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零下1000 收藏 18 1953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28_26696_10626696.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28_26697_10626697.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28_26698_10626698.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在我所收集的侵华日军遗留物品中,烟盒是一个特别的种类。



它并非日军统一配发的制式军品,按西方军品收藏分类,应该归入“个人物品”之列;然而,它却是最具有军国主义和侵略文化色彩的东西。这些烟盒通常8×10厘米大小,打开后可以装10支不带过滤嘴的香烟。材质以铜质镀银或镀铬居多,偶见铝质的(据说战时铝材主要用于制造飞机,比铜材更为稀缺;日军九八式军刀的刀鞘,有的为铝材制作,很轻便,是配发给将官用的)。烟盒为瓦面,装在衣袋里与身体表面吻合,不硌人。赋予烟盒收藏价值的,是其表面形形色色的图案与文字。一般为蚀刻法制作,可称为铜版画;偶见比较复杂的冲压法制作,就属于浅浮雕了。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笔者以个人收藏和所见,把这些图案文字归为几个主题。



“皇军”符号种种。这类烟盒,最典型的图案为:左右是交叉的日本军旗、国旗(日本军旗镶边有流苏),中心是一朵大樱花,下衬丝带束着的绿枝,上托军种符号。日本陆军符号为五星,海军为铁锚;近卫部队属于陆军,因拱卫皇宫地位显赫,有其特殊符号,为绿叶托举着的五星。图上还有文字,如“骑兵五”——含义为骑兵第五联队,“近步四”——含义为近卫步兵第四联队。可见日军烟盒也有按部队番号专属的。



此外,有些烟盒上图案仅为军种符号。笔者收藏的一个日军近卫部队使用的烟盒,图案是立体感很强的浮雕。除了随身携带的款式,还有置放在案头的,形如肥皂盒。在笔者收藏的另一款此类烟盒的图案中,既有日本陆军钢盔、军刀及用于装饰的花束和枝叶,中间更有一只飞翔着的金鵄鸟,这是日本传说中能昭示“武运”的一种猛禽。



宣扬武威和武功。这是最主要的类别,其图案和文字让中国人一看就从心里感到被侵略的屈辱和愤怒。在一个反映“九一八”事变日本关东军侵占中国东北的烟盒图案上,在日军飞机、坦克、大炮、步枪包围逼迫下的,是一个中国的城池,旁边是东北物产的标志物——一株硕大的高粱,文字说明为“满洲派遣”。一个反映“七七事变”的烟盒上,赫然画着一队日军荷枪举旗,正趾高气扬地从高大的北京正阳门箭楼(即前门)下通过。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笔者原来以为,这些烟盒上的图案,可能都是日本画家们根据新闻事实运用艺术虚构手法创作出来的,但最近却惊异地发现:有的图案居然是写实的!如有枚烟盒,正面图案为:2架日军轰炸机正在对一条河畔的中国民居进行轰炸,画面远处浓烟滚滚;右下角的款识为隶书汉字“支那事变纪念”。笔者近日翻阅所收集的日本战时画报时发现,这个烟盒上的图案,是由1937年8月出版的《世界画报》“日支大事变号”第1辑上的2张历史照片拼合而成:被轰炸的地方,为海河边的天津电话局,时间为1937年7月29日;而天空上的一大一小2架飞机,则是从另一张日军1937年7月28日轰炸南苑兵营的照片中“移植”过来的。就是说,这个烟盒上的图案,同时记录了“七七事变”期间我北京和天津两地被日军战机轰炸的事实。如此“高效率”的为侵略写照的“艺术”手法,真是令人发指!


这一对烟盒背面刻着相同的日本文字,按侵略者的立场记录了“七七事变”的经过,大致译文如下:“昭和十二年(1937年)七月七日,北支卢沟桥一声枪响,日支战争全面爆发。正义皇军长驱直入,日支提携北支明朗,实现日满支共同愿望。”



军国主义“教义”。在这类烟盒上,充斥着“忠勇”“忠诚”“忠君爱国”“报国”等醒目的 “训条”,图案一般为日本军人操枪弄炮的尚武形象,写实感很强。



在笔者所藏所见中,有几件值得一说。明治天皇是“皇军”的“缔造”者,其对军队的“圣训五条”很著名,大致含义为:军人应以忠节为本分;军人须正礼仪;军人应崇尚勇武;军人应重信义;军人应提高素质。这些“训条”被刻在了烟盒上。字迹疑为明治天皇手书。



另一枚烟盒主体图案为日军战舰,主题词为“忠君义烈”,系日俄战争时任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的东乡平八郎元帅所题写。此人在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任“浪速号”舰长,违反国际公法,在宣战前击沉运载中国军队的“高升”号。由日军高级将领题词,似为烟盒制作中的习惯,此外还见有“寺内”的落款,推测题词人为曾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后任日本南方军总司令官的寺内寿一大将。



日军推崇古代日本武士的武德,日本古有“花数樱木,人数武士”的说法,极言樱花的倏然凋零如同武士赴死。如在烟盒上,被樱花衬托着的日本军旗,就是这一说法的图解。



战场地图。侵华日军进入陌生的中国土地上侵略,也难免有人生地疏之忧。为此,在随身携带的烟盒上绘制出中国地图,就有“指点迷津、指引方向”的效用。宁夏侵华日军物品收藏家沈克尼谓之“个人物品上体现的战场意识”。



笔者曾见一画有伪“满洲国”地图的烟盒。烟盒右上角的日本片假名为苏联国名,左侧与蒙古(其实是我内蒙古地域)、中华民国分界;左上角为并列的日本国旗和“满洲国”五色旗,色彩尚未完全剥落;右下角是一顶日军早期钢盔;从地名看伪满边界已推进到承德,据此推测是1933年左右我东北完全沦陷时期的物品。


有枚排烟盒,其上部可见长城外的绥远、察哈尔和“满洲国”等地名,铁路和公路分别以实线、虚线标出,非常精细,图案下缘截止到水平的陇海铁路线。在另一枚烟盒上,地图下缘已分别推进到南京、上海和广州、南宁等地,这反映了日军对我侵略的不断深入。笔者以此与真实地图比对,以上几个地图均大致按比例复制,没有走形。此外,还有一枚比例尺较大的华北局部地图,为了尽可能详细地标注出地名,铁路、公路与河流走向做了适当变形。当时侵华日军限于兵力,主要占据了中国的交通线,因此把沿线的地名弄清楚,对一名士兵至关重要。笔者推测,这个烟盒应为日“北支派遣军”早期所用。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宣扬殖民开拓。开拓殖民、经营满蒙,是日本当时的国策。为此,日本政府大量移民到我东北地区进行“开拓”。如浅浮雕图案,主体为一个戴凉帽的日本“开拓团”成员形象,怀抱锹、镐等劳动工具,腰间别有日本短刀,脚下是绵延起伏的土地。左上角的英文含义为开拓殖民地,右下角英文含义为北中国。笔者找到了几张日本“开拓团”老照片与烟盒图案比对,在我东北黑土地上耕作的日本“农兵”与图中的人物何其相似!



笔者所藏的另一枚此类烟盒,图案上的铁路线交叉点为牡丹江,由锹、镐这类“开拓”符号映衬,中心为牡丹江标志地貌;右侧的“忠魂碑”是日本用于纪念为侵略政策送命的亡魂,当时在我东北地区大量树立,战后大多被我拆毁,只在大连旅顺保留了一座日本在日俄战争后所立的“忠魂碑”,用以提醒国人牢记国耻。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烟盒上的侵略文化:二战日军烟盒(组图)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