。至战败投降,日本共向中国东北派遣“开拓团”860多个、33万多人。日本规定武装移民要“承担关东军任务的一部分,维持满洲国内的治安”。所以这些移民大多拥有马匹、枪支。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向密布“开拓团”的日军“国防第一线”进攻,由日本“开拓团”青少年组成的“义勇队”进行顽抗,将近有三分之一的“义勇队”队员死于战场。如东宁虎头要塞的日本守军,正规军1400人,另有日侨义勇队500人。所以由于苏军的大纵深突击,由退伍兵和武装移民组成的日军附属人员也遭到惨重伤亡,被击毙约3万人。所以苏军宣称出兵东北共击毙日军8.3万人,除这3万附属人员外,还有正规军5万(具体分类是:从8月8日出兵到8月14日这一个星期,击毙1万人;从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到26日虎头要塞的最后抵抗结束,击毙2万人;在朝鲜、千岛群岛击毙2万人)。因此苏军在1937年张鼓峰、1939年诺门坎冲突中击毙日军1万人,1945年出兵东北击毙日军8万多人,在西伯利亚劳改营折磨死日本战俘6万人,合计共杀死日军15万人,占日军死亡总数232万人的6.5%。

以日军死亡232万人这个口径计算,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击毙日军约150万人,占64.7%。

有中国学者根据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的著作《日本近代史》提供的资料统计,称日本在整个二战中伤亡总数为287.4万人,其中在太平洋战场及亚洲其它战场中伤亡共89万余人,以此推算,日本在中国战场的伤亡人数达198.4万,接近70%。原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一位负责人就认为在中国的日军阵亡198.4万人。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宣传侵华日军阵亡200万,导致200万日本妇女成为寡妇。这一数据被中国历史著作广泛引用,但实际也是不正确的。

井上清的著作《日本近代史》中的原话是:“从1937年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开始,至战败投降止,军人、军事人员及附属人员战死病亡者约233万人,下落不明和仍留在国外者(1956年)为6.3万人,负伤人员和领取残废抚恤金者30.9万人,共达287.4万人”。这里用的日军死亡233万这个数字,与靖国神社的232万基本一致,具体分类我上面已详细说明。至于日军在太平洋战争死亡89万,则是不准确的,实际上是日本陆军在太平洋(不含本土和冲绳等西南诸岛)以及东南亚被美、英军击毙和死于伤病者约89万人(见林三郎所著:《太平洋战争中的日本军队》)。二战时日本陆军有四大战略集团,其中在本土和西南诸岛的驻军称为“国内军”,在太平洋战场和东南亚的称为“南方军”。据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64年3月发表的统计资料,在太平洋(不含本土和冲绳等西南诸岛)以及东南亚的“南方军”死亡89.61万人(这就是某些学者引用的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仅死亡89万人的来源),此外在本土和西南诸岛的“国内军”死亡15.56万人,区分得清清楚楚(其余日本陆军死在中国和对苏战争中)。这只是日本陆军死亡数字,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海军还死亡了41万人。中国某些学者将日本二战总伤亡数287.4万(其中死亡232万)简单地减去其在太平洋(不含本土和冲绳等西南诸岛)以及东南亚的陆军死亡数89万,就得出中国消灭日军198.4万这个天文数字,而将美军在日本本土和西南诸岛消灭的日本陆军、太平洋战争中消灭的41万海军,以及苏军的战果统统据为己有,是相当不严谨的。

这里顺便提一下日本在二战中的人员损失。据2001年日本出版的历史教科书称:“二战中日本死亡军人约186万,平民约66万,”合计252万,但这仅是战时的损失,如我上述,二战结束后日军死亡也不在少数。按照靖国神社的算法,二战日军死亡232万人。除去15万日军附属人员(“武装平民”),日本普通民众死亡约50万人,其中在海外岛屿战斗中和本土死于美军战略轰炸的33万人,在中国死亡平民17万人。

死于美军轰炸的日本民众,主要是投在广岛和长崎的2颗原子弹,当时共杀死约10万人。还有就是1945年3月9日美国战略航空队一次出动B―29型重型轰炸机234架,对东京进行大面积轰炸,投下燃烧弹1667吨,使东京四分之一地区燃起了大火,烧死日本平民8.3万人。但这还不是日本战争死者的全部。由于遭受原子弹的辐射,广岛、长崎的幸存者战后陆续死去,也被日本列为战争死难者。据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称:一颗原子弹在广岛就杀死25万人,在长崎也造成20万人死伤。就是计入战后陆续死亡的数字。所以日本因战争而死亡者,有军人230多万,平民约80万,合计310万。据《人民日报》2002年8月15日报道,日本政府为纪念第57个“终战纪念日”,举行了“全国战殁者追悼式”,“如往年一样,明仁天皇和皇后、政府要员、以及众参两院之长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约6000名代表,今天上午在武道馆集会,追悼日本在二战中死去的310万战殁者。”。所以日本因二战死亡总数是310万人,为中国在八年抗战中军民死亡总数2100万人的1/7。

这里再说一下1945年停战后日本在中国死亡的17万平民。其中在中国东北死亡平民10.15万人(数据统计依据:王辅《日军侵华战争》,第4卷,2796-2797页),主要原因一是1945年苏军出兵东北后,在东北的数十万日本侨民躲入深山老林,因缺乏食物大批饿死;到了1945年冬天,因缺乏御寒衣物也有大批侨民冻死。在中国关内死亡的7万日本平民也是同样原因。

总结起来,中国八年抗战击毙日军40多万,虽只有美军战果的1/3,但也多于苏联和英国,就打败日本的贡献,是第二位的。这就是中国战场在东方反法西斯战场的历史定位。贬低甚至只字不提,是有偏见;过分拔高到第一位的抗日主战场,则属夸大。把日军死亡数字和中国死伤数字回归虽减小但真实的数字,无损于我们的功勋,无减于我们的苦难,更能使历史记忆达成普遍的理性自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