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5.原由

月影临风 收藏 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URL] 李云感到有人在给自己洗脸,喉咙干的冒火,眼也不睁就说:“水,快给我喝水!” 正在洗脸的人很高兴仍掉毛巾,大声对外边嚷嚷:“醒过来啦!醒过来啦!快拿开水来!” 霹雳啪啦一阵跑动,李云感到有一群人涌过来,围在自己周围。 这时有个女人在人群外喊到:“让开!让开!开水来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李云感到有人在给自己洗脸,喉咙干的冒火,眼也不睁就说:“水,快给我喝水!”

正在洗脸的人很高兴仍掉毛巾,大声对外边嚷嚷:“醒过来啦!醒过来啦!快冲碗糖水来!”

霹雳啪啦一阵跑动,李云感到有一群人涌过来,围在自己周围。

这时有个女人在人群外喊到:“让开!让开!糖水来啦!”

人群让出了一条路,不等女人把水端来,李云被人扶着坐了起来。李云咕咚咕咚一口气把糖水喝完,舒服了不少,觉得有点力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看自己躺在土炕上,身上盖了床破被子,土炕前一排跪了五个人。

李云正要开口,跪在中间的黑大汉双手抱拳说:“在下豹子岭刘天明谢壮士救命之恩!我山寨六人一个月前在县城干了一票,是开的烟馆的县老爷丈人家。这下捅破天了,县里悬赏两千捉拿我们五人。前天,我见风声小了,就带三个兄弟到镇上踩盘子,不想酒喝高了。恰恰遇上当县里侦缉队长的高家的小王八蛋带了四黑狗吃饭,堵上来打死我的三个兄弟,我被抓回来绑在树上打了一整天。”又指指跪在边上的人说:“他们四个是农民欠了高家的租子,高家的俩畜生就拿他们冒充说是我寨里的去领赏,不遇到恩人你他们也一起完蛋啦。”

李云摆摆手说:“我可不是你们的恩人,我杀他们完全是自己要活命。你们快起来说话。”

五个人这才站起来。

李云想起晕倒前别的院子还没进去过,怕有乱子,就问:“刘兄弟,没人跑出去报官吧?狗腿子都收拾了吗?”

刘天明笑着说:“你放心吧,我寨里兄弟下来一百多人,都在院子外呆着,怕高家畜生害我才没翻墙进来。兄弟你枪声一响,高家狗腿子都跑你那边去了,我的人没人拦一下就进来啦,院子外边守地跟铁桶似的,高家连个蚂蚁都跑不出去了。高家狗腿子现在带着我的弟兄去埋尸首了。”

李云点点头,翻身下了床,觉得肚子饿得直叫唤,就说:“好,高家王八羔子们死了,东西就是我们的啦。吩咐女人们做些好吃的,咱们吃饱再说话。”

屋里的人哄地笑了起来,齐声说:“对,吃饱再说。”

刘天明看李云身体没啥大碍,精神也好多了,就拉着他的手说:“走,咱去前边坐。刚才见你晕过去,就近把你抬进这佣人房里。这又窄又不敞亮还闷的慌。”

众人让开路,等他们出门,才跟在后头一起走。

李云看自己一身血衣,鞋上也粘了很多血,一干都变成暗红色了。心想这里也不知道有没衣服换,边走边对身边的刘天明说:“我衣服鞋也该换换啦,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啊?”

刘天明说:“兄弟你甭操这份闲心了。老狗一死,不都是兄弟你的了吗?这老东西的家底厚着啦,你想换多少身都有。”回头对跟在身后的一个很机灵的半大小子说:“小猴子,快去前边帮你叔找一套合身衣服,叫你叔从头换到脚。”

小家伙应上一声拔腿就跑到前边去了。

刘天明这时又问李云:“敢问兄弟高姓大名?又如何到了这刘庄呢?”

李云清楚这是很多人想知道的问题,看看自己身后的人都不修边幅,面容黑瘦,比实际年龄老得多。自己岁年近三十,在工厂里风吹日晒少,胡子也刮了,头发也理的整齐,说小几岁也无妨,这群人别说出国,就是打点的城市也没几个去过自己编得圆就成。想到这里,心里就有谱啦,说起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还振振有词:“我叫李云,今年二十三岁,这次从英国回来探亲。有同学托我带点东西回家,昨天我和他亲戚才把东西送到。我就是不识路,才顾了辆车,谁知这个混帐车把势喝多了黄汤,半道迷路,害得我只得下车自己走。我说话口音不对,问路都不方便,只好在树林睡,风大又怕野物,一夜没合眼。早上天亮走到村口,就找个避风的地方补回笼觉睡死了,哪知道醒来一看给王八蛋们捆树上了。”

李云不等其他人插话 ,就连连问到:“我十四岁随舅舅到英国一晃好多年,年份地名都不大清楚,刘寨主能说道说道吗?”

刘天明说:“今天是民国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七,我们这是山西昔阳县的刘庄。”

李云知道他说的是农历,一算心里连连叫苦。这正好是1937年5月1日啊。不久就是七七事变啊,鬼子就打过山西来啦,自己只有几个月时间准备了啊。

刘天明见李云不出声,就说:“李兄弟,你是我刘黑子的恩人,有难处只管说。”

李云摇摇头说:“恐怕你帮不上忙啊。我在英国去一年多后就听说日本人占了东北。看样子,小鬼子胃口大得很,我看要不了多久还会占北平、天津呢。我走时爹娘在奉天做生意,这么多年没音信,所以我才要回来看看。”

刘天明说:“恐怕凶多吉少啊。要我说兄弟你就没必要再冒险啦,这事慢慢打听,家里确实了你再去不迟。”

李云装着思考的样子,过了一会才开口说:“嗯,看来也只能这样啦。”

说着话,众人就穿过两三个院落,来到高家的客厅。还没进门,半大小子就过来说衣服准备好了。

李云向众人抱拳说声失陪,就去换衣服了。

李云跟着他一道进了一间卧室,里面极尽奢华,梳妆洗具用品应有尽有,两大排衣柜,靠炕边摆了四个紫檀木小凳,炕头安放有两个白银烛台。右面墙上装了面一米多宽近两米多高的大镜子,西面墙贴满了美人照。李云想起那个干巴巴的老头,肯定是在这儿淘虚了身子,打定主意,不住这间屋里。

炕上准备了三四套衣服,地下鞋子也是好几双,显然是不知道李云到底穿多大的才合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