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二部 南国之剑 齐射(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放你妈的屁!骨头都是老子啃,现在谁顶,老子跟谁急!”杀红了眼的我,即刻不容置疑的冲他回了声。与此同时,听得耳后,猝然两支AK交替抵近,激烈攒射。不理那蓬蓬打在掩蔽前,乱绽蹦跳的流弹、火星。反过身去,一手刀割,一手用扒的我立马将侧近横尸路面,刚刚觐见了胡志明的一双敌人,随身手雷收缴尽。松下了绑紧在后腰的120mm迫炮弹,一脸狞笑着看向两支突步挡不住,紧在起后,怒吼狂嚣着,黑压压一片高速穿梭于猎猎燃烧的残车间,向我迅猛扑来的敌人……

“混蛋,炮……”悄然摸近了顶在前面我们的陶自强,亦在同时顶着四射横飞的流弹,探出头来看了眼道。

“排长,好、好……猛!”掰了掰拧在手中的27mm三连左轮信号枪的邱平,同样探了眼,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故意颤声一脸坏笑着艰难道。

“奶奶个熊,又‘猪突’!?这世界太疯狂了……老廖,火力!”

(PS:‘猪突’在倭军事术语就‘人海战术’。废话:请问‘人海战术’是谁发明的?C.C?NO,是大日本蝗军伟大的陆战‘军神’乃木希典同志!菊与剑,大倭民族不愧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让我们为世界上最‘伟大’、最‘优秀’,自觉释放全球人口大爆炸的压力鼓掌!其实在日本和中国一样菊代表的是一个人高贵的品节;至于剑嘛……日本人除了拿来当礼器,一般都是用来剖腹的!所以人家推崇的菊和剑连在了一起,一般来说就是……呵呵……是不是够BT滴?)

许光赫架起枪来,瞪大了牛眼,盯上了滚滚扬尘后,重重火影中,一撮撮挤在一堆,嗥叫着猛冲来的疯狗。声如破锣似的宏声,在身后不过50米的掩蔽后顿起。应声,“突突突……”手中PПK骤起的急促喷射的枪焰眨眼之间在冲我抵近射击的敌人掩蔽上打开了一串火星四溅。

“后面!”

“突突突……”

立马老甘一声呼唤,两支持续簇簇迸发的AK抵近攒射,应之飞快调转了枪口,重重火影中,高速穿插在猎猎燃烧的车体甚或熊熊燃烧的车架间黑压压一片,高速抵近的幢幢人影长点了去!顿时,措不及防的‘噗噗’殷实中的,眨眼在百十米开外,猎猎火光的映衬中绽开了一小串如雾似雨的娇艳欲滴。

“啊——”厉鬼似的惨号顿时便将抵近我百米,自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间高速跃进,兽嗥着,抄枪向我猛扑过来的2个敌人放倒在地。当面惨烈的伤亡,再度增加的一支PПK攒射火力,顿然将深陷灭亡边缘一波波向我猛冲的敌人,逼入了死角。

“索啦!索——”敌我相距不足百米,随着立马一声叫嚣,早已爆发出溺死疯狂的后继敌人,就在前方自己兄弟,不幸点中,惨号扑倒下去的同时;悍不畏死的疯狂叫嚣这,冥顽不灵的从同一位置的两车侧亮出身举起了枪来。而那一坨坨猎猎火光映衬中,插在AK-47枪管退制/发射器上硕大黑乎的物什,正是对我致命威胁的F1 55mm破片杀伤枪榴弹!

“滚!”抬头间一声暴喝骤起。即在此刻,趁着抵近攒射骤然被我身后,三支枪压了下去。顶乱射横飞的流弹,跳弹,一手抓住120mm‘自杀弹’尾翼,一手掰掉保险环的我;迅猛起身,一个箭步加速,跺足,扭转身子跟个陀螺似的三个环步越转越快,带着旋身之间带动浑身肌肉群催动出人体的遒劲离心力,以类似掷铁饼的方式,一把将重逾十数公斤的120mm迫炮弹,掷了出去!除了掩蔽后我的一声暴喝,与充斥其间的乱作枪响,轰鸣。扬尘滚滚,土石飞坠,灼浪噬人的赤色炼狱之中,同头顶渐渐远离的通通迫炮轰鸣相比,当面敌我簇簇枪火,子弹交错之间,除了彼此愤恨的咆哮喊杀,只属于敌人不幸着惨烈哀号。

