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拆迁”到“征收”---看有人是如何利用文字游戏来愚民的

从“拆迁”到“征收”,看有些人是如何利用文字游戏,愚弄人民的。

由于唐福珍因拆迁自焚,围绕拆迁而引发的一系列暴力拆迁事件,被一一暴露出来,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会发生在社会主义中国的今天。人们无法理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中国,为什么有人敢胆大妄为,而不受法律制裁?更无法理解人的生命为什么不如当地所谓的发展值钱?

由于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由于城市规划大规模的发展,国家颁布了一系列的拆迁的法律法规,这些为国家和城市的建设和发展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可是随着住房市场化的进一步的拓宽,商品房占据了城市乃至国家居民主要地位。而当地政府在出售土地是赚取了高额差价,开发商也因此谋取了大笔的不义之财。

作为中国的土地制度,无非有两种,一;国有土地,二;农村集体土地,不管是国有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土地,都是中国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公民的。只要你是中国公民,只要你是的居住的房屋是合法取得的,你就是这所房屋的主人,这是宪法所明文规定的,不是谁的恩赐。可是一部违反宪法十几年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却在已依法治国自诩的中国却畅通无阻,演绎了一部部人间惨剧。人们对此是深恶痛绝的,或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自叹:自己手里没有权利自己太渺小,无法改变自己的卑微的地位,只能是逆来顺受或是以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来采取极端的方法来捍卫自己合法的权利。但是这种极端的方法,往往被当地政府冠以”暴力抗法“而加以严厉打击。那些暴力抗法的钉子户被严厉打击,而那些“非法拆迁”“野蛮拆迁”和绝对“暴力拆迁”的恶性事件则被“和谐社会”和大力发展城市建设的美名下被遮掩、被封杀。

你如果是某个城市里居住,有一天你的房子,主要是你房子的土地,非常的荣幸的被某个开发商相中,你的这种荣幸就会随之转变为不幸的开始。某一天你一觉醒来你的房子被人写了一个的“拆”字,在拆字上又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儿。你一切平静的生活都会被打乱。开发商和当地部门则开始玩起文字游戏,本来拆迁是一起实施的,而开发商为了在心里打击被拆迁人往往是将拆迁分两步走,本应是先谈迁再谈拆,你有本事你就扛着,没本事胆有小的你就早早一走了之免得惹得一身的麻烦。

对那些“赖着”不走的,开发商则开始利用当地政府的权利来拔除那些刺头。那些“讲道理”的开发商们,还能拿出一张法院的判决书来,以显示他是取得了合法的手续,依法强制拆迁的,让绝大多数的开发商则什么都没有。既所谓的联合执法,集结公安、城管、消防、120、开发商雇来的打手、房屋的主管部门、挖掘机、铲车等浩浩荡荡的杀向那些不肯合作的钉子户。霎时间;大人哭,孩子叫,尘土飞扬。有时还火光冲天。当然那火,是那些不肯屈服的钉子户门自卫的手段,这时那些钉子户们往往的会被扣上“暴力抗法”的典范,而被加“关照”。

但是人们对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房屋是很难以割舍的,这种对自己家园的依恋往往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人们也在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利用自身的力量,尽最大的努力,尽量的能保住家园,可是这种力量怎能和国家的政法机器相抗衡?因此有:“以卵击石”之语。

而开发商为了显示自己手中的权利和当地政府相互勾结,由当初的“非法拆迁”逐步发展为“野蛮拆迁”直至转变成今天的“暴力拆迁”。

但是随着唐福珍因拆迁自焚人们从惊愕中发现原来的城市拆迁是那样的血性是那样的残忍,人们在震惊之余痛定思痛要将这个流血的拆迁条例废止,让新的城市拆条例充满人性化,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拆迁涉及的方方面面的利益,使得这部新的拆迁条例远比想象得要难许多。

不向当初因孙志刚因为带暂住证而惨死在收容中心那样的简单,城市收容他不触及到当地政府的利益,更不关城市发展的需要,因此,废除收容条例改为救助既简单又能赢得人心所以收容该救助就会容易。而城市拆迁所触及的各方利益;当地政府、开发商,都会因新的拆迁条例蒙受“重大损失”,各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抵触情绪是可想而知的。

新的拆迁条例最核心的内容,也是最能触及开发商切身利益就是;“先补偿,后拆迁”,“先征收、后拆迁”,“先谈价格、后谈拆迁”,由以往的政府有后面转为率先出面的这样令人发窘的场面。像原来那样开发商看上某一块地,当地政府立马就会变成开发商的急先锋、马前卒,为开发商摇旗呐喊,直至成为开发商的打手。而新的拆迁条例;当地政府由原来的暗箱操作和躲在后面的被逼的站到了他不愿意的前面,以后那些被拆迁人会面对面的指着当地政府某一领导的鼻子,让领导们难堪的事清会时常的发生。同时新的拆迁条例将原来的“拆迁”,改为“征收”或“征用”以征代拆。而让政府和开发商头痛的事,原来一拆了事的的方法,将改变成“先征收、后拆迁,先补偿,后拆迁”这种看似有利被拆迁人的做法大为不满。可是开发商并没有胆量和国家相抗衡,只能由各个地方政府来和国家讨价还价以此为当地政府和开发商来争取更大的利益,因此新的拆迁条例才会因此迟迟不能出台。

不管是先前由拆改征但是拆迁的实质和核心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转变。当地政府在进行城市拆迁的时候会在你家的墙上不再像以前那样写一个拆字拆字太野蛮太血腥了,随而代之的是个征字,而紧随征后面的的“收”或“用”这种比较温和的字却不见了踪影。就如同原来一样“先谈拆、后说迁”一样。

如果你还是像从前那样的不给政府一个面子,那你就是和政府过不去,让政府难看,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给脸不要脸”的钉子户,政府会拿出更好的办法来收拾你这个“死不改悔”、“不知好歹”的钉子户。

其实,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善良的。在政府和开发商面前,老百姓是诚惶诚恐的,有时是胆小怕事的。他们不指望在拆迁方面能给个公平的价格,只是希望拆迁的赔偿款能买上一所可以居住的房屋就行。这些可怜的平头百姓只能利用自己手里仅有的关系,使自己在拆迁方面少吃点亏。不管是从前的“拆迁”也好,还是即将实行的“征收”或是“征用”也罢。不管是国家的公共利益也好,还是房地产和当地政府的商业行为也罢,特别是国家的公共利益老百姓是支持的,就是真正的商业开发老百姓也是能配合的。而这些无能的老百姓只是希望在拆迁方面,政府和开发商能在《城市拆迁条例》的规定下,能本着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原则,给一个合理的拆迁价格,老百姓也就心安理得了。

老百姓痛恨的是,当地政府和某个开发商,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关系和金钱,相互勾结。打着公共利益的幌子、实则是将见不得人的不合法的商业行为,至国家法度于不顾,将不合法的转为合法的,而进行“非法的”或是“野蛮”的“暴力”拆迁。老百姓“申诉无路、上告无门,”从而引发血腥的“暴力抗法”事件也屡见不鲜。

至于说新的拆迁条例能否杜绝因暴力拆迁所引发的血案,人们不得而知。但是住房毕竟是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安居才能乐业,乐业才能稳定社会,稳定政权。如果国家老是考虑GDP和城市发展,而忽略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从而漠视或无视老百姓的的疾苦,国家的长治久安从何而来?到那时你的GDP就是世界第一,个别人的生活水平再高,社会政局不稳也是枉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