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5)

山鹰2007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蒂——”在后继惊觉敌人愤恨不甘的嗥叫声中,“轰”的一声,一枚当路爆炸的RGD立时将T-72车后不过2、30米,抵近就近妄想一通手雷把我砸没了的2个敌人后继,立马湮灭进破片、钢珠四射,剽风乍起的血肉横飞里。 “啊——”一飚裂血与火争艳,声嘶力竭的惨叫倒地;立时唤来了,后继更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蒂——”在后继惊觉敌人愤恨不甘的嗥叫声中,“轰”的一声,一枚当路爆炸的RGD立时将T-72车后不过2、30米,抵近就近妄想一通手雷把我砸没了的2个敌人后继,立马湮灭进破片、钢珠四射,剽风乍起的血肉横飞里。

“啊——”一飚裂血与火争艳,声嘶力竭的惨叫倒地;立时唤来了,后继更多敌人,五内俱焚的嗷嗷咆哮;散了开来,迅猛抵近,手中AK持续凶猛迸射着,一刻也响的个不停。

“斯咧伊!”带着愈发迅猛抵近,乱躁枪声中愈发怒火中烧的愤恨咆哮。抵近百米,不下数十余疯狗,在立见得我迅猛冲了来,顷刻之间调枪口,一串串低在就进,冲上的乱射火力,一梭梭交汇的AK顿时向我横扫过来!紧跟在后,源源不绝的敌人后继,立时在猎猎燃烧的铁流车体两侧,子弹交错对射的密集如织里,妄图散了开了不受当面T-72遮蔽,拉开了射界在腾腾乌蒙的灼浪翻滚里直冲尚未贴上掩蔽的我射击!

“突突突突……”

“操!”一声懊恼应着冲我密实的枪声,暴起。管TMD,满路烧得滚烫的坠石、土方,摁在身上,烙肉生痛;管TMD,一路死尸、肢体,令人作呕的焦臭;甚或交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肉味,鲜香扑鼻;猫腰拔腿,猛冲之间,立觉敌人散开了一梭梭子弹向我射来;就跟炸了窝的兔子似,猫腰蹦了出去的我,立马借着一冲之势,鱼跃前扑倒地,侧身单手撑住了地面,提气催动了腰力;愤恨的嗥叫着,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滚进,滚进,滚进……借着一泓泓土石滚滚下落;烈风劲舞着腾腾乌蒙赤金的朦胧遮蔽,向着猎猎燃烧的T-72残破车体迅速抵近。满身周匝,到处都是不知是是打的,还是被砸的,一梭梭横飞子弹乱迸跳绽出来的石簇和飞泥。天旋地转间,那一簇簇抵在眼前,调转枪口凶猛喷射的噬人枪焰;刹那汹汹闪烁其间;在我的眼前,比那烈风吹袭下,残车上盘山烧了一路的熊熊烈焰还要壮丽!

枪火,烈火,映衬着抵近扑腾在地上一条条疯狗,相貌各异,尽皆满面的狰狞扭曲——

“轰!轰……”伴着一通通连续不断,砸入人群的火箭手雷轰鸣。“吼!”顶着头顶土石霍霍如雨;冒着两相激射弹链,在沿路熊熊燃烧的铁流两侧及车顶,密集如织,乒乒乓乓乱绽着一蓬蓬雨急风狂,点滴光辉璀璨的四射火星;寻了个刹那间,连绵不绝的火箭手雷临近轰鸣间歇;在瞬间一梭抵近乱射之间,又一撮顶在最前扑腾上来,不要命的疯狗,嗥叫着贴上了身前猎猎燃烧的T-72遮蔽,悍不畏死的,刹那在没了个落数的火箭手雷持续爆炸中,爬起了身子;妄想着向着相隔不过40米上下,当面另一辆T-72后嗥叫滚进的我再度发起手雷攻击!

妄想虽好,与现实是相较总归是残酷的无情。“杀!”即在危急之时,带着老甘一声愤恨的呼号,“突突突突……”直面密集激烈的对射。在乱噪枪声中,抵近百米,一支AKM慨然迸发一蓬蓬炽烈枪焰,顿时即百米内,依附掩蔽后,直起身来,助跑,向我掷弹的敌人噬了去!

