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4)

山鹰200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转眼间,那一撮撮猫腰拔腿,顶着横飞子弹,一撮撮,悍不畏死,前赴后继;无视我的第一响手雷轰鸣,妄想着只需几个大步,迅猛冲近5、60,发狠一通手雷把我砸没的敌人;立时在刹那狂嚣,拔弹,猛冲之间,没有半分迟凝的一头撞上了一前一后两枚M75急促爆炸的次第轰鸣;除开了了2、3余一前一后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转眼间,那一撮撮猫腰拔腿,顶着横飞子弹,一撮撮,悍不畏死,前赴后继;无视我的第一响手雷轰鸣,妄想着只需几个大步,迅猛冲近5、60,发狠一通手雷把我砸没的敌人;立时在刹那狂嚣,拔弹,猛冲之间,没有半分迟凝的一头撞上了一前一后两枚M75急促爆炸的次第轰鸣;除开了了2、3余一前一后紧贴在路面两侧炸点爆炸边缘的侥幸。一撮撮嚎叫着冲近,妄图掷弹的敌人,转眼便随着“轰轰”两声雷火骤现,惨烈哀嚎着倒在了热浪翻腾的滚涌烟尘里。

手快,枪更快!“砰!砰……”随着数声Dragonov清脆枪响,最后2、3个侥幸扑了上来的掷弹者,也难逃被迎上弥天流弹,一发发几乎触之即死的7.62mmW.P高爆空尖弹,咬上身体,炸开一朵朵譬如昙花一现的妖冶瑰丽。

“轰!”趁着抵在就近,凶猛攒射的火力,在我一通强横手雷攻势霍然一空。身在后面的徐渊伟亦不失时机的,自掩蔽的石棱后亮出身来。复填上弹药的RPG-7,霎时在飞蝗扑翅般在滚滚扬尘中横飞乱窜流弹弹雨里,扣响了一记令密集决死冲锋中,满塞在路面上,爆发出溺死疯狂的敌人;无不肝胆俱裂的横空霹雳!

眨眼之间,一枚破膛而出的85mm火箭弹,几乎水平贴着我脑侧,沿路横飞了去!眨眼之间,离弦之箭,穿透了腾腾乌蒙;好似蛟龙出海,劈波斩浪,顿将雨疾风狂,冲我迸射出交汇出一层层严丝合缝,几乎令人窒息的致命火网,蛮横暴虐的撕了个粉碎;兴奋的呼啸着,恍若电掣雷驰撞向了猎猎燃烧的残车侧黑压压一群高速闪现其间的幢幢人影!

“萨勒!”1、200开外有着重重残车身前的黑压压一片敌人自是不惧。随一声报警,抽身的抽身,测滚的侧滚,扑倒在掩蔽后;大部分穿行其间的敌人得以侥幸。但人终归快不过轰来的火箭弹,有大部分侥幸的,就有小部分倒霉的。“轰”的一声,颤栗山岳的雷鸣火闪应声而起,仓惶匍倒,侧滚进残车掩蔽后,或而被赶到盘山路外道侧的敌人;迎来的是一泓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的土石雨;“啊……”随着数声惨烈滚滚烟尘的跟深处又不之凡几的不幸者被火箭弹爆炸乱溅横飞的破片、石簇侵透;或者被滚滚当都倾泻的坠石砸了个骨断经折,更甚者汇入滚滚土石流,一通投入路基下惊涛拍岸,处处激流回旋的盘龙江里。

还来不及一群敌人心有余悸,扒拉起身,撕心裂肺的嗷嗷兽嗥着,继续悍不畏死的疯狗行径。一响RPG,引动的一串致命骤然威临!

“掩护!小朱,‘二踢脚’!”转身立稳,双手齐动迅猛复拔出两枚M75的我,猫腰拔腿之间,即刻直冲绑在肩头的TRC540一通焦躁的狂嚣着。间不容发,在上高速抵近,应着同在其上沿着崖壁边缘迅速靠上的杨庭锋指引,其下一响RPG爆破的确切标的;跟我想到了一处去的5排兄弟们,随着朱兴庭一声命令,顷刻顿足,拉响了早已钻紧在手里的79式火箭手雷!

