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6)

山鹰2007 收藏 1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以冲对冲,以硬撼硬。随着头顶骤然暴起的又一蓬凶猛的火力逐次抵近,此消彼长间;无论是直接措不及防的倒毙,还是不甘被同样澎湃的乱射火力压了下去。愈发的子弹横飞之间,随着5排机枪的投入战斗,一撮撮密集冲上的敌人,令人窒息的狭长小接火空间再不是一波波敌人子弹可以肆意恣狂的地域。随着5排兄弟们,居高临下的迅猛抵近与我汇合,无疑宣告着一波波后退路的敌人死亡的降临!摆在敌人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生,或者死。

“散开!冲上去!”前方56班用机枪一响,同时从后射光了随身79火箭手雷的13班班长谷汉昌,立马一声高呼,操起枪来,领着十余个5排兄弟;隔着宽逾数十米的土石滚滚的滑坡面,不畏飞石、流弹,在崖壁上高速跃进,向着前方在其上孤军奋战的庭锋迅猛靠了上去!350米,300米,250米,越来越近……一但在上从后跟进的10余5排兄弟们同我抵近合拢在一起,形成下堵,上打的严密火力绞杀网,就会是一撮撮恍然悍不畏死,源源不绝的敌人死期!

“脱次,脱次基!”同样的命令,同样的高嗥;骤然激起的是一波波疯狗,愈发疯狂的嗜血兽性——

“吼!”同样怒不可遏的兽嗥狂嚣,顶在最前被高尚的政治觉悟洗了脑的数条疯狗,骤然在铺天盖地,横飞四射的弥天弹雨里,无惧生死的悍亮出了身子;LON-1、RPG-7齐齐向着附在头顶,陡然突现,骤然掠走了身前,自己数个兄弟性命的一挺PПK轰击。

“轰!轰……”随着一声声抵近了悍不畏死者,退制/发射器和火箭筒一气轰鸣,骤然“噗!噗……”中的,让不知是狙击更还是敌我共同掀起的横飞弹雨,眨眼之间,即将从掩蔽车体后,不老实,悍不畏死的;除了少数侥幸,几乎尽数绽开了,娇艳绽放的血肉淋漓!“轰隆!轰隆……”当头霹雳,登时如愿以偿的以生命为代价将头顶挥之不去的梦魇,强压了下去!“哗……”伴着一通通撼动山岳轰鸣,炸开名副其实的一个浪压过一个浪,万马奔腾着飞石坠土,瀑布一般倾泻头顶;其上5排兄弟们从后跟进,迅猛合拢上来的高速跃进,面对当面一泓刹那土石浩瀚奔流的,飞快的脚步亦无奈暂歇。

“突突突……”那振聋发聩,撕心裂肺的狂暴迸射在殃及池鱼的土石飞瀑中依旧疾风暴雨似的响了个不停。哪怕是送死,榜样的力量总是无穷的;“脱次基!脱次基……”中弹倒地,扑了下去,带着绝望与希望;奋出毕生精力的惨嗥,凶兽垂死般暴怒疯狂的嚣叫!

“吼——”重重火影里,临近一波压过一波疯狗在火箭手雷轰鸣的压制顿失后,扒拉起来,无惧四射横飞的跳弹火星;扑腾着,哭嚎着,咆哮着,同样无视生死的,向我发起了自杀冲击!纵然中弹倒地;纵然身死命陨;纵然在重重火影中,迎面纵虐恣狂的横飞弹粒,在自己或而自己近前战友一具具鲜活的肉体上,不断绽开一蓬蓬血火争艳的妖冶瑰丽;抵在近前,爆发出最后嗜血疯狂的一撮撮敌人,依然像是一泓无所畏惧的行军蚁;枪更响,人更凶,连滚带爬,前赴后继的扑了上来!

“我***的,**……”浑身都是火,满身都是痛;满身不绝着火辣辣的痛感,催发着我愈发暴戾的腾腾杀气。低吼着,咆哮着,咬牙吃痛,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顶着四射飞溅,烙肉生痛的烁烁火星;顶着当头倾泻,滚滚下落的飞土坠石;滚进,滚进……愤恨低吼着的我亦在敌我枪声大噪其间,夷然无惧的向无视生死,嗥叫着向我冲来的敌人,迅猛扑了上去!

