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纵横间

寒光在此 收藏 18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要说今天夜里在西岔山小高村的所有人里,最心乱如麻的就是他们一群没有多少兵马在手的空头将军了,秦丽他们那些人身处乱流的中心,根本顾不上其它,也没有心思去想什么问题.至于普通士兵更是不会去想在战场上活下来以外的问题.而他们这些本来应该高高在上的将军们,却在这场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而后村,战斗依然在残酷的进行,李冬部是实实在在的和日本人的那个大队拼得两败俱伤了。


这倒不能怪李冬无能,要知道,她所率部的人数和战力上都远远不如前村的支队主力,加上日本人不知突然发了那门子疯,突地用起了自杀式肉弹攻击这种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战法,措手不及之下李冬部可是吃了大亏,在日军的肉弹的攻击下,李冬一下子报销了差不多一连人。不过李冬不愧为秦丽所看重的头号大将,在自身也损失过半战线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全面崩溃的情况下,她还是硬着头皮亲下火线率部死命顶住了。


当秦丽带着主力队伍向后村冲去时,后村的战斗已经到了惨烈无比的最高潮的关口。


西岔山后村村口的阵地上。


李冬浑身上下早就血肉模糊了,像刚被人从红酒桶里捞出来一样,左肩还挂了彩,那是刚才一个端着三八大盖冲上来要她小命的小鬼子送给她的“礼物”,要不是她还算眼明手快,早就交待在那里了。


李冬已记不清这是日军在今夜发起的第几次冲锋了,也记不清自己已经硬起心肠当场处决了几个想逃离这血火地狱的逃兵了,实际上谁也不可能将日军的冲锋次数还计得清楚,因为此时和日军都已打得完全没有了章法。日本人也不再进行上百上百人的集团冲锋,而是十几个,七八个的向这边阵地的某一段发起自杀式攻击或是冲上来肉搏,这让李冬极不好过。幸好这时阵地上的那些经过被俘虐过的劳工士兵们的狂热也被小鬼子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煽了起来,根本不需要再去动员,他们也三三两两的在身上绑上成捆的手榴弹向日军的阵营里冲去,只要没有在半途被小鬼子密集的火力打成“筛子”,就总能够将几个日本兵带入他们的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天照大神”的怀抱。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需要什么指挥了,双方都红了眼,只顾着向对方冲击,早没了什么章法战术,所有训练的战法这时都已经一概不用。甚至连双方的射击也不再追求什么精确度……反正子弹打出,只要能够打着人也就是了,不管是日本人的还是中国人,打谁就是谁。


从战术指挥的角度上来说,两军的指挥官们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说是失去对各自部队的控制权,双方不再是有组织的进行作战行动,更大程度上这场战斗与其说是有组织的整体对抗,还不如说是双方官兵的自发的在与对方作殊死拼杀。那种与其说是高尚的自我牺牲精神,还不如说是被这种血火地狱的气氛完全同化后,从心底里产生的一种狂热的情绪驱使着在疯狂的搏杀。总之中日两军已是完全没有花俏的在以命搏命。胜败已经不在于火力战术这些因素的影响,而是取决于双方官兵的意志,谁要是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倒,谁就将一败涂地。


也得说,并不是所有的人的意志都能够有这么坚强的,无论是日军还是义勇军都有一些兵受不了这种让人随时都会崩溃的场面。时不时就有那些受不了这种让压抑的气氛从而精神崩溃的两军士兵要不呆在那里等待死亡的降临,要么在与敌人肉搏时掉头就跑。对于前者双方的军官们可以不去理会,而后者一般情况下军官们为了防止产生连锁反应,只有将这些丧胆的的士兵就地处决……


当秦丽带着她的队伍冲到后村村口时,两边的队伍的枪火已稀了下来,打了这么长的恶仗,两方都没有什么子弹了,这射击频率也是不得不降下来。


实际上这会子后村口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目标了,不管是中国守军还是日军都挤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绞杀成了一团。


