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一卷 第十章 夜袭

hexdiad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留下必要的监视人员,程军让集合的队伍背着太阳原地坐下休息,问道“你们参军是为了什么?是吃饱饭,还是地契卷?”

“吃饱饭。”

“地契卷。”

“土地。”

“媳妇。”

各式各样的回答都有,却没有一个能够入耳的标准答案。这些人参军果然都是为了自己。程军不反对为了自我而做些事情,但是军人就必须有军人的意义,有一个值得他们视死如归、死战不退的理由!

现在,程军要做的就是给他们这个理由,让他们成为真正的现代军人。如果从邪恶的方面来说,就是用大家的责任来剥夺他对自己生命的控制权,让他无时无刻不处在自我高尚的陶醉中,不过,若他们真的能够坚持这种信仰,最终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留下身后的功名。

“也许你们是抱着混吃等死的想法加入了龙骧军、护土团的,但是,你们只要加入了,就不再整天为了求生而不择手段的流民,更不是地主贵族脚下匍匐的奴隶牲畜、蛮夷口中的两脚羊,您们要清楚你们为了什么而战!”

程军经过了这么多天以来的锻炼,演讲的水平直线上升,古汉语早如母语一般流利,感染力也是飞速的上升。现代人的睿智和聪慧越发的与程军在古代经历的沧桑和磨练结合起来,成为一种独特的气质。

没有人说话,只有依稀的风声。威海的春天应该是不缺雨水的,但自从程军带人拓荒开始,十几日都没有下过雨,已经有人暗自宣称程军的言论太过耸人听闻,属于大逆不道的类别,引起了老天爷的不满。

程军却知道,老天爷是帮他的,不然他又怎么能穿过那让最顶尖的科学家们都束手无策的时间隧道,回到了五胡乱华的铁血时空?随着春日温暖的带着丝丝咸味的海风,一大片乌云悠然而至。

“你们身后,是人们追求平等的权力;你们身后,是千万华夏子民的希望;你们身后,是万世功勋的第一步!你们就是笼罩着这中原大地的黑暗中的火把!你们就是捍卫大汉尊严的战士!你们更是身后数千流民的最后屏障,你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保护更多的生命,让他们能够过上真正幸福的生活…”

“…你不是一个人,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是保家卫土的护土团,是大汉民族自强平等的象征!”天黑了下来,太阳提早躲在了乌云的背后,看起来晚上肯定会有一场雨。天气不好,但龙骧军的战士们看起来却与一开始完全不同,他们似乎在思想上有了目标,更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为了自己身后的那些人!”

一个人生有了目标和价值的人,要比具有同样素质却没有目标的人在做事的时候发挥更高的效率,这是经过了科学认证的。一支找到了自己价值的军队和没有自己价值的军队却从根本上有着云泥之别,是精锐之师和乌合之众的对比。


程军很满意,自己今天拨下的种子,他将来肯定会找机会一步步的将这支军队朝着心目中的最强军人塑造。

“诉苦、谈心、官兵平等,支部建在连上,军民鱼水情!”程军默念了一边解放军的成功经验,觉得对自己的队伍更有信心了。

“你们当中有多少没有夜盲症?”程军问道。


崔家的本家现在位于清河东武城,曾被封为北方第一族,可见其家族的影响力和能力都是非同一般。崔世奎现在是威海坞(崔家堡)的管家,但他原本是一名武将,曾在河间王司马颙手下任平南校尉的军职,后来兵败于东海王司马越,被崔家收留庇护,于是改姓崔,成了统领崔家部曲和奴兵的“校尉”。月前,刘灵自称大将军在泰山起兵,青州官军大多不在州府,不能镇压各地起义流寇,家主崔玄伯担心威海坞有失,便命令崔世奎领精锐部曲三十五人前去支援,配上坞堡内的二十部曲和百多名奴仆,抗匪自保。

