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2.html


“那就这样吧。”二海怕周琳再跟江南吵吵起来,赶紧说了一句,

“你们走的时候别空手,这些罐头能拿多少拿多少,回去给大家伙分分。”

“你这是搁哪捣鼓的罐头,这么多,怎么弄上山的呀?”二海一进洞的时候就看见了地上堆着的罐头,

“鬼子给我送了点年货,可惜就给送到了黄草岭,我自己搬了两天才弄回来的,还有两箱酒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给我少留一点就行了,其他的能带走的都带走,放在我这占地方。”

“师傅这好生活呀,要不我干脆不回去了,在这你跟你过算了。”二海看了看笑着说,

“你要是舍得你媳妇就来,我给你留着地方。”江南嘲笑了二海一句,又说:

“行了,我也没啥事了,你们也看过了,赶快趁着天还早回去吧。”

“那我们回去了,师傅你多保重。”二海说,

“你悠着点,别老逞能,说不定哪天鬼子就要了你的小命,到时候看小叶子回来找谁去。”周琳瞪了江南一眼说道,

“没事,我命贱,阎王都不要,谁还能要我的命。”江南笑呵呵地说,

“要不我也留下来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小龙出去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不用了,我这也住不开,再过两天金刚和小月也得回去,你回去吧,抽时间和大彪打听一下鬼子的医院设在哪?等我好了以后去搞他一下,弄点药品回来。以前我们也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光知道搞武器和粮食,现在看来,没药也能要人命啊。”江南对小龙和大彪说,

“你放心吧,我回去就安排人去侦察,你就在这好好养伤吧,一好了我们就去。”二海答应着,

“行了,你们快回去吧。”江南催促着二海几个人,二海和小龙、大彪一人扛了两箱罐头走了,周琳只挑了几样女人能用的东西,像肥皂、毛巾什么的。

又过了两天,江南的状况好多了,肖月便搬了个椅子让江南坐在洞口晒太阳,自己则坐在小板凳上翻晒金刚采回来了药材。江南抽了一支烟,感觉舒服多了,心想又躲过了一劫。

过了一会儿肖月问:“你冷不冷,我给你拿条被子盖着腿吧。”

“没事,这棉裤挺抗风的,也就是受伤了,要是在平时,穿上棉裤准出汗。”江南转过头一看,发现肖月的驳壳枪始终别在身上,便问:

“你多大了?”

“20”肖月头都没抬,回答到,

“用几年枪了?”

“四、五年吧,其实也没用,就是挂在腰上,吓唬人的,其实我什么都打不到。”肖月抬起头,拍了拍手上的土,捋了一下额头上的头发说,

“为什么打不准,应该有个原因吧?”

“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打不着,也懒得练。”

“你得好好练练,不为杀人还为自保呢。”江南说得很正经。

江南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看见别人用枪,就想指点一下,好像是自己懂得总比别人多一样,实际上,这些习惯都是二海等几个所谓的徒弟给养成的。

“那你教教我吧,他们都叫你师傅,说你打枪很准呢。”

“好吧,你看前面那棵树上的木板,不到50米,你打一枪我看看。”江南向洞口左侧一棵挂了一块50公分见方木板的油松一指,

肖月站了起来,掏出了枪,压上子弹,瞄了瞄,“砰”地开了一枪,子弹并没有命中木板,江南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行了,你坐吧。”

“我按他们教给我的,瞄得已经很准了,可就是打不上。”肖月有些丧气,

“你知道为什么打不准吗?”江南反问,

“为什么?”

“你瞄得是很准,但是由于你胳膊和手腕没有力量,在你扣扳机的时候,枪口被你的手指扣力带着向下了,而且你握枪的手不稳,子弹在击发时产生的后坐力也改变了你最初的瞄准方向。”

“哪怎么办?”

“你可以有重点地练一下臂力,或者换一个轻点的、重心向后点的枪。”

“那是什么枪?”肖月问,

“你到洞里我睡的那个床头底下有个箱子,里面有几把枪,你挑一个拿出来试试。”

肖月听江南一说,回到了洞里,过了一会儿,拿了一把王八盒子走了出来,对江南说:

“这不是小鬼子用的‘撸子’吗,能比我的盒子炮强?”

