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9年奔赴对越反击战前线前,两名新兵约定:谁活下来,就一定把对方骸骨带回中国。三十年后,当人们渐渐遗忘这场战争时,幸存的退役老兵艰难踏上了寻找战友遗骸的旅程。

迟到三十年的祭拜:兄弟 我在边境线等你

1月15日,广西宁明,郭益民面对李保良的衣冠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伏在地上痛哭。这个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老兵,用30年的寻找,上演了现实版的《集结号》故事。

迟到三十年的祭拜:兄弟 我在边境线等你

12月24日,河南济源,郭益民手持战友李保良的遗像。1978年11月,郭益民与李保良入伍,被分到了同一个连队。同为新兵,又是老乡,两个人在生活上相互照顾,友情逐渐浓厚。79年3月,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兄弟俩相互约定,“不管谁在战场上牺牲,活着的一定要把对方带回老家”。没过多久,作为副射手的李保良为了掩护大部队撤离,被炮弹所伤,不幸身亡。撤离战场后,郭益民才得知李保良已经牺牲了。为这个诺言,郭益民开始了30年的寻找。

迟到三十年的祭拜:兄弟 我在边境线等你

2009年开始,老郭开始了长期准备的寻找计划——他把“寻找烈士遗骸”的横幅悬挂在很多城市的街头。并和当年参加过战役军人,战友取得联系。经过多方查询,最终确定尸体在广西爱店镇边境附近。2010年初,他踏上前往广西的旅程。展开了寻找战友遗骸之路。左图:湖南岳阳,在汽车站,战友们和郭益民激情相拥。右图:1月14日,通往广西的火车上,郭益民在深夜依然给熟识的朋友打电话寻找线索。

迟到三十年的祭拜:兄弟 我在边境线等你

1月16日,广西爱店,当地物价较贵,为了省下费用,郭益民在路边买了一个最便宜的粽子,当做午餐。为寻找相关线索,他辗转于许昌、武汉、长沙等地,一边打工一边寻访当年的知情人。而这一路上,很多退役军人、边民,都热情帮助老郭,为他提供线索、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