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友情谊深似海-我的兵,你还好吗?[蓝剑军团]

lvyunliang123 收藏 30 4626
导读:[size=16] 战友情谊深似海在战争年代是可以用命来换的真情,在和平年代是患难与共的感情。 2001年,我有幸成为战友这个名词里的一员,有幸穿上橄榄绿的军装,走在大街上都感觉到脸上闪耀着光荣与自豪的光芒。2002年我又一次有幸成为了新兵连的带兵班长,可以将新兵连时老班长对我们无私的关爱继续传承下去,5年的军旅生涯中我有幸将部队无私的战友情谊传承了4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新兵工作中,尽心尽力的为新兵做好服务,让他们学到更多的东西,让他们在部队受到更多的锤炼。如果一个人因为热爱祖国、为了

战友情谊深似海在战争年代是可以用命来换的真情,在和平年代是患难与共的感情。

2001年,我有幸成为战友这个名词里的一员,有幸穿上橄榄绿的军装,走在大街上都感觉到脸上闪耀着光荣与自豪的光芒。2002年我又一次有幸成为了新兵连的带兵班长,可以将新兵连时老班长对我们无私的关爱继续传承下去,5年的军旅生涯中我有幸将部队无私的战友情谊传承了4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新兵工作中,尽心尽力的为新兵做好服务,让他们学到更多的东西,让他们在部队受到更多的锤炼。如果一个人因为热爱祖国、为了报效祖国而放弃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毅然投入到绿色军营后,却没有学到更多的知识、没有接受到更好的锻炼,那将成为终生的遗憾,也将成为身为其第一任老师的班长的失职,更将成为一个部队兵头将尾终生的愧疚啊。

排头兵王朝,是我第四年新兵连训兵时带的新兵,个头180厘米,体重35公斤。那麻杆一样的身材,看着就像一阵微风都能把他吹倒的样子。这个年轻人自尊心也很强,总是在动作失误后便会流下羞愧的泪水。

队列训练可谓是枯燥、乏味到底了,就是在这样的训练下,只要班长不发话,他就一直坚持着,直到自己倒下不省人事。由于自身条件的约束,王朝很多的动作基本上都跟不上同年的战友,作为班长也在为他着急,为他想办法。这是个态度好兵,但不算是军事好兵。我感觉他的心情总是处在抑郁中,偶尔也会笑,但是笑的很坚强。看在心里,急在心头。为了排除王朝的思想顾虑 ,我亲自找他谈话,也许是自己的水平有限,谈话根本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只能采取第二招了,给他家打电话,询问家里最近是否出现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因为家里的问题造成的心情抑郁,结果口径相当的一致没有出现事情发生,而且王朝给家里打电话也没什么事,觉得挺好的,为了不防止他家人担心,我就没再多说什么。只能将王朝的一举一动纳入了我关注的范围,同时将此情况汇报给了指导员,由指导员协助指导我做好王朝的工作。

对待王朝,从此没有了批评、没有了指责,有的就是无微不至的关怀,有的是连务会、排务会以及班务会上的表扬,通过新兵之间的聊天来解开他心里的症结。但是所有的手段用在他身上基本上没用,他思想仍然放不开,不像其他的新兵那样能够立刻领悟到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情慢慢转好。渐渐的从重点帮教到终点关注,我的心里却始终放心不下。

新兵下连,因为这个兵是我们连队的副连长接的兵,所以顺理成章的到了我们的连队。我们连队的分布比较分散,他不在我们班上,去了另一个班。

另一个班的班长是我带过的兵,于是我就特别交代他,王朝只能表扬,不能批评,而且要时刻关注他的思想动态,采用“一帮一,一帮一对红”的方法给王朝配置最好的老兵结成对子,让老兵去了解他的内心世界,最好能找一个他的老乡。刚开始他并不理解我的意思,可是他每次看到王朝的泪水就会想起我的用意,因此王朝在我们连队基本上不会有批评和指责存在了,对于他这样的兵的引导基本上形成了以我为中心帮教和关注,连长、指导员指导,其他班、排长协助,新兵时时处处与他进行心理沟通的多重综合方式。

5月份团部精英大集训,准备参加集团军组织的警功比武,我被抽调过去负责组织我们连队的集训工作,训练期限是5个月。当天晚上12点,累了一天的我有点顶不住了,但是我还是跟以往一样去查铺(我们排没干部,由我代理排长),特别去看了看王朝是不是又把被子踢掉了。