“嗖!嗖!嗖……”5排21人,1轮79火箭手雷的急促持续轰鸣应声降临!当空闷声抛飞劲掠3、400米的一条条絮絮交杂纷乱青影,当头顿与飞石无异;在滚滚的烟尘,漂泊的赤氲中化作沥沥细雨;向着或而愈发疯狂的嗥叫射击,或而戾气冲天地抖落满身土石,妄想扒拉起身,手足并用,连滚带爬的向我扑了上来的敌人罩了下去。充斥山峪中的,满眼都是滚滚烟尘的烁烁火光;满耳都是枪声爆炸,怒吼哀鸣。这样的战场环境,根本就令深陷垂死挣扎的敌人,根本来不及发现一蓬致命降临。

起身,抬头,张口欲呼,瞠目结舌。猎猎燃烧,蓬蓬枪焰火映衬着抬眼间锁定了目标,敌人惊觉者讶异,疑惑的眼眸中。一蓬横空砸来的79式火箭手雷,胜似飞矢齐射,眨眼穿透了滚滚赤烈的乌蒙;与坠石飞土无异,争先恐后的在密集枪响爆炸声中,纷纷坠落进人群。闪过敌人眼前的只有,灼浪滚滚,烟尘腾腾中骤然当空弥散的一条条青白阴影——

“萨勒——”惊觉者力竭声嘶的厉呼报警,根本成就了生命最后一息,仿佛奋出了全部气力,凝聚成一声不甘绝望的哀嚎。“轰轰轰轰……”电光火石之间,猝然齐至,急促炸开的串串轰鸣,就用恣睢的暴虐蛮横,粗暴无情的压没了炸成了一串战栗雄浑山峪的持续闷声雷霆。那20余枚79式火箭手雷,砸了不过宽不过30来米的狭长路面上,被迫堆在了一起的,怒喝狂嚣着,冲我发起迅猛密集冲锋的敌人群中,立时飚扬起一蓬丝毫不压于数排60迫骤然齐射在这狭小地域的恐怖威力。雷火乍现,罡风肆虐,一撮撮挤在了一起,措不及防的敌人,力时就跟风卷残云似的没了尽;每一处炸点,每一声轰鸣,都好像是收割机上高速飞转动无形的刀轮;随着一团密集轰鸣连带“噗噗”暴雨抖落,雨打芭蕉似的恐怖惊心,声声入耳;弹片横飞,血光四溅,重重火影中,满眼汹涌的人头,剃草似的一片片哗啦啦的倒了一地。满眼都是重重烈焰映衬里,倍添了几分娇艳欲滴的血色氤氲。当头倾斜的土浪和凝重得令人窒息的溴化乙烯为灭火剂,在按奈不住蠢蠢欲动的烽火猎猎;持续烈风的呼号,炸起了拧成一股的剽风推波助澜下;眨眼之间,焰光冲天;将敌我短时拉锯,激烈对搏的猎猎燃烧着的火海中心边缘的狭小空间,骤然推上了白热的境地!

“啊——”似恸哭,似愤怒,声声厉鬼索命般的惨厉嗥叫,应着猝然一通通急作的火箭手雷轰鸣,近乎同时群情激奋,誓不罢休的同拧成一堆,激荡山峪的通通手雷轰鸣撞在了一起!

面对残酷的杀戮,面对死到临头的步步紧逼,没有惊慌失措的引颈受戮,更没有瑟瑟发抖的栗栗畏惧;冥顽不灵的一群群敌人顿时在通通火箭手雷的轰鸣中,爆发出噬人的兽性!一撮撮抵在密集阵形,中、前部,伤了的,侥幸的,只要是没有立马挂点的,应声扑了下去,顶着一通通乱砸就近一通齐射后,连绵不绝的火箭手雷轰鸣;咆哮着,嗥叫着,在尸骸中爬,在火海里滚,顶着乱溅在头顶、身上滚滚飞石,哪怕骨断经折,哪怕身死命陨,也像是一撮撮嗅到了血腥气息鲨鱼,前扑后涌,前赴后继,满面不改狰狞扭曲的酷厉,无视生死,无所畏惧的向我扑腾了过来!不知是死,是活的汩汩冒血,随着一群疯狗悍不畏死的扑腾、滚进,满路的疮痍骤然间深深拽出了一条条纵横交错,不断延展过来,猩红刺眼的触目惊心;迅速蒸腾弥在烈焰汹汹的滚滚灼浪里……毋论死活在尸海,火海里剧烈蠕动的尽是通通手雷炸飞,盖了浸透满身的血肉淋漓!血色、火色,在马阵风墙,烈风劲舞的金霄赤氲中,挥洒出一片片别样的残忍旖旎!