纵然不断有人在自上而下陡然亮出的一梭梭PПK迅猛点击中;一串曳光引动后继其上滚滚污浊后一蓬蓬密不透风的流弹横行里,毙伤倒地。嗷嗷狂嗥着,爆发出噬血兽性的敌人,依然用一通通愈发虚弱的枪榴弹、火箭弹冲上的轰鸣;悍不畏死,在后密集对射;集团式自杀冲锋,迅猛激进。两相抵近对冲之,眨眼就越来越近!

不同于敌人遭遇澎湃弹雨,自上而下,高屋建瓴式的水银泻地。挡在身前猎猎燃烧的车体遮蔽后的我,在兄弟们密集的攒射中,纵然数之不尽,疾风暴雨似的一蓬蓬流弹、跳弹急掠过背脊,也成了压力骤减的有惊无险。但不过短短十数秒,在激烈对射的痛苦挣扎中,贴上了身前残车掩蔽;顶着横飞四虐的子弹,飞快自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一旁,探头之间;满塞路上,不断涌来,重重火影中,高速穿行在枪林弹雨,团团滔天烈焰间,重重火影中,一撮压着又一撮,无视生死,嗥叫着猛打猛冲的敌人先头,已离我已不过6、70米!

“叮!”正此时,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满,敞开了弹仓,一气将两闸从死人堆里掏出的M43曳光弹挥霍出去;诱导着后进,崖壁上5排兄弟们机枪火力的老甘,手中的AKM弹仓挂空了!“突突突……”自上而下,相隔着3百来米滚滚烟尘,凶猛迸射的5排机枪火力,霎时成了没个定准的乱射一气!

刹那,我方大部失去准头的火力,再度在敌人占据绝对数量优势,此消彼长,成拉锯乱射的横飞弹雨之里,被盖了下去——“吼!”趁此间,抵近爆发出垂死疯狂,无视生死的一撮撮敌人;在顿失了强力火网的勉力压制之下,仿佛洪水溃堤;连滚带爬,猝然变成了猫腰激进,嗥叫着,一个箭步再冲近了相隔两辆猎猎燃烧残车掩蔽,不足6、70米——

“大头,我***的B!你他妈的蹭个啥!?想死是不是!?干死他们!给老子干死他们!干!”任凭着雨急风狂的蓬蓬弹雨砸在贴身掩蔽前,乒乒乓乓乱溅出好似高炉灌钢一般劈头盖脑,灼烈噬人的一撮撮火星;一匣弹尽,迅猛抽身回来的老甘,在一片振聋发聩里,一面飞速上弹,一面冲着隔着一车相距不足50米,刚刚贴上了身前掩蔽车体的我奋声嗥嗥不已。

“老子他妈的在等你个JB!”面对着一波波悍不畏死的敌人,好似脱缰的野马一般,在顿失准头的我方密集攒射中,迅猛扑了上来。残车旁,猫腰飞快,自掩蔽后探了眼的我,顶着乱溅横飞的跳弹、火星。捏了捏,从死人身上搜刮来两条鼓鼓的装弹具的我,同样愤恨着,心急火燎的冲其咆哮道。

“咔嚓!”

“咔嚓!”

伴着近乎同时次第两声枪械上膛的声音,“等你妈的B!”老甘一声骂咧,旋风般在掩蔽后扭转过身来,托枪射击!“突突突……”喷薄着咄咄逼人的枪焰没有曳光;一串仿佛贴背的凶猛攒射,顿时汇入了两相激错,子弹横飞的腾腾乌蒙里!“噗!噗!”眨眼之间,一梭抵近横扫就将个抵近穿行于猎猎燃烧残车侧,嗷嗷咆哮着猛冲的不要命,崩了,惨烈嗥叫着扑街倒地。

“啊——”

“吼——”

惨厉的哀嚎与愤恨绝望的咆哮同时应声而起,先头就近猛冲者骤然举枪凶猛的还击;后继拔出手雷越过不幸者迅猛的冲击。随着当面“突突”的枪火,飞快的脚步,越来越猛,越来越密,越来越近!刹那间,猎猎的火色,喷薄的枪焰,掩映着的是不断抵近,迅猛冲来的一条条疯狗,纤毫毕现,双眸喷火的狰狞扭曲!