人快,枪更快!迎上当面嗖嗖弥天的流弹,锁紧一小片,走马灯似的,枪口急转,一梭近乎扫射的急促长点;即将当面三个迅即次第齐齐起身嗥叫着,助跑,拉环,摆臂投弹;残车后敌人露出的小半个上身,霎时里向着扫横扫而来的蓬蓬迸射子弹凶悍撞上去!“噗噗”殷实的中的,顿时在鲜活的肉体上,绽开了一朵朵血火交融的娇柔艳丽。一簇击毙,二簇放倒,三簇陡然乱溅在敌身前掩蔽上,四射横飞的跳弹、火星,顿时即将爆发出嗜血疯狂,却为自己拼出条命疯狗吓得仓惶蹲了下去。

正当被那三选一,唯一剩下的侥幸,心有余悸的蹲回了掩蔽后,愤恨不甘的咆哮着再图振作发动攻击;“萨勒!萨勒!”带着其后奏密集攒射,眼尖者顿然熄火,声嘶力竭的急切呼号声!刹那疑惑中,关切望了眼身旁立扑倒地,惨烈辗转,恸哭哀号的自己战友。满眼的悲愤与疯狂,霎那间涣然以不甘的绝望:一枚拉脱环来,尚未冲我砸出的RGD,正轱辘在满地惨烈哀号的自己战友身侧;粗实的卵柄,在一片灼浪翻滚的腾腾乌蒙里,哧哧迸跳着恍然细不可查的丝丝火星——

“轰!”“轰!”雷鸣火闪,血与肉飞。两条鲜活的生命,自此一弹未发的湮灭在敌我共同拉响的两枚手雷协奏里。临近遍地哀号,痛苦辗转的,应声当场毙命。“啊……”蓦然惊醒,措不及防的,亦应声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令撕心裂肺的惨厉哀号,在我就近穿透了充斥着枪声大噪,爆炸连连的空阔山峪!

“蒂——”人更凶,枪更烈!暴怒、愤恨、不甘、绝望,连同一并满腔的求生欲,在前面自己兄弟鲜血的浇灌下,激发着敌人深陷最后狂暴中,愈发暴戾的嗜血兽性!烈风呼号的腾腾乌蒙中,一串串循着老甘AKM抵近喷薄的噬人枪焰猝然凝聚,流弹、跳弹,暴溅着粒粒四射横飞,滚烫炽灼火星。用抵近疾风骤雨般恣肆的火力,将一串迅猛攒射间的老甘生生压了下去!

“吼!”一声压过一声悲愤的高嗥,同样应之骤起!当面惨烈的死亡;当空漂泊的狰狞血迹,吓阻不了一群群疯狗,在两相激错,丛丛瓢泼似弹雨里,高速穿行在猎猎燃烧着,身形硕大炽铁之间;一撮撮挤在一起,恸哭着,咆哮着;几乎没得半分空歇地,紧着前面立马横倒的一撮又一撮,人头涌用,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向,紧跟着向我冲了上来!

“突突突……”那抵近蓬蓬灼烈,咄咄逼人的喷薄枪焰,恍然间仿佛比猎猎燃烧的烽火更加炽烈耀眼。两相交汇,不知敌我激错横飞的弥天弹簇,和着呼号烈风,哗然破空之间,刮拉出丝丝锐利侧耳;絮絮纷乱,仿佛厮磨着每一厘空气急剧震颤的心悸胆寒!

“斯咧伊!”声声愤恨的叫嚣骤然顿起。无视乱绽在眼前,车侧、车底,乒乒乓乓,横飞流弹,刹那间迸溅出一串串眼花缭乱,四射横飞的烁烁火星;抵近怒不可遏的嗥叫着,几个扑爬后继接近了掩蔽残破车体的一撮敌人;在对错激射的横飞子弹弹种,顿然左右侧滚出掩蔽,扒起身来,抬头,举起蓄势待发的AK-47——只待LON-1退制/发射器一声破响,一通抵近轰击的F1 55mm破片杀伤枪榴弹或而自制56mm反坦克枪榴弹就可将依附掩蔽后,当路不足5、60米开外的我炸肉糜!