“对,这是鬼子用的大正十四年式手枪,我们都叫他王八盒子,这枪虽然没有你的盒子炮打得远,但在50米以内,指向精度和杀伤力绝对比盒子炮强,更主要的是这枪比盒子炮小巧多了,也轻多了,弹夹在后面,射击时非常稳定。在实战中,手枪的主要射击距离一般不会超过50米,所以对你防身来讲,这枪应该比盒子炮强。”江南接过枪检查了一下,压上了子弹,又对肖月说:

“你用这把枪再打一次试试看。”

肖月接过了枪,带着怀疑的眼神又开始瞄准木板,这次肖月采用了双手握枪,“砰”的一声过后,子弹命中了木板,但同时,手枪的第二发子弹没有上膛到位,把枪栓卡在了后面,肖月连忙把枪递给了江南,说:

“我打中了吧?”

“差一点就又没打中,怎么样,比你的盒子炮轻吧。”

“用着是比盒子炮轻,而且也打中了,但这是怎么了,卡弹了吧?”

“嗯,这枪就是这毛病不好,稍稍保养不好就卡弹,要不这样,我床头上还挂着一个包,里面还有一把左轮手枪,你拿出来试试。”

肖月一听,又赶忙回到洞里,过了一会儿,又拿着那把左轮手枪出来了,交给了江南,江南打开检查了一下子弹后,又交给肖月说:

“这是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你打一枪试试吧。”

“直接扣就行了?”肖月接过枪看了看,没找着枪栓在哪,问江南,

“对,直接扣就行了,也可以先打开击锤。”

肖月打开击锤,双手持枪,瞄了瞄后,又开了一枪,子弹又命中了木板,肖月很高兴,对江南说:

“这枪好,这枪好。”

正在这时,金刚拎着步枪和一只兔子气喘吁吁地从山下跑了回来,一见江南和肖月正在练枪,坐在地上松了口气说道:

“你们练枪也不告诉我一声,看把我给吓得,一口气从山下跑步上来的,要不我还能逮一只兔子,你们一开枪,吓跑了。”

“没什么事,小月的枪太重了,我给她换了把。”

“这不是纵队高营长给你做纪念的吗?你怎么给送人了,要是让他知道了多不好啊。”金刚一看肖月正拿着高营长给江南的左轮,便对江南说,

“没什么,只要这把枪用来打鬼子了,谁用都一样。”江南说完又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肖月则把凳子递给了金刚,自己又进洞找了一个。金刚坐在凳子上,摆弄着自己的步枪摇着头说:

“我打了三天兔子了,今天好算是打着了一个,提前量总是把握不好,真丢人。”

“没什么丢人的,兔子在这方面比人聪明,它听见声响从来都不按常规路线跑,所以打不着也是正常的。”

“人都按常规路线跑吗?”金刚一听,歪着脑袋问江南,

“差不多吧,人的速度是一定的,只要我们知道他移动的方向,提前量就出来了。前两天打中了一个跳车还没落地的鬼子和一个在树木里跑的鬼子,用的这是这个方法。”

“啊,那我回去也得想个法好好练练,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最近我的枪法一点进步也没有,有好几次机会都没抓住,就是打伏击,特别是打固定的目标还行,这怎么办?”

“前几天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感到,目前我们对固定目标射击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想在战斗中多射杀敌人或都不被敌人打死还得注意这几个事,一是练习一下寻找射击位置,主要是在战斗中要迅速找到一个不利于敌人发现和射击我们的位置,通常制高点、山脊、树林边缘都行,二是练习出枪的速度,包括退弹壳、压弹、瞄准和击发,如果我们能在这套动作上比对手快0.1秒,那敌人就会死在我们的枪下。三是练习选择移动中的瞄准点,正常走动的人速度是每秒1米至1.5米,中速跑步的速度是每秒2米到3米,100米以内瞄准时可以稍提前一点瞄头部,200米以外则要瞄胸部,命中的概率比较大一些。”

“太复杂了,我得一点点地消化,我先把这兔子扒了皮洗洗炖上再跟你细研究。”金刚有点听糊涂了,

“肖月你过来,你跟你说说左轮手枪的使用方法。”江南说上瘾了,见金刚走了,便又把肖月叫了过来,

“这个左轮手枪的有效射程是150米,能打将近300米,你在射击的时候要注意,射击100米以外的目标时要稍向上瞄一点,再就是没事的时候练练换子弹,这枪换子弹挺麻烦的。”

“好的,谢谢师傅。”

“你别叫我师傅,我没收你当徒弟。”江南忙纠正,

“我都跟着金刚叫习惯了,那以后我叫你江大哥吧。”

“行,这样比叫师傅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