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战 正文 第十九章 胜者为王

百成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size][/URL] 陈天元本想师傅能指点他一二,可没想到还是被师傅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此时他只能暗气暗憋。晚上陈天元躺在草堆上,回想起白天的棋局觉得自己确实急躁了些,如果能再柔韧些,未必会输。他决定明天再去试一下。 第二天一早,陈天元便又来到神洲第一棋馆。棋馆的人一看是他,便对他进行了一顿冷嘲热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


陈天元本想师傅能指点他一二,可没想到还是被师傅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此时他只能暗气暗憋。晚上陈天元躺在草堆上,回想起白天的棋局觉得自己确实急躁了些,如果能再柔韧些,未必会输。他决定明天再去试一下。

第二天一早,陈天元便又来到神洲第一棋馆。棋馆的人一看是他,便对他进行了一顿冷嘲热讽。陈天元不以为然。与陈天元对弈的还是那个日本病夫。两个人没有语言,完全用棋子说话。这次陈天元沉着应战,避其锋芒,攻其薄弱,一盘黑子如泥鳅般游刃在白子之间。整盘棋下来,日本病夫竟然没能提掉陈天元的一颗黑子。最后陈天元以三目棋获胜。棋馆的人显得很无奈,只得履行承诺交给陈天元三十大洋。陈天元欣喜若狂,刚要拿钱走人,日本病夫突然提出要再与陈天元下两盘棋。如果陈天元能赢的话,就再给陈天元五十大洋。如果陈输棋的话,则必须交出已得的三十大洋。陈天元知道,如果自己拒绝,恐怕很难带着钱走出棋馆,所以只好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两盘棋,陈天元依然发挥自己的优势,避实就虚,游刃穿插,常于险境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转而化险为夷。日本病夫这回似乎是动了真气,原本蜡黄的脸色,变得清一阵,白一阵,五官也挤在了一起。陈天元的棋貌似深受蹂躏,但最后却都以极小的优势胜出。第三盘结束,陈天元要起身,却见日本病夫一翻白眼倒在了地上。陈天元下了一跳,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棋馆过来两个人匆忙将这个日本病夫抬了下去。陈天元本想索要那五十大洋,但又怕再生事端,便急匆匆地离开了。消息一出,整个承德轰动了——小叫花子力挑日本棋馆,日本棋手当场晕厥。陈天元大胜日本棋手的事轰动了整个承德,老百姓是越传越神,不到一天的工夫就炮制了十几个版本。

陈天元更是高兴,他买了两瓶好酒,两个好菜,拎回了破庙。胡三清似乎早就知道陈天元此次能赢,他已经在家做好了准备。陈天元是越来越佩服他这位师傅,他简直是料事如神。胡三清今天一改常态,喝了个一塌糊涂。看着师傅兴奋的样子,陈天元突然想到了含恨而死的父亲,不禁泪眼朦胧起来。

“天元,你哭什么?”胡三清的话语变得随和了许多。

“没哭什么,看着您,我想起了我的父亲。”陈天元抹了抹眼泪。

胡三清似乎被陈天元的话语打动了,眼角流下了两滴浑浊的泪,“天元啊!我的那双儿女要是不死的话,也应该有你这般大了!苦命的人比比皆是啊!”陈天元想借此打听一下师傅的身世,但又怕胡三清翻脸,便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第二天,陈天元依然如往常一样到大街上乞讨。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已经在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他刚来到街上,便被一群百无聊赖的百姓围了起来。

“小叫花子你真了不起!”

“小叫花子你为咱中国人争了光了!”

“小叫花子,你这么厉害,应该去找那个田中下两盘,替咱中国人出口恶气。”

“你这么有本事,怎么还讨饭啊?”

“小叫花子,你叫什么名字?”

……

老百姓说什么的都有。陈天元觉得自己就像一头正在下犊子的母牛,光天化日之下被大家看了个正着。陈天元思考着脱身之计,突然人群后面一阵大乱,紧接着人群向两边一分,神洲棋馆的那两个日本人不可一世地从人群外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你们得意什么?和小叫花子下棋的那个人,只是我们棋馆扫地的伙计!你们中国人真是好笑,竟然把这样的胜利当成了骄傲!怪不得中国棋手的棋力和大日本棋手的棋力有六子之差。凭着你们这种肤浅低劣的棋技,怎么能和大日本国手相提并论!”说话人突然用手一指陈天元鄙视地叫道,“叫花子!石井次郎馆主约你对亦三局,让你知道一下日本棋道的博大精深,见识一下日本棋术的厉害,你敢应战吗?”

众人早已被气得七窍生烟,听了日本人的话,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答应他,我们支持你!”

陈天元也早已气炸两肋,看了看面前的这两个不可一世的日本人,冷笑道:“你们日本人最厉害的不是棋术!”

“那是什么?”一个日本人不解地问道。

“你们的臭嘴!”

众人一阵哄笑。两个日本人被陈天元羞辱得面红耳赤,正要动手,陈天元突然指着一个日本人大骂道:“怎么着,让我说对了是吧?你们日本人就这点本事吗?被人说中了要害就要动手!这就是你们日本人所谓的礼仪吗?真想不明白你们日本人怎么还妄称什么礼仪之帮!有本事咱棋盘上见,在这里撒野就是你们的本事?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陈天元这番痛快淋漓的谩骂,将两个日本人骂了一个狗血喷头。两个日本人举起的拳头早已放下,脸色清一阵白一阵,却又无话可说。

“回去告诉你们的什么馆主,小爷我明天一早便到!”

两个日本人恶狠狠地指了指陈天元,愤愤地转身离开了。

全场暴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众人都觉得陈天元的这番话骂得太痛快了。这些平时胡三清骂自己的话,今天竟然都用在了日本人的身上,陈天元自己也觉得骂得痛快!

陈天元废了老大的劲才摆脱了众人的围观,跑回了破庙。胡三清很是吃惊,不知道陈天元为什么会回得这么早。“得意忘形了怎么的?赢了两盘棋就不再要饭了?”胡三清没好声气地问。

“师傅,我想和您说点事!”陈天元迫不及待地说。

“有屁放!”胡三清显得很不耐烦,他似乎知道陈天元要说什么。

陈天元将刚才发生的事细说了一遍。胡三清听后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好小子,不愧是我徒弟,看来你是尽得师傅的精华啊!不错!对付这些小鬼子!就应该骂得他们哑口无言!哈哈哈哈!”胡三清表现得很兴奋。

“师傅你觉得我去应战,有几成胜算?”陈天元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胡三清指点他一二。

“神洲第一棋馆的石井次郎是日本八段选手。以你目前的实力毫无胜算可言。”胡三清似乎很了解石井次郎这个人。

“那我这一去岂不是又要丢尽中国人的脸?”陈天元突然紧张起来。

胡三清突然脸色一沉,恶狠狠地骂道:“你个没用的东西,没那个本事,就别呈那个强,看你怎么擦这个屁股?”

“师傅!您老人家可不能坐视不管啊!你给想想解救的办法吧!”陈天元笑着蹲在了胡三清的身旁,为胡三清捶起了背。

“少来这套,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明天先照你先前的思路和小鬼子下一盘,回来再和我说!”胡三清的声音很低沉。

“田忌赛马?”陈天元惊叫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