尽管对于后村口的战斗的残酷性在心里早有了一个比较高的估计,但在亲眼见到这种在人世间本不应该出现的场景,还是让秦丽震惊不已。


战场上已经没有什么突出地面的的东西了,唯有的,就是那些不完整的尸体千奇百怪地映入眼帘,血水浸泡下,在地上走着人的脚都会在不知不觉之间陷入被血水泡得发沾的土里。就在这不到一千平米的阵地上,中日双方已经阵亡了数百名的官兵,地上到处是一滩滩的血水和零星散落的残肢。


这哪里是战场,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完全不能想象像义勇支队这样一支刚刚组建的队伍居然可以以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中支持得住,看到这里秦丽心里突然涌出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耳边又响起了那让人心潮澎湃的歌声。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秦丽的眼,红了,她嘶声喊到:“义勇支队的士兵们,现在证明你们的勇敢与强大的机会到了!”


现在秦丽挺着胸膛站在水沟壑前,站在她那些已经被交战场面刺激的热血沸腾两眼发红的士兵面前,面对着敌人的阵地直直的的抬起了她的手臂。


秦丽对自己这种充满传奇色彩的姿态和亮相很满意,她抬着手臂随后很自然的向前一挥,当手臂从指向天空变成平指向敌人阵地的一刹那,她对着话筒发出了命令


“士兵,冲锋!”


耳里传来了部下们的吼叫声。


“冲锋!”


随着那排着的横队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着对方的阵地冲去。


士兵们和军官们咆哮着跑过了秦丽身前,他们像一阵飓风一样嘶吼着从秦丽的身边掠过。整个阵地都在向前推进,就连机枪手都冲了出去。他们紧跟在队伍的身后就像一股充满着嗜血和破坏欲望的洪流向着交战的阵地排山倒海般冲了过去。


阵地侧翼的情况也一样,两个连的士兵在一队以飑车姿态前进的姿态下以恐怖的速度向着对方的阵地冲锋。


“看来好像过火了一点。”秦丽回头看了看身后空空如野的水沟,那里只剩下满地的弹壳和各种零碎的杂物,看上去就像散场后的电影院。


秦丽转过头看着自己那群像是受了惊的牛群般疯狂前进的部下和对方正在冒着烟的阵地。这时的阵地上响起了猛然激烈起来的枪声,紧接着就冲锋枪那疯狂的怒吼。


“想要抵抗吗?现在太晚了,要是我还是马上投降比较好。”秦丽摇着头为对面的指挥官致哀。


秦丽率援军到达后,一切都改变了,死亡之雨降落到了日军最后一个大队的头上。


日本人选择了南面被包围阵地作孤注一掷!


秦丽看到,日军是向南面突围的,不在她这一面的射程,现在一时对南面防线上的情况无能为力。她那面的部下们痛苦与愤怒的对着南面接近崩溃的防线。


他们正在被屠杀,而自己却一点都帮不上他们,士兵们不禁咬着牙紧紧的握起了拳头。


秦丽刚开始时并没有认为日本人会突击的如此坚决,直到有几个日本兵抱着成捆成捆的手雷冲入己方阵地与数倍士兵同归于尽时,秦丽明白了日本人这回用的居然是国军在抗战初期战场上惯用的敢死招术,只不过日本人有他们的专用名词肉弹冲击。


日本鬼子这种拼命的劲头在中国战场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说起来秦丽倒是该感到光荣才是,小鬼子自七七事变以来,一向是仗着空中的飞机,地下的重炮对华军大加摧残,像这样主动发起决死命的攻击还是头一次。


秦丽此时没有心情去为了这个沾沾自喜,日本人这种先伤人后伤己的疯狂攻击下,已经有一些意志不那么坚强的士兵在慢慢的退却,以躲避日本人的这种恐怖攻击。


那方向的包围圈,眼看就要松动!