“杀!”紧着老甘一声怒喝,抵近密集火火力顿时被老甘一簇攒射吸了过去的当口;顷刻之间,同样抵近,一声怒喝的徐渊伟顿时从掩蔽后飞快闪出了半个身来!“嗵!”的一声,AK-74下挂的BG-15,面向横飞四射的流弹、火星;面对拔腿疯狂冲进,妄图掷弹的敌人,骤然发出了一声慑人心魄的闷声轰鸣!

“萨——”腾腾乌蒙中骤然近乎迎着密集子弹,直射过来的VOG 40mm枪榴弹,根本容不得正以死相拼,迅猛冲近的一撮撮敌人反应,报警。“轰隆!”一声,眨眼间即在离我不过百来上下,依附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后,嗥叫着冲我抵近疯狂射击的一撮敌人群中,炸开了一声血肉横飞的触目惊心。一声闷雷震荡就近,在其后源源不绝,迅猛扑来的敌人眼眸中,不下4、5个抵近车体掩蔽就近,用手中AK、PПK凶猛迸射着一簇簇噬人枪焰掩护着更前方真个不命妄想投弹的自己兄弟;雷鸣火闪之间,具具鲜活的肉体,在剽风乍起,交杂锋利的破片钢珠里,顿似风刮了似顺了一地;裂血当空,就像被是一锤砸碎的鸭血块,在一蓬骤起,四射暴绽的绚丽火星里,粘稠的猩红汁水连同粒粒块状分明的碎肉,烙面生疼的呼号烈风中,迸了不过十数米外,自己满身满面血色的泥泞!

“啊……”骤然一声声撕心裂肺,鬼哭狼嚎似的痛苦惨厉顿时穿透山峪!

“杀!”近乎同时的两声怒喝,重起了两支枪一上一下,迎上敌人雨急风狂,铺天盖地似的横飞弹雨,抵近攒射,加入了我方渐趋劣势的澎湃火力;夷然无惧的迎上绽在山石、车体上四射蹦跶的弥天弹雨;不甘示弱的同咆哮迸射着两相激错对撞的的纷飞弹链,厮磨纠结在一起!从上至下,陡然复起的一梭枪火猎猎的PПK火力,即在此刻眨眼即将被VOG轰倒,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人体上,热情似火的迸射下,欢送觐见了胡志明。“噗噗噗噗……”应着一蓬点水叮咚的子弹入体,就在一波波源源不绝的后继者眼前,一撮痛苦辗转的惨厉哀号,骤然在抛飞的滚烫弹壳叮叮咚咚,清越坠地中;戛然而止,迸绽出一串红梅点点,乍现即逝的残忍旖旎!

“嘶塔勒——”面对当面好不做作的酷厉杀伐,悲怆死亡;不论我们的血,还是自己兄弟的血,都只能激发出一波波敌人愈发疯狂噬人凶性。伴着一声怒喝,一蓬蓬拽着粒粒曳光,疾风暴雨似横飞子弹冲庭锋招呼了上去。“突突突突……”带撕裂灵魂的尖厉,几支大口径机枪气势汹汹的破空声响,登时迅猛转向,向着紧贴头顶陡直短崖壁,交织涤荡起来!

“吼——”带着一声似兴奋,似暴怒的兽嗥咆哮;直面抵近当前猎猎燃烧的车体掩蔽后,我们簇簇凶猛迸射的火力;一撮撮不时在交错横飞的弹雨中,惨叫着伤毙倒地,却恍然间仿佛无视生死的;连扑带爬,拼死抵近的敌人,在付出了数人生命的代价扑腾过身前的距我掩蔽最后辆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后,顿时俱是嚎叫着扒拉起身,向我发起了掷弹前,抵近迅猛最后的助跑冲击!70米!60米!50米——

“***!”怒喝,滚进,拔弹,一跃而起!伴着贴在就近,突突枪声中,听得真切的我,骤然一声暴喝;一砣尾巴闪烁着粒粒火星的长硕物什,便自猎猎燃烧的硕大T-72残破车体后,划拉出一道劲疾的抛物线,陡然突兀在同样猫腰猛冲中,两眼锁紧了眼前我依附着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只待两步助跑,打开了身子,冲我一通手雷砸了来的一撮敌人,反衬着猎猎火色,凶光毕露的血红双眸里!