崔世奎刚来的时候,倒也小心,重新安排的岗哨,又加高了火把,又命令所有的人在夜里睡觉的时候,要将盔甲武器放在床边。崔世奎一心迅速建立权威,便将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做的管家崔密鞭打一顿。

威海坞上下果然再无叛逆服从之人,崔世奎心中得意,来到这里两日,又没有发现附近有匪盗横行的样子,便放松了警惕。

崔密此人四十岁上下,早年也就是个佃户,溜须拍马是个好手,又自卖贱籍进了崔家,很快便升任为负责崔家采买的头目,后来外放做了管事,当然不是个没有心机的货色。崔密知道崔世奎身怀武艺韬略,在这乱世深得到家主崔玄伯的看重,自己遭他鞭打,肯定是讨要不回来,于是便转换思想,想要借机讨好崔世奎,让他在家主面前为自己说上几句,也是为自己的将来做一步打算。


崔家堡内,部曲们聚在一起吃饭的地方…


“将军大人,我找了两个冰清玉洁的青春少女,已送到您的屋子里了。”崔密笑眯眯的伏耳告诉崔世奎,崔世奎就是一惊。“我喜好处女的事情怎么被他知道了?难道他调查我?”

但崔密躬身讨好,崔世奎又深知地头蛇不好惹的道理,自然不能拒绝。

“崔管家,您不与我一个粗人计较,还送美女给我,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呢?”崔世奎推脱了两句,见崔密没有收回的意思,便也接受了。

“将军大人和将军手下的诸位精卒连日奔波,从东武城赶来威海,又不辞辛苦的加固防御,我等感激不尽,今天已经给每位部曲的屋中送去了暖被侍女,请各位务必休息一天。”崔密自然懂得好处每人都要有的道理,若是这些部曲有一位不乐意嫉妒他们家崔世奎大人,那他这个管家这些天就不要想过的舒服了。

这话一出口,果然博得一片喝彩,这些部曲们平日里就是斗狠好色之徒,这些天来没有行房事,早有些怨气在胸中。若不是如此,崔密管家的屁股怎么会被打得皮开肉绽呢?

“只是,今晚上我们若睡的死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崔将军果然忠诚,我等奴仆自然也要为家主分忧,今晚我带上十五位健奴亲自在寨墙上守夜。”崔密早有托词,说的妥当,谁知他其实是颠倒了顺序。

他先将坞堡里有家室、女儿的农奴、佃户都凑到一起,说是今晚守夜,又派人将他们的老婆女儿抓起来,威胁杀死他们全家,然后将这些女人送进家主部曲们的屋子里。不过,这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今晚一过生米煮成熟饭,谁也拿他没办法。虽说明天会有十五个奴隶憎恨他,但崔密哪管得了这些,这些平民和奴隶又不敢造反杀了他,又不能找茬拿鞭子抽它。


晚上,果然有夜雨袭来。崔密虽说是守夜,却早已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睡觉,他有夜盲症,晚上没有丝毫的自保能力,几乎不敢出屋子。那些守夜的奴隶和佃户早已发现了自己妻女的遭遇,虽然愤恨难当,却被崔密的几个晚上看得清楚的心腹部曲拿刀指着,用他们自己的性命给镇住了。

雨越下越大,终于浇灭了寨墙上插着的火把,但是那些家主派来的军爷部曲们都不在,也就没有人自己找事非要重新点着他们。这些人都靠在屋檐下,守夜避雨。

“你们还别着急,你们的老婆女儿能够被平南校尉和他的属下临幸,那是你们的运气。说不定那位有前途的军爷看上了你们的女儿,给你们几块金子的嫁妆,让你们一夜之间就发了财。”说话的人是崔密的心腹崔诚,尖嘴猴腮的,以前就是个地痞,是崔密的侄子。崔密没有儿子,所以崔诚很得他舅舅的欢心,这次更是被委以重任,盯住这些人免得打扰了家主派来的各位大爷们的兴致。

就在这时,墙外“咚”的轻响,随后“咚”“咚”的响声不断。崔诚除了欺负老实人之外,胆子确实不大,心里已经害怕,连忙叫两个人到寨墙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有乞活攻打威海坞!”这两个人不看就算了,看了一眼就差点吓得从寨墙上跳下来。外面黑压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将一个个树干和土包堆在寨墙下,一会儿就在寨墙上堆出个斜坡来。

崔诚那厮还没有跑上寨墙呢!

