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8.农民大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见端上来的饭菜比大伙过年吃的还好,众人也不客气热热闹闹地敞开肚皮吃了个满嘴流油。吃完饭后,天也黑了。

等李云和刘天明来到晒谷场,村里的农民已经来了黑鸦鸦一片。农民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他们早知道下午的事了,对于高地主一家的死,他们有说不出的兴奋。农村本来日子就单调乏味,现在又听说身边来个留过洋的,还厉害的了不得,一出手就把连土匪头都能逮到的高家父子打死。去叫他们来的人个个都说李云一人拳脚生风,警察和护院七个人拿枪都打不过;又说他枪法准,看都不看,左右开弓,隔个院子,房顶上爬的人也一枪毙命,不用一袋烟功夫就让十几个人见了阎王,没一个人能进的了他的身子。对此大家深信不疑,反而对豹子岭的干些啥没兴趣打听了。毕竟土匪人多,他们干那些杀人放火的事都在情理之中。于是村里人再向周围的人一传,自然就加进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就直接把李云干的事变成了神化故事。于是,男女老少只要走的动的全部出来,谁都想看看这个留洋的人到底有没有长多个鼻子眼睛的,或者是个三头六臂的模样。

李云的到场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晒谷场上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连小孩都不再乱跑、哭闹,和大人一样好奇地望着李云。他们个个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白净的青年穿的不是他们想象的洋装,没有带枪,脸上也没有他们想的那样长多样东西,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强壮如牛,也没如他们想得那么高大威严。即便如此,他们仍然相信这个人一定不是凡人,真人不露相啊。大伙都想看看他的不凡之处呢。

晒谷场一头放了张方桌,周围有七八个土匪打着明晃晃的火把,照得的很亮堂。

李云走到桌子跟前问刘天明讲不讲话,他摆摆手说不用。

李云在大家热切的眼光注视下跳上桌子,背着手面向人群说:“我叫李云,回国探亲误入陈庄,不想高家的王八羔子起坏心要谋害我。兄弟逼迫无奈,在刘寨主的帮助下杀了老狗一家。我李云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他高家不仁,我姓李的也就对他不义。我决定就住这不走了。今天把大伙叫在一起,就是想和大伙打声招呼,其次就是决定把高家田地给大伙分了。

农民都听惊呆了,没想到这小伙张口就要分地给他们,哄的一下就乱了。

李云知道这是情理之中的场面,就大声说:“大家先别吵吵,等会你们找几个脑子好使的和我商量,这地怎么个分法。再一件事就是我今天当着大伙的面,把你们留给高家的欠条、地租契约统统点了,以后大家就自个好好过日子吧。”

说完就跳下来,叫人抱上那些帐本、借条、契约等堆在地上,拿火把给点了。

农民个个人争先挤在四周,也不怕烟熏火燎,都想亲眼看个仔细。

等火苗慢慢熄灭,只剩一堆灰烬,农民才缓缓散开。

刘天明怕农民们散场回家,就站上桌子,大声说:“我这位李兄弟人年轻,可想事情周到,有眼光,还有副菩萨心肠,大伙跟遇着他算是祖坟冒青烟啦。他今天救过我的命,他的事也就是我豹子岭的事。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大家以后不要忘本,谁以后要对不起我李云兄弟,那就是对不起我刘黑子!”

农民们齐声说:“刘寨主放心,刘庄肯定没这样不识好歹的人。李家兄弟的恩情我们下辈子都会记得哩。”

李云在一边说:“大伙别那么说,家有万贯,也只是日食一升;房有千间,夜睡一炕。我就看不惯多吃多占的人。好了,你们自己商量找几个人等会去院子找我谈分地的事,我先回去了。”

李云说完,径自和刘天明先走了。土匪们跟在后头打着火把,抬着桌子一起回到院子里,撇下满场的村里人在黑暗的场上兴奋地谈论今晚的感受。

这伙祖祖辈辈修理地球的农民生活就是受累受气,几时经历过这种痛快事,几时听说这么激动人心的话啊,几十年都不遇的人今晚见到了,一辈子没碰到好事今天遇到了,还有那截然和自己不一样的普通话口音。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稀奇,那么新鲜,那么使人兴奋。个个心里头的那个兴奋简直没地方放了,就相互笑着、闹着、打着趣、开着玩笑,说个不停。

有个老头怕误事,在人群里忍不住大声喊:“大家先别磨牙,李兄弟还等咱去人谈事情哩。”

农民们于是又嘻嘻哈哈地讨论起派谁去,很快就选出三个稳重、精明、大家信得过的人去大院谈事情,其他人在夜里反正没事可做,每个人都想第一时间知道他们去商量的结果,加上兴奋就又继续着热烈地谈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