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将军不如兵

过某 收藏 3 7734
导读:丁盛在解放战争时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黄永胜的部下。延安教二旅黄永胜担任旅长时,丁盛就是一团政委,这就是有名的“丁盛团”。在挺进东北之后,1945年底,冀热辽军区组建热辽纵队时,丁盛团发展了,成为“丁盛旅”,也就是热辽纵队第二十七旅,而热辽纵队则被成为“黄永胜纵队”,与杨得志和苏振华领导的“杨苏纵队”一起,被成为冀热辽军区的姐妹之花。 第一、丁盛打仗有多厉害? 在现代人的记忆中,丁盛是何方神圣,我估计有许多人已经不知道了。1955年的中国开国少将一共有802位,丁盛打仗的厉害程度应该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丁盛在解放战争时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黄永胜的部下。延安教二旅黄永胜担任旅长时,丁盛就是一团政委,这就是有名的“丁盛团”。在挺进东北之后,1945年底,冀热辽军区组建热辽纵队时,丁盛团发展了,成为“丁盛旅”,也就是热辽纵队第二十七旅,而热辽纵队则被成为“黄永胜纵队”,与杨得志和苏振华领导的“杨苏纵队”一起,被成为冀热辽军区的姐妹之花。



第一、丁盛打仗有多厉害?



在现代人的记忆中,丁盛是何方神圣,我估计有许多人已经不知道了。1955年的中国开国少将一共有802位,丁盛打仗的厉害程度应该是前几位。前段时间很有名的电视剧《亮剑》里,少将丁伟的原型据说就是丁盛和钟伟。说实话,《丁盛将军回忆录》文笔并不怎么样,许多历史事件可能是由于记忆的原因显得过于简单,而且描绘战争场面似乎不那么过瘾。这部回忆录是丁盛口述,由谈话记录金光、整理编著余汝信完成的。



共和国开国少将里面,打仗厉害的有很多,除了著名的因打仗厉害而被林彪提升为东野十二纵司令员的钟伟少将,还有许多名气不大的少将,比如王东保、肖全夫、欧致富等。



就我所知,抗日战争时期黄克诚和吴法宪领导的新四军三师七旅二团团长,东野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师长王东保,打仗就非常厉害,可是没什么名气。



号称“老虎”的开国少将肖全夫名气同样不大,他担任东野九纵二十六师师长。辽沈战役期间,奔袭北宁线,首开辽沈战役战端的就是他。1969年肖全夫将军指挥珍宝岛战斗,击毙苏军170多人,其中就含1名苏军上校。



开国少将欧致富在1939年担任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在关家垴战斗中,歼敌近700人,是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的部分原型。1941年11月8日,日军重兵进攻黄崖洞八路军总部兵工厂。欧致富率领特务团虎踞黄崖,浴血拼杀11天,挫败了敌板垣师团5000人企图攻占黄烟洞兵工厂的阴谋,毙伤敌1850人,被授予“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的称号。解放战争时期,任东野十一纵司令员,四野48军军长,著名战斗英雄董存瑞就是这支部队的。当然四野能打仗的少将远不止这些,仅举些例子。



其他野战军也有一些打仗很厉害的,如华北野战军邱蔚,他曾任67军军长,也打过许多硬仗,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就是他率领的晋察冀一分区一团七连,也就是现在驻港部队一部。



二野的李德生打仗也是可以的,1937年任八路军七六九团的营长,追随团长陈锡联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1952年9月任十二军副军长,11月和秦基伟的十五军一起,打响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