滚进,滚进……一跃而起,跨步,猫腰,摆臂——

“嗖!”即在扑倒近前,妄想榴弹轰击的一撮敌人,举枪,抬眼之间;陡然在火花摧残,烈风风劲的腾腾乌蒙里,当空划出道拉着一缕弥散青烟的妙曼抛物线;一头向着侧滚出掩蔽一侧的敌人身前砸了下来,猎猎烽火映衬着一双双充盈噬人戾气血眸骤然只剩得下顿觉者来不及一声惊呼惨叫的难以置信!

“轰!”雷鸣火闪,带着心头不削的狞笑,攥紧了手中AKM,顺着一步助跑,摆臂投掷弹之势,身形毫无迟凝的斜前扑倒侧滚出身前掩蔽;迅猛抬头,举枪的我见到的是骤然闷响炸开了火星四溅,血火争艳的如雾似雨。漫目狼藉;遍地的横尸、肢体,血泊中惨烈哀号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天知道,哪些是我一枚手雷放倒的。“蒂——”另一侧应声扑倒,悲愤咆哮,一缩头,立马抬头的2个敌人,即在复妄图举枪的刹那之间,在掩蔽侧的对角线5、60米开外瞬间见得了同样扑倒在地,对准自己方向一支AKM黑洞洞的枪口!

“喝啊!”枪对枪,人对人,1VS2,怒叱对狂嗥;敌我双方的武器,骤然惨烈对射在一起!

“突突突……”管他娘的扫射,还是点射,手中蓬蓬迸射着雄壮枪焰的AKM,霎时里用一串杀气凛冽的弹簇在5、60米开外,前后匍匐的两具鲜活的肉体上绽开了数朵娇美的残忍旖旎。“嗵!嗵!”那一发发两相交错,破膛而出的F1 55mm枪榴弹,亦在同时就跟屁股插上了火箭的没头苍蝇;带着脱缰烈马的奔劲,前后次第闷响,飚开了两道一上一下,令人胆颤心惊,飘忽不定的迅即。立时在我身前一侧的内道;背后数米外的掩蔽就近一前一后炸开了两道闷声霹雳!

“轰隆!轰隆!”抵近两声雷鸣激荡山峪。一通砸在了身前短壁上的,“哗!”的一声,惊起了一泓落土飞石瀑布似的倒泻头顶!几乎贴着背脊掠了过去又一通,撞上了我身后的掩蔽,“嘣!”的一声,罡风骤起,绽开了一蓬四射飞溅的烁烁火星。猎猎燃烧的炽烈车体顿吹上了鼓风机,持续自行喷射的溴化乙烯灭火剂,盖不住簇簇烽火,由外至里,应着轰鸣冲击,通透彻底的猎猎燃烧了起来;霎时里,滚滚乌蒙的遮蔽,腾起了一团滚烫的红云!

“妈的B!”残车掩蔽后,老甘一个屁蹲栽了下去;摸了摸头上眨眼冒顶,弹出了数个火辣凹坑的GK80,愤恨骂咧着,飞快换上了一匣标上白圈的M43弹,拔身而起——

“斯塔咧!”

“吼!”

亦在同时,寻着我一簇枪焰,一刻不停,前赴后继向我猛冲上前的一撮撮敌人被两声枪榴弹轰鸣猝然惊醒。伴着重重火影中,不足百米个领头的一声嚣叫,“突突突……”带着愤恨咆哮迸发出簇簇夹杂曳光的密实弹链,骤然一支支蓬蓬迸射的火力,猝然向着侧前滚出掩蔽,匍在地上,避无可蔽的我凝集!面对咄咄逼人的弹簇,噼里啪啦打在周匝土路上,乱绽出一蓬蓬迸飞四散的飞泥,现在还想抽身回掩蔽已然来不及!怎么办?惊闻不断抵近的敌人嗥叫着冲我攒射开来,一咬牙豁出去了的我,即刻顶着子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冲着一波波迅猛冲了上来的敌人,侧滚进当面数十米开外,敌我共同面对的一辆猎猎燃烧的车体;嗥叫着,咆哮着,滚进,滚进,继续滚进……管他娘的听得见,听不见,同时还逼急了疯子似嚎叫着:“开路!开路……”要想活命,就必须冲上去,杀光这群狗日的!

