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因升学失败将自己封闭家中15年(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1 459
导读:  核心提示:重庆彭水县的丁朝梅三次复读都没考上理想的学校,从此以后变了个人,15年里都把自己反锁在房里,见人就躲,家人待她都小心翼翼,生怕“得罪”她。丁朝梅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这种书读得少的人,没资格。”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1/12/1233EE0A5309C2A79AF9E599ED8F9C6A.jpg[/img]   女儿不开门,沈素梅爬上窗户叫女儿,可窗帘紧闭。   [b]重庆晚报1月28日报道[/b]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重庆彭水县的丁朝梅三次复读都没考上理想的学校,从此以后变了个人,15年里都把自己反锁在房里,见人就躲,家人待她都小心翼翼,生怕“得罪”她。丁朝梅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这种书读得少的人,没资格。”


女孩因升学失败将自己封闭家中15年(图)


女儿不开门,沈素梅爬上窗户叫女儿,可窗帘紧闭。


重庆晚报1月28日报道 她今年35岁,曾经很优秀,很开朗。但在过去的15年中,她没跨出过家门,在门口看见有人过路,也会惊慌地躲进屋里,并将门反锁。


她是怎么了?


“十多年了,我就见过她一次。那天,她本来站在门口,一看见我就躲进屋里去了。”邻居唐永素说。


“我给她写了封信,还送去一个笔记本,一支笔。信上告诉她,有什么话可以写在笔记本上告诉我,可下一次我们去的时候,她妈妈说她把笔记本都撕了,边撕边冷笑。”乡政府工作人员说。


……


他们口中的她指的是丁朝梅,彭水县芦塘乡板栗村人,初中文化。15年来,她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她的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些杂物,空间,约8平方米。


害怕见人15年来不出门


板栗村离场镇很近,前日,记者慢慢接近那幢立在半山腰的破旧民房,门从里面反锁,敲门,没有应答。


“从1995年起,她就这样了。”在附近劳动的丁朝梅母亲沈素梅说,女儿偶尔会在大门口站一会儿,但一看到人,不管认不认识,老远就会躲进屋去。


“15年了,我们在家必须小心翼翼,深怕得罪了她。”沈素梅说,“得罪”了女儿的后果就是,她要么绝食,要么和他们大吵大闹。


“我们说身上哪儿痛、有点累之类的话,她会冲出来质问我们:"我拖累了你们么?那我死了算了,不让你们操心。"……”沈素梅说,女儿对任何事的敏感程度,超出想象。


15年来,除了洗脸刷牙,丁朝梅每天只安安静静呆在自己房间里,有时吃饭都是妈妈送进屋,“她伸只手出来把碗接过去,不愿和我们一起吃。”


为此,沈素梅夫妇15年来不敢出门,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家做傻事,也不敢让亲朋登门。过年有人来拜年,也只能走到院坝,不能进屋。


丁家穷,至今没电视、收音机。沈素梅不知道女儿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究竟在干什么。


不愿搬家 新房空了5年


在这幢破旧的民房旁,还有一幢石头砌的平房,那是丁家修的新房,但5年了,几乎没人在里面住过。因为丁朝梅不愿意搬家,父母只好陪她住在老房子里。


“她总说自己没有资格住新房子,就连衣服也不肯穿新的。”沈素梅说,给她买新衣服,她总要放旧了才穿,因为“没资格”。


2008年3月,芦塘乡乡长刘华川得知此事后,到丁家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磨破了嘴皮,丁朝梅也不开门。刘华川就让人写了封信给她,“如果你不愿见我们,就把话写在笔记本上,好么。很想和你做朋友。”


那天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走后,丁朝梅不知在哪里找到根绳子,要自杀,父亲丁正顺好不容易把绳子抢过来,“她说是我们找些人来看她的稀奇,不管怎么解释都不相信,差点和我们打起来。”


丁正顺说,女儿这个样子,差点让他连孙子都抱不上。


丁朝梅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前些年,弟弟丁晓华前后耍了7个女朋友,都没成功,原因就是这个姐姐。


去年春节,丁晓华硬起头皮将姐姐的情况告诉了新交的女友,没想到,这女孩子丝毫不介意。


看见弟弟回来,丁朝梅赶紧将自己关到屋子里。害得弟弟和女朋友只在家里住了一晚就走了。“他们都是大学生,我一个初中生有啥子脸见他们?”事后,丁朝梅对父母说。


现在,弟弟结婚了,弟媳承诺一定要出钱帮丁朝梅走出怪圈,但她并不领情,“我没病,她要敢让医生上我家,我就和她没完。”


原很优秀 症结在于读书


邻居们说,丁朝梅以前不是这样,读书时成绩很好,总是班上第一。参加县上的英语竞赛,她还得过一等奖。


1992年,初中毕业的丁朝梅考上高中,通知书都来了,但父母不让她去读。“家里穷,3个孩子,还有两个老人,吃饭都成问题。我们就让她复读,考中师或者中专。”沈素梅说。


复读一年,丁朝梅以3分之差落榜中专;再复读一年,又差十多分;1995年,她第三次复读,又因年龄大了没有考试资格。


她决定不再读书了。回家后,丁朝梅就像变了个人,几乎不说话,但还是要下地干活,出门赶集。一个月后,她连门都不出了,还把以前读书得的很多奖状,甚至身份证都烧了,“老看到以前的同学,他们都在上学,我没脸见他们。”


从此,丁朝梅的世界就只有8平方米,一过,就是15年。


父母也想过让她出去打工,她总是很幽怨地说:“那些工作都是下苦力,我当初要是读了书,就用脑子工作了,我不下苦力。”


父母想请人做媒,希望她有个家后会有所改变,可只要一听说要找婆家,女儿就很反感,“我这种书读得少的人,没资格成家。”


沈素梅带着记者回到家,敲了十多分钟的门,女儿依旧不开门,也不开口。


“都是我们的错,没让她上高中。”沈素梅哭着说,他们不知道女儿今后怎么办。


对此,重庆仁格心理咨询所副所长何天华认为,丁朝梅是典型的情商缺失。“一个很优秀的人遇到挫折后,没受到很好的引导,连续复读3次,一次比一次差,一颗火热的心一次次被泼冷水,自信心完全丧失。”何天华认为,家长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当她优秀时,她心里充满憧憬,而家长并未让她明白有可能这个憧憬不能实现。”


何天华表示,愿意免费为丁朝梅提供心理咨询。(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