“有人攻打威海坞!”

“有贼人!”

“乞活军!”

各式各样的喊声都传达出了这帮子崔诚手下的害怕。那些个胸中愤怒的佃农和农奴有的上去就跟某个崔诚的手下扭打起来,虽然没有兵器,却是突然袭击占到了先机,几下打掉了对方手里的武器,便开始在地上互相乱打起来。

崔家堡里顿时一片慌乱。崔世奎玩了一晚上双飞,双脚有些发软。当他穿起盔甲带着武器冲出房间的时候,看到的混乱让他想起了河间王司马颙被东海王司马越率军袭营时的景象——无可救药!

“马厩,马厩在哪里?”

崔诚刚上了寨墙,还没看清楚迎面跑来的是什么人,就被迎面的一柄长刀捅进了肋部,吐了两口血就一命呜呼了。捅死他的人是程军。

“跟我冲!”程军喊了一声,便跳下了寨墙,砍杀一切胆敢反抗的人。顿时,从寨墙上不知道跳下来多少龙骧军战士,为数不多的反抗者顿时就被潮水一样的龙骧军打翻淹没了。


“跪地投降不杀!”

“跪地投降不杀!”

程军适时的换了口号,人口在乱世是最有价值的。几对厮打在一起的人被拉开,分别捆了起来,不论什么情况,都要等他们将崔家堡控制下来再说。


突然,一名骑士从马厩冲了出来,身上穿着只有将军才有的锁子甲,手执一杆马槊,仗着身下快马的冲击力,连续打翻了五名龙骧军战士,冲到了程军面前。程军若是战死,不但崔家堡的战局扭转,恐怕连王家堡的众人都要一哄而散。

这骑士正是崔世奎,他眼见局面无药可救,便知道只有冒死杀掉匪首,才能有一线反败为胜的生机,于是跑到马厩里穿上盔甲拿上武器,骑马冲阵,直冲程军。正当他以为这匪首定然顽抗,然后被他一马槊捅死的时候,程军转身就跑,冲了一步就翻身跳到石磨的后面。

崔世奎虽然精通武艺,却也没有一马槊打穿石磨的功夫,只好绕石磨而走,程军乘机将手上的长刀扔向崔世奎的战马大腿。

崔世奎虽然全身盔甲,但他的马只是仓促骑上的,不是他的马,也根本没有披上马铠,被程军一下子扎伤,一下子就惊了,后腿直立前腿抬起来。崔世奎没有料到,一下子狠狠的被摔在地上,沉重的铠甲就像是砸在胸口的大石头…

立刻就有几名龙骧军战士凶狠的冲了上来,要将崔世奎斩杀在当场。

“别杀了,打晕了绑好。”

程军有些狼狈的瘫坐在地上,满头大汗,却觉得四周没有鄙视他的目光,他也没有丢脸。步兵对抗骑兵的劣势在火枪出现并完善后,依然在欧洲战场上存在了很长时间,并成为了主导多场战争的决定性力量。如今的北地雄主石勒,当年八个骑兵纵横冀州,十八骑兵闯天下,正是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骑兵的精良和威力。程军手中连长柄武器都没有,自然只能智取。

擒获了崔世奎,崔家堡最后的反抗彻底停止了,那些精锐的弓箭手没有一人取出了弓箭并给龙骧军造成伤害,全部安然无恙的在床上或屋子里被擒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