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二章 小月月

a81363686 收藏 2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位于华夏共和国西南边境的翼火蛇星系(婆罗联邦称“阿鲁纳邦”)是一个美丽、富饶的星系。这个星系中蕴涵着数十颗极其罕见的资源星,是华夏国最重要的资源基地之一。华夏人已在这个星系生活了上千年,并在这里开发出大量能源、矿物、稀有金属。。。。。等等能促进国家高速发展的紧要资源。第一次星宇大战结束之后,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与华夏国西南边境接壤,早就对这片星空垂涎欲滴的婆罗联邦,贪婪地对这个星系提出了领土要求,被在这个星系里生活了上千年的华夏人断然拒绝之后,星空中不时传来的枪炮声划破了这个星系原本的宁静、祥和。

HX—ZQ—YH22号武备星位于翼火蛇星系最西南,是华夏国西南屏障。虽然它仅仅是一颗无任何资源,也不适合人类居住,没有城市的荒凉星球,但其战略地理位置却极其重要,是华夏国翼火蛇星系的门户。可以说只要占领了YH22号武备星,就能以此为基地,长驱直入翼火蛇星系,直接对翼火蛇星系首府星新昆明造成严重威胁。

时距婆罗联邦入侵YH22号武备星已有两个多月,跟随华夏国羽林军第七军登陆这颗星球的一一五重型装甲师师部却闲云雅静,一点也没有大战来临之前的紧张气氛。师部里稀稀疏疏的有着几个犹如逛公园一般,不紧不慢、闲庭信步的懒散军人。和其他羽林军部队的胸章不同,这些军人军服左胸上绣缕的不是一对展翅高飞的洁白羽翼,而是一个硕大的血红色狼头。这狼头龇牙咧嘴,意欲噬人,恐人心骇。同其凶恶外表格格不入的是,它尖狭双目中射出的目光让人感到异常怪异,那是一种充满智慧、睿智、狡诈的目光。

这些军人就是一一五师师部参谋人员。

一一五师师部门口有一株巨型铁松木,枝繁叶茂,浓荫蔽日。钢针似的树叶下,这时斜躺着一条大汉。

放眼望去,嗬!好一条大汉!

但见他约莫二十四五岁年纪,斜靠着松树的身体大约两米来长,豹头环眼,燕额虬髯,虎背熊腰,铁塔般壮实的身躯,隆隆鼓起的肌肉使覆盖在上面的黝黑皮肤显露出完美曲线,爆炸性的力量似乎随时都会释放出来。一件黑色短袖军装紧贴于身,勾勒出他坚实的胸肌和六块排列成两排的腹肌非常漂亮的轮廊,充满了阳刚健壮之美。下巴上一片短短的胡须刚针似的立着,和上面的松叶相映成趣。

他军服左胸上也绣缕着一个血红色狼头,不过同参谋们军服上的狼头不太一样。这狼头给人阴森、寒冷的认知,嘴里朝外支出一对长长的锋利獠牙,獠牙尖端一片红意,还挂着几滴鲜艳的血珠子。军服两侧肩章上各绣有三条成品字形排列的血红色小狼,彰显出这人身份。这条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华夏国羽林军第七军第一一五重型装甲师一团上校团长张月月。

张月月一直非常满意自己的外形,像极了他最为崇拜的古地球冷兵器战争时期的一员猛将,他经常拿着本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家谱四处向人炫耀:“瞧!张飞就是俺的祖先!”威猛的外形,高强的本领,神秘的家谱,一一五师官兵们戏称他为“猛张飞”。

斜躺于树下的张月月感到委屈无比。尽管已经委屈长达二十四年,但他依然认为自己比窦娥冤多了。张月月认为自己承受六月飞雪已有二十四年之久,而这漫天飞雪却不知道还要下多久。用张月月自己的话解释就是:“俺这条两米多长的汉子,为啥单单因为生俺的头晚,俺娘梦见天上同时出现两个月亮,就给俺取了个‘月月’的名呢?还不带改的!俺冤不冤?”