“喝啊——”

“突突突突……”

“轰!轰!轰……”

夷然无惧的面对骤然而起的一蓬蓬火箭手雷轰鸣,越来越近;视若无睹的直面着,一个个自己的战友兄弟被一通通齐射后,连绵不绝的79式火箭手雷炸成残废,轰成烂肉;任凭四射横飞的弹片,在自己的身前、身侧,呼啸过,甚或乱绽出四射横飞的火星;哪怕是就近应着抵近的枚枚火箭手雷轰鸣,一个个毙伤倒地;附着车架、火堆掩蔽后,数直不尽,还仿佛在重重火影中源源不绝的一撮撮敌人;只要是没死的,重伤倒毙的,就一律都舍生忘死的,怒不可遏的咆哮着,不论冲上还是冲下,将手中的AK,PK,RPG-7,变本加厉的乱作成一团;一刻不歇的响个不停!

“杀!”趁着当面一波狂暴火力被我一通手雷砸了下去,此消彼长之间,抵近数声兴奋的喊杀登时穿透了滚滚的雷鸣。迎上被一枚枚火箭手雷愈发抵近轰鸣,愈发疯狂迸射的蓬蓬火力;由上至下,两支PПK连通一支AK-74先声夺人的串串弹链,汇同敌人一挫溃散后,面对猝然间连绵不绝的火箭手雷轰击骤然重新凝聚的簇簇火力,交错激撞在一起!应着骤然一通通惊心动魄的RPG-7、LON-1通通不甘示弱的咆哮与轰鸣,隐没在腾腾乌蒙中,一支M40连同另一支Dragonov迸发出一发发近乎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头枪枪命中的轻快敲击,同样用连绵不断迸发发朵朵妖冶的瑰丽,刺激着一群群前赴后继,困兽犹斗的敌人,愈发疯狂,暴怒,嗜血的神经。

一前一后,一快一慢,小心掩蔽在敌我双方直射火力基本无法顾及的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后猫腰激进。几乎手足并用,在簌簌落石,凹凸不平,满路死尸坠石高速跃进的我,几乎满目都是在身前掩蔽四射迸溅的簇簇火星;几乎满耳都是子弹破空嗖嗖作响的惊魂尖利。当面疾风骤雨,不知是破片还是流弹、跳弹,随着四射横飞的火星乱窜,就在我的眼前,欢快地跳起了踢踏舞;一发发85mm火箭弹、55mm枪榴弹,呼啸着,轰鸣着,一往无回的疾掠过对向其告诉奔行的我的头顶;在我的背后、头顶临近炸开一声声激荡空阔山峪的旷世强音!

枪火对枪火;怒喝对怒喝,隔着当路辆猎猎燃烧的T-72残破车体硕大的身形;一方顶着弥天弹簇迸射高速跃进,一方无视生死顶着一支PПK簇簇攒射与火箭手雷轰鸣奋力扑腾。一车隔谁也看不到谁的敌人松散密集阵先头正与仿佛蝼蚁撼树一般,一声嗥叫后,闷声向着源源不绝依然不下近百人冲去的我,在残车顶、两车侧,密织如梭,子弹交错横飞,沿路不足200来米距离,火星四溅,流弹横飞,令人窒息的激烈接火区域里越来越近!

拔弹,猫腰,猛冲,激进;在我趁着5排一通火箭手雷齐轰鸣,一个箭步冲出了身前掩蔽,顶着稍稍溃散,陡然聚增的流弹横行,隔着辆不过30来米开外,簇簇燃烧着,迸窜着四射火星的T-72硕大残破的车体,高速抵近不过10来米。“轰!轰……”那一发发,一簇簇,在头顶,在背后,不甘示弱,由远及近的火箭弹、枪榴弹轰鸣便在数秒之间,骤然仿佛紧贴着我的背脊炸开了数声横空霹雳!

