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不做恶?

皓天330 收藏 0 169
导读:[color=#FF0000][/color] 不做恶(don't be evil),是谷歌的座右铭。一家商业公司能有这样的价值观,是值得敬佩的。   可是看了最近谷歌的这部“大戏”,让我对“不做恶”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不做恶”固然是好的,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这本身就是一个价值判断,跟立场和利益,往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谷歌杠上中国政府,西方舆论一面倒,部分论者把谷歌捧为“不做恶”的英雄。可惜我的脑筋实在转不了那么快。 侵权官司缠身的谷歌   数月前,我曾收到新加坡作家协

不做恶(don't be evil),是谷歌的座右铭。一家商业公司能有这样的价值观,是值得敬佩的。


可是看了最近谷歌的这部“大戏”,让我对“不做恶”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不做恶”固然是好的,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这本身就是一个价值判断,跟立场和利益,往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谷歌杠上中国政府,西方舆论一面倒,部分论者把谷歌捧为“不做恶”的英雄。可惜我的脑筋实在转不了那么快。


侵权官司缠身的谷歌


数月前,我曾收到新加坡作家协会转发的一封电邮,通报了中国作家协会向谷歌发起维权行动的情况。作为新加坡作协的一分子,同时也是本地中文原创网站的创办人,这条消息自然引起了我的极大关注。


谷歌为打造全球最大的数字图书馆,将大批图书扫描上网。其中包括数以万册的中文图书,都是在作者不知情、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擅自扫描的。对此,中国作家指控谷歌侵权,并在去年通过作协和文字著作权协会向谷歌发起集体“维权战”。


经过多次交涉和漫长的等待,去年11月,中国作协发表《维权通告》,以近乎最后通牒的方式,限谷歌一个月内提供已扫描的中国作家的作品清单,并在2009年12月31日前,提交处理方案并办理赔偿。


与此同时,中国作家棉棉诉谷歌图书搜索侵权一案,也于去年年底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棉棉成为中国以个人名义向谷歌提起侵权诉讼的第一人。他要求谷歌为擅自扫描他的小说《盐酸情人》道歉,并支付人民币6万1000元(约1万2500新元)的赔偿。有论者认为,相对于中国作协的“集团作战”,棉棉的这类“单兵作战”更是谷歌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中国作协代表了被扫描的8000种图书的2600名会员,但还有大批非作协会员的作家是它无法代表的。如果这些人中有1%向棉棉学习,那么接下来几年,谷歌在中国基本上就不用干别的了。

侵权是善,还是恶?


1月9日,也就是谷歌总部威胁要退出中国的4天前,作为对《中国作家协会维权通告》的回应,谷歌公司的代表提交正式文本,向中国作家公开道歉。但道歉仅限于承认“与中国作家的沟通做得不够好”,并非就侵权一事承认错误、承担责任。


尽管谷歌表示,希望继续通过谈判“圆满解决与中国作家的纠纷”。但是这样的道歉还是被指责为“很没诚意”,似乎只是为了避免引发更多诉讼,而采取的策略性退让而已。


对于中国作家与谷歌的“纠纷”,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侵权总是不对的,这似乎不该有什么疑问。可有趣的是,我的一位朋友却亲口对我说,他认为谷歌扫描图书让网民免费浏览,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怎么会有这样的观点呢?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就如购得廉价光碟的路人,八成会认为盗版DVD小贩做了一件“大好事”一样。利益不同,对善恶的看法自然也会有所不同。


不过对于高举知识产权大旗的西方国家,我想他们是无论如何不能认同这类侵权行为的。如果让他们知道,4天前谷歌还在为自己做过的“恶”而道歉,还在担心是否会面对中国作家大面积的侵权诉讼时,他们还会这么轻易认为谷歌是“不做恶”的好汉吗?


或许这,正是西方媒体只字不提谷歌曾向中国作家道歉,以及它在中国官司缠身的原因吧。


人权分子信箱遭攻击

其实,谷歌并没有证据证明,黑客攻击与中国政府有关。所有的暗示和猜测,至今仍停留在媒体捕风捉影的阶段。尽管随后美国政府也加入战帷,但这种没有证据的指控却成为被对方反击的把柄。甚至随着调查的深入,谷歌内部人员和微软浏览器的漏洞也成为被怀疑的对象,更使谷歌当初的大胆指责显得十分被动。

而另一经不起推敲的问题是,谷歌声称这次攻击是针对人权分子的邮箱,它甚至透露“有很多拥护人权活动、注册地在美国、中国和欧洲的Gmail邮箱似乎经常受到第三方的侵入”。


首先,我不知道在这个黑客无处不在的时代,人权分子有什么特权可以免遭黑客攻击?其次,更令人费解的是,谷歌是怎么知道哪些信箱是属于人权分子的呢?难道用户在申请谷歌信箱时,需要填报自己是不是人权分子吗?还是谷歌早已对这些人权分子的来往邮件了如指掌了?


据悉,协助美国政府监控网络通信,是911后美国反恐立法的要求之一。这样做或许不能算恶,因为它针对的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才是“恶”的,针对“恶”的进行监控,自然就是对的、好的、善的。这就是所谓的立场问题。


可是对于“人权分子”,善恶判断又是基于谁的立场呢?显然,谷歌知道“人权分子”在西方被认为是对抗强权的象征,所以特别强调“人权分子”的邮箱也在遭攻击之列,似乎更能引发某种联想。但是这样的特别强调,似乎也让谷歌蒙上了侵犯用户信箱隐私的嫌疑。不知道这个善恶,又该怎么算呢?


是否真的退出中国?


至于拒绝配合网络审查,显然也带有同样的政治意味。有中国网友就问,谷歌在几年前进入中国、网络审查更为严格的时候为什么不“反”?在去年中国网民集体抗议“绿坝”的时候,为什么不“反”? Why Google? Why now?


显然,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反对“网络审查”并扬言退出中国,是谷歌不容易回答的一个问题。尤其在事前曾与华府高官共进晚餐,事后又有政府高调介入的情况下。


仔细看过谷歌1月13日发出的文告,它从没有说过完全不跟中国政府合作。谷歌首席执行官后来也透露,谷歌还在与中国政府就此事进行商谈,不排除继续留在中国的可能性。


原来,放话不合作,是为了更好的谈合作。就如向中国作家道歉,不是为了认错承担责任,只是为了避免诉讼一样。说来说去,谷歌毕竟是个商业公司。还能怎么样?然而令谷歌非常尴尬的是,其拒绝网络审查的雄姿已把自己推上了“神台”。媒体的赞歌也唱过了,网民的鲜花也献过了,政府间的论战也开打了,谷歌现在究竟如何抉择呢?

事到如今,中国政府已决无可能在“网络审查”的课题上让步了。谷歌难道真想撤出中国吗?


有人说,中国市场带给谷歌的盈利不过占其全球盈利的3%。可是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真的就只是区区10亿美元吗?假如放弃这个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谷歌就不担心百度独霸中国后,进而加强英文搜索功能,大举挺进海外吗?


这样的事,难道真的没有可能?毕竟百度也是一家商业公司。

至于谷歌高调威胁要退出中国的两条理由,我个人认为,最滑稽的是所谓的黑客攻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