此时,张月月嘴里正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猛地把手中剩下的半瓶类酒灌进肚子,用手背随意抹了抹嘴角,然后仍手雷似地把酒瓶仍了出去。

“啪!”

“哎唷!小月月,你这个王八蛋,立刻给老子滚过来!!!”

一声爆喝惊得树下的张月月猎豹一般猛地窜了出去。张月月敢肯定,自己此时的速度绝对比参加华夏国全军区特种兵大比武,赢得五十米消失潜行冠军时还要快。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敢叫张月月为“小月月”,就连张月月那个在十三集团军当中将参谋长的老爸,于张月月十八岁生日时最后喊了一次这个小名之后,就再也不愿这样称呼他了。话说一个两百来斤的汉子趴人身上一哭就是几小时,还哭得昏天黑地、愁云惨雾的,谁愿意招这罪受?至于其他人?嘿嘿!那对磨盘大的拳头可不是仅仅长着好看的。

“呵呵,五哥,您叫俺?”满脸憨笑的张月月忽然出现在龙五面前,像一只温顺的猫。

“你这王八蛋,又乱仍东西。幸好是砸到的是你五哥我,要是砸到花花草草的,看军长不剥了你的皮。哎!谁让你是我家老七呢?随便赔个千儿八百的,就算是给我疗下伤,慰藉我那受到惊吓的脆弱心灵,不然,老子就剥了你的皮!”拍了拍张月月的肩,一个清新俊逸、眼神深邃,右眼角下有条淡淡伤痕的青年军官,一脸坏笑地说道。

随声看去,张月月面前这位青年军官却是好一个罕见的俊俏人物。他身穿一套纯黑色军服,足蹬一双黑色特种野战靴,看模样很年轻,估摸着和张月月一般大小。挺拔的身躯大概一米八五左右,浓密的黑色短发上斜立着一顶黑色船形军帽,一双又黑又浓的眉毛斜飞入鬓,有若星光般灿亮的眼睛下是挺拔如玉的鼻梁,大小合度的嘴唇正微抿着。两边嘴角,勾成一个泛着恶作剧、消遣意味的坏笑,含蕴着调笑的神态,配合着眼角下那条淡淡的伤痕使他显露出一股子邪邪的意味。

假如你瞧得仔细,你会隐隐发觉,他那微微上挑的眼角,微微下抿的嘴唇,充满阳刚之气的古铜色肤色,从上到下漂亮合身的纯黑色军服,他的整个外形,都散发着一种无形的脱尘超俗的英秀之气。这股英秀之气与那一股子邪气相互融合成一股说不出、道不出口的潇洒韵味,使他身上洋溢出奇异、强烈的魅力。

青年军官军服左胸上绣缕着一条伫立在山坡上正仰天长啸的银白色巨狼,仿佛是一匹狼王在召唤它的狼群。双侧肩章上各绣有一条急速奔跑中的银白色巨狼,这些军衔标志意示着这位年纪轻轻的军官赫然就是华夏国最精锐部队羽林军主力师一一五重型装甲师师长——龙五。因为一一五师是羽林军中唯一一支以银白色巨狼为图腾的部队,所以这支部队的一号首长被称为“狼头”,于是眼前这位爱搞恶作剧,好似个邻家男孩的青年军官便有了一个好听的外号——“银狼”。

“啊哟!俺的五哥!俺的亲哥哩!您老这是干嘛啊?弟弟我跟着您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酒也不能喝、肉也吃不饱,现在都瘦成啥样了?还他娘的竟然没仗打!您说俺委屈不委屈啊?”憨笑的面孔忽然间换成了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哀怨的脸,泪珠儿在眼眶中打滚,可怜巴巴地盯着龙五这个恶婆婆。

注意到面前这个豹头环眼、两百来斤的“瘦”家伙,双目中酝酿出来的湿润,龙五顿时有些心慌,脸上的邪笑骤然消失,他急道:“别。别。别!五哥和你开玩笑呢。咱兄弟间谈啥赔不赔的,那不是伤感情吗?瞧你那熊样,还好意思自称张飞的后代,你他娘的丢不丢人啊?”