“轰隆,轰隆……”数声雷鸣火闪,即在我被蓬蓬密集交织的子弹压着,猫腰近乎手足并用的嗥叫着向敌人密集高速抵近其间时。在落在身后原先,掩蔽的残破车体上,车体后炸开数团爆散土石如雨,火星四溅的扬尘满天。在四起剽风亦或本能的催动之下,努力压弯了腰,拔腿疾奔之间,直接在满路坠石土方般掩的死尸间,来了个一脚趔趄,前扑,绊倒的狗啃泥;骤然应之乒乒乓乓乱砸在头盔、身上的一通飞石土块,砸得我一震头晕。

夹杂身上头破血流的痛苦,心头憎恨与暴怒;扑倒,爬起,疯子似的手背一抹,割破额头,真个的血红了眼。耐不住一腔憋屈的我,立马发出了一声怒火攻心的懊恼咆哮——

“操!”

“斯塔勒!”寻着声音,悍不畏死的敌人在双方密集攒射如织的车侧一探头,骤然发出了声色俱厉的一声报警。一组狂嗥着,扑爬着冲在了最前,填了上来的敌人,与仅隔一车,间距不足3、40。应声,带着兴奋,带着愤恨,绝望的兽嗥,顶着乱窜其间,几乎密不透风在横飞子弹;一条又一条疯狗,狂吠着扒拉起身,操起手雷就妄图向着当面T-72残车后,刚刚被摔了个狗啃泥,在平缓、狭长路面上一波手雷抵近轰鸣(相对火箭手雷),几乎贴身攒射避无可避的我发动攻击!

“杀!”面对敌人乱射一气的疯狂火力,刚刚被一通通火箭弹、枪榴弹压了下去,罩在我头顶一支PПK,再度在枪声大噪,剽风四起之中,好似毒蛇吐信;在崖壁上,烈风呼号的袅袅烟尘里,当头抵近迸发出一簇簇噬人的枪焰!“啊!”嚎叫迅猛扒拉起身,舒展身形妄图冲我掷弹的2条疯狗,立时在两簇PПK急点之间,怒喝变惨号;疾射而出的子弹,咬上了具具鲜活的肉体,当空迸绽出一朵朵稍纵即逝,血火争艳,妖冶狰狞,干脆利落的扑倒下去;再为满路尸骸的人家炼狱,平添上两具兀自不甘浑身急剧抽搐着,只待死神收割的生命。

“萨斯嘎尼!”死亡,鲜血只会火上浇油;助长着求生之欲激发出来疯狂、嗜血的暴戾。枪火连着枪火,叫嚣压过叫嚣;随着抵近悍不畏死的一组侥幸,直面着临头庭锋一支PПK噬人火力;应着一声狂嗥,举枪射击;眨眼之间,由近至远,由疏至密,子弹弹、枪榴弹、火箭弹顿时就向我头顶气势汹汹,铺天盖地的招呼了过去。

“轰!轰……”连续不断,激荡山峪的抵近轰鸣,就在抵近我脑后头顶的崖壁边缘炸响了一声声石破天惊。“哗!”带着万马奔腾似的滚滚轰鸣,飞土坠石,仿佛一泓飞瀑,当头汹涌源源不绝的倾泻下来。

“吼!”爆发嗜血疯狂的敌人,亦在同时发一声歇斯底里,仿佛凶兽垂死挣扎的嗷嗷咆哮。满身裹着血污滚烫的泥泞,一个个疯狂扒拉起身子,妄想着一通手雷将我砸没下去!

隔着身前T-72硕大的身形,乱绽在猎猎燃烧的车体上迸跳着眩目璀璨的靓丽火星;管他娘的看得见,看不见。深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我,一听得抵近车后一波敌人惊呼报警,浑身霎时就更抽了疯似的,同样嗷嗷大叫着,立马扒拉起来,助跑,拉环,摆臂,掷弹。

“去你妈的!”带着对上一波抵近疯狗狂吠,不甘示弱的一咆哮。嗷叫着,爬起身,抵近了妄图向我掷弹的敌人后继;即在抬眼之间,立马见得一道划拉出青白烟影的卵状物什,带着我强劲的臂力,好似黑电一般,几乎以一道笔直的抛物线,陡然掠过了当面猎猎燃烧的T-72硕大残破的车体,径直奔向了自己;视野,簇簇枪火的映衬中,刹那只见得了沉腰猛冲中的我,恍若饿虎一般,咆哮着,紧跟着一道掠身而过的一道黑电,猛扑了过来!未待手雷坠地爆炸,猫腰拔腿,在顶密集如织的子弹中,悍不畏死陡然亮出自己身子的敌人眼睛里,几个大步冲了上去的我,在高速运动中已经同一波敌人先头身前相隔两辆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间,不过40来米的距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