刹那之间,几乎没有一点巨响。然而即在两个依附残破车体的敌人,悍不畏死亮出了身子,扬起AK-47冲我瞄准的当口;抬眼之间,满目暴戾顿然换作了栗栗畏惧的难以置信——在其凶光毕露,双眸赤红的血瞳里;一砣无比熟识却也无比陌生的头尖滚圆,硕大卵状物什,顿如一条黑电,悄然劲急穿透了滚滚的烟尘;划拉出一道粗短的抛物线,当空砸了到了自己的眼前;抵在最前面,贴在掩蔽后,被一支PПK压得抬不起来的一撮战友身边!

“蒂——”悲恸的高声疾呼,唤不会又一簇顶在最前面的疯狗共赴死神盛筵的悲惨命运。不过短短两秒的安全延迟,被我掰开了变时引信,力掷而出的120mm迫炮弹,当空横行50余米,越过一辆猎猎的燃烧着的BMP残车顶,“叮咚”一声撞上了,满路的碎石;延着盘山路坑坑包包的平缓下坡道;好似滚雷一般在嶙嶙的坠石土块,横尸、残肢间欢快迸跳一番。与之同时爆开了一响平地惊雷!“轰!”一声与120mm重炮轰击几乎别无二致的猝然轰鸣,顿时激荡山峪!带着罡风乍起,无所匹及的劲力,一通抵近掩蔽不过数米开外的轰鸣,骤然之间便将依附在掩蔽后,抵在近处措不及防的一撮敌人,活活震成了七窍流血,内脏破裂,没有一声悲怆的哀嚎,不甘的哀叹,便已干净利落的无情抛飞,撞倒在地下。成就了4具,眼珠、尽数迸飞,褪去人色,身子、头颅全成柔若无骨的一堆软乎乎,惨不忍睹的完整尸体。“哗……”当头倾泻,应声震落下来的飞石土浪,顿如万马奔腾一般,向着当面有幸者、不幸者,尽都仓惶扑倒一地的敌人盖了下来!

“喝啊——”枪声大噪,怒喝狂嚣;纵然死神当面,纵然土石乱坠,也挡不了后继得了狂犬病,一头认准了径直向我猛冲过来的一片黑压压的敌人!即在顶在前面冲我发是55mm枪射榴弹的敌人,被当面爆炸的120mm吓得仓惶匍倒,滚回掩蔽,攻击流产之时;又一撮紧在其后,悍不畏死的敌人,在冲上一通疯嚎,乱打枪的掩护下,夷然无惧的冲进了一泓当头土石流泻的密集区;超了过去,顶在了最前边。还是一支支火箭筒,还是一枚枚蹩脚的LON-1枪射发射器;顿时在滚滚污浊扬尘中,举起;妄想肆意张狂着敌人嗜血的兽性;然而,也在顶着一泓土石当头倾泻,狂嗥着冲进剽风劲舞的烟尘中时,同样也迅猛冲进了地狱!

“杀!”管他娘的打得着打不着,凭着自发小对拆成就的高度默契,深知暴怒中,我要放出必杀技的老甘,一声兴奋的嗥叫着,完全亮出了身来!一串清空弹仓的十数发长点,顿时直冲烈风呼啸,重重火影映衬着好似霞光般腾腾乌蒙中,一幢幢炽烈空气摇摆不定中,黑压压一般敌人,横扫乱打一气。立时,尖锐呼啸着交错激撞间,刮拉出一串惊心动魄、金铁厮磨,透彻灵魂般的尖涩破空声。

“杀!”亦在同时,抵在我更前的崖壁上缘的杨庭锋也甘人后的一声怒喝。刚刚被一通F1枪榴弹、RPG火箭弹和一蓬抵近乱射,强压下来的一挺PПK再度猝然迸射开来。应着愈发抵近头顶一侧,腾腾烟幕中,一串M43 7.62mm弹链急促间的纵横捭阖;即再抵近了敌人仓惶抬眼,调转枪口之间,一撮撮顾下不顾上,嗥叫着,超过,冲在了最前的敌人就跟风刮了似的,眨眼之间,鲜活的肉体上绽开了朵朵瑰丽的娇艳欲滴。干脆利落的栽倒在地,不甘惨烈的辗转哀嚎不已。