苦瓜般的脸、湿润的双目忽然间又变得一脸谄媚。咧着大嘴,眼中都带着谄笑,张月月那憨憨的神态又蓦然钻了出来,谄笑道:“瞧!俺就知道五哥疼俺。五哥,把那玩意给弟弟一瓶?来这都有两个多月了,天天喝这类酒,嘴都淡出个鸟来。”

“滚!军中不允许喝酒,这是铁律!你现在好歹也是正规军上校团长,还以为同以前在特战突击队一样?”没有被张月月的谄媚迷惑住,一脸正气的龙五怒叱着他。只是这正气却没维持多久,龙五又笑咪咪的接着说道:“将就着类酒解解谗吧。等打完仗,哥哥肯定陪你喝个够。”

“喝这类酒就像他娘的穿着衣服洗澡,戴着套子找妞,硬是不痛快。五哥您就行行好,给弟弟一瓶?”此时的张月月忽又变成古地球时代饱受地主老财欺压的劳苦大众,好似在向主人哀求延缓交租一般,带着恳求、希翼的目光注视着龙五。

“好啦,别闹了!张团长!”龙五被自己这个脸皮极厚、极擅长变脸的七弟搞得哭笑不得,只好拿出上级的威严。

“到!”从小到大对龙五依赖已成习惯的张月月,只在一种情况下不对他嬉皮笑脸,那就是龙五称呼他职务的时候。

“跟我来,有作战命令!”

“是!”

话音中,两人快步朝师部走去。

龙五太了解他这个七弟,平生最爱两件事:一就是打仗,二就是喝酒。两件事至少得满足他一件,不然就比要他的命还厉害,时间一长肯定出事。

龙五前脚刚踏进师部,后脚还没迈进门,早就等得着急的一一五五师一群军官就围了上来。

“师座辛苦啦,师座喝茶。哟!瞧您身上这灰多得!师座,兄弟给您掸下灰。。。。。师座,您这次去军部开会,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轮到咱们一一五师露个脸啊?我二团全团七千多弟兄时刻做好准备,在您老的英明指挥下奔向最难啃的骨头,保证给您老把骨头叼回来。呵呵。”短小精悍的二团长赵霆屁颠屁颠地围着龙五转来转去。

这位一一五师二团长面色赤红似火,双目如凤,开阖间光芒闪射有如金蛇流灿,挺拔的鼻梁下有一张方正的嘴,嘴角微微下垂,显示着这是一个具有极其坚强毅力的人。此等英雄人物这时脸上却堆满了谄媚神情,猛拍龙五马屁,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别扭意味。赵霆是一一五师最出名的马屁精,全师两万多官兵,他谁的帐也不买,专拍龙五。“马屁精”就是他的外号。

“去你娘的赵老二!一一五师最难啃的骨头永远都是俺一团的。你小子靠边去喝点汤就成啦,想抢俺一团的主攻任务?没门!”张月月鼓起那双铜铃般的眼珠子怒视着赵霆。此刻的张月月终于有了一些与他外形特征相衬的生猛味道。

“张老七!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上次我们去新北京进修,你小子明明说过只要老子请你去新北京最好的帝豪酒店喝酒,下次咱们一一五师的主攻任务就让给我们二团。一顿酒喝了老子两个多月工资,现在你他娘的不想认帐了?”谄媚的神情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赵霆原本就赤红的脸庞现在涨得更加红润,像要朝外滴血似的,脖子上青筋鼓得一根一根的清晰可见。左胸绣缕着的血红色狼头急剧起伏,像要冲出去把张月月咬碎、撕烂一般。

“俺不记得有说过这话。再说了,俺五哥可是教了俺的,醉了酒的人做事不受自己控制,极易被他人诱惑,并非自己本身意愿,可以不算数的。”张月月的眼神有些飘忽,不敢再逼视赵霆,本就黝黑的面孔在日光灯照射下显得黑红黑红的。

赵霆被张月月的无赖话气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一把拽住高他两个头的张月月,厉声喝道:“走!走!走!训练场去。张老七!你小子说话不算数,老子今天要教训你!”

