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绍兴多个拆迁户遭纵火打砸!!


浙江绍兴多个拆迁户遭纵火打砸!!

童车、椅子被掀翻在地,餐桌被砸了几个洞

浙江绍兴多个拆迁户遭纵火打砸!!

施暴者留下的作案工具———长柄榔头


绍兴市越城区城南街道江家溇村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尚未达成协议的十多户拆迁户被停了水,一些拆迁户还接连遭遇不明身份者砸财物、放火烧、扔砖块……


绍兴市越城区城南街道江家溇村是越城区第二轮城中村改造的首个启动村。在早些年一期拆迁的基础上,这次是整体拆迁。2009年6月28日上午,当地召开了拆迁动员大会。


经过丈量、评估等工作,到2009年12月,大多数农户与拆迁人绍兴市城南城中村改造建设有限公司达成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但还有十多户因为在产权面积认定等方面与拆迁人存在异议,达不成协议。本来,这也是正常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夜深人静,一伙人闯入民宅砸东西


就在国务院法制办邀专家对《征收与拆迁补偿条例》进行研讨,让拆迁再度成为“热词”之时,2009年12月18日晚,朱宝成一家经历了一场噩梦。


是晚10时30分左右,十多个不明身份的人手持榔头、钢管和器械工具,动作迅速地强行砸门闯入朱宝成家。老两口从被窝里起来,穿得很少,哪里见过这种情景,吓得浑身发抖,家里哭声一片。那伙人不顾“有强盗!有强盗!”和“救命!”的叫喊声,其中一部分人员手持钢管等分头把朱宝成一家人控制住,威胁他们“不准动”,其余人员从一楼到二楼狂砸一通。打砸时,朱家的铝合金门玻璃、部分家具以及家用电器等被损毁。


见势不妙,朱宝成的大女儿把7个月大的儿子反锁在房间,朱宝成的老伴再三哀求打砸者别吓坏了孩子,但对方还是凶狠地砸门,砸他家里的财物,连宝宝的玩具都不放过。


砸得差不多了,那伙人扔下一句狠话:“你们再不搬,我们下次再来砸!”


这伙人分乘几辆车子,从容逃离现场。老朱全家惊魂未定,彻夜未眠。


事情发生一个多月了,当地警方“仍在调查之中”。每晚,只要想起施暴者逃离之前留下的那句“如果还不搬走,还要来砸”,老朱就久久不能入睡。


法律工作者认为,那伙人强行闯入朱宝成家,已经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还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想来想去,自己老老实实做生意,没有得罪人呀,惟一的可能就是与拆迁有关。”老朱告诉记者,“因为他们把我家的面积给量错了,我向村书记要求重新量过,同时对其他拆迁户无故增多面积要求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还多次主动到村办公室和街道谈拆迁事宜,但想不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事发后,朱宝成多次打电话寻求街道领导和村干部帮助,却被告知都去萧山开会了,要第二天下午才回来。


“当时这伙歹徒有6辆车开来,他们往中兴南路逃跑。事实上,他们无论往哪个方向逃跑,都逃不出监控,因为周边的路上纵横交错既有交通技术监控,又有治安监控,只要调阅监控录像,结合其他证据,顺藤摸瓜就能查到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朱宝成说。


据目击者称,其中一辆红色车子当天下午3时许曾经来现场附近逗留过,朱宝成等人怀疑是事先来踩点。


门口被堆路障,小店被砸,被人放火……


在朱家遭砸前,还有一些拆迁户遭到了程度不一的骚扰。


陈黄福家门口先后两次被人用建筑垃圾堵住通道。


第一次,有人用挖掘机将建筑垃圾堵住路。他打电话向村干部反映,很快有人来清除了。


2009年11月21日,陈黄福的儿子、儿媳分别开车回家,两辆车刚停好,拆迁队伍就开来挖掘机,再次把路边的建筑垃圾堵在路上。当时H1N1流感很厉害,夫妇俩晚上还要开车去医院给孩子挂盐水,眼看出不去了,他们赶紧给村书记等人打电话,但一直未见拆迁队伍来清除路障。无奈,他们花钱雇人把建筑垃圾搬掉,老陈还在搬运建筑垃圾过程中扭伤了腰。


2009年12月11日,村民陈阿狗家被纵火,有人还扔来砖块砸屋顶。


2010年1月4日,有一些外地人到村民陈长寿开的店里,买了一包利群牌香烟,随即以买的是假烟为由,没有打烟草专卖局等部门的电话,二话没说就砸一些东西,拿了那包“假香烟”扬长而去。另外一户开店的拆迁户也有类似的遭遇。而据这两户村民交流信息,发现那些上门寻衅滋事者的外貌特征一致。


拆迁户们认为,上述行为,无一例外发生在尚未签约的拆迁户中,而且都莫名其妙。“我们一起分析,思前想后,实在想不出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与拆迁有关,有人为了加快拆迁进度,想通过暴力等下三滥的手段来威逼我们签订协议。”


1月21日,记者来到城南街道采访。江家溇村党支部书记虞宝荣告诉《浙江工人报》的记者,事发当天,街道组织全街道所有村、单位干部在萧山区一家三星级饭店召开2009年工作总结及汇报2010年工作思路的会议。针对朱宝成等人提出的怀疑,街道党委书记杨颂周和虞宝荣表示:“我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我们如果要做这种事情,那还不如干脆叫人直接把他们的房屋强拆了。”杨颂周还说:“接到朱宝成的情况反映后,我与派出所打了招呼,要求严肃查处。”“他们去派出所查看过监控录像,但查不出来。”但朱家人对此矢口否认,表示曾要求派出所让他们查看监控录像,结果遭到拒绝。


目前,当地警方尚在调查之中。


对未签约拆迁户停水


1月6日,拆迁人绍兴市城南城中村改造建设有限公司向拆迁户发出通知书:根据江家溇村2009年6月20日村民代表大会、党员大会关于实施收回村民自来水使用权的决议,自1月10日开始,对江家溇村中兴路以西地块停止供水,请未签约、未腾空的拆迁户,抓紧时间签约、腾空。


而此前,早在2004年6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国办发[2004]46号),强调:“拆迁人及相关单位要严格执行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定,严禁野蛮拆迁、违规拆迁,严禁采取停水、停电、停气、停暖、阻断交通等手段,强迫被拆迁居民搬迁。”


江家溇村党支部书记虞宝荣告诉记者,村里有权停水,一方面,自来水费是村里出资的,从发放给村民的福利费中扣除;另一方面,这是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开会决定的。


城南街道党委书记杨颂周向记者表示,对村里决定实施停水的做法,街道党委、办事处是支持的。


拆迁户表示,村民代表大会并没有关于停水的内容,虽然自来水费是由村里作为福利支出,但也不是可以停水的理由。而且,对拆迁户采取停水手段,与国务院办公厅的禁令相违背。



1月12日,城南城中村改造公司向拆迁户发出告知书:“公司决定,截止到1月20日不签约的将作‘钉子户’处理,政府将通过行政、司法手段强势推进拆迁工作,所有优惠措施将全部取消。希望你户认清形势,顺应大局,抓紧达成拆迁协议。”


记者采访中,一些拆迁户反映在这次安置确权过程中,缺乏公正公平,并称已掌握了相关证据。


“作为城中村改造项目之一的拆迁,我们是真心拥护和绝对支持的。但前提是我们的权益应当得到保障。只要街道、村领导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心服口服,无条件接受,马上签约搬迁。否则,我们将依法抗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拆迁户们表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