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足会

功勋100 收藏 1 289
导读:古代的选美比赛,起源于明代,在每年的六月六,或元霄节,庙会、集市之上,士女云集,或围坐于空场,头上蒙着盖头,或坐于车中,或在家里坐在门首,众美女的脸可以不给人看,但都要把自己的尊足亮出来,供游人点品,评题,最后由看够了小脚的众男人经过民主商议,评出名次。

赛足会-概述 赛足会古人的选美,是比脚,所谓赛足会,又叫晒足会,晾足会,莲足会,等等不一而足。这种比赛,据说在明代正德年间,明武宗在位的年代,就有了,以山西和直隶两地最盛,或六月六,或元霄节,庙会、集市之上,士女云集,或围坐于空场,头上蒙着盖头,或坐于车中,或在家里坐在门首,总之,众美女的脸可以不给人看,但都要把自己的尊足亮出来(当然穿着鞋袜),供游人点品,评题,最后,由看够了小脚的众男人,民主商议,定出状元、榜眼、探花,优胜者,从此名传遐迩,如果未嫁,那么肯定身价百倍,媒婆盈门。


赛足会-历史发展

到了清朝,不仅有面向良家妇女的赛脚会,而且还有了针对妓女的“花国选举”,不惟品足,而且评参赛者的才艺,当年看赛和参赛的,都一样踊跃,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李伯元创办《游戏报》,他在《游戏报·告白》中公开宣称:“上自列邦政治,下逮风土人情……无义不包,有体皆备。”李伯元说到做到,首创在报纸上开花榜、捧妓女的风气,使得《游戏报》在上海各界广受欢迎,销量一路飙升,李伯元自己也得到了“小报鼻祖”、“骚坛盟主”、“花界提调”等等褒贬不一的声名,名噪一时。


所谓评花榜,有的是用各类名花来品评比拟名妓,评选出“花魁”;有的则干脆模仿科举考试的功名头衔来排列名妓等次,也分一、二、三甲,一甲三名自然是“状元”、“榜眼”、“探花”。“评花榜”造就了一批批名妓,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青楼、酒楼等行业的兴盛。


赛足会-影响 过去的赛脚会,每每使得当地的缠足之风愈演愈烈,越来越畸形。在街头巷议的嘁嘁喳喳中,即便是乡下农民,也越来越在乎女人的脚,宁可娶来媳妇干部动活,也非小脚不可。天下父母,即使心痛女儿,也得逼女儿缠足,所谓痛女不痛脚,痛脚,意味着害了女儿一辈子。南方的妇女,不缠足者还有生存余地,而在这些地方,只要是女孩,就都难以幸免,赛脚会的背景音,是千百万女童缠足时的惨叫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