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19、为川岛芳子下“砒霜”

1014316843 收藏 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URL] 19、野狼樱花为川岛芳子下“砒霜” 在川岛芳子看来:天津事变、上海事件是自己绽放人体艺术美丽花朵最辉煌的时刻,是自己谍战明星最亮丽的风景线。 可在本庄繁司令、野狼、樱花看来:这个木偶的裸体表演,已经实现了成立满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在川岛芳子看来:天津事变、上海事件是自己绽放人体艺术美丽花朵最辉煌的时刻,是自己谍战明星最亮丽的风景线。


可在本庄繁司令、野狼、樱花看来:这个木偶的裸体表演,已经实现了成立满洲国,打开了天津第一道门,继而炸开了上海第二道大门的战略意图,为关东军进入华北打通了一道道通向中国心脏地区的静脉血管。

“这是川岛芳子永远也想不到的,她也不配想到这个战略高度。”樱花说。“这个 出尽人间风头,占尽谍王花魁的电影明星,理当款步走上领奖台,当她领完所有金银奖牌之后,该不该转身下台了呢?”樱花问野狼。


野狼说:“任何国家的特工们都锁定了川岛芳子的“情人联谊会”,收尽了她的信息网,只有天真无知的粉丝们才去模仿她那‘男装的丽人'的时尚打扮。她知不知道她已是耄耋已至了。”


川岛芳子主持的“情人联谊会”落幕后,她沮丧的感到自己变老了。那被野狼樱花导演的最后一顿晚餐说明本人的人体艺术的本钱已经输得干干净净。戴笠泼给她一脸的水酒正是当着世界情报界的面给这个女谍王画上了最后一个终身的句号。


她期待着下一步的好戏连台,即使老骥伏枥也要再创辉煌。她玉脖一扬!


她此时在满洲国后宫花院踱来踱去,思考着自己后半生的辉煌该怎样去挥洒和涂抹。


有一个人看穿了她的沉重心思。


次日夜里,樱花邀请川岛芳子在怱明怱暗的星光下喝日本清酒,尝新制寿司。


樱花说:“你瞧瞧,淑妃文绣已经和皇上闹离婚,被皇上驱逐宫廷。婉容皇后又全身是病,你若再不赶快抢“中药”的话,那几千个清亮水灵的满族姑娘可就得立马鸠占雀巢了。”


川岛芳子接下去:“也就是说,我将失去一生中最关键的柳暗花明的大好时机,可惜徐娘半老了。我该怎么办呢?”亮丽的风景线随之暗淡了,她垂下了她那曾经是无限春光的高贵头颅。


“别气馁,毕竟还风韵犹存嘛。你过来,借你耳朵一用。”


川岛芳子听后,一扬玉脖,吱吱吱地吮吸了半瓶清酒后大笑起来。“对,就这么干,我就去买通太医,让他给皇上说,婉容已患不治之症。已经不久于人世。而且任何男人都碰她不得。得考虑新皇后了。”


“不过”樱花说,“那得要等到猴年马月呀,不如用丹……”


“丹顶鹤!”她被刺激得眼光发亮了,明眸望着满天星斗闪闪发光。


樱花逐步诱导她:“唉,皇上也是龙体欠安,天天熬药吃,万一皇上哪一天......”


“那我就做武则天!”


玉兔西斜,东方既白,两人拥抱辞别。


樱花迅速回到野狼身边。野狼已经编辑了两人的录音,剪掉了樱花的话语,剩下的就是川岛芳子险恶阴谋的全部口供证词。


樱花将这付“砒霜”放进紫砂壶里,甜甜美美地提到傅仪身边。


傅仪擅擅抖抖地听完录音后,立刻挥手:“马上叫她妈的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你们以后可得帮我盯紧了这野女人呀,求求吧您哪!”


樱花暗示傅仪:玉掌向下一划。


“使不得使不得,她是土肥原的人,菊花功臣,少佐军衔,我躲得起惹不起呀,那样的话,我可就成了天皇的万古罪人啦。使不得呀使不得。”


樱花立即叫来婉容听完录音后,婉容连哭带骂,捶胸顿足。


樱花一招手,呼来了傅仪身边的一群谋臣,个个击掌,群起攻之。


樱花运斤成风,玉指轻手一挑,这焚烧川岛芳子的熊熊烈焰,烧得满洲国乌烟瘴气。川岛芳子被傅仪一道圣旨:免去她在满洲国的本兼各职,永世不得回宫。


川岛芳子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惺惺离宫而去,心里一肚皮问号:这是咋的啦?


樱花立即找到川岛芳子:“虽说人体艺术过时了,但你当年不是“马背丽人”吗?上海事变中古贺郎少将被炸尸,林八少将伸腿于乱枪之中,阅兵式主席台众将军被炸,黑龙江抗日胡子溜子四处游击追杀你,你这天下也不太平呀。”


川岛芳子眼光又一亮,玉脖一扬,玉牙一咬:“对,咱得拦竿子搞军队,姑奶奶要当总司令。”


她立即勾上了一个胖军官——伪满洲国军政部第一任最高顾问朵田君少将,白天称他“干爸爸”,晚上却钻进了“干爸爸”的被窝。


这位“干爸爸”在迷迷糊糊气喘吁吁中应允了“干女儿”的央求:拨给她一千枪支,以及20万银元军费,同时帮助“干女儿”收拢各地土匪,成立了一支三千人马的“安国军”。风流女郎改名换姓“金碧辉”,自任总司令。


金司令又牛起来了。吹嘘要靠这只安国军帮助关东军“平安剿匪”,“巩固满洲”,还率军参加了热河战役。


安国军在热河战役中被打得稀里哗啦,打仗不行,可回到满洲后,这帮本身就是土匪加流氓的安国军所到之处,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个个却是行家里手。


大街小巷、里弄胡同,满是标语口号:“世上所有坏蛋干过的坏事他们都干了,世上所有坏蛋还没有干的坏事他们也都干完了!”

