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所见到的几起兵器伤亡事故

我入伍的那个年代,官兵普遍文化不高,对那些连家信都要人代写的士兵来说,训练教材如同天书,弄不懂其中的“天条”,又要与枪炮打交道,自然危情常在。

我在师教导队当区队长时,有一天到灶房打开水,却见炊事班长王二驴在里边捣鼓一个棒槌模样的东西,走近细看,大吃一惊,原来那东西是一发变了形的82迫击炮弹

于是我大喊:“放下!赶快放下!”

王二驴吓了一跳,但这伙头军显然不买我这个排级小官的帐,一边捣鼓一边说,没事儿,我把盖子拧下来,倒出炸药,这东西是好钢,能卖钱哩!

王二驴所说的盖子,就是炮弹引信。引信在射击前处于锁闭状态,只有发射之后有了一定的飞行速度,引信才进入待发状态,落地就爆炸,偶然也会不爆炸。王二驴捣鼓的,就是这么个落地却没爆炸、但已经进入待发状态的哑弹。

眼看喊叫没用,我就退到门口叫骂起来。王二驴也火了,站起身,竟把炮弹扔了过来,“咣当”落在我脚下,砸得水泥地冒火星。

得得得,我先跑掉再说。跑到队部,队长贺刚闻讯后拔腿就往外跑,跑到灶房门口停住,也不敢进进去,想喊,又怕惊吓了那伙头军,手脚一乱反而坏事,于是就拼命压住火气,说:二驴,该做饭了!

二驴出来了,队长一脚踢过去,气得连骂人都连不成词句了。

后来查明,这发哑弹是二驴往射击场送饭时拣来的,放在灶房角落里已经有些时间了。牛高马大的王二驴,抡起马勺能做上百人的饭菜,斗大的字却识不了一箩筐,挨了一脚却还是一头的雾水。

就在离灶房不到200米的操场上,两年前曾发生过一启重大伤亡事件:一位火箭筒教员在给军官集训队讲课时,因一时找不到成套教具,竟把真发射药和教练弹头混装在了一起,结果在操作示范时,“轰”的一声打了出去,弹头直冲听课的队列而去,击碎了一位副连长的头颅,又继续前行,扎在另一位排长的肩上。

我当连长时,邻近连队的一位海南黎族士兵就曾拿一枚60炮哑弹扔着玩,结果导致5名士兵负伤。当时营区正在午睡,一声爆响,大家跑出来,只见黎族士兵还傻愣愣站着,不远处放倒了一片伤兵。

类似这样犯浑造孽的,大多是些文化不高而又性情莽撞的人。我当士兵时有一次担任战术射击报靶员,蹲在临时挖掘的靶壕里,总觉得前边那道崖壁角度不对,会不会把子弹反射回来?于是就提醒在场的一位副班长,却遭来一顿训斥:新兵蛋子懂什么!只好灰溜溜躲在一边。

哨子一响,子弹哗哗打来,我躲得远些,倒是没事。那大咧咧的副班长却抱着脑袋嗷嗷大叫起来。我见事不好伸出旗杆狂摇,枪声骤停。

连长谭元跑过来,只见缩成一团的副班长腿上、屁股上,楔着两颗撞成月牙型状的子弹头,流了好多血。

我当参谋时,有一次在某高炮旅组织夜间演习,旅长发出演习开始的指令,一位士兵举起信号枪发信号,但黑夜里方向角度没把握好,竟一枪打在旅长左侧太阳穴上,50克镁粉压聚的弹头卡在颅骨上,以一千多度的高温剧烈燃烧,旅长当场牺牲。

与枪炮打交道注定了军人职业的危险性。但在和平树下,危险来自无视规矩,来自书没读够。有道是:无知者无畏。 ( 贵丁原创)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晒晒你的年薪》链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1-31 22:38:24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