“让两翼赶紧合围,彭文玉,你带上一个排,上去给我堵住。”


“是。”


令下完,秦丽仍是皱起眉,紧张地打量战场中心的局势。时下这种局面她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说白了,她只不过是在21世纪时看过不少关于日本陆军的肉弹攻击的电影。万万没有想到会因为自己的缘故改变了历史,让本应在与苏军作战时才出现的日本人的这种战法,提前出现在和自己部队的战场上,要说她此时心里不慌那是骗人的,只不过由于对于己方所拥有的先进武器,才使她保持镇静。


深吸一口气,无所畏惧的眼神看了一眼正等待自己下命令的士兵们之后,叫过几个从现代跟着她一路过来的女兵们布置了起来。


几个已经是连营长的女军官领命而来。


“小鬼子开始玩命了,你们把闪光弹都拿出来,把手下人安排好,给我投闪光弹!”秦丽笑着对这些一起过来的女军官们说。别看她面上满不在乎,但是其实她的心里正在流血,要不是今天这仗实在是打得太邪乎,她是说什么也不会用这种伤人伤己的战法来战斗的。


“闪光弹!这样会伤了我方参战士兵的眼的……不好吧……”


“好。没什么不好!眼睛坏了可以医,命没了什么都没了,就这样!”秦丽斩钉截铁,绝不容置疑。


一伙子女兵沉默了,无声的看着自己的长官,大家心里对眼下的局面其实都很清楚,要是不能把小鬼子的气势压下去,不一会儿这阵地会被日本人突破一个口子,她们都是受过军事教育的,心里也都明白秦丽的苦衷,日本人也实是没有什么招了,只能妄想在意志上压倒守军,从而击穿己部的包围圈得以突围。


但是她们又十分清楚在双方绞着战场上,只要投入闪光弹攻击了,是救不下己方人员的,这种高强度闪光弹,一个弄不好就会致人双目失明,场上的己方战斗人员只要眼部稍有问题的,那就得终身残疾,今天这种行为,对于日后的军心士气,会造成严重后果。


只是小鬼子狗急跳墙,不把他们全留下来,又对不起死去的战友……一时间虽没有人躲避秦丽看过来的目光,可也没有什么人主动请缨。


看着这个场面,秦丽心里也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不禁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在今天之前秦丽虽没有把战场看成是某些YY小说里描绘出来的充满浪漫英雄主义的游乐场。可不管怎说骨子里也终究是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在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女人,哪里能够真正体味到战场上的腥风血雨生死无常。


秦丽在心里感慨万千的同时,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慈不掌兵这句的真谛。战争可真正是天下第一无情事啊!


在老长官的默默无语的注视下,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说:“头儿,我愿意。就这么干吧。”陈峻雅在说这话时,不是豪情,反而显得颇有几分悲状了。


秦丽没有说话,只是把征询的目光看向其她女军官们。


有了带头的人,其它的人也没有再犹豫下去,她们相互之间对视一眼之后,整齐异常的向前迈了一步,与陈峻雅并肩站在了老长官面前。


秦丽看着这一张张年轻而纯朴的脸庞,心里很不是滋味,只是前方战场上正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向毁灭了。他们也许不明白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民族的字面意思,也不知道这个主义那个思想是什么,但是就这些基本上可以说是目不识丁的大老粗,却用他们的生命成为了民族的脊梁。要是没有了他们就算你是什么天生雄才的伟人也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还何谈成事。


一眼后,秦丽心里有了决定:就算担当了为求胜而不择手段的恶名,但能多保下一条命,那又何妨?


“但凡有此战后双目失明的弟兄,部队给100块大洋的安家费,不管轻重,支队部一定派专人把钱送到其家里。若违此言,我秦丽当自裁谢罪!”


“敬礼。”几个军官们向秦丽行过一个军礼后,转身大步走向了自己所属的兵们,只是,不经意间,不知是谁开口唱起了流传千年不知让多少英雄豪杰为之动容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在这首激励了万千中华儿女为了家国的安宁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千古绝唱的雄浑悲壮音节中,十三枚闪光弹划破了长空,就象十三个太阳一样盛开在了小鬼子的头顶。


刹时间,平地升炽阳,在这一刻,自西岔山口发出了耀眼的万丈豪光


当抬起头来的秦丽耳中充斥的满是敌我双方的绝望惨呼时,秦丽的眼睛里泪珠在不经意间滚滚滑落。


秦丽重重吸了口气,蓦地里嘶声尖呼——“举枪!点射!”


中华就算是在最虚弱的时候也不是日本这种蛮邦丑类可以轻侮的,这一天,龙在西岔山怒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