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PAK·FA上操纵盘的若干推测

emile 收藏 1 85
导读:有传闻说PAK-FA上采用的不是传统的操纵杆而是操纵盘。 在考虑了操纵盘在机动操纵上的方式后,本人觉得,很可能操纵盘不是用来实现新的机动操纵方式,而是对电子信息掌控能力的优化设计。 我们知道,俄罗斯有把电子设备功能专业化的毛病,在舰船电子对抗上,因为北约的电子装备是各个国家各搞一套,所以俄罗斯的电子侦测、对抗设备也不得不分门别类。在飞机上,俄罗斯的电子天线及其功能远不如美国那样高度集成进而可以做得占用空间很小。 但是不同电子设备的分散也给控制提出了挑战。 我们知道尽管战斗机上液晶屏越来越多,并最终在

有传闻说PAK-FA上采用的不是传统的操纵杆而是操纵盘。

在考虑了操纵盘在机动操纵上的方式后,本人觉得,很可能操纵盘不是用来实现新的机动操纵方式,而是对电子信息掌控能力的优化设计。

我们知道,俄罗斯有把电子设备功能专业化的毛病,在舰船电子对抗上,因为北约的电子装备是各个国家各搞一套,所以俄罗斯的电子侦测、对抗设备也不得不分门别类。在飞机上,俄罗斯的电子天线及其功能远不如美国那样高度集成进而可以做得占用空间很小。

但是不同电子设备的分散也给控制提出了挑战。

我们知道尽管战斗机上液晶屏越来越多,并最终在F-35上实现整体式一体化,但即便是采用实景触摸屏技术,也并不等于减低需要获取和处理的信息量有所减少。

的确,很多信息已经因为其简单重复性而交由电脑自行处理,但空战对抗因其势态的复杂多变,而且还因为人作为空战实施者,其思维和行为不是用公式可以进行重复运算的——犹如π的运算看不见循环的迹象,所以飞行员在处理信息时即便有程式化的训练,但也需要在诸多程式中及时选择。这中选择在极端恶劣的机舱环境下,反应速度往往大为降低。

因此,如何缩短反应时间,在更短的时间内就计算机提供的信息作出判断成为航电技术发展的挑战。

途径1是通过更加形象化和更高的仿真度来提供信息,从而缩短大脑反应时间。

途径2是缩短手工操纵的运行时间

对于途径1,我们已经深有体会,平时大家津津乐道的玻璃化座舱,其本质就是途径1的实现。

但要实现途径2,我们发现,操纵杆已经不够用了。

哪怕是再形象化的视频,再可触化的屏幕,其也必须距离人眼一定距离以外,一方面为了减少眼球的转动角度,更进一步避免和减小头部转动角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适应人眼视觉距离的需要,但头盔瞄准具的出现使得这两方面有了矛盾:尽管成像技术可以满足人眼视觉产生距离的需要,但却要求有更大而不是更小的头部转动角度。这和固定的液晶屏及其上精细的指点操作是有冲突的。

那么接下来的解决办法就是把操作和可视的被操作对象分离开来,借助成像已经能跟随人眼进行运动的技术另外实现操纵的独立。

举一个通俗的例子。会盲打的朋友可能会转过头去看一段新闻联播中车祸的录像画面而不中断QQ上的群聊打字(特别是在激烈吵架相互谩骂的时候)

那么我们已经可以发现如果我们把多数较为亟需的操作按键集中到一个20厘米见方的盘面上,反应时间将大大小于伸手到座舱周围去掰动或者按下各种不同的按钮 ——即便是伸手到前面的触摸屏上指指点点,所需的时间也远比键盘操作要长:这也就是为什么战斗类型的游戏至今仍然是键盘操作而不是触摸屏操作一样的原因。

当然,最后还是要看传闻是否为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