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担当

寒光在此 收藏 18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日本人选择了南面被包围阵地作孤注一掷! 秦丽在掩体后面痛苦的望着这一切,日军是向南面突围的,不在她这一面的射程,她现在一时对南面防线上的情况无能为力。她这面的部下们也都充满着痛苦与愤怒的对着南面接近崩溃的防线焦急的注视着。   他们正在被屠杀,而自己却一点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这次炮击由于李冬营事先没有心理准备,结果在日军猛烈的炮火下损失不小,足足倒下了六十来个弟兄,要不是阵地上有先前抢修的简易战壕。损失还会更大,被打残都有可能。


官兵们刚刚躲好,李冬和林玲两人就同时在望远镜里发现了将近一千名日军组成散兵线向正面压来。一时间,枪声也密集了起来,显然后村口的日本人现在是改变了战术,要作出最后的临死群集冲锋。


说来,黑木中佐在战场指挥上还是有很高造诣的,他看到中国军人的武器射程是如此之远,且准确度也不是一般的强,震惊之余,一收到宫田那边的“玉碎”指令。当既指挥起部属以决死的姿态发动自杀式攻击——冲击村庄。


黑木的进攻时间选择得很出人意料,谁也没有想到日本人的偏师在主力几近全数覆灭时不逃跑,反而发起了凶猛反扑,而且进攻的强度还不是一般的亡命,不但超过了忻口战场的日军发起的所有进攻,就是在当时的中国战场日军这种决死冲锋也是空前之举。


必死之局下,日军倒也完全放开了顾忌,除了打光了所有迫击炮弹之外,还能够动弹的日军士兵都参加了这次决死的攻击。


一时间,倒也气势高涨。


李冬营余下的三百多士兵们紧握着他们刚才紧紧护在身下的武器,坚定的望着正向自己扑过来的小鬼子,忘记了对死亡的恐惧。他们都知道这是自己人生中最残酷的战斗就要来临,但是没有人想到逃跑,他们已经受够了被俘虏的耻辱,向敌人讨还血债的时候到了。


没人知道是哪一方先开的火,战斗就在那一刹那开始了。李冬营的三百多战士奋力的向着迎面而来的日本人射击着。喷吐着的火舌像雨点一样发出了一阵阵尖锐的鸣叫声。


“这些日本人都疯了不成!”


李冬一边咬牙切齿的嚷囔着一边从腰上的弹夹包里抽出一根30发弹夹插进了56式冲锋枪的机匣里。


“继续射击!把日本鬼子打回去!”


李冬扯着脖子向自己的部下们喊叫着,随后回过头对着迎面冲来的日军步兵群打出了一个长连射。


日本人疯了,这是所有先遣支队士兵一致的感觉。


看着那些错落有致的日军散兵队形,穿着黄褐色军大衣,身材短粗,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嘴里嘶吼着毫无意义的音符奋力冲锋的日军士兵,先遣支队防守后村者们不约而同的在心底里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


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这些饱受屈辱的先遣支队战士在敌人面前无所畏惧。


他们的紧张来自于他们肩膀上担负的责任,抵御住任何敌人企图夺下自己阵地的责任。有过了一次被俘经历,他们决不想再有第二次,哪怕是,为此失去生命!


由沾满尘土的黄褐色军装,三八式刺刀汇聚成的日军人潮,借着夜幕就如浪潮般毫无休止的冲击着后村口支队阵地,前面的日军士兵刚刚被射倒,而后面的士兵则毫不犹豫的跨过战友的尸体继续疯狂的挺进。一波接一波的进攻浪潮后,先遣支队军队已经无法阻止对方向自己阵地缓慢的接近,一线部队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危机。


“射击!继续射击!”


李冬声嘶力竭的呲责着。


日军军队已经突进到自己阵地前80米之内,虽然自己的士兵们努力的向对方倾泻着子弹,却怎么也无法阻止对方这种有组织的熟练推进。


阵地前日军士兵的尸体已经堆叠了起来,而且尸堆的高度还在不断的增加,但是每当有一个日军士兵中弹倒下,立即就会有另一个日军出现在先遣支队士兵的视野里,他们叫喊着翻过尸堆,挺着刺刀顶着弹雨继续拼力前进,随后被先遣支队士兵的齐射整齐的打倒在泥泞里。


李冬瞪着充血的双眼望着眼前这地狱般的景象,就算是公认对任何事物都大咧咧的她也不禁感到胃部传来一阵阵恶心感。


李冬尽力的在士兵面前掩饰着自己的不安,她倔强地挺直着自己的身板,冷眼望着日军。因为李冬知道,如果她不这样做,她将会颤抖得像一片风中的树叶。


不是因为她胆怯,而是一种不由自主的本能反应,因为李冬这时候感到自己和那些勇敢的部下们可能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她曾经预想过自己会怎样结束生命,她也有在战场上光荣的战死的准备,但是当这一刻即将来临,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准备好什么。


先遣支队士兵们却没有他们的营长想的那么多,他们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射击动作,装弹,上膛,瞄准,射击,打出一匣弹药后,继续上膛,瞄准,射击。


李冬营的士兵卖力的射击着,看到了小鬼子不顾伤亡前仆后继冲过来,他们还是继续着他们的射击,脑子里只剩下战斗,只有死亡才能让这些勇敢的人停止这种疯狂的行为。


双方距离已经接近到了七十米,双方已经接近到能够依稀分辨出对手的面容的距离。


先遣支队士兵的射击变的更加疯狂起来,谁都知道落在那些野蛮人手里会有怎样的下场。


日军继续着他们沾满着鲜血的挺进,第一排冲击线距离先遣支队阵地六十米。


突然间,一颗火球出现在了日军松散的散兵阵型里,随后第二颗,第三颗,先遣支队迫击炮兵终于再次开始了他们的拦阻射击。


十三门迫击炮,迫击炮兵们在短短十几秒钟里向日军步兵们倾泻出了二十六颗钢铁碎片。随后就在映入所有人眼帘中的弹药殉爆引起的灿烂火花中,拨出佩带的手枪加入了步兵防守。


近距离的再开炮,他们怕误伤到自己人。


这伙炮手们终于在最后时刻打出了点准头,他们必须用自己的行动为之前犯下的错误赎罪,因为如果不是他们先前的打不准,现在的一幕就不可能会发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