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1节:泄漏天机


一封详细的关于清军各部序列、编制、装备、搭乘轮船名称、出发时间、航渡运载、护航舰只、运抵目的地等准确的情报,在10两银子的利诱下,很快便被电报生以密码形式拍发出去了。 ——平山大侠


袁世凯确实不是杞人忧天!

方伯谦也命中注定多灾多难。

7月21日,方伯谦率护航舰与运输船混合编队刚刚驰出了大沽口,日军大本营便获得了这一绝密情报。

这个高度机密便是日本著名间谍——石川五一,向日军大本营报告的。

出卖国家和北洋舰队核心机密的人是: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的秘书刘芬。

狡诈、敏锐的石川发现:近一段时间,天津城里很是热闹,军队开进开出,而码头、军港更显得忙碌,还有不少外国轮船在装卸货物。平日里三天两头来找他打秋风的刘芬也好几天没见面了。这一切反常的现象,立即引起石川的警觉。他意识到这一定是有什么重大举动,而且极有可能是与朝鲜战争相关的军事行动!

石川坐不住了,这天下午,他去找刘芬。来到刘芬家门口,迎头撞见正走出门的刘芬。石川正要打招呼,刘芬急急道:“石大人,请见谅,今日不得闲,我要去码头公办,恕我不能奉陪,改日再请你去喝酒。”

石川笑道:“刘大人何时变得如此繁忙,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唉!别提了,还不是叫韩国闹的,那鬼地方乱党闹事,朝廷要出兵平叛,这不,我正要赶往码头,清点、核对军械物资。石大人,你若有事……”

“我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邦邦你。”

“那赶情好,只是……”

“无妨,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二人拦了一辆马车,向码头驰去。刚出了城门,只听身后响起一连串地马蹄声,有人厉声喊道:“闪开,快闪开!”

马车只好靠路边停下来,石川掀起窗帘一角,向外窥探,只见一队队的马队,疾驰而过;后面又赶过来大队步兵。人人肩扛钢枪,精神抖擞。

“嗬!这支军队满精神的嘛!”

“那是。石大人,你可知这是支什么军队?他可是中国最精锐的马队——李老中堂大人的淮军——原驻芦榆、拱卫京师、为皇上和西太后护驾的——江自康马队。自僧格林沁亲王的蒙古马队被捻匪打残之后,大清朝就数这支马队厉害了。”

“唉呀!都调过来了,那京师怎么办?”

“没有,也就抽调了2000左右吧。别看人马不算多,可是对付韩国乱党,那也是杀鸡用牛刀了!”

来到码头,乱哄哄的。石川看到3艘悬挂英国米字旗的轮船,正在装载兵员和物资,遂问:“刘大人,怎么是外籍轮船?”

“是啊,租用英国的‘高升、爱仁、飞鲸’3艘轮船,开往牙山。”

“没有护航嘛?”

“怎么没有,北洋派了济远、广乙、威远3舰护航。”

“就3舰护航?”

“怎么,这还嫌少?又不是打仗?全舰队开出去干什么嘛?!”

石川听了,心中窃喜,日本联合舰队立大功的时侯到了。

石川表面上邦着刘芬,暗地里仔细观察,将一切看到的都详细地记在了心里。

“大家不要乱,听我命令,按建制、按顺序逐一上船。注意各部的军械物资,不要弄混了。”

突然,一个高声叫喊的声音,引起了石川的注意。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彪悍、精干的中年人,率领着一支臂上带着“侦缉、纠察” 字样袖章的队伍,在那里诈诈唬唬、刹有介事般的指挥着秩序。

“这人是谁?挺能干的!”

“他呀?他叫袁世凯。把朝鲜的事给弄黄了,呆不下去,跑了回来,又在北洋混了个营务处主办,还当了侦缉、纠察队长。这人可不是好相宜的,别触犯了他。我看石大人,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要等明天轮船启航后,才能回家。”

“那好,我在家里等你。”

一来,情况摸得差不多了;二来,要赶紧发报,让海军联合舰队早做准备;三来,石川也有些惧怕这个叫袁世凯的人。于是石川见好便收。

回到城里,天色已晚,石川直奔电报局。电报局已经上门板、打烊了。石川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劲擂门。电报生嘀嘀咕咕不满地牢叨:“天晚了,明儿再来吧。”

“我有急事,耽误不得!我多给你银两。”

好不容易才敲开门,电报生睡眼惺忪,刚要发火,只见眼前白光闪亮,一锭10两的白银送到了他面前。电报生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什么事,这么急?我马上给你发。”

一封详细的关于清军各部序列、编制、装备、搭乘轮船名称、出发时间、航渡运载、护航舰只、运抵目的地等准确的情报,在10两银子的利诱下,很快便被电报生以密码形式拍发出去了。