一副正气凛然的神情,张月月语重心长地说道:“教训俺?去啥训练场啊?就在这里教训吧。启动机甲不需要消耗能源?总理经常告诫我们,我华夏国还不富裕,要学会勤俭节约,不能搞奢侈浪费。你小子敢对中央传达的精神不在乎?”自以为占足了理,得意洋洋的张月月带着狡猾的神情继续说道:“大家都是好兄弟,俺也不欺负你个子小。这样,俺最厉害的辫子功也就不用啦,勉强与你比划比划拳脚,让你教训一次。”

话音刚落,张月月伸出右手拎住赵霆的衣领,猛地使力,竟一只手就把仅一米七的赵霆提了起来。

看着张月月那近似满月的虎脑,指挥部人员个个都憋得满脸通红,暗叹道:“这杂碎果真不愧为羽林军第一王八蛋。难怪敬爱的师座大人每次只要一喊王八蛋,这小子就屁颠屁颠地急奔过去,热情得像一条发情的公狗。”

“嗤”的一声笑,一人得意非常地道:“行啦!你哥儿俩也别在这儿丢人啦。咱们敬爱的师座大人昨天就已经把我一一五师在这次基诺法尔山脉战役中的主攻任务交给了我们三团,你俩兵痞就等着啃我老关吃剩的骨头渣吧。”笑得像条狐狸的三团长关凌云乐得嘴都合不拢来。瞧他二十七八岁年纪,双目如缝,眉心之中生了一颗瓜子大小的红痣,唇上留着一小撮胡子,尖尖的下巴,脸上随时都带着笑容,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狡猾气息。因关凌云笑起来时特像一条奸诈狡猾的狐狸,加上他经常喜欢耍弄些小聪明,所以一一五师官兵们都呢称他为“笑面狐”。

“真的?”“不可能吧?”张月月和赵霆齐声惊呼道。

龙五笑咪咪地看着眼前这几个活宝,轻笑道:“关狐狸说得不错,我已经决定把这次基诺法尔山脉战役的主攻任务交给三团。难道我堂堂大校师长会像你俩兵痞一样说话不算数?关狐狸,你说是吧?”

“那是!那是!咱师座是谁啊?那是咱一一五师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英明神武,一言九鼎的大丈夫。是你俩兵痞能比的?”关凌云心里那个美啊!暗想:“这盘俺们三团终于翻了身,可以啃到新鲜骨头咯!省得每次都吃一、二团的残羹剩饭。看来下次还要多准备些斯纳克雪茄。还有啥?对了!师座最喜欢的吉诺娜葡萄酒那是一定要准备上几箱的。”

关凌云想象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本来就小的眼睛笑得弯起,眯成一条细缝,配上尖尖的下巴,猥琐的神情,这哪里还像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只刚刚偷到鸡的狐狸。

“师座!”“这怎么行?”“敬爱的师座!“兄弟们苦阿!”“闷了两个多月”“好不容易有肉吃了”“您杂能偏心呢?”。。。。。赵霆和张月月七嘴八舌地嚷了开来,哪里还有刚才剑拔弩张的架势?战友之间亲密无间的感情、完美无暇的配合,忽然间神奇般地回到俩兵痞身上。

“闹个求!瞧瞧你俩这兵痞样!还像一个合格的共和国军人吗?立正!!!现在宣布命令!”怒其不争的表情出现在龙五脸上。顿了一顿,他又笑嘻嘻地接着道:“这次基诺法尔山脉战役,军部首长命令我一一五师。。。。。”龙五耍了个腔调,但那双明亮的眼睛早已透露出一股明显的喜意。

“命令我们怎样?”指挥部全体人员全都紧张起来,不容易啊!终于等到啦!张月月的心更像是被小猫儿抓了把似的,痒得厉害。

“军部首长命令我一一五师作为总预备队,原地固守!等待命令!他妈的!!!”强忍了半天的龙五突然黑了脸,终于还是忍不住把手里的茶杯仍了出去。

“靠!”“他妈的!”“先人板板!”。。。。。。一阵国骂充斥着一一五师指挥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