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20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的第一天(十)

zhurui1963 收藏 8 10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然而,班长却在这个激烈的比赛过程,还写意地撂出一句话来:“兄弟们,有兴趣,跟着做几个玩一玩。”

这实在是个不错的建议。

虎卧撑人人都会做,只是做不到那么标准,更不用说,用来比赛速度了。

可是,这一做下去,就不自觉地被老兵和班长把速度带了起来。

这一下子,几乎没一个不趴下,只是趴下的动作各不相同。

有人还搞痛了地方,在那里清叫唤。

这里洋盘罗冲他们两个受到干扰,一时节已经跟不上班长和老兵的节奏,全部数乱了。

不过,这一切根本影响不到老兵和班长。

两人就象两台进入了正常运行轨道的机器。

夕阳在一点地被清凉吞噬,一群群的鸟儿披着夕阳的光彩,啾啾低鸣着,过来了。风儿象小孩一样,从树林的孔穴里钻出来,一掠而过。

班长和老兵一越而起。

班长伸出手:“我叫刘勇,四川人。战友贵姓。”

老兵道:“邓祖新,湖南人。”

“你不错!”

“我们都是合格的特种兵!”

“有时间再玩?”

“奉陪!”

班组学习讨论的号声响了起来。

一天接近了他的尾声。


激情高音王子平山经历了他人生最困难的一天,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他觉得他承受不了这样高强度的训练。

在班务会上,他仍旧这样说。

班长笑了,不是班长脾气有多好。

他叫安玉民,是这个营区最老的班长。

或者说,他至少也应该是个排长。是个中尉或者上尉。

但是,他还只是个少尉,原因就是他遭过处分。

遭处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脾气太燥。

在一次执行扫毒的行动中,对毒贩子过度使用了武力。

因为这些毒贩子杀死了他的战友。

在一般的部队,这样的事情也许就算了。

可惜他当年就是在朱剑生手下,朱剑生有一个简单的理论:“越是我们这样的强力部队,越应该有强力的纪律!我们是维护和平和安宁的部队,不是谁也惹不起的老大!”

那一次,安玉民从一个少尉被朱剑生弄入集训队,象一个新兵一样训练学规矩。

又打拼了三年,才重新进入军校学习。

整整六年。

六年后,朱剑生迎接他的是一场考验。

命令一批男女战友装成流氓和受害人。

安玉民忍无忍,再次出手。

这次,安玉民是安心转业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朱剑生出现了。

他说,很高兴你的棱角还在!你如果因为这样一次挫折,连棱角都没有了。至少我这支军队不能再要你了。

就这样,安玉民重新成为了朱剑生部队的一员。

这样一位班长,也被平山弄笑了。

因为,安玉民还从来没见到一个完不成训练任务,还这样理直气壮的家伙。

他问平山:“那么,你的意思是,你这个兵可以不参加训练?”

激情高音王子平山平静地道:“我以为打仗时,有很多种兵,象我这样的兵,主要是熟练使用各种武器,研究战略战术,比如做一个参谋。”

安玉民嘴角再一次噙上笑,点点头:“你进司令部?”

激情高音王子平山点点头。

安玉民冷冷地道:“那么我告诉你,我们这支部队的总指挥,也就是我们这支部队的指挥部了。”

激情高音王子平山点点头。

“我很荣幸的告诉你。这支部队能够进入到朱剑生身边的,都是这支部队各项军事技术最好的。”安玉民仍旧很温柔地道。

平山愣了一愣。

“也就是说,你这样的话,你最终不得不离开这支在我们这些战士来说,光荣的军队!”安玉民的声音变冷。

平山愣住了。

安玉民继续道:“如果,你不合格。也就是这个班有你这样一个不合格的兵,我们班将蒙羞。而且,我药品告诉你,我,安玉民也是一个强烈自尊心的人,所以,我也不得不离开这支部队,因为,我带这个班的任务没有完成。”

平山的面色变了一变,他却再一次继续道:“为什么我们的训练不可以变一变,到一个自然条件好一些的地方。练到一定的样子,才往艰苦的地方移?”

安玉民的面色变了一变。

可是,平山说话永远是按照他的思路要说完的,立刻又继续道:“我们的训练为什么不循序渐进,一点点地加强度,一上来就要把我们搞得筋疲力尽,甚至对训练产生审美的疲劳,令身心都感到不能忍受?这是不是科学的?”

安玉民索性不说了,等待这位骄傲的激情高音王子说完。

整个班的战士都听着,显然,平山的话,更符合他们的心声。他们中甚至有人对平山产生了一种敬佩的心里,他说出了他们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平山的目光丝毫没有逃避的与安玉民对视着。

整个气氛一下子 变得紧张了起来。

终于安玉民说话了:“你说完了。”

平山道:“是的,这是我的看法。”

安玉民的目光扫向所有的战士:“你们是不是有相同的看法?”

“是的!”

这样回答的是负责班务会议记录的新兵蒲心亭。

他有着一副很好的声音,说起话来,声音清脆洪亮,有着金属般的声音。

这也是他佩服平山的原因。

他从小就想做一个音乐家,可惜,他出生在农村,当他想学音乐时,音乐老师告诉他:“你的声音缺乏婉转悠扬,可以用作去吼劳动号子,可以用作去部队冲锋陷阵。”

所以,他灭了做音乐家的雄心,高中毕业填了军校和冶金制造专业。

没读成军校,在学校他成了又一个打CS组合的头目。

他的组合叫蒲牢。

蒲牢,龙生九子之四。形似盘曲的龙,平生好鸣好吼,洪钟上的龙形兽钮是它的遗像。原来蒲牢居住在海边,虽为龙子,却一向害怕庞然大物的鲸鱼。当鲸鱼一发起攻击,它就吓得大声吼叫。人们报据其“性好鸣”的特点,“凡钟欲令声大音”,即把蒲牢铸为钟纽,而把敲钟的木杵作成鲸鱼形状。敲钟时,让鲸鱼一下又一下撞击蒲牢,使之“响入云霄”且“专声独远”。

他说这话,不是他没有完成训练。

出生在农村,让他有着良好的体质。当不成音乐家,做一个军人是他新的理想。

所以,他无论是从心里还是从体质都让他不会输于任何一个人。

这样说,纯粹是他想支持平山。或者说,他不想失去平山这样的战友,或者进一步就觉得他讲得有道理。

蒲心亭这一支持,立刻赢得了新战士们的应和。

安玉民觉得有一股火在他的心中直向喉咙处和眼睛里冲出来。

他迅速地转移目光,抓起杯子喝下一杯凉水。

凉水一路压下去,让他平静了下来。

他再次抬起头,用平和的眼光看向所有的战士。

然后用平缓的声音道:“我要告诉大家的,你们现在是军人,所以,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训练的任务是上级的命令。命令不改,你有一万条理由,也必须执行!”

这一点,连平山也不得不点点头。

“第二条,上级制定的这个训练方案就是根据你们的特点制定的。他是军事方面、心理方面、身体方面、营养方面等专家共同制定的。至少比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的知识面要全面!当然,他是不是就百分之百的合理呢?不敢说,至少比我们每一个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更合理!”

平山想说话,但是,安玉民继续又说话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