丁盛比起上述开国少将们一点也不逊色,据《丁盛将军回忆录》记载,1931年18岁的他在红四军第十一师师部担任一段时间的打旗兵。张正隆的《血红雪白》写道,在一次战斗中团长英勇牺牲,丁盛依然高举旗帜冲锋陷阵,直至最后胜利。战斗结束后,战友们说他胆子真大,于是“丁大胆“的绰号就传开了。红军时期,丁盛曾长期担任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稼祥的勤务兵,所以参加战斗不多。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丁盛担任红三军团十二团二营四连的指导员,在攻打娄山关的战斗中,非常勇敢,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值得一提的是,丁盛打仗确实不错,但在他的公开资料中,有许多虚假的成分。不知道这些虚假的资料是怎么来的?我认为,丁盛在抗日时期没怎么打仗,这是他一生当中比较弱的部分。1937年红军整编,丁盛担任八路军一二0师三五八旅协理员。不久,他被调去七一五团担任组织股长。1938年4、5月间,丁盛在即将组建的宋时轮支队当组织科长,从山西出发来到热河,与邓华支队一起,建立冀东抗日根据地。宋时轮、李运昌和邓华等在河北遵化党峪开会,决定建立冀东抗日根据地,并划为四个分区。不久,冀东大溃败后,计划不了了之,由肖克接替宋时轮领导冀东抗日运动。丁盛这时在邓华支队七团当政委,和肖思明搭档。1939年,丁盛当选中共七大代表。1940年6月,丁盛到延安参加学习、并参加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一直到1944年年初。



现在网上流传的丁盛资料,明显地出现多出错误。比如1938年10月,他率部作为主力团参加黄土岭围歼战,为我军取得击毙包括号称“名将之花”的日军中将阿部规秀在内共1400余名日军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可是《丁盛将军回忆录》里没有记载。同样地,1940年2月,丁盛任晋察冀军区教导二旅一团政委,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被日本人称为“守路钉”。而《丁盛将军回忆录》里记载,这一段时间,也就是1040年到1941年的百团大战期间,丁盛还在延安学习,根本就没有参加“百团大战”,因此什么“守路钉”纯属胡说。



1949年10月7日,衡宝战役结束,桂系四个主力师被全歼。此战,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支完整的军事集团宣告灭亡,被刘伯承元帅称为“腰斩七军”。



1952年,一只新番号的部队在新中国诞生:第五十四军,丁盛任五十四军第一任军长。1953年6月,他奉命率部入朝作战,参加了包括金城战役的254次大小战斗,取得了歼敌7000余人的战绩。



1958年,甘肃回民骚乱,丁盛率五十四军奉命镇压,这是一场虎入羊群的杀戮,《丁盛将军回忆录》里没有提到此事。



1959年,丁盛率领五十四军平定西藏叛乱,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历史史实。丁盛部违抗上级不许毁坏重要的宗教建筑的命令,把炮弹从布达拉宫的窗口射了进去。



1962年,中印战争爆发。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丁盛和他的五十四军面对的是参加过二次大战的正规部队。丁盛亲自指挥了一三0师击败印军主力第四军,使印军号称参加过二战击败“沙漠之狐”隆美尔军团的荣誉部队威风扫地。此战是中印战争之最关键一战也是最后一战,史称“瓦弄大捷”。直到今日,在印度的军校里,模拟假想敌的番号仍然是“五十四”。



总之,丁盛确实是一员虎将,在中共开国少将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二、丁盛和林彪集团的历史渊源



中共军方历来就有山头主义,比如彭德怀的一野山头,邓小平的二野山头,陈毅的三野和林彪的四野,再就是聂荣臻的华北野战军,即后来的“华北山头”。丁盛划入林彪的山头,和他的老上司黄永胜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丁盛有许多老上司,比如早期的王稼祥,后来有聂荣臻、黄火青等,这是历史自然形成的一种隶属关系。这里主要要说的是丁盛与黄永胜的关系。



丁盛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黄永胜搭上关系的呢?在红军时期应该没有,这时黄永胜主要是红一师三团团长,而丁盛只是王稼祥身边的一个小小勤务兵。抗日时期的1938年,丁盛曾担任晋察冀军区第四纵队组织科长,而黄永胜担任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司令员,应该也是相互不认识的。



在《丁盛将军回忆录》里,虽然丁盛在不同的地方说到他很佩服林彪和黄永胜的作战指挥能力,但我始终觉得他有点撇清他和黄永胜亲密关系的嫌疑。



1944年初,丁盛看望了到延安述职并参加中共七大的老上级聂荣臻,聂荣臻很高兴。当丁盛要求去战斗部队时,聂荣臻立马拍板,去陕甘宁联防军教导第二旅一团任政委,从此丁盛很长一段时间归旅长黄永胜的领导。1945年9月,丁盛的一团跟随黄永胜奔赴东北,《丁盛将军回忆录》对此次长途行军有记载,但不详细,只是说每天要走100多公里。读者如有兴趣,可以参照在下所写的《黄永胜率领英雄的延安教二旅向东北挺进》。1945年底,部队到达热河,与李运昌的冀东部队和文年生的部队合并,组成晋察冀军区第二野战军热辽纵队。丁盛担任二十七旅旅长,开始和国民党争夺热河。1947年4月,冀热辽军区8万多部队划归东北军区,黄永胜和丁盛就开始在林彪的指挥下作战。



