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王牌狙击手:每次开枪后再也不想摸枪

kiss撒旦之吻 收藏 9 2263
导读:人质被歹徒紧紧地夹在双腿之间,生死未卜;歹徒的情绪异常激动,咆哮着叫嚣换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人质,就在歹徒将匕首高高举起试图捅向人质的瞬间,一粒神速金弹呼啸而至,劫匪应声倒地……1个月前,保和乡一起劫持人质案的劫匪,被一枪击毙。   他,是一个特殊的狙击手,从来不用枪中的第一发子弹;击毙嫌疑人后他绝不会转身离开,而是走近“检靶”,甚至托起死者的下巴检查枪法是否达到预想效果。那一枪一命的功夫,更让他的职业生涯充满传奇。昨(9)日,记者走近了这名有着“成都第一狙击手”称号的传奇人物,他名叫王达。   聚焦·任

人质被歹徒紧紧地夹在双腿之间,生死未卜;歹徒的情绪异常激动,咆哮着叫嚣换一个身体健康的年轻人质,就在歹徒将匕首高高举起试图捅向人质的瞬间,一粒神速金弹呼啸而至,劫匪应声倒地……1个月前,保和乡一起劫持人质案的劫匪,被一枪击毙。

他,是一个特殊的狙击手,从来不用枪中的第一发子弹;击毙嫌疑人后他绝不会转身离开,而是走近“检靶”,甚至托起死者的下巴检查枪法是否达到预想效果。那一枪一命的功夫,更让他的职业生涯充满传奇。昨(9)日,记者走近了这名有着“成都第一狙击手”称号的传奇人物,他名叫王达。

聚焦·任务>>>

第二颗子弹一枪击毙

特写:不用第一发子弹,这是王达多年就养成的狙击习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解读:“这个小动作只是给自己一种心理暗示,让自己稳定下来。”

下午3点,王达刚从外地执行完任务回到办公室,桌子上的两袋饼干和一杯咖啡便是他的午餐。点燃一支烟后他不解地问:“我有什么好写的?在别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刽子手。”从事狙击手已有15年,并所有任务都无一失手,但他却如此谦虚地评价自己。提到上个月发生在保和乡某超市的劫持人质案,王达低下头显得一脸沉闷:“我不想杀人,但选择了这个职业,背负了如此重大的社会使命,我不得不开枪。”

11月7日,是王达值班的日子,当天凌晨他突然接到上级指派任务——保和乡一超市内有一名男子被劫持。如同每次执行任务一样,王达抓起装备携行包便急匆匆地赶往现场。当时,歹徒已经处于疯狂状态,情绪万分激动,要求警察为他换一个年轻的健康人质:“当时我的心凉了一半,这说明他手中那张‘牌’不好,可能人质已经断气。”王达说,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当击毙歹徒后而人质也死了,特别当超市员工说人质在1个小时前动了几下时,他更加绝望。

不管人质是否还活着,他只能抱着得到喜讯的希望。迅速观察现场后他发现,超市内有6排货架,而歹徒和人质却在最里面的角落,另一边是一面玻璃。“那种地势不可能使用狙击步枪,如果勉强隔着玻璃开枪,或许人质和周围的警察都会受伤,最好的选择只能躲在门口使用92式手枪。”王达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歹徒依然不放过人质,危险时刻开枪击毙。

又过了近1个小时,无论如何谈判歹徒都不肯放下人质,而且情绪越发激动,将匕首高高举起准备插向人质,情况十分危急!此时王达已经取出第一发子弹,作好射击准备。看到支队长打出“开枪”手势时,他先是对准歹徒头部扣动扳机,接着对准胸部连发4枪,歹徒应声倒下,所幸人质还活着。

剖析·内心>>>

不愿意被看做刽子手

特写:曾经王达一直戴着一条十字架项链,每次开枪他都把十字架转到后面。

解读:“杀人真的不是什么好感觉,有负罪感,从工作来说,这是职责,但结束一个陌生人的生命,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样也算赎罪了。”

“虽然成功救下了人质,但歹徒却被我击毙了,是人都会难受。”王达有些哽咽,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来缓解内心的压力,“事后,我忧郁的表情没能瞒过妻子的眼睛,虽然她让我不要往心里去,但怎么会不往心里去呢,我亲眼看见歹徒倒下、死亡,是我的子弹穿进了他的身体……”

15年,王达每次都能成功击毙歹徒,但在众多光环的照耀下,他的内心却充满了矛盾。在他心底始终有个结,他认为自己在别人眼中,永远就是一个冷血的刽子手,他认为每次杀人都是受了一次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其实杀了一个人后,就再也不想摸枪了,我看到的都是血腥凶残的一面。”

自白·家庭>>>

在家里我什么都不是

特写:在王达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诸如《冷血》、《人质解救与特种部队》等书籍,没事时他就学习一些新东西,而他的办公桌上放的也是举重、射击的塑像。

解读:“但我家里没有这些东西,都是我老婆放的一对一对的猪猪,还有洋娃娃。”

“就算我尽再大的社会责任,但在家里我什么都不是,愧对我的家人。”枪击歹徒,救出无辜的受害者,这是人们崇拜的英雄,但王达对家却充满了愧疚。“每次的军功章和证书都是拿回家给老婆,把它当成我给她的礼物。”由于工作性质很特殊,王达不能经常陪在妻子身边,更没有过多的时间陪妻子逛街买礼物,送给妻子最多的只有自己的军功章和各种荣誉证书。

说到深爱的妻子时,王达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他说每次获得的军功章和荣誉证书都交给妻子保管,自己究竟得到多少荣誉证书他自己都不知道:“荣誉对我来说,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记者手记>>>

请给他们更多理解

当我满怀好奇走进王达的办公室时,这个号称成都第一狙击手的传奇人物让我一愣:他眼中含着其他警察没有的忧郁。我心里暗自琢磨,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沉闷?

采访中我多少明白了几分,作为狙击手来说,结束犯罪分子的生命并不痛快。而在走出王达的办公室时我才恍然大悟,警察行业的狙击手并不是像电影中一样只管结束生命,他们需要社会更多的理解。(天府早报 肖蜀韵)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