当我走到他铺边的时候,发现他并不在床上睡觉。当时我的脑袋都大了,感觉事情有些不妙,马上向连队值班室走去,在经过走廊的一个窗户时,突然一个身影映入我的眼帘。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天气异常的黑,值班室的木质窗户玻璃射出的一点光线落在了窗户后边的小圆凳子上,一个身影就坐在圆凳子上,好像两个手还在不停的摆动着什么,我蹑手蹑脚的慢慢向前走着,想看清楚他到底在干什么。“排长,你醒了”,一句话说的我汗毛都立了起来,我听的出来是王朝的声音,但是他根本没有回头,坐在原地一动没动而且还是背对着我。他怎么知道是我啊,一连串的问号让我不寒而栗。可我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如果遇到鬼,跑是没用的。)

“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坐在这里啊,不冷吗,还是有什么心事啊,能不能跟排长说下啊。”

“我没事,只是听说排长明天要走,心里难受,知道你会去看我,我就坐在外边等你了。”两颗晶莹的液体借助灯光的照耀顺着他的鼻梁两侧流了下来,我的心理说不出的辛酸。

“我们是军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无论我们今后走到哪里,我都是你的老大哥,有任何事情,都要及时跟我说或者给我打电话,一切事情我都帮你摆平,前提是不违反部队规定。”

“呵呵呵呵呵。”

他带着泪水的脸笑的很勉强,“排长,我不想活了,我知道我从新兵连到现在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你始终没有厌烦我,反而更无微不至的关心我、体贴我,我很感动。在家里我是一个独生子,没受过气,来到部队认识了您,也没受过气,而且还经常受到表扬,我舍不得死。其实我也不想死,可是每次看到给你们拖后腿,看您那么辛苦,我就不想活了。在连队太好了,我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多的表扬呢,在家里老师总是批评我,还从来没表扬过我。战友的感情更让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

“你想好怎么死了吗?”我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把我自己吓了一跳,这不是混蛋吗,怎么能这么说呢,后来一想,我当时可能是因为想知道他要怎么做,而采取措施的一种想法,只是说的太直白了。显然他也很吃惊,扭过头看着我,可能他会觉得我会想尽办法留住他。“你别误会,没有人希望你死,你死了就是对军人这个词的侮辱,军人是什么,军人是死在战场上的,是死在敌人刺刀下的,而不是死在自己手里或者死的这么窝囊的,亏我带着你、帮助你、教育你这几年,你自己看看你自己,你对得起谁,如果你死了,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他们养你养了二十多年了,你却一死了之,你对得起部队吗?部队不惜重金的培养我们这些军人,可是军人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老鼠药或者自己的手上。你更对不起连队的所有兄弟,他们辛辛苦苦的为连队打拼,为连队赢得荣誉,你却想给连队抹黑,你居然置他们与不顾,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难道我还不是你的战友,还不能做为你的朋友,有什么心里话不能跟我说说呢,让你这么想不开。”看到他脸上的泪珠已经连成一条的往下滴,我掏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人要好好活着,要活出点样子来,军人更应该好好活着,更应该为保卫祖国、报效祖国而活着。”“恩,我知道了,排长。其实我在家的时候精神上受过刺激,他们都说我是精神病,后来我父母才送我到部队的,他们想让我离开那个地方,让我换一个新的环境也许会更好,可是我到了这里反而给部队,给战友带来了更多的麻烦,看到你天天为**心,我心里更难受。”

“没什么难受的,你记住,我们是战友,我们是兄弟,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军人,所以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努力的活着,好了天也不早了,快回去睡觉吧。”

我拉起她的胳膊就往回走,不敢使劲,我怕捏坏他的骨头。也许说出了心里话才舒服吧,也许是哭过才好受吧,他回去后不久就睡着了。而我却始终躺不下了,我右手伸到口袋里摸烟的时候,才发现烟已经被我抽完了,气得我当时把打火机也从窗户扔了出去,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突然闻到一股烟味,十班班长徐亮拿着烟走到我跟前:“排长还是在为王朝的事发愁吧,依我看,还是送精神病医院吧。”

“废话,要是能治好,我还拖个屁啊,医生不是说了吗,他现在在连队要比在医院更有助于恢复。”

“可是我刚才听到你们的讲话……”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做”

“排长,你别做傻事啊,那样会毁了你一生的啊”

“好了,去睡觉吧,我的事情,我自己负责,我不在的期间,排里的事就交给你了,你要给我管理好,不能出任何差错。”

我连推带轰下把十班长赶出了屋子,拿着他放下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了起来。

第二天所有人员集合完毕,指导员命令所有人等车,准备出发,并把我叫到一旁:“小吕啊,我知道你带他去是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还是要当心啊,你的负担可不小啊,要组织训练,还要不断的去照顾他,一切以人命为重,只要保住人命,你的功劳就不小。”