按照一般的教科书的解释,蒋介石悍然撕毁和平协定,于1946年6月发动全面进攻,首攻中原,李先念部率部突围成功。全面进攻失败后,蒋介石改为重点进攻,目标主要是延安和山东。其实,国民党对东北地区的进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甚至比全面进攻还早。抗战一结束,国共双方争夺东北,共产党方面抽调大批干部和全国八路军精锐部队进军东北。为什么要抽调干部去东北呢?不光是充实部队指挥人员,更重要的是建立基层政权和根据地。这一点,国民党就差的太远了。而进军东北的部队更是能打仗的不多,共计十万之众,包括山东军区和晋察冀军区等,远的还有新四军三师。当丁盛他们到达东北后,接到中央军委的指示,说是控制热河地区比占领东北更为重要,因为冀热辽地区是关内通向东北的咽喉,共产党愿意被卡住脖子吗?



而国民党方面先是石觉的第13军和赵公武的第52军带到了东北,并于11月15日就急不可耐地猛攻山海关起来,后来新一军也来了。林彪打不过,就向北撤。可惜,13军和52军虚晃一枪,去打热河了,给了林彪于喘息的机会。这是国民党方面的重大失误,因为蒋介石觉得热河比东北更重要。



在国民党部队的节节进逼下,黄永胜的热辽纵队实力过于悬殊,打不过,就往赤峰方向撤,一直撤到林西地区。于是,国民党由阜新沿锦承铁路(锦州—承德)接连攻占朝阳、叶柏寿、凌源、平泉等地。可能是觉得林西地区太偏了,国民党军不攻了,于是冀热辽军区领导机关就设在了林西。据丁盛回忆,他和黄永胜分开了,黄永胜在林西当他的热河军区司令员,而丁盛则前往热东,在黄火青的指挥下开始工作,直到1947年8月,东北军区组建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丁盛重新开始当黄永胜的部下,担任二十四师师长,黄永胜则是第八纵队司令员,展开东北战场的秋季攻势,打了一场著名的杨杖子仗,把刚组建的八纵打成了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



第三、丁盛到底冤不冤?



丁盛是四野的,又是林彪事件中所谓的重灾区广州军区司令,和黄永胜的关系又很好,可是却丝毫没有受到牵连,后来又调任南京军区司令。据说在那里和廖中将配合不太好(江青说廖中将欺负丁少将)。解放后,丁盛参加了朝鲜金城战役。中印战争期间,丁盛是一员战功赫赫的少将,文革期间很得重用,算是开国少将中的佼佼者。可是令人不解的是最后没有因林彪事件牵连,却因四人帮而落难。



所谓林彪“反革命集团”几员大将有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还有什么江腾蛟等,可是丁盛并没有打入林彪“反革命集团”,本身就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1964年7月,丁盛离开五十四军,奉调新疆,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员。这肯定是当初总参谋长罗瑞卿的意思,用意不详。丁盛不适合新疆建设兵团的工作,萌生去意。向上面反应过多次,请求调动,都杳无音讯。



1967年初在京汇报期间,丁住京西宾馆,隔壁是邱国光。邱是黄永胜小圈子里的人,当时虽仅为广州军区后勤部部长,却是军区党委党委。一天,黄永胜妻子项辉芳来探望邱,恰好丁也在场,项提及黄永胜等几位在京的军区领导欲在春节期间到林彪处拜年事,丁盛一听便要求同去,得同意。拜年时,丁没有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当面向林彪汇报了自己在新疆的困境,并同时提出了调离的请求,黄永胜在旁边也为之说项,林当场未置可否。



这次晋见,毕竟还是起了作用。丁后来在1967年中便接到调令,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惟据笔者查阅到的官方的组织史资料,丁调广州军区的军委命令,应是1968年2月15日才下达。这件事在《丁盛将军回忆录》里有详细的记载。如果丁盛这一次没有跟随黄永胜拜会林彪,不可能会调往广州军区任副司令员。



可是,丁盛在他的回忆录里一再说,林彪可能不认识他。如果林彪不认识他,会让他担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我觉得丁盛这一点,有点不厚道,含有撇清的意思。俗话说:“大丈夫不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毕竟林彪或黄永胜对他有提携之恩,虽然林彪或黄永胜被打成了反革命,可也是对共和国有功之臣啊。反正都这样了,何不索性冤到底,就追随林彪和黄永胜,一辈子追到底,又有何不可呢?难道还怕黄永胜的遗臭熏坏了你丁少将的鼻子?



