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是如何走向决裂的(二)

kamkwongho 收藏 0 251
导读:郑国的紧急军事会议连续召开了若干天,都没拿出一个象样的军事防御方案,最后,一位名叫佚之狐的大夫提出──只有劝说秦穆公单方面撤军,才有可能为国家赢得一线生机。 在佚之狐推荐下,一个名叫烛之武的老头担负起了拯救国家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重任,他被郑文公紧急任命为外交特使,「夜缒而出」,就是从城楼上用一个系著绳子的筐子把他放下城,星夜前往秦军大营。 说到这,不得不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位烛之武先生,作为郑国的三朝老臣,他始终没得到过重用,而是长期担任「圉正」(养马的长官),大概相当于《西游记》里所说的「弼马温」吧

郑国的紧急军事会议连续召开了若干天,都没拿出一个象样的军事防御方案,最后,一位名叫佚之狐的大夫提出──只有劝说秦穆公单方面撤军,才有可能为国家赢得一线生机。


在佚之狐推荐下,一个名叫烛之武的老头担负起了拯救国家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重任,他被郑文公紧急任命为外交特使,「夜缒而出」,就是从城楼上用一个系著绳子的筐子把他放下城,星夜前往秦军大营。


说到这,不得不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位烛之武先生,作为郑国的三朝老臣,他始终没得到过重用,而是长期担任「圉正」(养马的长官),大概相当于《西游记》里所说的「弼马温」吧。被举荐使秦时,他已年过70,须发皆白,身子伛偻,步履蹒跚。


这么一个糟老头,又长期呆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就算有满腹才华,也该消磨殆尽了吧,他的三寸之舌,能够说动西部霸主秦穆公吗?


郑国大夫烛之武哭秦


秦军真的会如郑国所愿,冒著与盟友晋国翻脸的危险,背弃盟约,引兵撤离吗?


看今日之情景,遥想当年郑国先祖们借地之深心玄机,好有一笑──

[B]当年借地费尽心机,


装傻充愣背信弃义,


谋杀债主险恶至极;


而今世道光怪陆离,


战火来自南北东西!


可笑郑公,


戚!悽!泣!乞![/B]却说郑国特使烛之武来到秦营中,一见到秦穆公就伤心地哭了起来。


秦穆公很不耐烦:「你到底是什么人?深更半夜哭什么呀?」


烛之武说:「我是郑国大夫烛之武,我在哭我们郑国快要灭亡了。」


秦穆公很纳闷:「那你在家里哭不就得了,干嘛跑到我们大秦军营里来哭呢?」


烛之武说:「我也是来替你们秦国哭呀!」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穆公好生奇怪,「我们秦国就快要打败你们郑国了,你为我们秦国哭什么呢?」


烛之武说:「秦、晋的厉害,鄙国这里已经领教了。鄙国现在是危在旦夕,但我想不明白的是,如果我们灭亡会有益于您秦国,那也不枉贵军千里来攻打。然而,秦国与郑国相距遥远,中间还隔著一个晋国。我们郑国的土地,只会并入晋国,秦国一点好处都捞不著!您想越过他人的国家来收编我们的领土,这不可能办到啊。秦、晋是邻居,晋国肥了,您们就要瘦了,晋国厚了,您们就要薄了。替别人打仗争土地,最后又拱手送给人家,这合算吗?」


批判晋国历任领导人


秦穆公听著,不吭气了。因为这直接点出了早已萦绕在秦穆公心头的战后利益分配问题──前番联合抗楚,晋国已在事后将所有好处独吞;今番伐郑,秦穆公也知道与郑国相距千里之遥,晋之南阳却紧挨郑国,晋文公不会在战后分一杯羹给秦国,但是为了过函谷关,为了到先祖曾经生活的中原来走走,他还是听从了晋文公的忽悠,带军队来了。


烛之武接下来的一番话就更厉害了:「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


这话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您过去不只一次有恩于晋君,晋君曾经许诺把焦、瑕二地作为报答送给秦国,可结果是什么呢?他早上过了河回国,晚上就下令修起了面向秦国的防御工事。这些事您自己不都很清楚吗?


烛之武提到的焦、瑕二邑,处在今晋、陕、豫三省交界处,桃林、崤函均在其境。晋文公当初之所以许诺把焦、瑕二邑送给秦国,实际上正是看透了秦国欲控制崤函谷地进而涉足中原的意图。但这一许诺也只是晋文公开的一张空头支票,秦穆公想兑现根本不可能。


看到秦穆公低头不语,烛之武迅速打铁趁热,开始对晋国历任领导人进行道德批判:「晋国是个贪心不足的国家,晋惠公是您扶立的吧,结果他答应的那五座城给您了吗?晋怀公娶了您的女儿,却不辞而别,心里头可有半分感恩之情?晋文公又是您扶立的吧,他向东收拾完我们,难道就不想向西边的秦国扩张了吗?」


烛之武的这段分析可谓一针见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