“头儿,你别说了,这些我都懂,我跟你也不是一天半天了,出了事我自己负责。”

我扭头看见十班班长在跟王朝嚼耳朵根,就大声喊道:“徐亮,要不你也跟着去吧。”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集训在开完集训动员大会后正式拉开了帷幕,按照规定的专业各个专业的组织成一个小队,按照专业划分带开训练,我负责的是全副武装的5公里越野队,看到大家都准备好了装备,然后认真的检查了所有人的装备结实度,就准备出发了。“头儿,你真像个保姆,退伍到我家当保姆啊,我给双薪。”大家又是一阵笑,我的一句话把他给搞憋了“行啊,没问题,不过你可小心啊,你那漂亮的老婆要是被我拐跑了,你可别找我啊,呵呵”玩笑归玩笑,在训练之余开开玩笑,放松下心情对训练会起到很明显的效果的。在愉快的玩笑声中,我们便投入到大操场的五指山了。

训练休息之余,我首先想到的是到炊事班看看王朝。到那里后,把炊事班班长叫出来(跟我同一年入伍山西籍的一个班长),王朝在这里怎么样啊。听到他说,如何如何开心,如何如何听话时,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他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晚上我去找你,我们细聊,但是这个兵你给我看好了,以表扬为主,可以适当批评,千万不要过于严厉,我先走了,晚上聊。”没等他说话,我就跑步离开了。

5点钟收操,大家到了宿舍里哪里还有个军人的样子啊,个个跟死猪一样,躺在地上乱七八糟的。但是开饭的哨音对他们的吸引可不小啊,个个来了精神,不用我组织,人都在门口站好,开始唱歌了。

集训队的饭菜就是不好吃,这是历年公认的事实了。我拽着炊事班班长手就往外走“我说兄弟,有没有小灶啊,给我们这几个搞体能的哥们弄点有营养的,这么吃下去,老母猪都赶上我们跑的快了。”

“没办法,要是你一个人,还好对付,饿了就到我那里吃点,你们20多个人,我可没那么多钱给你补贴,再说钱就这么多,我有啥办法啊。”

“那我去找营长吧,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我哪里敢去找营长说这个事啊,我直接找到司务长,那可是俺老乡啊,经过一番舌战,晚上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好酒好菜为我接风了,恭喜我顺利拿下饭菜战,我也不曾忘记炊事班班长和王朝,有些事我还要亲自向炊事班班长交代呢,这个事可不能传到第二个人耳朵里。

在酒足饭饱后,我就安排他们跟王朝一起聊天了,我叫上炊事班班长说要说点私事,悄悄的进了不到10平方米的小仓库,还找了我的跟班在门口放哨,我从摆满军用背包的行李架下边拽出两个马扎,我们面对面坐下,拿出我当年准备来到部队给老兵送礼的茅台酒,就边喝边讲,大体的事情经过给他讲了一遍,大致意思对于王朝的病情说的比较轻,没那么严重,对如何对待这个兵说的比较多。

训练任务比较重,每天武装越野要达到50公里,为了缓解大家的疲劳心理,我们专门请示了上级领导外出跑,但是领导规定必须由一辆车跟着跑,而且要尽量避开交通流量大的道路,最好是乡村小道。在我表示同意并将路线提供给领导后,事情就得以解决了。每次回来我都不忘记买点东西带给王朝吃,这家伙也乐的其所,一声谢谢后就扬长而去,后来才听说,用我血汗钱换来的零食都喂“狼”了,都给炊事班那帮兔崽子给分了,想起来气就不大一处来,我说这帮小子是怎么了,每次给我打饭的时候光打好吃的,我还以为我的威望提高了呢,原来是用金钱换来的。不过看到王朝那个高兴的笑脸,我的心也算得以安慰了。

很快5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们连队一共去了8个人,2个二等功,1个三等功,我不仅荣立一个二等功还在年底评上了三等功(因为工作成绩突出)。在年底以身体检查为给王朝进行了一次检查,医生对王朝性格的改变给与了很大的肯定。

想想现在离开部队已经4年了,因为工作的原因,一时也没顾上联系部队,结果第二年就联系不上王朝了,不知道这个兵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曾经的战友还仍然在牵挂着他,他现在过的好吗?是不是经过部队的千锤百炼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是不是还是以前的那个泪人?不过无论你今天走到哪里,你现在过的怎么样,你要记住,有一个老兵、一个战友、一个兄弟在为你默默祝福,希望你幸福、希望你快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