全国报纸广播轮番轰炸,都说是关东军支持怂恿安国军金司令尽干些伤天害理之事,众矢之的的关东军理当天诛地灭,滚回日本去。


本庄繁司令听取了野狼樱花的全面汇报后,一怒之下,一声“巴格”,下令“立即逮捕川岛芳子,解散安国军!”


这天半夜,野狼樱花值班,电台呼叫了,他俩吃惊地收到戴笠手下的一条“15号”情报:金司令正在朝阳路15号院正与满洲国副参谋长浪涌红被。


野狼明白:戴笠要借我杀人灭口。


野狼戴着黑面纱具,轻轻拉开了丝绸帐,那赤身汉子一手摸到枕头下的手枪,野狼一刀穿过了他的前胸后背,血溅青帐。


黑暗里,野狼担心抓错了人,用手枪示意她脱掉睡袍,金碧辉以为此人是来打劫吃肉的。怒吼起来:“你他妈的什么人?敢来闯我的窑堂,杀我的马子,告诉你, 我就是金碧辉,我就是金司令,我杀了你!”


野狼一把撕开她的胸前睡袍,打开德国特工手表灯一闪:左乳上一粒红高梁米的红痣。

野狼一挥手,猿猴立马用黄豆麻布口袋一个套装,扛起“红高梁”就消失于夜色之中。


次日,关东军宣布解散安国军,这群土匪们作鸟兽散,立刻消失在苍苍茫茫的林海雪原之中。


关东军象放走了一只到处闯祸的野鸡,把川岛芳子放回日本。在日本,她改名换姓与一个日本商人结了婚,开起了已不是往日孙二娘卖肉的料理商店了。她改妓从良了没?没!暗中勾上了东条英机,日后为日本劝降中国汉奸的“梅工作”四处奔波,最后被戴笠盯上,取消了她的日本联络官资格。川岛芳子 又一次忿忿不平地回到日本料理铺上呐喊起来“谁来吃新式料理呀。”人们反而到别处买料理——连日本妇女也不再“尿理”她了。


野狼樱花为了答谢戴笠的朝阳路“15号”情报,樱花却要挑战戴笠,亲自发报给这位军统“老板”:“国民党林副参谋长正在勾结关东军,筹划华北自治政府,制造第二个满洲国,关东军已答应让他当主席。谢谢‘15’号情报!”


当夜,戴笠急令手下特工,一支无声手枪,那个“汉奸”副参谋长的腿立马伸长了。


其实,这是野狼和樱花的一条假情报,由于林副参谋长到处阻止第二个满洲国的“华北自治运动”,处处和关东军作对,实质是中国国军中有骨气的抗日军官。野狼樱花也就运用了岳飞“以敌胜敌”的战术,借戴笠之刀,杀害了这个抗日军官。


戴笠知道上当后,怒骂野狼樱花恩将仇报。从此,老板与关东野狼特种军叫上了板,一叫就是十三年。戴笠死于飞机失事后,由毛人凤接着和野狼樱花明枪暗箭,互相追杀,杀打得世界谍报界都摸不到魂头。


话说回来,1945年日本投降后,川岛芳子作为中国一号女汉奸.日本首要女间谍被国民政府逮捕。


消息见报,广播传音,人们拍手称快——恶贯早已满盈,国人昔曰可杀。


1947年10月22日,中国军事法庭宣判川岛芳子死刑。罪行是:

1、被告身为中国人(肃亲王之14女),但勾结投靠日本,是为汉奸罪。

2、被告接受日本老牌特务田中隆吉委派,在天津事件、上海事件、北平等地进行间谍活动,是为间谍罪。

3、在上海策划“玉林路事件”直接挑起“上海事变”。


4协助关东军使傅仪、婉容逃回满洲,参与建立“伪满洲国”事件。


5、组织“安国军”听命日寇,杀人无数,为虎作伥。

6、7、8、……


1948.3.26,北平第一监牢一声枪响,这个誉满全球的谍海女妖终于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即使在她死后有不少“假枪毙”“替身”“李代桃僵”的种种说词,但是她毕竟如风流卷尘一般,从此从世界谍战界永远消失了。


不知为什么,川岛芳子在临刑前,身穿棉囚衣,哼起了一首日本民歌:


朝霞樱花开,


春风又重来,


三十年后风云起,


樱花我最爱......


人们从判决书中,只看到一个直接指挥川岛芳子的身影,那就是日本特务头子——田中隆吉。


直到1978年中国副总理访日不久,《野狼日记》公开发行,世界人民才看清楚了川岛芳子背影后的真正狼爪和一付“砒霜”。

镜头拉回来:野狼樱花又是怎样和戴笠直接挑斗起谍战风云的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