石川仍不放心,又偷偷潜回军港。直到在望运镜里看到,在晨曦的薄雾中,济远舰升起龙旗,迎着朝阳驰出军港,渐行渐远,消失在水天一线中,石川这才拖着疲惫的躯体,带着满身的露水,回到刘芬家中,倒下呼呼大睡。尔后,他就一直躲藏、隐匿在刘芬家中,继续间谍活动,直到被抓获的那一天。


1894年7月25日凌晨,带着咸味的微风从海面上吹来,方伯谦张开嘴,深深地吸了几口凉爽、洁净的空气,让肺部充满了令人精神充沛的新鲜氧气。此刻他全身穿戴齐整,腰挎指挥刀、颈上挂着望远镜,站立在舰桥上目送着江自康部——第一波增援士兵登陆。

从昨天晚上,他就一直站在那儿,废寝忘食地指挥部队登陆。终于最后一名士兵牵着马,踏上了朝鲜的土地,他心里顿感轻松了许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立即下令启程。

这一段时间,他感到很憋气,他有太多的不满,对自巳不满、对丁汝昌不满、对李鸿章不满、甚至对老太后也不满!可惜,没有人采纳他正确的意见,在得知日本联合舰队已经离开驻泊地的情况下,依然只由济远、广乙、威远3舰,掩护高升号商轮和操江号运兵船增援叶志超部;而不是派出北洋舰队全队,至少也应有几艘主力护航。

但是方伯谦并不知道,其实他错怪了丁汝昌!也错怪了李鸿章!就在他启航后,丁汝昌亲自跑去见李鸿章,当面再次陈说厉害,恳请老中堂下令,让他率领北洋舰队全队去迎接济远舰。李鸿章反复掂量、思忖再三,终于同意了丁汝昌的建议。北洋舰队顿时欢腾、忙碌起来,众人都决心给小日本一点颜色看看,北洋舰队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上,谁知道,本已准备启程的北洋舰队,在朝廷的一纸电文下,又熄火抛锚了。而当丁汝昌再去面见李鸿章,申述跪请时,李鸿章无奈地说:“你尊照朝廷的电文办就是了,天若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

船钟敲响了四下,凌晨4点,完成护送在牙山登陆任务的济远、广乙2舰,离开牙山返航了方伯谦是在7月22日率领济远、广乙、威远3舰为爱仁、飞鲸运兵商船护航的,这是大清朝第一波次的增援兵力,第二波次的增援兵力,将于7月25日出发。7月23日,方伯谦见第一波次的增援兵力,巳安全运抵牙山,同时接获情报说,日舰可能于7月24日来袭牙山,考虑到一来威远舰其实是木质的练习舰,实在不经打,二来运载第二波次增援兵力的高升号也需要护航,于是方伯谦便令威远舰先行返回,并决定7月25日双方在海面会齐,共同为高升号护航。

日军大本营接到密电后,巳是次日(7月20日)清晨,日本电讯人员马上翻译,旋即将这封清军重大的军事行动的密电报告,送给了日军参谋总长有栖川炽仁亲王。有栖川炽仁亲王看了密电,马上进宫向明治天皇禀告,请示机宜后旋即召来日军军令部长、海军中将桦山资纪,交给他一份绝密函件,并叮嘱他立即赶赴佐世保军港,因为日本联合舰队全部聚泊在此地,见到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海军中将伊东右享后,当面拆阅。桦山与伊东见面后,拆开一看,原来是日军参谋总长有栖川炽仁亲王,关于联合舰队火速赶往朝鲜西海岸伏击北洋舰队的命令,同时附有清国增援船队与护航舰队的详细情报。桦山与伊东两人立即召集联合舰队全体舰长,紧急会议。桦山传达了日军参谋总长有栖川炽仁亲王的命令后,一时会场鸦雀无声,联合舰队全体舰长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伊东咳嗽了一下,打破了沉寂:“护航的济远舰长方伯谦是个人物。在北洋舰队各舰长中,他是唯一参加过实战的舰长。清国海军选中他护航,就说明了对他的器重。”

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海军大佐不无忧虑地说:“这么大的军事行动,北洋舰队怎么会只派济远一舰担任护航呢?该不会是其中有诈吧?!”

“我也担心,可密电清清楚楚,只有济远一艘主力,石川君的情报是不会有误的!当然也不能排除清国另有狡谋,只是石川君还未获得情报。”伊东也有些顾虑。

“不管怎样,机会难得,就是冒险,也值得一试!”

第一游击队司令坪井航三少将说。

“好”,伊东下定决心“你们马上回去,做好各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