1971年8月在长沙,毛泽东对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丁盛和刘兴元(黄永胜的亲家公)说,“丁盛、刘兴元,你俩和黄永胜的关系这么好,来往这么多。黄永胜倒了你们怎么得了?”我认为毛泽东这时在吓唬丁盛和刘兴元。《丁盛将军回忆录》里记载:“毛泽东说这话不对,我们又不是为黄永胜革命。我们干工作又不是靠黄永胜起家的。他倒了就倒了,他死了就死了,我们怎么啦?我们不是照样活着吗?照样干革命工作吗?怎么能这样说话。“然后,就撇清他和黄永胜仅仅是工作关系,林彪似乎认都不认识他。至于林彪难逃广州另立中央一事,他说毫不知情,广州军区领导班子所有成员都不知情。固然丁盛这样说有他的道理,但为人要懂得感恩。俗话说:“知恩不报非君子,万古千秋做骂名”。



丁盛落难还真的与林彪集团无关,而与八竿子扯不上关系的“四人帮”有关。1977年3月24日,华国锋在中央军委座谈会全体会议上突然宣布:“南京军区司令员丁盛硬往‘四人帮’那里钻,他在第十次路线斗争中犯了错误,叶帅再三告诫他,初犯从宽,再犯从严。‘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把他当成自己人,他到上海很隆重地接待他,他参与‘四人帮’在上海余党密谋搞叛乱。他的谈话有记录可查,‘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听了丁的谈话以后加紧发武器,发了7万多件,并急忙派人到北京来向‘四人帮’密报。一个大军区司令参与‘四人帮’搞阴谋,搞夺权,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被华国锋点名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撤职,抄家,无尽无休的拉往各处批斗,两次长达两年多的不说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手续的关押,妻子儿女被赶出军区大院……



1982年7月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对丁盛下达了一个《免予起诉决定书》。决定书完全肯定了1980年起诉书中所列的丁盛罪状,“已构成策动武装叛乱罪”,而且“经审查核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因为丁盛是“从犯”,于是“决定免予起诉”。



《免予起诉决定书》对丁盛“罪状”的表述与《起诉书》略有出入,引人注目的是这样两句:“(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丁盛)他们谈了在毛主席逝世后可能打‘内战’”,“丁盛还表示:‘我是准备杀头的’”。这两句话分量很重,对丁盛投靠“四人帮”的决心表述得淋漓尽致,



“免予起诉”自然是宽大处理,但就性质来讲,仍属刑事犯罪,行政和党纪处分那是免不了的。职务早在1977年就没有了,决定书下达之后,接着是命令“退出现役”,交地方安置,开除党籍。原有的物质待遇自然都没有了,每月只发生活费150元。



把丁盛交地方安置,也是有条件的:沪宁线不行,回广州不行,北京更不能去。争来吵去,直至1984年7月才把他交给了南昌市老干局的一个干休所,而且不得随带子女。直到1999年9月去世,丁盛都没有获得平反。



我认为,有些地方丁盛的确很冤,没有做的事硬派在他头上。其实现实生活中,被人误会是司空见惯的了。丁盛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结局,很多程度上是由于他的性格。有些事不该凑的就不要去凑,比如拜会林彪不就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关林彪和黄永胜什么事?所谓和“四人帮”有牵连也是如此,想撇清也得有人信,特别是政治斗争的事,无风都三尺浪。



丁盛之所以觉得自己冤,主要是因为自己是共和国的功臣,怎么着也不能落这样的下场吧?其实,政治就是这样,相对于后来的林彪集团黄永胜、吴法宪等将军来说,同样地为革命出生入死,落了个“反革命”的罪名,这样看来,丁盛的结局又应该是很轻很轻的了。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