“呀——”刹那2个冲在至前,自忖难逃一死的敌人,立马不甘示弱的不管拉环还是未拉环,但见一弹临头,一声嚣叫,不论什么准星不准星;凭着一股噬人的凶性,奋出了毕生气力将紧捏在手里的苏制无柄手雷,冲我砸了过来!从后紧贴着散落开的4、5后继,依然在枪声大噪的腾腾乌蒙中,迎着手雷的当面,悍不畏死的嗷嗷咆哮着扑腾了上来!紧贴其后的,是一波压着一波,重重火影中,几簇长点,数个伤毙,亦无法撼动,高速穿行在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间,黑压压一片的幢幢人影!

“轰!”在一波波后继难以置信的眼眸的,刹那注定的2人伤毙眨眼在雷鸣火闪的一瞬间,以手雷炸点为圆心,大大远超寻常手榴弹有效8-10米半径的弥散气劲,骤然在夹杂横飞弹片的剽风肆虐中,近乎无一遗漏的将顶在最前的一撮不要命的,尽数毙伤。“哗!”当头奔涌而下的滚滚土石顿时淹没的扬尘四起中血肉横飞的恐怖狰狞。

那巨大的手榴弹爆炸杀伤力,绝不啻于当头82mm迫炮弹。已经埃过其上冲在前面的六连兄弟们一轮手雷的敌人,立时这是反坦克手榴弹的爆炸威力!50米,整整50余米开外!如果,至少重达1000g的反坦克手雷也能在水平大体一致的盘山路面上,在我手中飞出50来米,那么——

“脱次基!脱次基……”困兽犹斗,垂死挣扎,根本由不得一群黑压压,暴发出最后疯狂的敌人多考虑。冲上去!冲上去!正如源源不绝的敌人口中一声声歇斯底里,力竭声嘶的嗥叫命令。“吼——”刚被我一枚RGD-43反坦克手榴弹炸下一片血肉横飞,缩回了头的一群敌人,就像是澎湃的钱塘江秋潮一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浪推着撞了个玉碎纷飞退回的前浪,一波盖过了一波汹涌澎湃的在双向枪火、弹链交织成的急风暴雨中;一往无回的在向我涌了来!

“突突突……”伴着恍然意识到被我们的默契协作,愚弄得怒不可遏,悲愤交集的咆哮,隐没在滔天火海,映衬着腾腾扬尘中,同人吼到了一处去的大口径机枪,骤然摧枯拉朽一般,锋利无当的凶猛火力,转向了路面,纵虐恣狂着,直冲抵在就近我一前一后两猎猎燃烧着的残破车体,一刻不停的长点、涤荡、横扫!恨不能用真个急风暴雨般的B-32 12.7mm穿甲燃烧弹直接将藏身其后,把挡在自己几乎唯一生路上给以自己惨重杀伤的我们,直接扫成了马蜂窝!顿时,身前一片片乱绽着撮撮滚烫啮人的璀璨钢花,在不下两支12.7mm大口径机枪凝于一辆残车掩蔽的长点横扫中,老甘和徐渊委依附的BMP就像跟纸糊了穿了个千疮百孔,触目惊心!

“**!老陶,干他妈的!给老子干了他妈的……”面对刹那敞开了弹仓,就冲自己掩蔽没了个停的抵在就近,持续射击;两支AK,登时不甘熄火,压得抬不起头来的老甘,愤然直冲其后‘磨洋工’的陶自强咆哮了起来,满心希冀着轻快响着狙步枪的陶自强或者邱平,几个轻点将一门心思寻上自己的这群天杀的,干脆利落的全数枪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