“机枪!机枪!”当是时,凭着自幼对拆磨砺出的高度默契,操枪弹身而起的老甘,立马奋然同样高嗥了声。迎上抵近乱绽在身前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上,天花乱坠的四射火星,手中托起的AKM“突突突……”陡然喷薄出的蓬蓬雄壮的枪焰,眨眼迸一串不甘示弱,拽着曳光同敌人弥天的流弹交错激撞的毫光粒粒!“轰!”一声闷响,稍稍沉寂的徐渊伟,顿时在后扣响了刚刚装填完毕的RPG-7!

“呜——”

“萨勒!萨勒……”在一波波敌人一声压过了又一声,惊心恐怖的惨厉报警声中,一枚当头飚射呼啸的85mm火箭弹,恰如分波穿浪,对上刹那雨急风狂的密集弹雨,骤然粗暴无情的将其撞了个风云散尽。“轰隆!”一声霹雳,在熊熊的火海边缘炸一团火星四溅的滚腾红云,眨眼之间即在,悍不畏死,叠在一堆,密集迅猛冲锋上前的敌人上,迸开了一飚飚血肉乱绽;不下4、5个贴在炸点边缘,扑倒在地的疯狗,立马不甘惨烈哀号着,遍地辗转,成了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

还由不得心有余悸的一波波侥幸,怒不可遏的兽嗥着扒拉起身,变本加厉纵虐着溺死疯狂的滔天戾气;“杀!”伴一声怒喝,刚刚被一通通冲上的火箭弹、枪榴弹轰鸣压了下去一支PПK,在迅猛稍稍挪动了位置后,再度如附骨之蛆;贴在当前头顶,居高临下,对上一撮密过一撮的敌人,骤然迸射出一串串弹弹见血的噬人火力!

“机枪!”应着5排15班班长吴良登一声高吼,同样迅猛冲击中抵在了近前200来米的5排兄弟,猝然在其下腾腾的乌蒙中,寻着老甘和廷锋刹那迸射出一串串弹链的定深指引,4支56式班用机枪,也不论什么命中不命中,隔着敌我间距2、300米厚厚的硝烟着,和着激烈对射,乱揍一团的密集火力;火上加火,咆哮着搅浊了一起!霎时里,我方狙步枪,突步枪,班用机枪,一下一上,迎上敌人铺天盖地的火力,不甘示弱的齐齐射在一起!

“突突突……”一时之间,近乎抵在耳边簇簇同样怒吼咆哮的枪鸣,骤然仿佛将一声声充斥山峪的惨厉;一撮撮撼动山岳的轰鸣,尽数生生盖了下去!那汹涌喷薄,咄咄逼人,比火还烈,比血还艳的簇簇枪焰,在刹那在烈风呼号,赤霄金氲的腾腾乌蒙之中,将激烈的战场,燃烧至沸腾的顶点!

二八开,三七开,四六开……蓬蓬迸射,两相激错,状如飞蝗扑翅,疾风暴雨般横飞弹粒,愈发嗖嗖恣狂着火的热力,死的狰狞。骤然一撮又一撮措不及防的倒霉者惨烈不甘的哀嚎到地,将敌人单方迸射而出,铺天盖地的横飞弹雨生生抵了回去!刹那间,宽不过30米,长不过300来米的沿路的狭长接火区域,两交会其间的敌我就像处身于自己亲手掀起,无所比拟的金属风暴中心!满耳全都是“突突”的迸射,乒乒乓乓雨落屋棚的铿锵声音!满眼都是激溅迸蹿的炫目火星!满目都是四射横飞的石簇、飞泥!霎时里,数之不尽的56弹(国产M43 7.62mm)、M80弹(7.62mm NATO)、M43弹(著名的AK 7.62mm枪族配弹)、卡拉什尼科夫弹(华约5.45mm小口径弹)、捷格加廖夫弹(华约12.7mm大口径机枪)随着双向慨然并奏出气势磅礴,雄壮激昂的死亡交响曲;欢快蹦跳,劲舞狂飙在一起;用狄俄尼索斯式的酣畅淋漓,纵虐着哈迪斯的浩瀚神力!

(PS: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酒神与狂飮欢乐之神;也可谓狂暴与纵欲之神。哈迪斯,冥王,大家比较熟,不需费话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