“吼——”面对莅临头顶的致命,一撮撮团在一起,抵在就近的敌人;顷刻调转了枪口,狂嗥着冲上射击。“轰轰轰……”一发发同样抵在我近处的85mm火箭弹,55mm破片杀伤枪榴弹,顿时不由自主的全数冲着抵在就近头顶,几乎射界与视界死角的庭锋轰了去。“砰!砰!砰……”带着一声声循着RPG腾腾烟尘后醒目的尾焰,淹没在大作响声中抵在了近处的一支Dragonov激奏的清鸣。几乎触之即死的一粒粒7.62mmW.P高爆空尖弹头,立时在一具具次第放下火箭筒,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鲜活肉体上绽开了一朵朵,血光四溅的猩红旖旎。

(PS:SVD配用PSO系列瞄准具的滤色镜有过滤红外线辐射功能。而Leupold和Redfield并没有。所以大家没有看到陶、许二人狙击出手。)

“摩萨!脱次基!”面对我愈发致命的蓬蓬火力,惨烈的死亡只会助长,在无限生的渴望,死的绝望,激发来敌人的溺死疯狂!叫嚣对撞上叫嚣,枪火压过了枪火。仿佛意识到了自己末日的临头,拼死一搏的敌人,即在疯狂冲锋中用三条火箭筒手生命的代价验证了我方狙击手抵近的敌人,刹那间,应着惊觉者愈发疯癫的狂嚣,手中的所枪恍然之间仿佛都急促迸发了起来!一簇簇滚滚乌蒙中,炽烈迸发的枪焰仿佛姹紫嫣红,花团锦簇;那密密麻麻仿佛蝗虫扑翅,两相交错横飞的子弹,凝聚于宽不过30来米长不过2、30米,沿路猎猎燃烧的车体之间,汇作了一团丝毫不压于火山喷发的炽雨,刹那在敌我尽皆愤恨咆哮声中,乱绽出点点纷繁四溅的两粒火星!

火烈,枪更烈!在重重赤霄金霞的灼浪翻滚里,那团团冲天烈焰间,那随身托起如林般耸立的一支支突击步枪、班用机枪,澎湃的噬人火力,单是丛丛迸发出来的枪焰,便足以璀璨绚丽,便足以迷乱了人的眼睛!短短2、3秒,敞开的弹仓,长点横扫,敌我各依掩蔽对射不下数百弹(当然多数是敌人);所谓‘金属风暴’也不外如斯。深明随着5排兄弟们迅猛抵近,自己时日无多;比单兵,比小组战术也耗不过几个,黑压压的一群敌人,不再一撮撮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顶上的方式,送死过来!

枪火压过了枪火;兽嗥盖过了叫嚣。在仿佛倾巢而出的全员上下疯狂乱射间,凭着绝对优势的兵力,垂死疯狂的无畏勇气,不计兵力和弹药的消耗;用集团式的自杀性冲锋抵近,强行压下了我们‘稀松’致命的火力。恍若狗潮蚁海(想想《星际争霸》的Zergle)沿路嗥叫着,以山洪暴发之势沿路整体全员向我自杀式密集冲锋!敌我首尾间距不足200来米,中间间隔沿路重重间隔着猎猎燃烧的残破车体;面对敌人铺天盖地的丛丛火力;前疏后密,前快后慢的全员压上的亡命突击;依附掩蔽,挡在敌人生路正面的我们几支枪,一两个趁着火力乱射缝隙不甘示弱的急促点射,带来数人的倒扑毙伤;霎那之间,根本无法撼动敌人,对我仿佛无视生死,一浪盖过一浪暴发的溺死疯狂。由近至远,由疏到密,霎那之间重重火影,滚滚乌腾里,满眼都簇簇枪火暴绽的璀璨火星!满目都是满塞在路上,疯嗥狂嚣着,高速来回穿梭在猎猎燃烧的残车间,冲我迅猛扑来幢幢人影!

90米、80米、70米……一息之间,密集冲锋的敌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现在要顶住,只待从后崖壁上数百米外迅速冲来的5排兄弟们已经来不及!若是让数之不尽的敌;人飞快冲近了掷弹距离,只需一通手雷,无疑即是顶在最面我的死期。一但我追随了毛主席,就凭同样抵在身后百米,老甘和陶自强两撮人,相对敌人羸弱的火力;我们这一波兄弟,都将难逃身死命陨的悲惨结局!

