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枪警告后仍袭警,被射伤的荔浦村民为何“视死如归”

广西荔浦发生了暴力执法事件。警员被伤11人,警车被焚,村民被枪击受伤5人。

已经有过不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这自然不能说是太大的事。但在事件当地,我想,也应该是令人震惊的事件了。

现在,每有水旱风雪之类的天灾,我们习惯于听到“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来形容。像这种严重的警民暴力冲突事件,至少在每次事发的当地应该算是“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吧,但从来没在群体性事件中听到过这类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百年一遇”用于形容天灾危害,就可以使危害之大得到解释,或可使胜利之大得到赞颂。但用于警民冲突,则难免使人惊心,并必然让人探究为什么竟然会发生几十年都不可遇的巨大社会冲突。

荔浦马岭镇龙牙屯的社会矛盾大到会发生警民冲突的程度,可见村民也好,警员也好,情绪是颇为激动的。但1月12日流血冲突之后,第二天发布的消息却是“村民情绪稳定”。不流血冲突,情绪激动;流血冲突了,情绪马上稳定了。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我以为流血冲突会加剧激动情绪,但看起来,为情绪考虑,冲突比不冲突更有效果。

荔浦龙牙屯事件造成警员和村民受伤。但我们不知伤情到底怎样,只知道警员受伤11人,村民受伤5人的数字。受伤是一个太广谱的概念,从皮肤破损到锯腿乃至变成植物人都是受伤。5名村民受的是枪伤,伤在何处,有多重?11名警员又受何种伤,有多重?我知道伤情交代起来很麻烦,只是提醒大家不要以受伤人数推测警员的战斗力而已。

事件在新闻中被如此描述:12日凌晨五时许,县公安局组织警力到龙牙屯对何某、叶某等12名暴力阻碍荔浦县法院执行公务的犯罪嫌疑人执行拘传。这十二名犯罪嫌疑人是去年12 月15日法院到该屯送达一起土地纠纷行政诉讼案处理文书时,暴力阻碍法院执行公务的主要纠集者。当警方把涉嫌妨碍执行公务的犯罪嫌疑人拘传后准备离开时,部分村民手持锄头、刀棍等凶器将执法警员围住。一些村民向警员投掷石块,并用锄头、刀棍等凶器,多名警员受伤,一辆警车也被村民投掷的汽油瓶击中燃烧。为控制局面,警方依法果断处置,鸣枪警告,但围攻村民仍然在攻击,警员被迫开枪自卫,击伤了5名袭警村民。

我不知龙牙屯是多大的村子,光是暴力阻碍法院执行公务的“主要纠集者”(不是全部)就有12人之多,而法院执行的是土地纠纷行政诉讼文书。可见村民与政府之间有土地纠纷,并通过诉讼寻求解决,而法院的处理并不被他们接受,于是又相继暴力阻碍法院,暴力抗拒警察。村民,土地,政府,法院,警察,诉讼,暴力,这些关键词,我们都是何其熟悉!

我知道人们越来越相信“程序正义”。我想,法治不彰的情况下,践踏程序固然必定不正义,一依程序也难言正义,而且权力对程序的强调,可能成为权利受损者的绳索。法非良法,以及司法缺乏独立性,“程序正义”保障“实体正义”就可能是幻想,而保障“实体 不正义”可能经常是事实,使“合乎程序”往往为“合法剥夺”背书(背书就是作担保、作保证的意思——楼主批注)。在这起纠纷中,村民在程序上是无所立足的。他们的土地会失去,而他们的反抗是对政府“抗命”,进而成为“抗法”,他们还使用了暴力。他们的土地是注定要失去的,程序与不程序都一样。

冲突过后,“村民情绪稳定”,报道已经说过了,但警员或者当地政府是否情绪稳定,却没有说。是因为他的情绪不存在不稳定的问题,还是说他们的情绪不重要,或者与事情没有关系呢?我当然是不知道的,但我想,因为土地,一个村子会流血捍卫土地,可见土地对他们的意义。但不要怪村民利欲熏心吧,当地官方全力以赴,为何就不能利欲轻一点点呢?

报道说,事件中警方鸣枪警告而人们对警员仍然围攻不止,这固然可解释为什么警方会开枪击伤村民,但村民们竟然都变成了不怕枪的人,难道这不是太震撼了吗?该要多大的刺激,才能让人产生“视死如归”的勇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