环步,转身,环步,转身……不理那亲手砸出掩蔽后4、50米开外,120mm迫炮弹颤栗山岳的震荡轰鸣;不理那簌簌落在头顶土石和劲疾尖啸着掠过身去,一蓬蓬闪耀璀璨的跳弹、火星;面对一波盖过一波密密麻麻,连同横飞四射的子弹,迅猛抵近压了上来的敌人;身形不减,挣出了浑身力道,继续躬身打转的我,就跟抽动的陀螺一般在高速旋转起来!当眨眼三个大步,但觉将自己身子的转速提聚到自身体能的极限;再度一扭过一圈,对正路面当口;提腰,跨步,摆臂,“嗖!”一枚高速转身之间拉脱火环的M75,带着强劲的离心力,脱手好似一道青色疾电,迎上刹那间顿起雨疾风狂一般,沿袭卷过来的弥天弹雨;穿透了滚滚的乌蒙,越过了辆辆猎猎燃烧,姿态各异扑倒在地的残破车体;当空划拉出一条修长,曼妙的劲疾抛物线;悄无声息的飞掠7、80米,向着手里的枪一刻也响个不停,一撮撮高速穿行在辆辆猎猎燃烧的残车间,兽嗥着,状如疯魔般向猫腰猛扑过来的敌人一头扎了下去!

余势不减,回身之间,一手掷弹,一手拔弹;环步,跨步,提腰,气运丹田,同时两手开动,拉环掷弹。随着我一息粗喘,二度催动浑身气力,即在第一枚M75当空下坠之间,第二枚M75就跟连珠炮一般,在浓浓赤金里,拉出了又一条青色疾电,横飞6、70余米;对正向着懵然未知,还在兽嗥咆哮,疯狂攒射;怒火中烧,凶神恶煞,向我猛冲上来的敌人一头扎了去!

迅即间,借着扭转身子最后剩下带动起的离心力,小跳,跨步,扭转身形。拔弹如飞,动若雷霆;拉环,摆臂——

“着!”带着我扬眉吐气的一声暴喝,第三枚M75即在电光火石之间,带着我催起最后一份周身内劲暴发出来的强劲膐力,抖腕脱手向着4、50米外的残破车体后砸了去!

“轰!”的一声,第一枚刹那之间,重重火影里;迅猛压了上来,不过30来米宽,80米大约距离集团式冲锋,迅猛抵近向我碰发出噬人火力的簇簇枪焰,就跟的朵朵怒放的彤红艳丽在一记手榴弹轰然闷响中,雨打风吹去。伴着雷鸣火闪,剽风乍起,驳杂其间,横飞四射的破片石砾;无一余漏的侵透了以炸点为圆心,15-20米半径内,人人相距不过5米,尽都光顾疯狂拼命,尽皆措不及防的具具鲜活人体。

“啊——”惨叫压过惨叫,惊呼盖过惊呼;雷火乍现,血肉横飞之间,以山洪暴发之势,枪与人一并怒吼咆哮着,向我抵近,黑压压一片向我扑了过来的敌人先头,就像推倒了一块多米诺骨牌;眨眼之间,血火争艳,惨烈哀号着齐齐倒了一片下去。后继不论惊、伤、死、愣,顿然都是一滞。还不待被打了一个一群疯狗们判断反应,由远及近,第二枚、第三枚手榴弹已然连珠炮般,以相隔不足一秒的间隙,贴着炸开的第一枚M75骤然轰鸣;在背贴身后着自己兄弟凶猛喷射的簇簇枪焰;硬吃着当面我密集火力乱射压制中不时一撮撮致命的点击;猫腰猛冲,手足并用,连滚带爬,迅猛抵近我的一撮撮敌人间,迅即次第一远一近,炸开了两团斜横路面的闷声雷霆!无匹的罡风,弥散的气劲,骤然随着相隔不足三秒的连续三枚M75轰然爆炸,撞成了一堆;四射横飞的破片,石簇顷刻之间,便一叠压着了一叠,绞在了一起,如嗜血的蝗虫一般,乱撞横飞在宽不过30余米,长不过距我50-100米的狭长空间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